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养你啊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 穿书之我教男主做人作者: 扶桑叶字数: 2087更新时间: 2021-03-04

					          天羽剑派主要分为三堂三阁六峰,分别由掌门和五位长老掌管,武器,医疗,功法等等物资,可以说是完全被各位长老所垄断,要想得到这些那就得有灵石才行。

  这是晋尘渊跟着秦非语转悠半天所了解到的,其实这跟民间用钱买东西也没什么差别。

  “师尊,我们这是要去哪?”晋尘渊终于忍不住问了,他已经跟着走了两个时辰,腿有些酸麻。

  “领工资,已经到了。”秦非语顿住脚。

  眼前是一处极为气派的阁楼,门前四根金柱蟠龙绕梁,琉璃作瓦玉砖铺地,牌匾上‘金玉阁’三个镀金大字极为显眼。

  ——从哪个角度看都彰显着‘有钱’二字。

  从这道门走进去的人来之前都还是一副生活不易吊丝叹气的脸,走出来时无不是心满意足。

  问世间还有什么比领工资更开心的呢?而且还是攒了一年的月薪,简直就是12倍的快乐!

  秦非语满怀欣喜走了进去,但看到柜台后两道有些眼熟的身影,他顿时傻眼了,一胖一瘦正被一个白衣男子劈头盖脸训斥。

  这不就是刚被他揍过的胖瘦兄弟嘛?难怪这俩人这么嚣张敢当街对同门动手,原来是财务部的。

  但这冤家路窄也不用这么窄吧...

  “你确定打你们的人是飞羽那个废物?”白衣男子背对着柜台训斥二人,丝毫未察觉他口中的废物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胖瘦二人看到了柜台前的师徒二人,表情从低眉顺眼变成了怒目圆瞪,白衣男子以为这俩人是在瞪他,正想抬手给两人来个耳刮子,却被一道清冷的声音所打断,手硬生生停在了半空。

  “领月俸。”

  白衣男子闻声身形一怔,迟疑转过身,看清来人的脸时瞳孔微缩,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真的是你!”

  秦非语自然听得出这不是什么旧友重逢的语气,但这人他的确不认识。

  应该也不是男主后宫成员,因为这长相实在是太普通了,塌鼻梁双下巴,这三人站一起简直拉低了整个天羽剑派的颜值水准。

  这时小萌从他怀里探出头汪了两声,【他叫白迟,是五长老白羽的表弟,因为白羽长老闭关,所以托付他暂代阁主一职。原主闭关就是因为和他争夺六长老之位才受伤的哟~】

  秦非语秒懂,原来这是原装货的死对头,难怪他刚穿过来的时候感觉体内的气息老是不顺,原来是被这货搞的,看来还有两把刷子。

  “那个,白痴,以前的事我就原谅你了,今天我来领个月俸就走。”秦非语并不想纠缠原装货的烂事,拿钱走人才是王道。

  “你他妈的叫谁白痴?我最讨厌别人这样叫我!老子叫白迟!!”白迟恶龙咆哮。

  “....哦”秦非语很无语,这狗作者就不能给配角好好取个名吗?抹了把脸上的吐沫星子,一字一顿重复道:“我来领月俸!”

  白迟气得咬牙切齿,这小白脸‘哦’是什么态度!一年前夺了他的长老之位还不够,现在还敢打他的小弟当面骂他白痴!

  其实他也不想这么冲动,只是每次见了这货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这货自入门以来就处处压过他一头,明明成天傻里傻气却偏偏运气总是那么好,就连掌门都高看他一眼。

  种种旧事在脑中穿插而过,但经过上次夺位一战他学会了隐忍,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既然闭关出来了,那就该慢慢清算了。

  想到此,白迟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对一胖一瘦使唤道:“白和,白飘,你们去把飞羽长老的账册拿来。”

  噗嗤一声,秦非语忍不住笑出了声,赶紧用衣袖捂住嘴,这师徒三人竟然叫白吃白喝白嫖?

  “你笑什么?”白迟怒道。

  秦非语将衣袖拂下,佯装镇定:“我没笑啊,是你看错了,刚才打了个喷嚏。”

  白迟怒哼一声,这时一本黄封皮的账册递到了他面前。

  他接过一页一页翻着,越翻心里越是火大,这一年来,这货的俸禄竟然足足有6000灵石,加上这个月的一共6500,而这些,本应全是他的。

  好在前不久,在接手的阁主之位的时候他给掌门提了一条政策,就是任何人在闭关期间对门派没有任何贡献,无法享受门派福利。

  当时掌门也点了头,只是一直没批下来,但也没驳回。

  “我算过了,6500灵石。”看他翻了半天,秦非语打着哈欠,有些不耐烦了。

  白迟一阵冷哼,将账本一合,从柜台箱里拿出一个锦袋丢在台上:“这是500灵石,师弟怕是还不知道现在的规矩,去看看那吧。”说着他指向了墙上一角。

  秦非语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墙上用镀金的字体写的密密麻麻,全都是关于门派福利的条条框框。

  “看最后一条就行。”白迟提醒道。

  秦非语看完后,登时额角青筋暴起,这一条的字看表面色泽分明就是新添上去的,“这是什么时候的规定?”

  “也不久,就在你出关的前几天。”白迟一脸无辜,“师弟你别这样看着我,这规矩我可不敢乱添,这都是掌门的意思。”

  秦非语看他笑得简直贱的没边了,拳头正在手中握得劈啪作响,突然手背被一阵温热给包裹了起来,只是被轻轻覆盖,就让他冷静了几分。

  “...师尊” 晋尘渊轻轻唤道。

  语气轻柔,带着些恳请的意味,秦非语一扭头就对上了那双透彻明亮的眼睛,眼中的倒影正是愁眉不展的他。

  晋尘渊将柜台上锦袋拿起,将这这师徒三人的丑恶嘴脸深深记在了心底,转而又一脸温柔:“走吧,师尊。”

  秦非语正被牵着往外走,看着灰溜溜滚蛋的师徒二人,“白吃白喝白嫖”脸上满是旗开得胜的笑容。

  所谓乐极生悲,笑得正欢时,突然一块墙皮掉了下来。

  而走出门外的秦非语听到几声惨叫,眉头才舒展开,挣开晋尘渊的手,道:“以后大庭广众不要拉拉扯扯。”

  晋尘渊‘哦’了一声,忙将锦袋递给秦非语。道:“师尊,你以后不要再为我跟人动手了,等我以后学成,我一定会养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