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奇怪的香味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小说: 穿书之我教男主做人作者: 扶桑叶字数: 2015更新时间: 2021-03-04

					          窗外月朗星稀,萤火流连于花间,本该是阖眼入梦的时辰,圣儒门却还像座不夜城一样灯歌奏舞。

  今晚秦非语有种要拍好莱坞大片的感觉,还特地找晋尘渊要了身黑衣服看起来比较像夜行侠,可套上后怎么看都有点别扭,就是穿不出想象中的那种爽利。

  晋尘渊在门外等了很久,门开后走出来的人先是让他眼前一亮,白皙的脸庞和一身黑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精致的五官更夺目了几分,随即他又觉得师尊穿黑衣更显瘦了,以后还是让他再多吃些肉才行。

  魅妖天生孱弱,丝毫不会掩盖自身妖气,尤其是在夜间与人欢好时散发的气息尤为浓烈,简直就生怕别人找不到似的。

  师徒二人一路沿着气息来到了城中,城内灯火通明,阁楼极为雅致,行人无不成双成对,站在街道都能听见楼里寻欢作乐的声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胭脂香,让人闻久了有些气闷。

  魅妖的体态与人无异,只是个个眉眼间都添了些媚气,恨不得将整个身子贴在修士们的身上,秦非语一时看迷了眼,直到晋尘渊打了个大喷嚏才醒过神。

  说来也怪,这魅妖的本事似乎要比他在书里看到的厉害些,他可是金丹修为竟也会一时恍神。

  “师尊,你有没有闻到这胭脂味里还有另一种味道?”晋尘渊说着又打了个喷嚏。

  “什么味?”秦非语猛嗅了几口,除了脂粉香什么味都没闻出来。

  “这味道我没闻过,啊...哈球!”

  秦非语皱起了眉,这小子喷嚏不断该不是过敏吧?问道:“除了想打喷嚏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不舒服?”

  晋尘渊摇摇头,这种气味他从未闻过,十八年来他也从未遇到过任何排斥的气味,但现在这种味道就是让他从生理上感到厌恶。

  一时摸不到头绪,秦非语只好给他捏了个封闭感知的法诀,“我已经封住了你的嗅觉,你再闻闻看。”

  晋尘渊试探着吸了几口气,果然舒服多了。

  就在此时,不知从哪传出一阵少年的呼救声, 秦非语张望一阵,街上并没看到哪里出现动乱,魅妖和修士们都各忙各的充耳未闻。

  “好像是在那巷子里。”晋尘渊指着右边的小巷。

  秦非语顺着方向看过去,只见几个衣袍半敞的年轻修士正往巷子里走。

  巷子内一片漆黑,少年被揪着头发双膝跪地,满脸都写着不愿,他的泪水反而刺激着几个褪去腰带的修士更加兴奋。

  被秽物包围,他仰头歇斯力竭嘶喊:“滚啊!都滚开啊!我哥他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哈,他还想着他哥呢,什么狗屁城主还不是被人玩烂的货,哈哈..”

  “你们这种下贱的魅妖,天生就只配当炉鼎!”

  “说不定啊,呆会这小蹄子还求着我们玩呢,啊哈哈哈...”

  .....

  一阵阵污言秽语从小巷里传出,少年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准备任由狂风骤雨摧残。

  但是良久,他感觉自己的头发突然被松开了,接着听到一阵阵倒地声,让他堕入深渊的心停止了下沉。

  “哥!”他睁眼激动喊道。

  看清了眼前的高大身影时,他又立马警惕缩成了一团,因为站在他身前的并不是他的哥哥,而是俩个陌生的黑衣男人。

  秦非语听到刚才这些修士的对话,几乎能确定这个少年的身份就是魅妖城主的弟弟,他蹲下身轻轻拍拍少年的头:“别怕没事了,哥哥送你回家。”

  说完秦非语感觉自己老脸一热,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是叔叔辈的!

  过了好一会,少年才缓缓抬起头,试探着打量二人,颤颤巍巍问道:“你们...是修士吗?”

  师徒二人对视一眼,晋尘渊也蹲下了身,“放心,哥哥们虽然是修士,但我们不会那样对你的。”

  少年一听顿时犹如惊弓之鸟,拳脚并用往二人身上招呼,秦非语一手护在晋尘渊身前退开几步,解释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因...因为...因为我们俩是道侣!所以是不会对你怎样的!”

  晋尘渊顿时懵了,师尊刚才说...说的是...道侣?

  而正撒着泼的小家伙听后却停下了动作,泪汪汪的大眼睛开始打量起二人的脸,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这俩个人比很多魅妖还好看,应该没有骗他...

  见小家伙安静了下来,秦非语将他从地上扶起,才发现这只小魅妖的个头只到他胸口,这群禽兽修士竟然能下得去手!

  “你是玄玉的弟弟吗?”秦非语问。

  小魅妖抬头望着,“你认识我哥?”

  秦非语微笑着点点头,你哥哥可是全文中我最喜欢的一个受!何止是认识,我还看过他的同人文呢!

  在原著中,魅妖城主玄玉,人如其名温润如玉,虽是受的设定,但他却有有一颗做攻的心,而且还有雄心壮志,立誓要救族人于水深火热之中。

  只因男主的一句“待我登上那座巅峰,我定许你一片净土”,他就甘心为了族人追随男主做他的专用炉鼎,磨合过程中他也逐渐食髓知味放下了自己的攻心,而男主却只把他当成知己好友,帮助自己提升实力的伙伴,因此,被渣了。

  也正是因为这种禁断难言,才衍生了许多同人作品,如:《玄玉反攻之教渣男做人》《玄玉总攻那些年》……

  回忆到此,秦非语忍不住瞅了眼未来的大渣男,也不知道他在发什么呆。

  小魅妖似乎完全放下了戒心,语气变得像在跟长辈说话一样温顺,“哥哥,我叫玄瑟,你叫什么呀?”

  “我叫飞羽。”

  玄瑟喃喃念着:“飞,羽。你叫飞羽,那你会飞吗?”

  “...会。”

  “那这个哥哥呢?”玄瑟指着晋尘渊问。

  “...他在学。”

  “那你们有宝宝吗?”

  ...

  秦非语忍不住吐槽:少年!你是十万个智障吗?

  “好了,我们先送你回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