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打脸阴阳人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 穿书之我教男主做人作者: 扶桑叶字数: 3414更新时间: 2021-03-04

					          次日出发前,秦非语检查了下自己的形象,白带束发,一身若雪,执山水画扇,简约低调。

  晋尘渊则又换上了他喜爱的黑色劲装,束着个英气十足的高马尾,一手执剑,像个年轻侠客。

  本以为要御剑而行的师徒俩人走到山门万层石阶时不由一惊。也不知是修真界第一名门的派头大,还是掌门心疼自个儿子,出行个任务竟然还配了艘仙船,只需灌入灵力就能日行千里,只需三日便可到达苍溪州。

  仙船并不大,只有两间大厢房,格调与泛舟游玩的画舫无异,这对晋尘渊来说简直是命里救星。

  厢房内,秦非语看着晋尘渊在窗口探头探脑,一副想看又不敢往下看的样子让他直想笑。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在偷笑自己,晋尘渊缩回身子坐在床上扯着话题,“师尊,我们办完事后我可以回家看看我娘吗?”

  秦非语“嗯”了声,眼下正是阳春三月清明时节,难为他一片孝心,他就顺水推舟好了。“为师可以陪你去,你若是记挂你娘,也可将她移到真语峰上。”

  然而晋尘渊并不明白这是让他们一家三口团聚的意思,垂下了眼帘摇摇头:“娘她应该是不想来天羽山的...”不然她早在十几年前就会来找那个人了,他现在也不再去想那人是谁,因为他现在已经有了新家,还有一个疼爱他的师尊,那就足够了。

  就在师徒二人气氛逐渐沉闷时,房门毫无预兆的被推开了。

  白迟带着个肉团子跨了进来,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地上的铁锅上,“我当是什么味呢,原来是在炖排骨啊,飞羽师弟,你这徒弟该不会还没过辟谷期吧?”接着他又打量了几眼晋尘渊,“长得倒是不错,可惜了,是个废物,真有练气四品?”

  秦非语一听这阴阳怪气的声音就觉得脑仁疼,但他知道对付这种阴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比他更阴阳怪气,于是学起了他的语气:“是啊,一个月炼气四品确实不怎么样,自然比不得一年练气七品,再搬个凳子踮踮脚就能望到筑基门槛了呢。”他边说边从下至上扫视着大胖子白和。

  果然白迟立马就炸毛了,“狗飞羽你别欺人太甚!一年前我输给你只是个意外,我教的徒弟可不会再输给你,你有种就让他们俩比试比试!”

  秦非语听了想笑,他本不想计较原装货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但这人竟然能把往人家吃食里投化功散这种腌臜事说成是意外,这脸皮莫不是用猪屁股肉贴上去的?

  “好,你想比就比吧,小渊你不必留手,不打死就成。”

  “是,师尊。”晋尘渊躬身一抱拳。

  白迟看着师徒俩一唱一和目中无人的嘴脸气得直咬牙,甩袖率先出了舱门。

  小萌从怀里探出个头刚想汪两声警告,就被摁了回去,秦非语:你放心这次绝对不OOC。

  甲板上,白迟对白和嘱咐了几句,就退到了秦非语身边,自信十足道:“师弟,这炼气七品和四品的差距你是知道的,你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要是伤了你的爱徒,一会可别怪师兄欺负你呐。”

  秦非语连白眼都懒得翻给他了,朝二人喊道:“开始。”

  话音一落,甲板上的二位青年周身的气息就开始了变幻,白和抽出腰间佩剑凝聚着气势,剑身环绕着红色的灵力波动,甲板上的空气都变得燥热了几分。

  而另一头的晋尘渊还是闭目状态,周身毫无灵力气息涌动,手中的缠满绷带的长剑也未出鞘,若不是他的眉宇间透着一股凌厉,旁人定会以为他这是在任人宰割。

  这一个月来他学会了很多,从灵气入体到师尊教他的若水心法,他无时不刻都记在心底。水能容纳万物亦可化作万形,而今他此刻就要验证一番这一个月所学的成果。

  晋尘渊感觉一股狂热的剑气向他袭来,睁开眼一柄通体血红的剑已经快要从他头顶劈下,但他并未闪躲,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师尊。

  血剑直直劈下,一瞬间晋尘渊感觉自己被撕裂了,但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很快又缝合了起来。

  这是晋尘渊的感觉,但在他的对手眼里这画面就十分恐怖了,一个人被生生劈成了一滩血水,突然又凝成了人形,这一切都只在一瞬间,而就是在这一瞬间,一声刀剑落地声决定了结果。

  白和不可置信看着自己手里的半截残剑,这可是白迟借给他的中品灵剑,竟然就这么被一个炼气四品的菜鸟斩断了?

  如果他斩的不是剑,而是他的头....

  “你输了。”晋尘渊剑入鞘,都没再多看对手一眼。

  而旁观这一头,白迟指着秦非语咆哮:“你无耻!你作弊!你竟然把‘镜月’借给他!”

  秦非语被震得耳朵发痒,边掏边说:“你说笑了,我可没有,我又不像某些人,连把破剑都舍不得给自己徒弟。”

  白迟当场愣住了,他的意思是...把剑送给那小子了?那可是有价无市的水系极品灵剑!

  秦非语嗤笑一声不再理会,向船舱走去。

  ----------------------

  菜鸡作者爱多嘴:其实送剑的时后他还是很肉痛的,为了完成个支线任务连自己的牌面都给了晋尘渊,但好在好感度加了10点,现在他也是有500多积分的人了呢~

  秦非语回到船舱后躺成了死狗:装逼好累啊。

  下面是魅城的主线啦。

  -----------------------

  经过两个后辈的一次较量,后面两天总算没听到白迟那阴阳嗓,秦非语师徒俩窝在船舱里聊天烤肉好不自在,他特意让晋尘渊用扇子把香喷喷的烤肉味死命往对面房间扇。

  不是辟过谷吗?馋死你们!

  ~

  苍溪州地广人稀,修仙门派错错落落,各罩各的地盘,通常井水不犯河水。

  他们的目的地是圣儒门,听名字应该是个修养极好注重礼节的风雅门派。

  但其不然,傍晚时,仙船一落地,山门口迎接他们的就只有个山羊须驼背老人,他身上的黑色道袍下摆拖地,显然不太合身,脸上满是皱斑肉松弛下垂,他似乎将一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手中那根龙头拐杖上。

  秦非语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这老头拍恐怖片都不用加特效啊!

  老道士将四人引进门,带去客房,路上介绍自己虚号叫闻千真人,是这里的掌教。

  秦非语简直不敢相信,刚进门的时候他还差点还以为他是这里的门卫大爷呢,打量着四周,这里陈设倒还不错,难怪能开4000灵石报酬,但这大爷的打扮也太寒酸了点。

  似乎是察觉到了几人打量的目光,闻千语气平淡:“几位仙君别看了,我们圣儒门并不是什么野鸡门派,我们要比那个稍微高级一点,是家鸡门派。”

  四人:“????”

  闻千叹了口气,又道:“你们也看见了,来这里的都是富贵人家的子女,他们也都不怎么听我这把老骨头的。”

  四人齐齐点头,一路走来见到的弟子就没一个是正经穿道袍的,擦肩而过就像没看到他们几个一样,甚至还有一对男女当着他们的面打了个啵,丝毫不避讳掌门。

  所谓家鸡,就是一群富贵人家用钱堆砌出来的修仙游乐场罢。

  闻千将四人领到了一处小院,“各位仙君就先自便吧,这里客房够多,待会我就叫人送晚饭过来。”

  闻千正欲转身,却被秦非语叫住,“前辈今天不跟我们说说这魅城的事吗?说清楚了明日我们也好动身。”

  闻千身子一凝,浓厚的白眉挡住了眼睛,叫人看不出他的神色,他道:“天色已晚,诸位不远万里舟车劳顿,还是等明日再说罢。”说完他便撅着拐杖一点一点没了踪影。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人均一份,但晋尘渊平时喜欢和师尊一起吃饭,便把饭菜端到了他房里,把自己的几盘肉扒了一半给秦非语,生怕他不够似的。

  菜色极为不错,三荤一素一汤,但秦非语却没怎么动筷还一直出神,晋尘渊不禁问道:“师尊,是我们这边的菜不合您的胃口吗?”

  实际上也确实是,苍溪州的人喜吃辣,一般外地人都很难吃得惯。

  秦非语回过神,道:“没,挺好的,为师刚才是在想闻千的话。”

  晋尘渊也停下了碗筷,问道:“师尊是觉得他有问题?”

  秦非语点点头,又摇头,“这我说不大清楚,只是觉得一个掌门,门下弟子失踪这种大事他既然舍得花钱找人来帮忙,帮忙的人来了而他却又不积极配合,你不觉得奇怪吗?”

  “那师尊的意思是?”

  秦非语勾勾唇角,“我想今晚就去探探这魅城。”

  那可是原著中一座美女美男遍地走的艳城啊,机会就在眼前,试问有哪个男人不想立马去看看?

  “师尊,我还不知道这魅妖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很厉害吗?”晋尘渊像个好奇宝宝,一脸天真望着百科全书。

  然而秦非语却像老流氓打量小姑娘似的邪笑看着他,招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神神秘秘嘀咕了几句。

  晋尘渊下一刻就从脸红到了脖子,他还从未见过这般玩世不恭的师尊,险些以为这是错觉。

  秦非语依旧不肯放过他,硬揽着他肩,凑到他耳边问:“别害臊嘛,老实告诉为师,有没有想过...嗯哼?”

  温热的气息钻进了耳蜗,晋尘渊感觉自己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后背发热冒起了汗,晃晃首:“没...没有...”

  “当真没有?”秦非语一脸狐疑紧追不放。

  晋尘渊被逼得紧了,干脆直接把自己的头当成了波浪鼓猛摇。

  见状,秦非语松开了他,看这小模样倒也不像是假的。

  他是万万没想到这种马男主没觉醒前竟然还是朵纯情小白花,不过这对他来说是件大好事,至少他主线剧情是稳固的。

  旋即他又补充道:“那你以后也不许有,要是被为师发现了,就将你就逐出师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