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果子全文

小说: 追求狗卷的数种方式作者: 紫青墨字数: 2298更新时间: 2021-09-24

					          
  到KTV了,我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祈祷所有人都遗忘我。
  好在他们的目标在强行被拖来KTV的伏黑惠身上。
  
  多亏了他帮我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
  
  棘将话筒递给伏黑惠。
  
  “狗卷学长!我不要!”
  
  伏黑惠想后退,但他后面站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五条悟和熊猫。
  
  真的好可怜,老实人就是这样一直被“欺负”。
  
  伏黑惠被逼无奈拿起话筒,他瘫着一张脸,丧气道:“我不会。”
  
  狗卷拉下衣领,笑容狡黠。
  
  【唱歌】
  
  我真的没想到他的能力还能这么用,老实说我都点想看伏黑惠一边唱歌一边跳舞。
  
  我扯了下棘的衣角,小声道:“还要跳舞。”
  
  他低头看我,声音很嘈杂,但并不影响他听清楚我的话。
  
  他两边唇角上翘,背上的小恶魔翅膀张开,一副他要开始恶作剧,闲人避让否则会殃及的模样。
  
  【跳舞——】
  
  伏黑惠:“……”
  
  看得出来伏黑惠并不太会跳舞,但他身体协调,只是动作僵硬,勉强能看。
  
  “Twinkle,twinkle,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Up above the world so high.”
  “……”
  
  是的,伏黑惠在唱小星星。
  
  少年的声音清朗又沉稳,融入乐音之中,虽然简单,但是很动听。
  
  完全没想到他唱歌这么好听。
  
  还以为他跟我一样是音痴,唱歌毁天灭地,所以才抗拒唱歌。
  原来他是在藏拙。
  
  可恶!被他装到了!
  
  五条悟一直拿着手机,将伏黑惠一边唱歌一边跳舞的场景录了下来。
  
  我又往角落里面缩了缩,我绝对不要唱歌,否则会被五条悟拍下来一辈子耻笑的。
  我突然有点想工藤新一了,如果他在这里,说不定下一秒就发生案件,我就可以逃离要唱歌的局面。
  
  钉崎开始了霸占麦克风,她唱歌是专业级别的,还能跟着MV一起跳舞。
  
  “好羡慕……”
  
  “鲑鱼?”
  
  “什么?”
  
  我还是不太能听懂他在说什么,有些时候能够结合当时的场景猜出他在说什么,可大部分时候,我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我觉得我应该尽快学会饭团语,好和他进行交流。
  
  他低头,手机光亮起,在光线暧昧的KTV内很亮眼。
  
  他举起手机,眼睛被光照着,好像装着无数的小星星。
  我被满天星光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真美啊……
  
  “鲑鱼……”他语气有些无奈。
  
  我回过神,去看他手机上的内容。
  
  [你不唱歌吗?]
  
  我疯狂摇头:“不不不不不,我不会唱歌。”
  
  [我们一起唱!]
  
  “你在忽悠我,你都不能说其他的,跟你一起唱怎么唱啊。”
  
  [我说饭团馅料帮你伴奏。]
  
  “我觉得你还是在忽悠我。”
  
  [没有没有,一起。]
  
  他突然拉着我往点歌台走,匆忙点了一首歌。
  
  我手里拿着话筒,生无可恋。
  
  “鲑鱼鲑鱼鲑鱼鲑鱼!”
  “木鱼花木鱼花木鱼花木鱼花!”
  
  他唱歌可陶醉了,我总觉得他在整我。
  
  我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
  
  准备好了,我也没去看歌词,管他节奏对不对的上。
  
  “海带海带!”
  
  “煎饼果子!”
  
  他眼睛一亮,朝我鼓掌,喊的更大声了。
  
  “金枪鱼蛋黄酱!”
  
  我不甘示弱:“辣味仙贝!”
  
  我真机智,这样乱搞完全掩饰了我是个音痴。
  他们只会以为,我在搞笑。
  
  “大芥大芥大芥大芥~”
  “火锅火锅火锅火锅~”
  
  我和棘配合天衣无缝,甚至超越了这首歌的原唱。
  
  这首是什么歌来着……?
  没听过……
  
  “明太子~”
  “大龙虾~”
  
  钉崎野蔷薇抽了下眼皮,一脸无语:“这两个笨蛋在做什么?”
  真希叹了口气:“一对笨蛋情侣。”
  
  五条悟拿起桌上的摇铃,叮铃铃晃个不停。
  
  “唱的不错!”
  
  伏黑惠:“……”
  熊猫无奈摇头:“是三个笨蛋。”
  
  虎杖悠仁一脸迷茫:“……他们在唱什么?”
  钉崎野蔷薇:“不知道。”
  真希收拾了一下:“没意思,走了。”
  伏黑惠站起:“一起。”
  
  等我和狗卷对唱完,包间内只剩五条悟了。
  
  我放下话筒:“其他人呢?”
  五条悟摊手道:“去上厕所了吧。”
  
  我呼出一口气,第一次这样放声唱歌,还挺有意思。
  
  五条悟翘着二郎腿,眼罩往下拉了拉,银白的头发散落,隐隐有光在上面流动。
  他苍蓝的眼睛里面像漂浮着片片白云,深邃的目光能看透一切谜障。
  
  世间万物,在他眼眸中无地遁形。
  
  “你是音痴吧。”
  
  我立刻反驳:“我不是,我没有,你瞎说。”
  
  棘侧头看了下我,眼里好像有小小的问号。
  
  我咳嗽了一声:“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棘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和我一起走出包间。
  包间内就剩五条悟一个人。
  
  [送你回家。]
  
  “嗯!”
  
  [其实我也是音痴QAQ]
  
  我愣了下开心笑起来,我谨慎地看了下四周,神神秘秘道:“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也是音痴!”
  
  他手指抵着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这是音痴的秘密。]
  
  我伸出小拇指:“拉勾吧,谁暴露秘密谁就是小狗!”
  
  他勾住我的小拇指,眯起双眼嘴角不自觉上翘,看起来很开心。
  
  [ok,拉勾完成。]
  
  我想到他今天揪了我的脸,想着要报复回来。
  我伸手迅速揪了一下他的脸,趁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快步朝前跑。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捂着脸,发梢被风俏皮地吹起。
  
  【停下。】
  
  虚虚实实的声音将我包裹。
  
  他得意地走过来,围着我转了好几圈。
  
  “可恶!你犯规!”
  
  他摊手,表情无奈。
  
  随后,他捏着我的脸跟揉面团一样地揉了起来。
  
  我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他跟变戏法一样变出了一颗糖塞到我口中,我本来就是佯装生气,瞬间就原谅他了。
  
  突然,他指了指我手上的手表,又指了指我别在衣服上的徽章。
  
  [早就想问了,这些是什么?好像不是普通的手表、徽章之类的。]
  
  我捂着手表,掩饰般笑道:“没什么,就是普通的装饰物。”
  
  太尴尬了,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这些其实是用来防他的。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我家门外了。
  
  我有些不舍的跟他道别。
  
  他并没有离开,一直目送着我进门。
  
  我想了想,突然跑出来。
  
  “你明天有空吗?”我慌忙道,“没有空也没关系,我就随便问问。”
  
  “鲑鱼!”
  
  我迟疑道:“这是有空的意思吗?”
  
  他点头。
  
  “我想邀请你一起去看冰帝网球部的比赛。”
  
  “鲑鱼!”
  
  “我听懂了!你说要去!”
  
  他朝我竖起两个大拇指。
  
  我们分别站在马路两边,但距离却在不断缩短。
  
  不止我在努力靠近他的世界,他也一样,正朝我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