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清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 征服仙门从收徒开始(江念)作者: 草露字数: 3060更新时间: 2021-06-17

					        
                            江念御剑空中,衣带飘飞,广袖当风。
自她金丹后,一念千里,这回是身后带着人,才故意放缓速度。裴翦向来没什么耐心,却也跟在她旁边飞,并肩穿梭云中。
不多时,俊峰林立的鬼方山出现在他们眼前。
金乌高照,云岚散尽,露出秀异非常的绿峰奇山,最高峰处伫立一座魔宫。魔宫并不大,宫殿前一块石碑,碑上刻字“七好宗”。
后来“好”字被人划掉,歪歪斜斜地在旁边写了一个杀。
整体看上去相当敷衍,若不是谢清欢亲自过来,怎么也不会信威震仙魔两道杀名赫赫的七杀宗,居然这么随便。三分随便三分潦草三分敷衍,和一分的漫不经心。
这里灵气并不丰沛,也不适合修炼。
他实在不懂,这样一个地方 ,竟能让自己看好的少年一个个都倒戈反水,留了下来。
早就人倚栏在门口等候。
江念看见紫衣少年,嘴角噙起笑,对裴翦说:“陆鸣这是在等我们呢,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黏人,得让他改改。”
裴翦:“玉不琢,不成器,人不打,不成材,棍下出人才。”
江念深以为然。
听他们讨论教育心得,谢清欢蹙起眉,水眸漫上疑色。
他想,难道这三人是身份暴露,被两个大魔头恶打一顿,才被迫臣服?
但两个魔头对陆鸣的评价,他却并不赞同。
陆鸣瞥见云端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兴奋地招手:“师尊!师伯!”
等到两个人飞近,从云海踏下,翠羽少年像翠鸟般,翩翩跟在江念身后。
陆鸣死死盯着清美异常的少年,瞪圆眼睛,少年抬了抬眼,淡淡看过来。
“咣当”。
陆鸣双膝一软,情不自禁跪了下来,膝盖砸在青石砖上,发出好大一声。
他心想,清微真人是要过来杀了他吗?
江念快步上前,“好徒弟,这才一会不见,倒也不用这么客气。”
裴翦抱剑,点了点头:“好师侄,太客气,没必要,快起来。”
陆鸣战战兢兢站起来,眼睛离不开后面的少年,“师尊,他……”
江念拉过谢清欢:“来,介绍一下,这以后就是你师弟了。”
谢清欢点头,慢慢走过来。
陆鸣腿一软差点又要跪下来,谢清欢稳稳扶住他,从善如流地喊:“师兄。”
陆鸣:“当不得当不得。”
他颤着声,尝试好几次,才勉强喊出一个“师弟”。
江念看他们兄友弟恭,十分欣慰,笑着点了点头,继续带谢清欢去七杀宗熟悉熟悉。
等到江念等人离开,陆鸣抹了把额头的涔涔冷汗,跑到僻静之处,拿出一枚青色翎羽形状的玉佩,抬手掷于天上,玉佩化作一道青色流光,消失无踪。
他坐在石上等了半日,忽地,一双雪白柔软的玉臂搭上他的肩膀,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陆鸣连忙转身,避开数步,面红耳赤地说:“师姐,不要乱摸我!”
慕曦儿娇笑:“小师弟长大了呀,”她眼波似春水,打量一番:“更有男儿气概了,什么时候和师姐双修玩玩?”
陆鸣:“不约!我们不约!”
两个跟来的男宠把美人榻支起,慕曦儿斜斜坐在榻上,手支着下巴,翘起一条腿,艳红裙裾高开叉到腿根,露出雪白完美的大长腿。
空气里传来甜腻腻的香气,陆鸣耳根发红,别开头不敢看。他总不敢和慕曦儿相处太多,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师弟,唤我过来是什么要紧事呀?”慕曦儿弯了弯眼,任男宠殷勤地给她捶背按摩,“师姐我还有要事要去做呢。”
陆鸣:“大师兄呢?”
慕曦儿笑意更深,柔若无骨地手搭在椅背上,软着声音喊:“君哥哥~”
陆鸣的鸡皮疙瘩掉了一身,顺着慕曦儿的目光回头看,便见他大师兄腰别刑鞭从石道一头走来。
还没靠近,陆鸣就闻到君朝露身上的浓浓血腥味,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妄图把自己缩成一个球。
君朝露,精于算计,擅于刑罚,是七杀宗刑堂主人,魔修眼中的活阎罗。
青年望着陆鸣,笑开:“师弟,几日不见就结丹了,让师兄看看你结成的是几品金丹。”他走近,像是想仔细端详一下师弟的进步情况。
待到靠近,他眼睛笑得眯起,袖间掠过一道寒光。
陆鸣飞快撤退,紫袖涌动,一只骨手从他身后伸出,抓住君朝露刺过来的匕首。匕首刃上淬毒,瞬息之间,雪白骨手被毒成深黑,风化成粉末,落在地上。
陆鸣:“师兄!”
君朝露笑眯眯地收回匕首,跟没事人一样,笑道:“师弟不错,有长进了。”
陆鸣擦了擦额头的汗,忍不住埋怨:“能不长进吗?每一次见面你都要偷袭我,上次刺得我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君朝露笑成眯眯眼,“为了赔罪,刑堂那儿我留下那几个谋反的修士半条命,明日给师弟送过来修炼。”
慕曦儿打个哈欠,无聊地说:“小师弟,唤我们回来作什么?要是事情不重要,师姐就先剥了你的皮。”
陆鸣当然知道师姐是干得出这种事的,连忙拍着胸口保证,“重要!特别重要!”他表情悲伤,低落地说:“我以后再也不是你们的小师弟了。”
慕曦儿懒懒掀起眼皮,挥手把男宠赶走,“嗯?你要死了吗?看在师门的情谊,我会给你去烧柱香的。”
陆鸣摆手:“不是,师尊她……又收徒弟了。”
君朝露奇道:“清微真人又派人过来卧底了?”
陆鸣:“也差不多,不过这次,是他自己亲自过来的。”
沉默。
四下寂静,悄然无声。
慕曦儿的笑容僵在脸上,一阵冷风吹过,她打个寒颤,把翘起的大长腿往里收了收,把裙子往下拉,遮好自己的腿,企图把自己打扮成良家仙女。
“真人他当真来了?”慕曦儿眨巴大眼睛,小声问。
陆鸣点头:“真,真得不能再真。”
君朝露沉吟:“师尊带回来的?师尊没有发现他的身份吗?”
陆鸣想起刚才的情景,叹口气:“来的只是清微真人的一具化身,只有练气修为,名字叫洛瑶南。师尊大概是看他天赋好,收徒瘾又犯了。”他顿了一下,问:“怎么办?我们要对师尊坦白吗?”
“不可以!”
“想都别想!”
两道激烈的反对声同时响起,慕曦儿与君朝露对视一眼,难得意见达成一致。
慕曦儿:“你笨蛋啊,要是跟师尊坦白了,我们可就是仙门卧底,你想想刑堂的那些手段!”
陆鸣打了个哆嗦。
慕曦儿又道:“那时候别说你不再是师尊最喜欢的小徒弟了,她直接就把你剁了你信不信?”
陆鸣又打了一个哆嗦。
“可是,”他挣扎着说:“真人留在师尊身边,会对师尊不利的。”
慕曦儿笑了,“你未免太看不起师尊,一个练气期的化身,还能把师尊怎么样啊?至多是刺探一点我们宗的机密,不过,”她拧起好看的眉毛,沉思半晌,道:“除了师伯爱念三字经,宗门还有什么秘密吗?”
陆鸣想想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便道:“那真人过来,不是来杀我们的,就是来揭露我们身份的。他肯定记恨我们,要不,我们赶紧逃跑吧!”
慕曦儿:“你舍得走?”
陆鸣低下脑袋,没有说话。
一直不曾开口的君朝露突然说道:“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
慕曦儿急问:“什么办法?”
君朝露:“刺杀洛瑶南。”
慕曦儿听完,掩唇娇笑:“嘻嘻,正和我想到一处了呢,一个练气修为的化身,杀了便杀了,想必师尊也不会生气的。”
陆鸣嘴唇抖了抖:“可是真人……”
真人曾经出手救过他,把他从牢狱救出,对他寄予厚望。他攥紧掌心,鼓起勇气表达自己的想法:“要不我们和师尊坦白吧,以前我们没得选,但是现在,我们可以做个好人!”
师兄师姐对他投来奇怪的眼神。
慕曦儿翻个白眼:“来七杀宗做好人,师弟,你的脑子还好吗?”
陆鸣哑口无言,心想,在魔修这条道路上,他委实还有许多地方要跟师兄师姐学习。
忽然,慕曦儿眼睛一亮,拿出一个海螺。海螺熠熠,闪烁七彩光芒。她把海螺贴在耳边,听了片刻,眼里放出光芒,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温柔,说:“是的,好的,我马上就来。”
放下海螺后,慕曦儿瞥眼站着的两个人,得意地笑起来:“师尊知道我们回来了 ,刚才喊我去陪她呢~只喊了我一个人哦。”
她扭着水蛇腰,艳红指甲托着下巴,矫揉造作地说:“唉,自从我入七杀宗以后,就独得师尊的宠爱,我劝师尊雨露均沾,可师尊非是不听呢~师尊啊,就宠我~就宠我。”
“嘻嘻。”
君朝露面沉如水,喊住她:“今晚子时,来到这里相聚,一起动手。”
慕曦儿:“知道了。”
一起……联手刺杀清微。
三个金丹魔修动手,不怕练气的小小化身能逃脱。
陆鸣:“……这样真的好吗?”
君朝露微笑:“让真人感受我们魔宗的温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