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分卷阅读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 锁红妆(余尽欢谢言)作者: 佚名字数: 2651更新时间: 2021-02-26

我垂眼,盯住他骨节分明的手,想也不想就摸了上去。

谢言抬眼,眼底迸射出点点寒光,他反手将我扣住,轻轻一拉,两人距离骤然缩短,鼻息交融。

「娘娘,您嫁给臣或是皇上,其实并无分别。」

那木香近闻褪去了温和,反倒清冽,我后脊梁骨窜起一股凉意,后撤几下,发现无法与他抗衡,笑容淡下来。

他低下头看我,笑不达眼底,「我若是娘娘,便过一天算一天。」

我从未见过有一人,谈笑间便是字字诛心。

他一张檄文发去大宋,迫我和亲,不过是缓兵之计。

终有一天,将军重披甲,战士再掌兵。我,又该如何自处?可不就是过一天算一天么?谢言终是不再伪装,撕掉温和的外皮,他坏得彻底,狠得彻底。

我攥紧了他的衣袖,努力压下心绪,微笑道,「谢言,一定要打?本公主愿给你做妾,只要你松口,饶了大宋……」

他无言,看我的时候,像看一具木偶。

我知道此话有些不自量力,我是谁,谢言凭什么放着大好河山,千秋伟业不要,要一个女人?

一场风起,御书房外,梨花雨飘飘洒洒,雪白的瓣晃晃悠悠。

谢言的肩头落了花,他松了我的手,笑着拂去,「不打也可。娘娘喜欢我,便证明给我看吧。」

「无赖!流氓!不要脸!」

我一边骂,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子。

曲拂小跑跟着,「公主,您都骂了一路了。谢大人怎么您了?」

谢言没怎么我,脑海中不断浮现刚才的场景,我捂着额头,脸颊烧红。

他说出那句话后,我脑子一热,便凑上去,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随后便听此人不冷不热地说道,「娘娘就这点本事?」

这点本事!

谢言他一个不近女色的光棍,有何脸面说我!

此事如心头梦魇,缠着我一整夜,梦里无数个谢言围着我,如和尚念经,反复就说一句话「你就这点本事……你就这点本事……」

不到天明,我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从床上起来,抱着自己坐了好一会儿,才将曲拂唤进来,「翻一翻嫁妆吧,我记得皇兄给我带了不少好看的衣裳。」

谢言要诚意,我便做给他看。

「公主,锦盒是陛下送您的,要打开看看吗?」曲拂整捧着四四方方的雕花小盒问道。

我目光一顿,缓缓摇头,「不必,给我压到床底下吧,那可是顶好的嫁妆。」

曲拂疑惑地看我一眼,端详着手里的锦盒,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是邵小将军送——」

「曲拂!」我打断她,罕见地冷下脸,「有些事,没必要再提。」

曲拂脸色都白了,毕竟这么多年,我从来不曾训过她。

她小心翼翼道:「奴婢多嘴……」

我才察觉自己不知何时拧上了眉头,严肃的模样把曲拂给吓着了,这才缓下脸色,「是我不好,不怪你。」

曲拂她知道什么呢。

曲拂眼泪都掉下来,跑过来抱住我的腰,低声啜泣,「公主,曲拂不该劝您去找谢大人的。您明明喜欢的是……曲拂是个心狠的人,只顾自己,从来没问过您心里苦不苦……」

我一愣,低头发现自己的中衣被曲拂哭成湿嗒嗒的一片,想笑着安慰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揉了揉她的脑袋,望着窗外皑皑梨花,「我自小千娇万宠,与黎民百姓比起来,一点都不苦。和亲的时候不苦,跟谢言说我要做妾的时候不苦。邵渊是要点兵上阵的呀……我倒宁愿他永不披甲,长居京城……娶妻生子。」

曲拂抬起朦胧泪眼,「咱们大宋的郡主有许多,为什么不是她们?为什么是您?」

我拍了拍她的脑袋,「和亲的事,交给别人来做,我不放心。」

梨花飘飘洒洒地飞进窗子里,一瓣落进茶杯里,晕开小小的涟漪。

一如那日我站在梨花树下,对着邵渊亲口说道,「诸方神明在上,今朝我远嫁他方,二心不同,难归一意,会及神明,各迁本道,唯愿邵渊娶以扶柳佳人,遇今生良缘。两生欢喜,共鬓白头。」

邵渊当日红着眼眶,死死攥着我,不许我走。

昔日骄傲开朗的少年,丢掉了所有的尊严,跪在皇兄的书房外,求他收回成命。

我还记得皇兄的原话,「邵渊,大辽一日不破,你就没资格说这种话。」

公主和亲,本就是对大宋男儿的侮辱。出嫁时,公主的陪嫁里,总有一抔故土,就算客死他乡,有故乡的一抔土陪着,伴她魂归故里。

曲拂看懂了我的表情,哭得肝肠寸断,「公主,你好傻……」

我笑出声来,「傻人有傻福呀,人呐,总要往前看的。」

近日,我迷上了在御花园挑金鱼,养几尾红的,几尾黑的,几尾黑白红相间的。可惜挑了好几个时辰,没个中意的,心里正发闷。

突然间,便听到小姑娘嘤嘤哭泣,像小猫似的。

我好奇,拨开藤蔓走进一片不大不小的小天地里。四周被假山围城隐秘的天井,有秋千停在牡丹丛里,花间蹲着一个小丫头,哭得梨花带雨。

我再一瞧,旁边不是皇帝赵允吗?

他蹲在小丫头身边,可怜兮兮地哄,却越哄越糟糕。

两人听闻动静,回过头来看见了我。

好有灵气的小丫头,一双大眼水汪汪的,像两块水玉。

小丫头脸色一白,慌乱地跪在地上,「娘娘饶命!花不是奴婢种的!您饶了我吧!」

赵允脸色也不太好看,像是被人捉奸在床——

我一愣,这本来就是!

他说,「皇后,你别误会,这花……」

我冷冷一笑,扭头就走。

赵允急急忙忙追出来,拦住我,「皇后,你听朕狡辩!」

我住脚,凉凉看他。

一阵僵持过后,赵允先败下阵来。

「是朕缠着她,你别怪她。」

真是好熟悉的话。

当年我偷跑出宫,再回来,被叫到御前责罚,邵渊也对皇兄说,「是我缠着公主,您别怪她。」

不知怎么的,突然就不生气了,问道:「她叫小柳?」

赵允顿时戾气横生,像炸毛刺猬,「你想干什么?」

我笑眯眯地蹲下身子,与他平视,打着商量,「想不想让她当皇后?」

赵允神情一动,分明想过,可很快又阴下脸,「以她的身份,还配不上。」

「你跟谢言说说,替她找个有权有势的义父不就行了。」

赵允烦躁地揉揉额头,「难就难在这儿,她……不愿意……况且,你还能把皇后之位让出来啊?」

「有何不可?」

赵允神色动容,「你真的愿意?」

他说着话的时候,才真正像个天真的孩子,我笑了,「皇上,我让你别打大宋了,你能答应吗?」

赵允皱眉,「你别问我,你去问谢言。」

「所以,你把我指给谢言吧。」

赵允犹疑一阵儿,退缩道:「谢言他不同意。朕赐了他多少女人,他都不要。」

「他一辈子不娶妻?不生子?」

「之前是有过未婚妻的。」

我心里咯噔一声,听他继续道,「后来女子随爹娘登门拜访,被谢家那场大火一并烧了去。谢言此后,就再也没提婚娶之事。」

「这么说,他至今对自己未婚妻,念念不忘?」

赵允摇了摇头,「只听说他对人家挺好的,你想清楚了,说不定,谢言还念着旧人的好。」

我吃饱了撑的,跟死人争长短,心中只顾着好奇另一件事,「好端端的谢家,怎么就一把火烧没了?」

赵允突然烦躁地推开我,「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不知道不知道!」

我有些莫名其妙,喊道,「哎……哎……别急,你不是喜欢小柳儿,我帮你。」

赵允相见恨晚地抱住我,「此话当真?」

我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放开放开!」

说完我在他耳边一阵嘀咕,赵允狐疑,「朕有的是宝贝,她喜欢,朕连汗血宝马都能送她!」

我翻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