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捞徒弟 ,谁还没个卖惨身世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小说: 穿书之我教男主做人作者: 扶桑叶字数: 3559更新时间: 2021-03-04

					          长老阁内一时鸦雀无声。

  杂灵根通常是指蕴含两种属性以上的混合型灵根,虽说可以修习诸多属性的功法,但却无法将任何一种修得至精至纯,这对一个修真者来说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人的天赋是极其有限的,就好比一个人专心去做一件事和一个人同时做三件事,定然是前者的成效更佳,而后者最终可能一事无成。

  更何况强行将多种自然元素融于一身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稍有不慎则会爆体而亡。

  而像晋尘渊这种七属性灵根,说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废物也不为过。

  “很...很遗憾,晋尘渊你的灵根...”

  “我知道了。”晋尘渊打断了雪菲的话,语气淡淡的,似乎这测试结果与他无关一样。

  “好了,测试完毕,凡中品灵根以上者请随我来,没有通过测试的会有专人护送你们下山。”雪菲向掌门行了个礼,便带领着新弟子告退。

  秦非语就很纳闷,人家文里的男主都把天赋实力看得比命还重要,怎么轮到他就摊上这么个烂泥不想上墙的玩意?

  就在晋尘渊转身之际,‘风花雪月’四位齐声喊道,“掌门师兄~”

  掌门依旧仙风道骨,惜字如金,“门规不可破。”

  秦非语食指敲桌,默数着晋尘渊的步子,在原著中这时候男主会掉下一块至关重要的玉佩引起掌门的注意,那是他娘留给他唯一的遗物,跟掌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因此被留了下来。

  可眼看着晋尘渊就要走出去了,却还没看到他身上有什么东西遗落。

  秦飞语有些急了,当即使出一个瞬闪,“慢着。”

  “你身上是不是有一块玉佩,快拿出来。”晋尘渊一惊,耳边刚响起一阵低语,白影就闪到了他身前。

  警惕地后退两步,“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娘给过我玉佩?”

  那可是他娘临走前留给他唯一的遗物,当时在场的可就只有他一人。

  “吾乃飞羽真人,你娘是不是叫晋小雪?她曾书信于我,让我好生照顾你。”秦非语一时编不出个圆满些的说辞,只好信口胡诌,伸出手,“把玉交给我罢。”

  晋尘渊将信将疑,眼前的男人生得俊秀和善,一身白袍不染纤尘,看容貌只比他大几岁。听说修仙的都长得很年轻,光看外貌是无法判断真实年龄的。

  他说他是娘的故人,可娘天生就哑,平日里除了他根本没人跟她说几句话,哪来什么故人?

  若非要说有,也只有那个人了...

  那人,娘从未对他提起过,但他常看到娘在深夜里对着这块玉佩偷偷流泪,直到临走前,遗书上也没告诉他那人是谁,只让他来天羽剑派,说这里才是他的归宿,他也遵从了遗言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不远万里从苍溪州赶来。

  但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会是他爹吗?

  那个抛妻弃子,让他厌恶了十几年的男人。

  秦非语见他毫无动作,表情还愈发古怪,殊不知这少年的脑回路早已转了千百个弯。

  但眼下他也没时间顾这些有的没的,“你不动那我可就自己来了。”话还未落就动起了手。

  秦非语接下来的一番动作登时就让在座所有人惊掉了下巴。堂堂天羽剑派的六长老竟在大庭广众之下狂摸一个少年的腰,最后还把手伸进了人家衣服里乱抓!

  “飞羽!你这是做什么!?”掌门急得吹胡子瞪眼,连身后光晕都暗了下去。

  秦非语瞎摸了一阵,总算摸到了块.硬.邦邦的东西,没想到这玉竟被他挂在了脖子上,难怪没掉地。

  取出来后,他又惊了。

  怎么就拇指大一块了?这哪是原著里的雪灵宝玉?这剧情是怎么肥四?

  可还没来得及细想,他就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无不像是在看一只禽兽。

  若说晋尘渊刚才杵在那像块木头,那他现在就是一根被点燃了的木头,整张脸红得像个烂番茄,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秦非语向来求生欲极强,忙举着碎玉向掌门解释,“你们可别误会,我是在找东西!其实他是我一个朋友的儿子,我刚才只是想确认一下!”

  可能是原装货以前的人设太白莲,解释竟然出奇有效。很快所有的目光就汇聚在了他手上,这是块毫无瑕疵的极品雪玉,纹路细致,原本应是圆形,现在却只剩了一小半,用一根黑绳吊着。

  秦非语一直注意着掌门的神色,没看出什么反应,这时小萌提醒道,【宿主哥哥,掌门是近视!】

  “......”

  好吧,这老睁眼瞎的,差点就错过了自己亲儿子了好吗!?真是为这对渣男父子操碎了心!

  秦非语将袖一挥,玉飘浮在了掌门眼前,说道:“飞羽不懂玉,听闻掌门师兄对这些研究颇深,还请师兄替我辨别一二。”

  玉在掌门手中摩挲了一阵,果然下一刻就如秦非语所料,他眉心逐渐夹成了个川字,微启着唇,极其复杂望着晋尘渊。

  见状,秦非语便知道这事多半是成了,摸摸晋尘渊的头像哄小孩一样:“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留下来的。”

  晋尘渊一阵错愕,犹豫问道:“你...真的只是我娘的朋友吗?”

  当然不是了,谁会记得一个十八线女配?

  秦非语点点头,装作回忆往事潸然泪下,“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年你娘还是个姑娘,在我离饿死就差一口饭的时候,是她给了我吃的...但后来我进了天羽剑派就再也没见过她,我都还没来得及报答她,谁知她就…”

  说着又叹了口气,替他理了理额前碎发,“你跟你娘长得很像,我从第一眼就认出了你,她曾在书信中说你身上有一块白玉,所以我才让你给我确认一番。”

  见晋尘渊脸色逐渐柔和下来,秦非羽心知这是忽悠过去了,小孩就是好骗。

  这时,掌门已经从自我世界醒转,颤声开口:“晋尘渊,这块玉你是从何处得来?”

  晋尘渊不明所以,如实答道:“回仙尊,这是家母留给我的遗物。”

  又是短暂的沉默,掌门盯着晋尘渊的脸像是通过他在看另一个人,厚重的老花镜下添了一层不易察觉的水雾,过了许久才将碎玉还给了他。

  此情此景,秦非语忍不住吐槽这种催人尿下的主角背景,害得他都有点同情这小种马了。

  在原著中作者也粗略提到过掌门和他母亲的往事,十六年前,一个仙门首席大弟子和一个美貌哑女,在凡尘中邂逅,却又因身份悬殊而分离,最终只能睹物相思,天人永隔。

  不过现在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秦飞语赶忙抓住机会,拱手一礼:“掌门师兄,我刚出关不久,眼下身体还有些不适,正巧缺个弟子帮忙打理生活起居,不知能否将晋尘渊作为亲传弟子纳入我真语峰门下?”

  掌门正一筹莫展,想着怎么徇私枉法给亲儿子开条后门留下,秦非语的话无疑是给他下了一场及时雨。

  但这亲传弟子可不是小事,历代门派长老都是由亲传弟子直接晋升的,事关门派兴衰,晋尘渊的废灵根又明摆在那,恐怕是难以服众。

  “飞羽,亲传弟子不可儿戏,不妨让他做一名普通弟子,你看如何?” 掌门语气为难,谁又不想自己儿子风光点呢。

  秦非语一时气结,普通弟子有什么用?老子的第一个任务是收他做亲传弟子啊!

  但细想下来,掌门的建议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天羽剑派是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就算现在强行拉他上位,以后也会被他人诟病,迟早下马。

  秦非语也只好先退一步,“掌门师兄,飞羽知道你的顾虑,但我也并非是儿戏,若我能让他一年之内达到筑基初期,不知能否让他成为亲传?”

  一年筑基?开什么玩笑?

  所有人都像在看疯子一样看着秦非语,晋尘渊自然也不例外,他来此之前也翻过几本修真类的书籍,知晓修真境界分为九等: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练虚、合体、大乘、渡劫。

  而每个时期又分为三个阶段,光是这练气就能让很多普通人终其一生,更何况他是七属性灵根,一年之内到筑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晋尘渊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修长的背影有些入神,明明只是第一次相见,他却为了他跟修真界第一人争执不休,娘当初也只不过是对他有一饭之恩,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就在众人瞩目时,秦非语又道:“我知道在座各位都觉得我是在说胡话,或是脑子不清醒,但我不管各位信不信,反正我相信我以前能做到的事,我教的弟子同样也能做到,甚至会比我做得更好!”最后一句被刻意拔高了音调,穿透人心。

  掌门和‘风花雪月’四位面面相觑,明显有些动容。一年筑基在修真界的确是神话般的存在,但也不是没有。

  眼前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入门不过十几年,从一个普通弟子到金丹巅峰,放眼整个修真界又有何人能及?

  慷慨激扬后,秦非语感觉十分羞耻,像极了上小学时考了第一名上台演讲的感觉。好在这原装货的逼格确实够高,让他很有底气。

  “掌门师兄,既然小飞羽他都这样说了,不如就定下个一年之期,若是晋尘渊真的能够青出于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风长老道。

  “是啊,掌门师兄,你就答应了嘛~”  花月两位老痴女附和,一边给秦非语竖着大拇指。

  “可…”

  掌门还想说什么,秦非语仿佛看穿了他的犹豫,“掌门大可不必担忧灵根的问题,他是我的弟子,我可以保证不会让他承担任何风险。”

  最后一道防线被攻破,掌门的疑虑逐渐消逝在了脸上,最终点了点头。

  *——————

  “前辈,我们这是去哪?”

  晋尘渊紧闭着眼,小心翼翼抓着秦非语的一小片衣袖,不敢往下看,因为试炼时衣服弄得有些脏,也不敢靠太近。以往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可以踩着剑飞行。

  秦非语一听有些不乐意了,“你再叫一句前辈我现在就把你丢下去。”

  “师...师尊。” 晋尘渊有些委屈,怎么一出长老阁师尊就变凶了...

  “嗯,对了,还没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真名叫秦非语,飞羽是我的虚号。”

  “现在我们要回真语峰,以后那里就是你的家了。”

  家?

  晋尘渊悄悄睁开条眼缝,发现周遭已是峰峦如抱白雾袅袅,眼前之人身披晚霞犹似谪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