鲑鱼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 追求狗卷的数种方式作者: 紫青墨字数: 2150更新时间: 2021-09-24

					          
  “叮……”
  
  闹钟声让我猛地惊醒,昨晚不知道怎么睡着了。
  闹钟声响的太不合时宜了,我梦里都快和棘亲亲了,结果被吵醒现实啥也没有。
  
  我闭着眼睛将放在枕头底下的手机摸过来,另只手把已经快掀到脖子上的睡裙拉下去。
  
  我还想继续做梦。
  一清醒,都不记得做了什么梦,只记得亲亲没了。
  
  日有所想,夜有所想,我其实每次见到他都想做很多不可描述的事。
  但我不能,我在忍耐,当代忍者神龟就是我自己了。
  
  艰难的吃完早餐之后,我开始做南瓜挞。
  今天只有我和棘两个人。
  
  想到要去看网球比赛我又默默叹了口气,我是猪吗?约棘去人那么多的场合,我怎么和他关系更近一步。
  比赛场都是人,还有一堆给迹部应援的后援团。
  
  [未来老公:要我去接你吗?]
  
  我叼着热乎乎的南瓜挞被烫的呲牙咧嘴。
  
  [工藤未来:我们体育馆集合。]
  
  我调整好了摆盘,对着做好的南瓜挞拍了十几张照片,挑了一张拍的最好的,加了滤镜后发给他。
  
  [工藤未来:[图片]]
  
  我看了眼手机,他还没有回。
  
  门铃声响起,大概是迹部派来送比赛门票的。
  其实我不太理解迹部的华丽,明明去体育馆他顺手把票给我就行了,非要派专人送来。
  
  穿着黑衣的保镖大哥带着白手套将一个盒子递给我。
  
  我接过盒子:“谢谢。”
  
  这个盒子金灿灿的,十分符合迹部华丽的品位。
  
  我关上门,拆开盒子,随手丢到了沙发上。
  
  “搞什么……装两个门票用这么大的盒子,吾等凡人理解不了迹部大爷的华丽。”
  
  我将门票塞到今天要背的包中,然后将做好的南瓜挞包装好。
  我想了想,把迹部装门票的盒子包装了一下,将我的南瓜挞放进去。
  
  真配,迹部品位真不错啊。
  
  人就是这样反复无常的生物,上一秒我还在讽刺迹部华丽的品位,下一秒我就真香了。
  
  [迹部景吾:收到票了吗?]
  [工藤未来:收到了,装票的盒子真不错啊。]
  [迹部景吾:Peter用来装玩具的盒子。]
  [工藤未来:Peter?谁?竟然跟迹部你品位一样如此华丽,用这么富贵的盒子装玩具!]
  [迹部景吾:我家的狗。]
  [工藤未来:……]
  
  我将盒子撕个粉碎丢到垃圾桶里。
  
  迹部景吾你大爷的!
  
  天阴沉沉的看起来要下雨,我顺手装了把小巧的折叠伞在包中。
  这是阿笠博士的发明,伞只有巴掌大小,不占位置十分便携。
  
  阿笠博士住我家隔壁,是个发明家,经常发明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试验常常伴随着失败,所以……
  
  砰——
  
  爆炸声响起,隔壁房子震了震。
  
  所以,他常常失败。
  
  茶色头发的小女孩正拿着花洒在浇花,她对于爆炸声已经习惯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什么大事后继续浇花。
  
  “灰原早上好,吃南瓜挞吗?”
  
  她扫了我一眼,看着我手中绑着蝴蝶结的盒子道:“送给未来男朋友的?”
  我不好意思笑道:“一定是工藤新一这个大嘴巴说的。”
  
  她冷淡地瞥了我一眼,看起来对我的南瓜挞不感兴趣。
  
  这小女孩也不是真正的小女孩,名叫灰原哀,我估计也不是什么真名,现在暂时借助在阿笠博士家,跟工藤新一一样是服用了什么药物才变成小孩子的模样。
  我对他们现在要干的事情并不清楚,工藤新一有时候是个大嘴巴,八卦轻易就从他嘴里传了出来,可轮到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时,他就跟锯了嘴的葫芦一样,啥也不说。
  
  我只知道他们的敌人是黑衣组织,组织里成员代号都是酒。
  这些是我偷听来的,推理不行,我耳朵尖得很。
  
  “对了,上次问代购的那款包有货了,你要买吗?”
  
  她冷淡的表情瞬间褪去,变的有些兴奋。
  
  “要!”
  
  “好,我跟代购说一声,让她留一只。”
  灰原哀:“我到时候把钱转给你。”
  我:“好,时间不早了,我出门了。”
  
  体育馆并不远,步行大概二十分钟左右。
  
  这期间,棘终于回复我了。
  
  [未来老公:看起来很好吃。]
  [工藤未来:我现在出发去体育馆了,见面后你就能吃了,我尝了一下,没有放很多糖,甜度正好。]
  [未来老公:我也出发了,大概再有五分钟就能到了。]
  
  [工藤未来:!!!]
  [工藤未来:你太快了,要比我先到了TAT]
  [未来老公:[摸摸.jpg]]
  [未来老公:不用急,注意安全。]
  [工藤未来:好的!]
  
  我看着棘发过来的摸摸表情包,就好像他轻柔地摸了下我的脑袋,心脏被爪子挠了挠,痒痒的。
  
  他为什么发个表情包都这么撩。
  
  我哪里承受的住。
  
  体育馆来往的人很多,我还看到了穿着蓝色队服的青学网球部的成员。
  冰帝网球部和青学网球部是老仇人了,听说国中时,迹部景吾跟青学的网球部成员打赌,结果输了被对方剃了光头。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都是听说。
  每个人说法都不一样,有说迹部被剃了光头有说迹部被剃了寸头,还有人说迹部被对方扒了衣服裸.奔的。
  扒衣服这事我不太信,传言传着传着就会变的十分离谱。
  
  这事我深有体会。
  
  目光穿过人群,我看到了站在树下的棘。
  
  没等我出声唤他,他似有感应,抬头响我这里看来。
  
  来往的行人如流水一般,他静静站在树下,目光似乎穿过山海和人潮与我相对。
  
  我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身后是漂浮的金色微茫,阳光穿过树荫,片片落在他身上。
  
  一切都停了下来,声音消失了,风也停止了。
  
  巨幅画卷朝我铺陈开,而他,是画卷正中被无数美景拥簇的唯一主角。
  
  “棘!”
  
  画中人一步步朝我走来,然后递给我一瓶冰可乐。
  
  我接过可乐,把包好的南瓜挞给他。
  
  我冲他眨了下眼睛:“收了你的可乐,我也要回礼。”
  
  他伸出手指抵了下我的额头。
  
  “鲑鱼~”
  
  “这个鲑鱼是什么意思?”
  
  他摊手,摇了摇头。
  
  我明白了,这个鲑鱼没有意思。
  
  说饭团语真好啊,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随便说个“鲑鱼”也没人听的懂。
  
  我决定了,今天这一天我都要和棘用饭团语对话。
  
  这也算实践,有助于我尽快学会他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