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说cv不能拐(安小洛风寒小说)

    一纸眷顾青春校园完结

    看大神如何一口一口吃掉呆萌受。 一次抄袭风波,作者安小洛在微博上惹到了大神迟风寒,然后……故事开始了。

  • 校草的野丫头(蓝月晴伊明轩小说)

    尹莫雪青春校园完结

    咦,我好像看到大冰山了,难道他也来了,他也看到了我,不过他的眼神怎么冷冷的 ,让人好怕…… 他竟然走过来了,他在做什么,他竟然把他身上的礼服,脱下来披到我身上,然后转 身离开。他什么意思啊!就在我摸不着头脑时,他转过来冷冷的看着我,好像我做错了什 么似的。 “身材不怎么样,没有凹凸处,别在那里丢人现眼了。”什么,他竟然…… “喂,你什么意思吗!”我朝他大吼;可他连理都不理就离开了。宇看了看我摇了摇 头,就跟着大冰山离开了。可恶他什么意思吗?我气愤的回到试衣间,换掉衣服就离开了。

  • 惹上高冷男神(苏兰 隋长安)

    宋念青春校园完结

    苏兰若这一生遇见了三个少年。 第一个温柔如水美如谪仙,他是林澈。 “呐,苏苏,你愿意让我陪伴在你的身边嘛?陪一辈子,好不好?”林澈嘴角的笑容明媚晃眼,扰乱了一池春水,也扰乱了苏兰若的那颗心。 第二个霸道邪魅狂妄高傲,他是隋长安。 隋长安一只手小心地捏住苏兰若的下颚,另一只手撑在墙上,微微将唇贴近,磁性的声音此时带着些许魅惑,“笨女人,你只能是我的,记住了没?” 第三个淡漠高冷只暖一人,他是陆逸舟。 陆逸舟扯唇,撩起额前碎发,将手放在苏兰若的头上,狠狠揉了揉,而后发出一阵大笑,“小可爱,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最可爱了,让我忍不住想要亲你了呢。” 林澈给予她温暖,却又伤透了她…… 隋长安在她需要时送出怀抱,却步步算计,让她身心俱疲…… 只有陆逸舟,让出肩膀,拿出真心…… 就在她将陆逸舟放进心里,并锁上心门时。 隋长安,将她从地狱捧上天堂,告诉她一切只是旁人的陷害,他心底那块柔软的地方,一直都为她留着。 心成了碎片却又被拼凑起来,苏兰若慌了,愣了。 究竟谁才是她最后的归宿,她的身心,又何处安放?

  • 甜宠百分百恶魔王子谁怕谁

    雪人妹妹青春校园完结

    “得罪本公主,你、死、定、了!” “淘气公主”月瞳茗在入学第一天就柄承“搞怪要彻底,闯祸要有力,装乖是专利”的精神,誓要将学校玩个底朝天! 优雅温柔的蓝雅银,绝美高贵的北玉冰,邪魅俊美的秋帝洛,妖娆迷人的柳若澜,火爆耿直的洛赛克,看似平静的校园生活暗潮汹涌。信任?背叛?爱情?游戏?咱们的宝贝小公主,你还想玩到什么时候呀!

  • 说我会爱你

    莫染染青春校园完结

    在洒满阳光的校园,如阳光一般的男孩闯进了我的生命。 “走吧!学长开导你一下!”他转头向我眨了一眼。我一个人慢慢走到补习班楼下,想着欧阳田会怎麽处理。

  • 青春年代

    北海风青春校园完结

    什么是幸福?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幸福其实很简单,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仅此而已。 司马陈东的爱情却是如此的波折。故事全部发生在校园时代,幸运的是在最后碰到了真正应该属于自己的人。

  • 强势索爱:先生,请克制

    锦夏末青春校园完结

    “不要!”那晚他强要了她的身子,撕心裂肺的痛伴随着他突然变温柔的唇……如果不能坦率的爱,那就恨吧!恨我一生一世,只要你属于我。“知道吗,他跟我上过chuang呢~”女生妖娆的笑刺痛她的双眼。从他主动要求以身相许,再到后来他的强势索爱,一切的一切,只因为她太过于倔强。“小丫头,乖……”他灼热的吻一下一下深入她的心……奥~恶魔少爷别吻我!

  • 宁折不弯(宁哲孙铖小说)

    抖M一笔青春校园完结

    腹黑痴汉宠溺攻x外冷内热傲娇忠犬受] 这是一个认真发展男主“友谊”的正•直•故事 这是一个致力于让主角papapa拍手的纯•洁•故事 大学军训第一天,宁哲被教官剪了头发,还被打了屁股! 本以为要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谁曾想教官竟然是他同系的学长…… 宁哲想,这仇不报他就去当0号! 然而……事实告诉他,乱立弗拉格真的会被艹。 宁哲这仇不仅没报,还被不知好歹的的师兄撩了个半死。 孙铖:“你叫宁哲?宁折不弯的宁哲?” 宁哲:“老子不折,老子就是弯的!” 孙铖:“???” 总得来说,就是两个身坚志残的青年遇到彼此后,为了彼此变得更好的故事。

  • 王爷的宝贝男妃

    梦为破晓青春校园完结

    旬儿,我不管你答不答应,父皇已经赐婚,你违抗不了圣旨!乖乖当我的皇子妃吧!”冷淡。“鬼才嫁给你嘞,死gay!”做鬼脸。“给我回来!”愤怒。“来抓我啊,来抓我啊。”吐舌。“……”继续愤怒。被抓住……“服不服?”宠溺。“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求饶。剥开,吃掉。

  • 和猫妖谈恋爱吧(叶谨秦峰小说)

    云上之鬼青春校园完结

    这个世界怎么了,猫妖遍地不说,而且还攻受分明!少年乖巧地点点头,又想起什么般,“对了,主人,这个房间……是谁的啊?” 秦峰闻言,便揽着少年回到床前坐下,又把少年给抱到自己腿上,才开始神情严肃地说道:“小谨,你听我说,这个房间的主人,他说他……之前认识我,而且关系似乎还有点……复杂。” “唔~”少年软软地勾住男人的脖子,两只悬空着的脚丫子还来回甩着,“他和主人是什么关系?” 秦峰犹豫了下,“从他话里的意思来看,应该是……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