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钮祜禄•非语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 穿书之我教男主做人作者: 扶桑叶字数: 3504更新时间: 2021-03-04

					          嘭——

  一声巨响,木屋都跟着颤了一下。

  秦非语被惊得猛然坐起身,睡意全无,发现屋内只有他一人,而且睡的还是床。

  他记得昨晚明明睡的是地才对...

  因为昨天带晋尘渊回来时已是傍晚,屋里只有一张床,徒弟头一天进门,总不能叫他睡地。

  于是他就效仿了一回小龙女给杨过让床,可又奈何没人家睡绳子那本事,生生被地板硌到后半夜才睡着。

  【宿主哥哥早,你的积分涨了100哟~】小萌汪汪叫了起来。

  “可我没完成主线任务啊?” 秦非语不解。

  【嗯,的确是没有。是好感度提升了2点哟,你昨天带他回家,还给他让床,他很开心。】

  “就这也开心?” 秦非语扫了眼自己的小破屋。

  咦...很整齐!难道都是他整理的?

  “那我是不是让他开心就能涨积分?好感度有封顶吗?”

  【好感度是没有封顶的哦,现在没有主线任务,你可以接支线任务:“赐剑”来提升积分~】

  赐剑?一柄灵剑少说得五百灵石,他现在可是一个灵石都拿不出来,合着做任务还得氪金?

  秦非语正吐槽着,门突然就开了,进来的人打着赤膊,几丝碎发粘在了脸上,麦色的肌肤上淌着层汗珠,轮廓分明的胸腹随着喘息而浮动,像只刚奔跑完的茁鹿。

  晋尘渊抹了把额上的汗,发现屋里就师尊一人,问道:“师尊,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刚才为师是在用千里传音。”秦非语一边脸不红心不跳忽悠,一边瞟着他上身,脑子里止不住冒出带颜色的废料,老脸发热才别过头去:“你脱衣服做什么?”

  晋尘渊挠头傻笑着,“我刚才在门口砍了颗树,想再做一张床,两张合在一起,这样我和师尊就都有地方睡啦。”

  “......”难怪闹出那么大动静,大清早很扰人清梦好吗?

  “师..师尊,是这树不能砍吗?”晋尘渊见他眉头微皱,试探着问。

  秦非语心底又把原装货骂了几遍,一个长老穷成这样连张床都买不起!“不是,真语峰上的东西你都可以随意动,为师只是没想到你还会做这些。”

  “以前日子苦就都学了点,对了师尊您饿吗?我烤了一只山鸡。”晋尘渊献宝似的。

  秦非语看着他一脸殷勤样,顿时变得警觉起来,大清早的就打着赤膊来诱惑,又是拼床又是做早餐...

  果然是种马文男主,进门第一天就开始攻略自己师尊,不带这样的!

  “不吃,为师乃是金丹真人早已辟谷,你自己吃吧。”

  ——咕噜

  然而就在下一刻就有一道不争气的响声出卖了他。

  “师尊,你真的不饿吗?”

  “咳...那个,一点点。”

  晋尘渊笑着点头,他对自己烤鸡的手艺还是很自信的,一定要师尊多吃些才行,昨晚抱他上榻时感觉好瘦,腰也很细。

  二人用过早饭,秦非语真香了,他感觉自己前一年吃的野味都是在虐自己的胃,以后一定要补回来才行,不过今日还有正事。

  “好了,后山有口冷泉,你去洗洗换身衣服,为师今日带你去熟悉一下天羽剑派的环境。”秦非语说着就从柜子里拿了几件自己的衣服塞给了他。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一炷香功夫后,原本一身粗布黑裳的少年摇身一变成了白衣蹁跹玉冠束发的年轻修士,秦非语险些有些不敢认了。

  “师尊,是我哪里穿错了吗?”晋尘渊见师尊用很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有些不自在,又左右看了看束腰和流苏以及袖口的护腕,这衣服的确有够奇怪的,穿起来很麻烦。

  不过这布料还是很舒服的,有股淡淡的扶桑香,和师尊身上的味道一样。

  “没有,还不错。”

  岂止是不错…

  轮廓阳刚又不失少年人的秀气,鼻梁英挺唇色润泽,剑眉下的一双丹凤眼明亮透澈,束腰将腰背和腿衬得笔直修长,光是看着就能让人浮想联翩。

  秦非语总算知道原装货为什么会对徒弟动心思了,感叹良久才道:“还差把剑。”

  “我们天羽剑派,都以剑入道,剑和修为就是牌面,其次是功法,待会我便带你去天剑阁挑一把,以后你去学堂得学会自己御剑才行。”

  学堂?

  晋尘渊很惊讶:“师尊,不是你教我吗?为什么我还要去学堂?”

  这下轮到秦非语懵了,他有说过什么都教吗?“当然要去,作为一个合格的修真者,你不仅要学功法,还得学理论,所以你白天得去听课,晚上回来为师教你功法。”

  【警告:好感度-2 ,积分清0】

  小萌的声音突然在脑中响起,秦非语一惊,好感度还能减?

  坑爹啊,我的第一桶积分!你小小年纪是有多不爱学习!

  秦非语咬着牙话锋一转:“如果你实在不想去也可以,为师帮你去申请,但你每周必须去考一次试。”

  “真的吗?太好了!师尊。” 晋尘渊先前脸上的失落顿时一扫而空,眉眼弯弯。

  太好了你倒是给我加回来啊!小混蛋!

  秦非语欲哭无泪,看来这好感度也不是那么容易刷的,还是得做任务才行啊。

  -------------

  “快看呐!是飞羽长老!”

  “六长老身后的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

  “......”

  天羽剑派广场上熙熙攘攘,晋尘渊抓着师尊的袖角感觉有些丢人,把头埋得很低,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注意到了他。

  一路上见到的修士不是乘着剑像箭矢一样穿过,就是身轻如燕踏着虚空留下一道残影,只有他和师尊共乘一剑飞得悠哉悠哉。

  没一会,秦非语也感觉到一丝不对劲,衣袖被扯得越来越紧,回过头一看不由挑起了眉,这小子怎么一直闭着眼睛,站在后面风应该不大才对。

  旋即他突然想了起来。

  在原著中这个废材男主...他怕高!

  当时他看文的时候还发了很多条评论吐槽,直接刷上了置顶。

  晋尘渊突然感觉脚踏到了实地,抬眼正好对上师尊摇头叹气,感觉一阵羞愧。

  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尘渊哥哥!~”

  二人望去,是一个扎着双马尾,身着白色修身弟子服的女孩,腕上的银铃随着小碎步响得很是欢快。身后还跟着一胖一瘦,这俩人跑起来就没什么灵气了,活像一对行走的碗筷。

  秦非语记得这女孩,就是晋尘渊入门时救下的那个大眼睛小萝莉,名叫香满云。

  她一上来就挽住晋尘渊的胳膊撒娇:“尘渊哥哥,你要去哪?”跟没看到他这长老似的,好像的确没看。

  “我...我去天剑阁。”晋尘渊显然不习惯她这么亲昵的动作,可硬是挣不开。

  两人你推我拢了一阵,后边胖瘦二人也跟了上来,看到眼前景象,登时就变了脸。

  胖子的脸本应该很白,一生起气来,脸就像被烫熟了一样,喘着粗气厉声道:“云妹,这小子是谁?”

  瘦子更是粗暴,上来二话不说就一掌把晋尘渊推开。

  云满香忙横在了中间,急得跺脚:“不许你们欺负尘渊哥哥!不然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们了!”

  “云妹妹,你快让开!”两人听到这亲热的昵称更是恼火,眼底闪过一丝狠辣,手上同时聚起了青白两色的灵力光团。

  秦非语只觉得脑仁疼,这小萝莉到底是想帮他还是想害他啊?这仇恨拉的...

  他正想出手阻止,藏在他怀里的小萌突然探出个头,【OOC警告:宿主哥哥,这是男主变强的过程,你不可以插手哦!】

  秦非语头顶缓缓打出个问号,这不就是女N号给主角找来了俩个麻烦,这也能变强?

  而且原著里根本没有这种小学生桥段好吗!?

  【是的呢,只要是男主的决斗你都不可以插手哦,违规将会扣除500积分。】

  这么狠?可我现在连100都没有啊,小萌你变了,你以前不会这样对我的!

  【唔,没办法,OOC就是OOC。】

  就和系统打了个岔的时间,晋尘渊脸上已经多出了一块淤青,许多好事的吃瓜群众围了过来,香满云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这对碗筷兄弟都是低阶修士,看灵力程度入门也有个一年了,而晋尘渊现在就是个普通人,虽然身手极好,但也只有闪躲的份,终归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秦非语心也纠成了麻花,可是这500积分得做五个支线才有,还得氪金...

  “我知道这帅哥是谁了,他是飞羽长老的弟子!”

  也不知道人堆里谁喊了句,秦非语后背一个激灵,这特么长得帅不仅招人打,还容易被人认出来!

  这下可好,还由不得他选了。

  没办法,五百就五百吧,总比待会被人民群众当街戳着脊梁骨指责见死不救好。

  秦非语将心一横,酝酿了下情绪,玉府内灵力一阵翻涌,化作了俩个字吐出:“住手!”

  这一吼形成了一道无形灵力气浪,霎时就开出了条道,灵力稍低的修士被震得身形不稳,然而这只是金丹修士的一层功力。

  被当作目标的胖瘦二人自然要为严重,直接震倒在地脸色铁青捂着胸口,看着信走出来的人满是不可思议,这人他们入门一年以来从未见过,但这境界...

  秦非语将晋尘渊从地上扶起,用袖子帮他擦干净嘴角的血渍,瞥向那一胖一瘦。

  俩人被吓得颤颤巍巍差点丢了魂,周围的吃瓜群众也大气不敢出,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咄咄逼人的是他们的六长老,那个待人谦和有求必应的六长老...

  【OOC警告,积分-448】

  【好感度+5,获得积分250,现积分-198】

  系统在脑中疯狂警示,秦非语本来觉得十分心痛,看到好感度那一栏又稍微好受了那么一点,拉着晋尘渊扬长而去,毕竟这长老对弟子动手可不是什么光彩事。

  一路被拖着,拐角处晋尘渊突然顿住脚。“对不起,师尊……都怪我没用。”

  秦非语回过头,见他一脸惨兮兮还有点心疼,叹道:“这不怪你,以后你自己的仇要自己去报。”反正他也不是原装货,迟早是要暴露出本性的。

  “还有,你以后要是听到为师的什么风言风语不必往心里去。因为以前的那个秦非语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钮钴禄·非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