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耶要到联系方式了精彩阅读

小说: 追求狗卷的数种方式作者: 紫青墨字数: 2144更新时间: 2021-09-24

					          
  我……好紧张。
  
  我在脑中已经脑补完了我和心动男生的一辈子,甚至开始脑补下辈子了。
  可在他面前,我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手心汗淋淋一片。
  
  我要是有我哥工藤新一那么强的推理能力就好了,说不定我能推理出心动男生的电话号码,还能推理出我做什么才能和他顺利结婚过一辈子。
  
  手机来了条消息,是我的网友发来的。
  
  [今天又没自杀成功呢:心动对象找到了吗?要我帮忙吗?我是侦探社的成员哦。]
  
  大救星,他就是我的大救星!
  
  [萎靡不振的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今天又没自杀成功呢:怎么了?]
  [萎靡不振的我:我现在正和心动对象在同一桌用餐。]
  [今天又没自杀成功呢:进度这么快?]
  [萎靡不振的我:不是……我们还没正式认识,我该怎样要到他的联系方式然后和他结婚?]
  
  我深吸一口气,心跳到嗓子眼,紧张地搓手手,焦急的等待网友的回复。
  
  [今天又没自杀成功呢:问他,要不要一起殉情。]
  
  我要掀桌了,不靠谱,这样太不靠谱了!
  
  [萎靡不振的我:你情商一定是负数!我自己想办法了!]
  
  我放下手机,撑着头欣赏他。
  
  他连吃饭都好好看。
  擦嘴都好性感。
  想要亲亲他脸上的黑色纹路,还想要咬他的舌头……
  我好想要和他在一起,好喜欢他哦,想要和他贴贴。
  
  我快要变态了,无处安放的情感根本没法宣泄。
  
  “鲑鱼?”
  
  我的视线太灼热了,以至于他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
  我决定收敛一点,省的吓到他。
  
  我学他,侧头,也道:“鲑鱼?”
  
  他想吃我的鲑鱼饭团?这或许是个突破口。
  
  我捧着饭团郑重地递给他:“想要吃我……啊不是,吃饭团吗?”
  
  他眼睛微微睁大,额头有一缕银发不安分地翘起。
  
  “木鱼花。”
  
  “不是鲑鱼是木鱼花吗?好,我请你吃!”
  “老板,再给我来一份木鱼花!”
  
  我将鲑鱼与木鱼花的饭团都递给他:“都给你,都给你,全都给你。”
  如果我可以我还想把自己也给你。
  
  他表情略微有些无奈,指了指自己然后摆手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他拒绝了我和我的饭团吗?
  
  我不放弃问道:“你不要吃吗?”
  
  我知道一个陌生人给另一个陌生人吃东西的行为很奇怪,但我忍不住。
  
  他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在上面打下几个字,然后示意我看手机。
  
  等等……他是在要我的联系方式吗?
  
  我迅速报出一串数字,期待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作为交换,我……我可以要你的吗?”
  
  这时,头脑发热的我看清楚了他手机屏幕上的字。
  
  [我吃饱了哦,不需要。说“鲑鱼”是想问你我看起来有什么不对吗?因为你一直在看我。]
  
  我垂头,看向地板。
  我在找地板缝中有没有时光机。
  
  我是不是已经暴露了我是个痴汉,他会不会讨厌我?
  爱情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爱情,太苦涩了。
  
  我干脆破罐子破摔:“你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单纯是因为你太好看了。”
  
  我直白的话让他有些不好意思,白皙的皮肤上面涌出两团小小的红晕。
  像漂亮的晚霞。
  
  [谢谢。]
  
  我小心翼翼道:“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
  
  他看起来有些惊讶,还有一些犹豫。
  
  [诶,要我的联系方式吗?]
  
  我点头,看向面前的饭团随便瞎掰了一个理由:“我……我……我想和你聊饭团!”
  
  [饭团?]
  
  啊啊啊,这是什么破借口!
  他一定会觉得我好奇怪。
  
  手机突然响起,是一个未知号码。
  
  我接起电话,丧气道:“不买房不买车不借款不买保险也不……”
  
  我突然停下,因为我听到我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他狡黠的笑了笑,像只偷到了鸡的狐狸。
  我怎么能这么想他,他这么乖,绝不可能是狐狸!
  狐狸应该是我,我想偷他这只鸡。
  
  电话被挂断。
  
  [是我打的,这样你就有我的联系方式了。]
  
  得到了心动男生的联系方式,我大脑宕机,整个人呆呆愣愣。
  
  “你怎么知道我的联系方式?”
  
  [因为你刚刚以为我要问你要联系方式,然后自己报出来了。]
  [我记住了。]
  
  没有重启成功的大脑被彻底烧坏。
  为什么烧坏,因为羞耻。
  
  不管怎么说,我要到了心动男生的联系方式,开启了我们进入婚姻殿堂的第一步。
  
  我靠近他,压低声音小心问道:“你是什么神秘的特工吗?为了不暴露情报只能说‘鲑鱼’这些吗?”
  
  [啊……]
  [不是的,因为一些不能说的原因,我平时只能说饭团馅料。]
  
  想到在商场时,他开口说“停下”,所有人都停下的场景,我猜测他说不定是什么神秘的言灵师这一类的异能者?
  
  我一副我很懂的模样:“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守口如瓶,不会暴露你异能者的身份。”
  
  [异能者?我不是……]
  
  我摇头,附和道:“我知道你不是的。”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介绍道:“我是工藤未来,冰帝高中二年级生。”
  
  [我是狗卷棘,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二年级生。]
  
  他的学校听起来好奇怪,不知道我现在转学过去还来得及吗。
  
  得知了心动男生的名字,拥有了心动男生的联系方式,还知道了他所在的学校,和他结婚不是早晚的事吗?
  
  我窝在沙发中,抱着抱枕。
  
  “啊!!!!为什么分开的时候我要突然对棘说他是个好人啊,我到底在干嘛!!”
  
  柯南在旁推了下眼镜,嫌弃道:“不过一个男生,用不着这样吧?”
  
  “你不懂,这是爱情的魔力。”
  
  柯南:“……”
  
  我认真道:“我想从冰帝转到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
  
  “什么?东京有这个学校。”
  
  我肯定点头:“棘就在那个学校,我要转学,我要和他在同一个班级,我要和他谈恋爱!”
  
  柯南:“……”
  
  我拜托我远在国外的父母转学的事,得知我是为了追求男生而转学,我的母亲非常支持我。
  不过,我的父亲好像不太高兴。
  
  当晚,我收到了回复。
  
  要入学还要接受教师考核,确定有资质才能入学。
  
  也不知道入学到底要什么资质,特能脑补能算资质吗?
  
  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