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奇怪的花花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 穿书之我教男主做人作者: 扶桑叶字数: 3142更新时间: 2021-03-04

					          头昏昏沉沉,秦非语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揉了揉额角,疼得‘嘶’了一声,动动身子发现自己被压着。

  他不用想也知道压着他的是谁,拍拍怀里的头:“小渊,快醒醒。” 叫了几次,见他久久未醒,只好将他推开靠在墙上。

  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一股难言的恶臭,铁栏外的墙上挂着几盏油灯,豆大点灯火飘忽不定,看不清这座地牢的全貌。

  秦非语只记得他昏倒前灵力被封,玄瑟那小子当头就给了他一闷棍。

  “咳....咳咳”

  一阵无力的咳嗽声拉回了秦飞语的思绪,声音是右边牢房传出来的,一道黑影扑伏在地,爬着向他这边靠了过来,艰难的朝他抬了下手。

  秦非语走过去登时吓了一跳。

  这人满头白发双眼凹陷就算了,竟然还只有上半身,难怪要爬着走!

  “你是谁?你到底是人是鬼!?”

  一阵苦笑,那人咳了几声,缓缓道:“有...有吃的吗?”

  吃的?还能吃东西,应该...是人…吧。

  秦非语一时被吓得连自己现在是修仙者都忘了,不过这货是人才更恐怖啊!

  “我没带吃的...” 他可是高贵冷艳的仙师,怎么可能会随身带着吃的?

  老人一听像是泄了气,为了省点力连用手撑身子都懒得撑了,直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秦非语拍着铁栏焦急道:“喂,你没事吧?你先别死啊...你好歹先告诉我这里的情况再死啊!”

  任他叫唤,老人依旧像条死了的断尾蛇,见状,秦非语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你听着,我乃天羽剑派六长老飞羽真人,你跟我说说,我说不定可以救你出去。”

  果然原装货的逼格总是那么奏效,下一秒老人缓缓抬起了头,秦非语看清这浓眉斑脸,不由大惊:“闻千!?”

  “你...认识我?”闻千艰难开口。

  何止是认识,这张老脸他看了就想揍!

  秦非语撩起下摆蹲下身:“有人冒充你,还将我们诓到了这里。”想了想又道:“对了,你知不知道他们下的是什么毒?我现在一点灵力都使不上。”

  闻千往前爬了几步,慢慢撑起身,斜靠在铁栏上摇摇头:抬手往外指了指:“不...不是毒,是那些花…”

  秦非语往牢房外看去,才发现几乎每块石墙上都密布着条条细藤,无叶却有花,花瓣红艳似血,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妖异美感。

  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浅重不一的脚步声,下一刻少年欢快的声音就响彻了整个地牢,“飞羽哥哥,我来给你送吃的了~”

  玄瑟提着个食盒笑嘻嘻来到了牢门前,但看了眼隔壁牢房那道半截身影时,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飞羽哥哥你不要跟他说话,他是个老色狼!”

  秦非语心里一阵卧槽,他都这年纪了还能色?

  又响起了一阵磁性低沉的声音,“也不许分给他,否则…”一记冷哼拽上了天。

  玄瑟打开食盒,从里头捧出了两碗面,穿过铁栏递到他面前,“快吃吧,这是哥哥做的鸡蛋面,很好吃的。”

  秦非语被整懵了,这什么情况?打晕我又来送吃的,还是你哥做的,我敢吃吗?

  然而那道低沉嗓音的主人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甩袖,留下一句:“怕有毒就倒了,有的是人想吃。”

  然而下一刻地牢里就响起了一片鬼哭狼嚎...

  秦非语背脊一凉,先前因为光线太暗,他还一直以为这里只关着他们三个,现在听这声势估摸也有几十人的音量...

  “你们为什么要抓这么多人?”秦非语质问道。

  玄瑟端着面条的手一僵,明亮的双眸黯淡了下来,蹲下身将碗放在了地上,站起时语气变得十分冷冽:“飞羽哥哥,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把我们当人看的。”

  秦非语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一时不置可否。

  他以前觉得魅妖只是书中的人物,供人享用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也是他们本性所需,如今亲生体验,现实摆在面前却让他百感交集。

  “你先吃吧,晚上我会再来给你们送晚饭。”玄瑟说完便走了。

  短短几句交谈,秦非语也大概猜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估计是闻千发现门下的弟子陆续失踪多次寻找无果,委托发出去时走漏了风声,才被抓到此,再后来就是他们几个领委托任务的倒霉蛋中圈套了。

  唯一让他还搞不明白的就是这墙上的花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他在原作中可从未看到过这种能压制人灵力的花,要是早有这种东西,魅妖族也不至于沦落到被一群野鸡修士欺负的地步了。

  不过眼下这些不是他这个阶下囚该想的,他该想的是怎么出去才是。

  秦非语端起面条呼啦呼啦当起了干饭人,没有灵力后一夜没吃东西实在太饿了,也不知道是玄玉那厮手艺好,还是他像个饿死鬼,反正吃得格外香。

  “给...给我一碗。”闻千突然出声。

  秦非语停住了筷子,差点把他给忘了...

  没办法,但也只能给你小半碗了,还有一碗是我徒弟的。

  ——————————我是分割线~谈判!

  “啊...哈球!”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鸡蛋面是凉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惊得秦非语虎躯一震。

  晋尘渊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师尊的肩上,条件反射般坐直了身,“师尊。”

  “醒了就好,先吃点东西。”秦非语揉揉肩,将那碗已经凉飕飕的面端给到了他眼前。

  然而下一秒晋尘渊回应他的又是一个喷嚏,还好他眼疾手快,将面移了开,不然这画面将会很不美丽。

  秦非语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小子从进城开始就喷嚏不断,可他至今也没闻到什么特殊的气味。

  若非要说这里有什么特殊,也就只有那墙上的朵朵嫣红了。

  等晋尘渊三口一个喷嚏扒完了一碗面,秦非语才开始讲起‘大逃杀’计划。

  晋尘渊似懂非懂一直点头,他不明白师尊为什么要这样做,反正在他看来,无论师尊做什么决定都是对的,他只需要听话好了。

  等待最是难熬,玄玉两兄弟再来送饭时应该已是亥时末,晋尘渊平时每到这个时辰就会睡觉,生物钟相当准时。

  而他的任务并不难,就是睡觉,只有真的睡着了才不会一直打喷嚏。

  秦非语摆了个尽量舒适的姿势让他枕在自己腿上,一手抚着他的脸颊,一遍又一遍重复唤道:“小渊...”

  一声比一声低沉嘶哑,其实他是真的很渴。

  玄瑟将食盒放下,喊了几句,秦非语装作未闻,依旧垂头散发用指尖描绘晋尘渊那俊逸的轮廓。

  生怕门外俩人看不明白,他又低头用脸颊与晋尘渊的面庞相蹭了几下。

  玄瑟惊道:“哥,快开门进去看看!尘渊哥哥好像不行了!”

  玄玉显然要警惕些,他走到门口看着二人哀戚厮磨了许久,才将钥匙交给玄瑟。

  牢门一响,秦非语缓缓抬起了头,等着玄瑟一步步靠近。

  玄瑟几乎是跑过来的,他半跪在地,摇晃了几下晋尘渊的肩,又用二指探了探他的鼻息。

  指节感受到了气息,他当即一喜,刚想说些什么,只见幽暗的地牢中一道蓝色的寒光掠过,一柄修长的长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长剑泛着刺骨寒气,却远不如他此时的心底寒,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瞬发生的事,颤声喃道:“飞羽...哥哥。”

  玄玉当即闯入牢房高声喝道:“住手!”

  晋尘渊醒转起身,接过剑,往玄瑟脖子更贴近了几分,示意他不要过来。

  秦非语叹出口气,直视玄玉:“你放心,我们不会伤他,我只是想跟你谈谈。”

  玄玉眉宇间满是杀意,眸中泛着红光:“谈?你挟持我弟弟还只是想跟我谈谈?”

  秦非语尴尬清清嗓子:“我确实不止是想跟你谈谈,如果可以,我希望你现在就把这些人都放了。”

  还没等玄玉骂上一句厚颜无耻,秦非语又道:“当然你得先听我把话说完,这也许对你和你的族人都是一件好事。”

  玄玉虚眯着眼,锐利的眼神似要将眼前的二人刺穿,但奈何不能轻举妄动,只能默默等着下文。

  秦非语酝酿了下气势,再次亮出王牌:“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乃天羽剑派六长老飞羽真人。”

  “我知道你们魅妖族常年受修士欺压,才会有如今的举动,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你总不能见一个修士就抓一个吧?天下修士千千万,你抓得完吗?”

  “若是我能帮你解决困境,你能否放人?”

  见惯了人心的玄玉是显然不会这般轻信他人,尽管对方的身份尊贵,“我凭什么信你?”

  秦非语一听这稍微缓和的语气,心里就有底了,“这好办,你让我徒弟走,我放了你弟弟,我愿意留在这当人质。”

  玄玉瞟了眼晋尘渊,不尤觉得眼前二人更虚伪了,玄瑟明明跟他说这俩人是道侣的。

  “先说你的办法。”

  秦非语嘴角一牵,淡淡说出俩个字:“迁都。”

  玄玉愣住了,迁都?

  这俩个字他从未想过,这里是他们魅妖世世代代扎根的地方,若要走,他们族人如此羸弱,又能迁去哪?

  然而秦非羽下一句让他犹豫了。

  “迁去天羽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