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到了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 追求狗卷的数种方式作者: 紫青墨字数: 2001更新时间: 2021-09-24

					          
  我立刻将奶茶递给棘,他鼻尖上带着一滴汗珠,我盯着那颗汗珠竟然萌生了想要将那颗汗珠舔干净的想法。
  
  我果然……变得变态了。
  
  他吸了口奶茶,超大一口,两边脸颊瞬间鼓了起来。
  
  我动作太快,根本没有动脑子,手指尖戳到了他的脸上,正中脸上的圆形奇怪纹路。
  
  我老是在想,他脸上的圆形是不是什么特殊的开关,只要一按,就会当场变身。
  可事实上一切只是我的脑补。
  
  他眼睛微微睁大,有些吃惊。
  我脑子清醒过来了,内心疯狂大叫,戳着他脸的手不知道该怎么收回来。
  整个人彻底僵住了。
  
  救命好尴尬,我在干嘛!他会不会觉得我在非礼他?
  
  手指和微凉的脸颊相触,竟有些不舍得移开。
  手腕突然被握住,他掌心因为摸了冰冷的奶茶,有些凉,接触到我手腕的瞬间让我涌起鸡皮疙瘩。
  
  “鲑鱼?”
  
  我急忙抽回手,不好意思道:“我太好奇了,脸上和舌头上的特殊符号是什么。”
  
  他拿出手机,在上面打字。
  
  [应该能算的上是家族的特殊标志,是“蛇眼”与“牙”。]
  
  我的意识逐渐扩散。
  
  若是我和他结婚之后生下一个超可爱的宝宝,是不是脸和舌头上也会纹上狗卷家族的特殊标志?
  圆鼓鼓的脸将“蛇眼”都撑大了一圈。
  
  天,未来儿子一定很可爱。
  
  我又陷入了脑补,明明人还没有追到手,就想到以后的小宝宝了。
  
  “鲑鱼?”
  
  “没什么!”
  
  我两颊通红,拿起包站起,积极道:“我们去吃汉堡!”
  棘拿着奶茶同样站起,然后重重地点头:“鲑鱼!”
  
  ***
  
  其实一直有两小队人跟在我们身后,但我并不知晓。
  
  禅院真希借着熊猫掩饰身形,她探头往外看:“棘的约会对象是一个没有咒力的女孩子。”
  熊猫:“棘这家伙背着我们偷偷交女朋友,太可恶了!”
  
  路过的小孩:“熊猫!超大的熊猫!”
  
  真希瞪了他一眼:“离我的宠物熊猫远一点。”
  小孩羡慕道:“哇,能把熊猫当宠物。”
  
  熊猫催促道:“快一点,快一点,两个人离开奶茶店了。”
  
  小孩:“熊猫!熊猫说人话了!!”
  
  熊猫朝他做了个鬼脸,拉着真希往前跑,继续跟踪。
  
  除了他们,还有另外一队人。
  
  柯南看到定位:“在前面。”
  
  园子一把将小兰拉到旁边,小心道:“看到了,看到了,比照片上长的还要帅气诶,未来果然眼光很好嘛。”
  小兰点头道:“看起来不像坏人,还挺乖的。”
  
  柯南瘫着一张脸,阴沉道:“男人从表面都看不出有颗什么样的内心,说不定看起来乖巧,实际上是个恶魔!”
  
  园子:“……你一个小孩子心思怎么这么黑暗,光明一点。”
  柯南天真笑道:“电视剧上都这么说的嘛。”
  
  小兰紧张道:“他们离开奶茶店了,我们该回去了吧。”
  
  园子和柯南异口同声道:“不行!”
  
  “我要仔细观察一下对方是不是花心渣男。”
  “要是未来这个笨蛋被人骗怎么办?”
  
  园子的声音盖住了柯南的说话声,他捂着嘴松了口气。
  
  好险,差点被发现了。
  
  两队人继续跟了上去。
  
  ***
  
  我感觉有好多目光一直落到我的后背上,看的我后背都要烧起来了。
  我猛地转头看向后方,没什么异常。
  
  棘询问道:“鲑鱼?”
  从语气来看,他应该是在问我怎么了。
  我摇头迟疑道:“没什么,是我的错觉吧。”
  
  我和棘到达汉堡店。
  
  店内人非常多,还好我提前订好了位置。
  服务员拿上菜单,我和他同时指着封面上的超大巨无霸汉堡。
  
  两人的指尖猝然相碰,我心脏不规则的开始跳动。
  
  嘈杂的汉堡店瞬间静了一下,我的眼前只能看到两人相碰的指尖。
  心跳声越来越清晰。
  
  咚、咚、咚。
  
  像鲤鱼跃龙门一般要跳出我的胸腔。
  
  一下一下,为他而跳动。
  
  两人指尖仅仅相碰了一瞬,下一秒便像触电般飞速分开。
  棘将下巴更往衣领里面缩了缩,我注意到他藏在发间的耳朵隐约能看到一抹红,像朝霞一样,在我面前氤氲开来。
  
  有感觉的不只我一个人对不对!
  
  “两位是都要巨无霸汉堡吗?”
  
  暧昧的气氛被服务员的问话全部打散,我轻微的“嗯”了一声。
  
  因为刚刚的意外相碰,两个人都有些无所适从。
  眼神乱瞟,就是不敢看着对方。
  偶然眼神交错,也是慌乱的分开。
  
  我深吸一口气,开始找话题。
  
  “来看我有没有资质进入咒术高专的五条悟老师是教棘的老师吗?”
  狗卷点头,随后又摇头:“木鱼花。”
  
  唉,又听不懂他的话了。
  我觉得我和棘之间的很大一个问题就是我听不懂他的饭团语是什么意思。
  这样肯定不行,以后生活在一起两人无法交流肯定会闹矛盾,看来我需要努力学习饭团语,做到和棘无障碍对话。
  
  我低头,失落道:“狗卷君,我……听不懂。”
  
  别看我在心里直呼了他的名字无数次,可面对他时我却怂的只叫他名字。
  我就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亮着光的手机屏幕在我眼下。
  
  [悟是一年级的班主任,我是二年级学生,他不教我们。咒术高专组成比较特殊,很难解释。]
  
  我更加失落了,眼里的光都暗了些:“好想去咒术高专,好想和棘上同一所学校。”
  
  他有些惊讶。
  
  我无意识直接称呼了他的名字,我小心翼翼试探道:“我能直接叫你的名字吗!”
  
  “鲑鱼!”
  
  这次我听懂了,他说“可以”。
  
  [可惜因为一些特殊的声音,我不能叫你的名字。]
  
  [未来。]
  
  所有的烟花猝然升空炸开,明明无声的两个字,却掷地有声。
  
  一声接着一声,即使轻微,却能在漫天烟花下清晰可闻。
  
  即使他无法念出我的名字,我也能感觉到无尽的温柔。
  
  我扬起笑,看向他。
  
  “棘,我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