• 沐槿花开(沐瑾)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帝起青春校园完结

    世间风云尽在手,倾霸神武第一人。沐瑾这个人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像木槿花似的,温润如玉淡雅如兰。其实这只是他在别人眼中的样子,只是为了迎合他仰慕的那个父亲,故而装做优雅的样子,没想到渣爹还是没放过他,最终沐瑾还是死在了渣爹手上。不想当年母亲送他的石头竟是龙神元丹,所以沐瑾重生了,这一世他不在隐藏本性,随意妄为,谁让他有这个资本呢!契神兽,夺神器,突然发现空间中竟有通往异世的传送门!果断穿!抢仙草,炼灵器,圣兽神兽随便契,随便练练竟练出大陆九千年不曾出现的羽铠。就在沐瑾嘚瑟的差点雄霸天下的时候,什么,龙神大人来了,果断跑路啊,内丹还在自己这里,可不能还他。龙神大人邪魅一笑“小瑾儿还不乖乖过来,本神已经注意你很久了”。

  • 说我会爱你在线阅读全集

    莫染染青春校园完结

    在洒满阳光的校园,如阳光一般的男孩闯进了我的生命。 “走吧!学长开导你一下!”他转头向我眨了一眼。我一个人慢慢走到补习班楼下,想着欧阳田会怎麽处理。

  • 和猫妖谈恋爱吧(叶谨秦峰小说)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云上之鬼青春校园完结

    这个世界怎么了,猫妖遍地不说,而且还攻受分明!少年乖巧地点点头,又想起什么般,“对了,主人,这个房间……是谁的啊?” 秦峰闻言,便揽着少年回到床前坐下,又把少年给抱到自己腿上,才开始神情严肃地说道:“小谨,你听我说,这个房间的主人,他说他……之前认识我,而且关系似乎还有点……复杂。” “唔~”少年软软地勾住男人的脖子,两只悬空着的脚丫子还来回甩着,“他和主人是什么关系?” 秦峰犹豫了下,“从他话里的意思来看,应该是……情人。”

  • 强势索爱:先生,请克制全文在线阅读

    锦夏末青春校园完结

    “不要!”那晚他强要了她的身子,撕心裂肺的痛伴随着他突然变温柔的唇……如果不能坦率的爱,那就恨吧!恨我一生一世,只要你属于我。“知道吗,他跟我上过chuang呢~”女生妖娆的笑刺痛她的双眼。从他主动要求以身相许,再到后来他的强势索爱,一切的一切,只因为她太过于倔强。“小丫头,乖……”他灼热的吻一下一下深入她的心……奥~恶魔少爷别吻我!

  • 老公大人不许动(苏浅浅)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言暖言微青春校园完结

    小绵羊有钻石心,美女军医勇往直前,目标直指石头中校!苏浅浅:“贺经年我喜欢你,贺经年我就要喜欢你!”贺经年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看了看她:“关我什么事?”苏浅浅咬牙切齿,没错,不关你事,我努力就行了!苏浅浅狡黠的伸出三个手指:“我要你许我三个愿望。”贺经年点头:“只要和爱情无关。”苏浅浅笑得得意非凡:“我从来都不介意不择手段,我可以动用所有的所有去抢我爱的男人!”贺经年扭头就走,留下两个字:“疯子!

  • 你的多情,我的追寻(萧卓)全文免费阅读

    小魔轻舞青春校园完结

    千年之前,她来到了那个世界,打乱了所有的安排,却在最后因为误会惨死。千年之后,他追寻而来,因着眼角的泪痣找到了那个牵绊自己千年的人。可是,时空的穿越,带来了他们共同的磨难,各种圈套,各种误会,却是各种信任,各种合作。男女主角都很霸气,可是也会有扮猪吃老虎的时候,其实到最后会发现,每个角色都很可爱,都值得细细品味。“小卓,我没开车。”秦森一脸可怜的看着萧卓,“带我一程吧。”

  • 总裁的法医女友(庄臻美顾世焱)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丹妮弗青春校园连载中

    “诶!你胡说什么呢?!我们家小美相亲不成不是别人挑她,是她挑别人好吧!真不会说话。罚酒!”李婧婧端起酒瓶给谭罡倒酒,硬是罚他一口气喝了三杯。顾世焱一直没有说话,他正在学着适应。想成为法医的家属怎么能这点小场面都受不住呢?要是哪天庄臻美兴趣来了给他描述死者的惨状,他不还得津津有味的听下去?“那咱们还吃牛排吗?”谭罡瑟瑟的问了一句。惹得几人大笑起来。

  • 产屋敷大人为何那样?全本章节阅读

    拌葱白菜青春校园连载中

    “对你来说即便付出比旁人更多的努力,也无法挥刀斩断鬼的脖子,但你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发挥出自己出身药学世家的优势,另辟蹊径,想到了用毒来对付鬼。如今成功通过了藤袭山的考验,顺利成为鬼杀队的一员,恭喜你,小忍,你真的很棒。”说完,珍香趁蝴蝶忍被话语吸引走注意力,又一次出手偷袭,第二次成功摸到了对方的头发。

  • 为你折腰(程野周窈)章节在线阅读

    七月乘风青春校园连载中

    回到房间,周窈一把套上黑短袖、换了条工装短裤,踩着人字拖就出了门。到楼梯口的时候看程野门紧紧关着,她边下楼梯边给人发了条微信——毛利侦探事务所:【醒了没】周窈把手机揣进兜里,加快速度下了楼。

  • 我真不是圣子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墨染青衣青春校园连载中

    “好一个不配,这口气倒真是狂妄的很,你究竟有何本事!”王长风不愤,同时更加笃定了。苏晨思绪始终平静,道“如尔等这般,纵修行万载又如何,若你能明白道之真意,得道之时,倒也勉强有资格与我一战!”嗯?一群人再次愣住了,苏晨这话说的,高深莫测,让人不解其意,全都是一脸懵逼的看着苏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