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跑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 追求狗卷的数种方式作者: 紫青墨字数: 2314更新时间: 2021-09-24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球类比赛都很魔幻。
  网球、篮球、排球等等等等。
  
  我没有认真地看比赛,反而注意力一直在棘的身上。
  他手握着前面的栏杆,看得很认真,有时候还会身体前倾,试图看清楚他们是怎么发招的。
  
  我在他脸上仿佛看到了几个大字——这真的是网球吗?
  
  “不要怀疑,这就是。”
  
  我开始碎碎念起来:“我一开始是在帝丹高中,转学到冰帝之后我也傻眼了,网球原来还可以这么打。”
  
  我转念想到了工藤新一踢足球攻击罪犯,虽然用了阿笠博士的发明踢出那样的球,但还是很神奇。
  总结,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很魔幻。
  
  有异能者、有咒术师,说不定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还有阴阳师之类的。
  
  “大芥……”
  
  他在看网球,我在看他。
  
  迹部终于上场了,我淡定的从包里拿出口罩和墨镜。
  棘一脸不解。
  我将口罩和墨镜帮他戴上,指尖从他脸上滑过,他乖巧的任凭我摆弄。
  
  “你等会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他微微侧头,有几根头发竖了起来,我随手帮他拨弄下来。
  
  迹部站起,身上披着的外套往上丢,然后掉落地。
  身后迹部后援团的女生沸腾了。
  
  我淡定地伸手捂住棘的耳朵。
  
  他眨了下眼睛,不明所以。
  
  迹部抬手,打了个响指:“胜者是冰帝!”
  
  体育场内的灯全部对准了他,这个家伙绝对是提前买通了体育馆的工作人员。
  否则根本不能解释为什么,体育馆内的灯只对准他一个人。
  
  棘的嘴巴微微张大,没见过迹部如此华丽的打网球开场。
  
  我默默道:“还没有结束。”
  棘:“?”
  
  满天的玫瑰花瓣飘落了下来,整个场馆内都是玫瑰花的香气。
  
  我放下手,凑过去,声音通过口罩而出有些闷闷的。
  “这下知道为什么准备口罩和墨镜了吧?”
  
  棘缓慢地点头,抬手挥了挥,将飘到他面前的玫瑰花瓣拍飞。
  
  他取下墨镜,一只眼睛朝我眨了眨,然后伸出两跟手指,做了个逃跑的动作。
  
  “什么?”
  
  他将手伸过来,见我还不明白他的意思,直接抓着我的手带着我站了起来。
  
  我恍然大悟:“不看了吗?”
  
  他点头。
  
  我们两个猫着身子,从人群中穿过,离开了观众席。
  
  他拉着我快步跑,离开了体育馆。
  
  我看着彼此紧握的手,内心如小鹿乱撞般跳了起来。
  现在就像私奔一样,我们要奔跑到教堂,许下彼此永远在一起的誓言。
  
  一声惊雷,让我幻想破灭,回到现实。
  
  怎会如此!我就脑补一下也不可以吗!
  
  天气阴沉沉的,大片大片的乌云压低,空气潮湿,能闻到泥土的味道。
  地面上聚集着正在搬家的蚂蚁,要下雨了。
  
  棘在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瓶水,递给我时已经打开了瓶盖。
  我说了声谢谢,开始大口喝水。
  
  明明只是矿泉水,我却喝出了甜味。
  
  手机响了起来。
  
  我接通电话,讪笑道:“迹部大爷?比赛完了?赢了吗?”
  “……错了,我不该问的。”
  “对对对,我不华丽,做出比赛还没有结束就偷溜走这么不华丽的事。”
  “我对不起迹部大爷你给我的票,我忏悔!”
  
  我跟小鸡一样,被凶狠的鸡妈妈训了十来分钟。
  
  刚挂断电话,棘就关心问道:“大芥?”
  
  “是迹部的电话,就是那个出场自带灯光和玫瑰花的男生,他是我的前桌,也是网球部的部长,比赛的门票就是他送的。”
  
  “鲑鱼……”
  
  我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但我明显感觉到他有点不开心了。
  
  “怎么了?”
  
  他摇头强打起精神,可我还是能看出他不开心。
  
  发生什么了,为什么突然就不开心了?
  
  我要是一个跟工藤新一一样厉害的侦探就好了,这样我就能推理出他不开心的原因,然后将他不开心的一切因素铲除,让他一直开心。
  
  “先去吃饭,下午再去玩其他的怎么样?”我询问道。
  
  “鲑鱼!”
  
  体育馆附近并没有餐厅,我们需要步行到商业街。
  打雷声越来越响,隐隐有闪电穿行在厚重的云层之中。
  
  路边的叶片被雨滴压弯,细密的雨珠突然落下。
  
  第一时间,棘伸出手,挡在我的脑袋上面。
  
  我抬头看了看他的手,明明正在被雨淋,我却感觉所有的花一瞬间全开了,我像置身于花园之中,闻着花香异常陶醉。
  
  “我有伞!”
  
  我从包中拿出便携式雨伞,雨伞并不大,一个人撑还好,两个人就有些挤了。
  
  棘拿着伞,我们两个紧贴在一起。
  风很大,我瑟缩了下身子,打了个喷嚏。
  
  他将伞往我这边移,自己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外,被水直接打湿。
  
  我担心道:“哎呀,你不要一直把伞我往这里偏,你身上全湿了,会感冒的。”
  
  “鲑鱼~”
  
  我握住他撑着伞的手,强硬的将伞往他那边移了一些。
  
  我嘟嚷道:“什么没关系,你感冒了我可是会……”
  
  棘:“鲑鱼?”
  
  我摇头道:“没什么。”
  
  我们找了家便利店躲雨,我迅速买了毛巾,还买了两杯热咖啡。
  他一个人坐在玻璃窗前,看着外面的雨。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背影我鼻子很酸,总想哭。
  感觉他好孤单,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不止他,这样的情绪,我在其他的咒术高专的学生身上也看到了。
  
  很累吧,当个维护世界的“英雄”。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将热腾腾的咖啡放在他面前,然后将毛巾盖在了他的头上。
  他捧着咖啡看我,睫毛上还沾着细小的水珠,浅紫色的瞳孔里雾蒙蒙一片,像装着世间所有的光亮。
  
  我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坐好。”我板着脸道。
  
  他立刻缩起身子,乖乖坐好。
  
  我隔着毛巾狠狠地揉他的脑袋,取下毛巾后头发干了一半,就是有点乱。
  他身上几乎都湿透了,看起来可怜巴巴,像被主人丢弃的小猫。
  
  他揉了下肚子,将打了字的手机推过来。
  
  [饿了QAQ]
  
  “便利店有便当,要不你先垫垫肚子?”
  
  [要吃南瓜挞,没有了TAT]
  
  雨稍微小了一些,他身上衣服都是湿的,即使他不说,我也知道湿衣服贴在身上很难受。
  
  我想了想,紧张道:“这里离我家很近,要不然先去我家。”
  
  “鲑鱼?”
  
  我咳嗽一声,解释道:“你衣服都湿了,不快点弄干会感冒的,我可不想赔你医药费。”
  
  他甩了甩脑袋:“木鱼花。”
  
  “哎呀,不是赔不赔医药费的事。”我红着脸,恼羞道,“你到底要不要去啦。”
  
  他晃动着身子,看起来在思考。
  
  我突然看见他脸上出现了很狡黠的笑,可再次眨眼就消失了。
  
  幻觉吗?
  
  “鲑鱼……”
  
  “好,那就先去我家。家里还有食材,做两个人的午饭没有问题。”
  
  “鲑鱼鲑鱼。”
  
  我挠了下脑袋,总有种我被套路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