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吻情长(顾斯延慕时)章节在线阅读

    萝莉超man玄幻穿越连载中

    慕时笑了,他黑眸阴沉:“是吗,那改天可以把表嫂借我玩玩么?反正我也还小,闹着玩玩也没事吧?”“慕时,你!”顾斯延的表叔被慕时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以前,他知道了顾斯延从小是孤儿,被表叔一手养大后,慕时对沈家百般尊敬。可是他呢?他的女儿故意在他面前勾引自己的丈夫,任由沈娇娇无法无天的占有他的丈夫。

  • 重生后我成了前夫真爱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醋缸子短篇小说连载中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韩永青的婚礼到了。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他给苏远清和谢承峻分别发了一份请帖。苏远清和谢承峻已经结婚,算作一家,一张请帖足够了。他故意发两张,不知道是为了恶心苏远清还是谁。

  • 一胎三宝:总裁爹地超凶猛(宁晚晚厉墨寒)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洛宝儿其他小说连载中

    “经过我同意了么?”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恐怕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已经死上一百遍了,竟然敢强吻他?她知道“死“怎么写吗?“额…”确实没打招呼,不过也是事急从权嘛!

  • 作为A的我被O攻了?全本资源免费阅读

    鳞龙㥄言情小说连载中

    老子是个A啊!回忆完毕的赵唐绝望不以,A被O压了?这TM比穿越还扯!然而,某个罪魁祸首正坐在一辆低调的黑色商务车内脸色说不出好坏:我居然把星际将军赵唐给睡了?这个“罪魁祸首”此时内心有些崩溃:不行不行,单拿他是个将军这一点我就不可以让他消失,更何况种族基因说过,一生只得有一个伴侣……要不……把他掳来当媳妇?(某罪魁祸首)不行不行,平白无故消失一个将军,要是发现被我抓走了,那不得灭的我渣都不剩?

  • 玄门小祖宗(洛青莲)全文

    冰糖莲子羹其他小说连载中

    这可真是,老天开眼啊!不过,洛青莲激动之余,也没彻底失了智。“那新鬼,究竟是怎么死的?”洛青莲有些忐忑地问道:“该不会是出车祸车轮从脸上碾过去、想不开跳楼身亡脸先着地、整容磨骨的时候不小心大出血身亡吧?”虽然,洛青莲人不在阳间,但他对阳间的各种事情可谓是了若指掌。

  • 我竟成了稀有的雄虫(周围三向君黎小刘)全文完结阅读

    倾颜殿下玄幻穿越连载中

    “对!西蒙你说得对!”悉伽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西蒙,激动的按住西蒙的肩膀。“什么?我说什么了?”西蒙迷茫的看着悉伽,到底什么事让上将这么激动?高冷都不顾了?但悉伽却并没有给西蒙答案,只是不顾一切的冲向君黎所在的病房,一刻也等不了!君黎看完光脑上的基本资料就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这是个什么世界呢?雄虫什么都不用做只管为数不多的交配就可以轻易得到所有想要的一切,亚雌只管服侍雄虫也可以过完一生,而雌性四处征战却极少得到好结果?虽然是这样但除了少数不服的却并不会做出什么事来,到也算和平,当然,我是绝对不会成为那种雄虫的!

  • 信息素成瘾症全文完结阅读

    胡不归w军事历史连载中

    江承望放下拳头,恶狠狠地瞪了方锐华一眼,在返回自己的位置的时候经过站在一边的辛辰,肩膀用力顶过去,让他倒退了两步。上午的课程没再出什么问题,下课之后,辛辰请方锐华吃了午饭,感谢他帮自己说话,方锐华大大咧咧,倒是不把这当什么事,直言朋友之间就该这样,但辛辰却在和他分开后有些犯愁。按照辛辰一向的与世无争原则,像江承望这样的跋扈的人,向来是需要敬而远之。他本就画得不好,最应该谦虚受教,即使是反抗也应该是靠自己的成绩来打江承望的脸,方锐华是仗义执言没错,可却也太惹眼,树敌过多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辛辰怕江承望打击报复,却也感激方锐华为自己挺身而出,更担心方锐华因为自己受到牵连,心里乱七八糟的,走路也心不在焉,这天下雨,他连踩了几个水坑,鞋袜都湿透了,湿冷地贴在脚上,难受极了,好不容易到了宿舍楼下,辛辰却又想起来白泽南这几天智齿发炎,托他带药来着,只好又撑开伞走出去,绕了一圈去买药。

  • 他若南风完结版全文阅读

    红棠白雪军事历史连载中

    “池先生,你终于来了!可让我等了好久,幸亏有这位美丽的小姐陪同,不然我就只能一个人在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等你了。”裴语见池肃伸出手来和诺埃握手,一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还是透出了几分面客的和煦——她大概能够猜到诺埃跟池肃不仅是朋友关系,更是池氏集团的大客户。

  • 唯一完整版全文阅读

    羡枳玄幻穿越连载中

    所以夏栀以为他跟她一样心如止水。坐在副驾驶座上,她侧头打量男人,她发现在外他经常戴着口罩和鸭舌帽,但依旧无法遮掩他那张无可挑剔的俊脸。

  • 仙君难哄(颐宁宋珏)完整版在线阅读

    佚名其他小说连载中

    昔年,东瀛巫师告诫过他,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他以为,不会有比这更糟的事,原来是有的。颐宁一丝生机被锁在身体中,如今无论颐宁的尸体去了哪儿,颐宁都离不开当初生机受困的一方三尺天地。他带不走颐宁,他的殿下被困在这里了。萧词原想陪着他的殿下的,可毕竟入了冥界,又享了诸多待遇,冥界诸事相招,他不得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