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小说: 捂紧国师小马甲[娱乐圈]作者: 时叁岁字数: 4750更新时间: 2020-08-06

					          管玉衡挂断电话,边走边对孟晴然说:“我有点事,要先走了。”
  
  孟晴然停下舞步,回头看他匆匆离去,突然觉得自己在这练有些无聊。
  
  事出反常必有妖,管玉衡快步往外走,晚上练习生不允许离开大楼,为了避开保安,他找了个洗手间跳窗出去,又翻过一道墙来到临街的马路。临近午夜,好不容易拦下一辆车,司机嫌地点太远,“那个位置,我回来载不到客的!”
  
  管玉衡拉开车门窜上车,“我有急事,多少钱都行。”
  
  司机见他年纪轻轻,白白净净,扯动嘴角漏出一口大黄牙,“得嘞,今个儿高兴,送你一趟。”
  
  国师大人端坐在车后座,敛眉沉思,他给方屿加持过的护身符,足够应付大多数鬼怪,为什么还会有脏东西找上门来呢?
  
  司机开一段就看后视镜一眼,年轻人的白衬衫扣子系的一丝不苟,收腰的款式还是显示出他的好身材,还有那出租车后排明显放不下的大长腿,司机不动声色将视线向上移,俊美清冷的面容,带着禁欲的气息。
  
  司机带上一只耳机,跟人讲着微信,“今晚上有鱼吃了。”他嘿嘿两声,“还是条美人鱼。”
  
  ‘钓鱼群’的人被这一句话全炸了出来,好多人羡慕的问地址。司机没回应他们,还在暗中观察管玉衡的反应,刚才上车的地点他知道,是个娱乐公司,经常有粉丝打车到那里,他也拉过不少帅气美貌的小明星,有的人在车上就很放得开。管玉衡深更半夜打车到山顶别墅,一看就不是干好事儿的,他不趁机揩点油,都对不起深夜接这趟活儿。
  
  司机打开深夜广播掩盖住他说话的声音,半天后,群里有人问他:“鱼跟你说话呢?”
  
  “没有啊……”司机一愣,好像听见身后有什么声音。
  
  “你真的要跟去?”管玉衡看着窗外,“很危险。”
  
  “不行,你跟我一起走!”管玉衡转头看向旁边空无一人的座位,“在这里呆着。”
  
  “!!!”司机脑子突然嗡了一声,想起了很多听过的恐怖故事,画皮美人,午夜出租车之类,冷汗要下来的时候又见对方对空气说了什么,眉头皱起眼神犀利的看了后视镜一眼。
  
  后颈一股凉风刮过,司机吓的手抖,方向盘打偏,失控的车子在路上画圈圈,差点刮到旁边行驶的车辆,他缓过神来一个急刹,连稳如泰山的管玉衡也难免向前冲了一下。管玉衡正对着空座说话,眼珠子缓缓转向司机,问道:“怎么了?”
  
  司机牙齿打颤,“没、没、没……”
  
  “这地方好像刚才来过了,”管玉衡看着外面,有些不悦地靠在靠背上,沉声道:“我很急,走近路。”
  
  “是、是。”司机牙齿乱颤,虽然害怕却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反抗,手握紧方向盘,驾驶车辆朝着最近的路驶去。
  
  “你抖什么?”管玉衡有些好笑的看着旁边的小鬼,就是之前在酒吧胡同里帮忙的那只。
  
  小鬼抿嘴勉强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心里狂叫啊啊啊,果然是真大师,不怒自威,随意释放的威压都压地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自那次去酒店房间找过管玉衡之后,回了他常住的大树,遇见同伴他就会给他们讲大师的故事,可是没有一个鬼相信,因为这件事,本来嘲笑他是胆小鬼的同伴开始欺负他、排挤他,说他不仅胆小还撒谎。那时小鬼突然就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想跟在大师身边,哪怕远远看着也行,他离开了成为鬼魂后就一直呆着的地方,找到在公园给人算卦的大师,每天躲在角落里看他,他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大师早就发现他了。
  
  刚才他刚从窗户缝里挤进来,就被大师的眼神定住。小鬼紧张的直冒冷汗,他说再也不想当胆小鬼了,想先去那里给大师查探情况,可是大师不允许,告诫他太危险。小鬼并紧两条小腿,乖巧地坐在那里,激动地接着啊啊啊。
  
  车子到了山脚还能看见半空中挂着下弦月,可转过几道弯,山间的雾气浓了起来,司机牙齿打颤的声音清晰可闻,可他连回头都做不到。
  
  管玉衡落下车窗,雾气点点沁入车内包裹指尖,他缓缓眯起眼。小鬼接触到雾气后瞳孔放大,随着浓雾飘了起来。管玉衡及时抓住他手腕,注入一道元炁,小鬼才猛的惊醒,发觉自己已经快飘出车窗,“怎……怎么回事啊!”
  
  “这雾有迷惑魂魄的能力。”管玉衡挥手讲雾气散去,升起车窗,如他所料,这次绝对不是简单的运势低,而是有人操控鬼魂来对付方屿。
  
  出租车顺着盘山道缓慢前进,对向没有任何车辆经过,周围一片寂静,司机手心全是汗,感觉自己的车可能已经开上了天。
  
  “停车!”管玉衡点了司机的椅背一下。
  
  “啊?在这儿?”司机慌张地看向四周,这片荒郊野岭,连条人走的路都没有。
  
  “对。”管玉衡把钱包里的五张红票都扔给他,叫上小鬼开门下车,回头见司机还抖个不停,“你要在这儿等我?”
  
  “不、不、不了,我还有呃,事……”司机吞了口口水,好不容易稳住手把车一溜烟开走了。
  
  小鬼躲在管玉衡身后,层层浓雾像要把他吞噬一样涌过来,“大师,这里好可怕。”
  
  “荧惑先引,辟除不祥。”管玉衡抬手向前挥去,指尖仿佛亮起了荧荧火光,嘶嘶嘶,浓雾就像被灼伤一样逐渐散开,形成扭曲的形状。
  
  对向车道内侧是一片荒林,树影绰绰透不过月光,不知道密林深处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
  
  小鬼迷迷糊糊,耳边全是森然的鬼叫,突然一缕清凉传入眉心,管玉衡捏着一枚如同小指头大的印章在他额头盖了个戳,念道:“常应常静。”
  
  “大师,我们到哪儿去找他们啊?”小鬼寸步不离的跟着管玉衡。
  
  “就在这儿附近。”管玉衡原地看了一圈,选中一个方向,将一块石头踢了过去,“认取九宫分九星,八门又逐九宫行。”
  
  小鬼看着那块石头飞向了前方的一块巨石,可应有的撞击没有出现,石头保持速度穿透了巨石,蹬蹬两声落到地上。
  
  小鬼瞪大眼睛看着面前又出现的一个岔路,“啊——在那儿!”
  
  不远处小块平地上,几棵倾倒的树木摞成小堆,后面露出一小节车尾。车前方被倒塌的树干死死堵住,车窗上全是枯死树叶,厚厚积了一层,如果不是车还在冒尾气,看起来像是停了几年之久。
  
  管玉衡没有急着上前,在周围扫视一圈,周围树木的排列像是刻意为之,他向前走三步,随即又向右走九步。此处有小型的迷踪阵法,如果直走会离目标越来越远。他看似在绕圈,实则是绕开阵法后的最近路线,又这样换了几回方向,终于来到了方屿车旁。
  
  管玉衡拾起一颗石子,向右后方掷了出去,只听到石子打中树叶的声音,眼前的迷雾倏地以他们为半径散开,树林周围隐藏的魂魄像波浪一样涌动起来。小鬼浑身抖个不停,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魂体被压迫,没想到这里居然聚集了这么多同类。
  
  方屿捏着护身符,突然感知到异动,“什么声音?”
  
  米柯一直关注着外面的动静,疑惑道:“恩?这鬼地方静的连风声都没有啊!”
  
  “不对,”方屿按住车门,“如果不是他来了,就是对方要出手了。”
  
  米柯不知道他请的到底是哪路神仙,眼前的情况已经超出他对世界的认知,“你要干嘛?可别出去啊!等你的小神仙来救你吧!”
  
  方屿撇撇嘴,强调道:“是神棍。”
  
  “是啥都行,”米柯点上一颗烟压压惊,有些好奇,“能让你信任的人可不多,来了就行。”
  
  两人扯两句有的没的放松心情,外面突然起风了,方屿眯起眼,“你要的风声来了。”
  
  国师大人对人和善,对待鬼怪也不会疾言厉色,他先是用秘法跟周围的鬼魂们沟通一下,如果能兵不血刃,让他们自己放人就再好不过。
  
  奈何这些鬼魂们性格比较暴躁,直接一股强风袭来,卷起一堆树叶打着旋把国师围在里面,管玉衡无奈摇摇头,挥手将狂躁的树叶打散,“给过你们机会了。”
  
  被人操控的鬼魂具有强大的念力,小鬼心惊胆战地躲开暗地里想撕扯他魂魄的同类,这算是他第一次见识到真正的厉鬼。
  
  管玉衡以指为笔,凭空写下一道符箓,金光四射按在车头,本来压在车上的枯枝烂叶像被炸开一样腾空而起,黑色豪车终于露出完整的形状。
  
  在车窗能看清外面的一刹那,方屿与管玉衡四目相对,放松的勾起唇,“这个神棍果然来了。”
  
  管玉衡点点车窗,将符箓整个围绕整个车子,对车里的方屿说:“待着别动。”方屿点点头,露出一丝痞笑,毫不犹豫打开车门。
  
  管玉衡:“……”
  
  方屿出来先抻了个懒腰,“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些呢!”
  
  “没你就没这些事儿……”管玉衡无奈吐槽,突然一道凉风从后背刮过,直奔方屿而去,管玉衡抬手握住,堪堪将凉风攥在手里,凉意在手中逐渐露出形状。
  
  “又是你。”方屿看见那个熟悉的大块头,抿紧嘴角,一拳打过去,握着护身符的拳头势头强劲,大块头像被灼伤了一样发出凄厉的尖叫。
  
  大块头正是方屿与管玉衡像是那晚袭击他的男鬼,方屿背后冒出冷汗,这两只鬼能在这儿伏击他,不知道又跟了他多久。
  
  管玉衡随意掐着男鬼后颈使他动弹不得,淡淡问道:“目的?”
  
  男鬼不住挣扎却不能撼动对方分毫,对上管玉衡的双眼,忽然一股强烈的威压进入脑子,让他意识一片空白,“是……”男鬼刚要说出什么,身体突然像气球一样暴胀,口中呜咽惨叫,管玉衡神色一凛,再看男鬼双目暴突赤红,明显是被人控制了,对方不允许他说出什么。
  
  “大师!”小鬼焦急叫他一声,窜到他背后。管玉衡已经感觉到周围波动,迅速转身拉开小鬼,一脚将从后面偷袭的女鬼踩到车上。
  
  ‘咣当’一声,机器盖被踩出一个小坑。
  
  管玉衡点了点小鬼的额头,“你这孩子,怎么自己往上撞呢?”
  
  小鬼后怕的低头抠手,“没多想就、就那样了。”管玉衡失笑,让他先进车里。
  
  米柯早在管玉衡出现那一刻大脑就宕机了,没想到自己公司的小艺人居然有这样的能力,接下来外面的各种刷新世界观的操作让他满脑子全是卧槽?卧槽!卧槽……
  
  看着自己爱车被砸还心疼了两秒,马上车门被打开又关上,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米柯就是感觉到好像进来了什么,空气里一个细细的声音在跟他说你好。
  
  米柯左手按住颤抖的右手,假装淡定嘬了口烟,“好,您请自便。”
  
  方屿还在想他到底惹到谁了,这么大阵仗对付他,管玉衡将两只鬼双手钉在一起,顺着他们的魂识反过去找施法的人,他刚有点捉到踪迹,对方就很快察觉,催动术法让两鬼躁动起来,瞳孔泛着绿光,身形胀大数倍,将钉住的魂魄撕碎也要挣脱束缚。
  
  管玉衡还想再试,方屿先一步拉开他,“快走!”
  
  男女二鬼断臂挣脱后,树林里又浓雾四起,狂风大作,很多深处被召唤来的魂魄蠢蠢欲动,窃窃私语加上树叶沙沙声,让人心神大乱。车上的符文忽明忽暗,车窗缝隙想起咯吱咯吱的声音。米柯在车里都觉得自己好像要爆炸了,脑中浮现出很多不愉快的经历,还好小鬼很快帮他堵住耳朵,才阻止他在车里暴走。
  
  “鬼魂的戾气都被调动起来了。”管玉衡替方屿重新加持好护身符,在地上刷刷书写符箓将车子周围保护起来,独自一人走出去,不紧不慢站到林子中央,掐着指决轻声念咒:“北斗诛罚,除去凶殃。”
  
  一字一句仿佛压在魂魄上,将修为浅的魂魄直接震晕过去,二鬼狂暴地继续催动法力,他们得到了操控者的加持,一瞬间戾气四溢,女鬼冲着管玉衡飞去,速度极快,几个闪身已经到了他背后,吸气狂啸:“去死!”
  
  女鬼魂魄胀满,撑破的瞬间刮起旋风。
  
  “神棍!!”方屿惊呼,翻身将管玉衡扑倒在地,魂魄自爆的强烈罡风打在方屿背上快要把他压瘪。不知过了多久,旋风平息,地面上炸出一个坑,人却不见踪影,仅剩下枯枝埋成的小堆。
  
  一瞬的安静之后,树林里爆出狂欢的笑声,各种声音掺杂在一起形成诡异的旋律。
  
  “方、方……”刚才车子差点被掀翻,米柯捂着头不可置信,方屿他……
  
  小鬼从车窗挤出去,飘到树堆跟前急的嚎啕大哭。
  
  突然一只修长的手从树枝里伸了出来,紧接着方屿露出头,呸呸两声吐出嘴里的土,又拉出管玉衡,喧哗的林子一下就安静了。
  
  对比灰头土脸的小方总,管玉衡还是纤尘不染,他掸了掸衣袖,问方屿:“你干嘛突然冲过来?”刚才正好要施法制住女鬼,就被扑到了,还好他反应快,否则鼻梁都压塌了。
  
  方屿没好气地瞪他,“怎么,嫌我多事啊?唉哟……”他捂住左肩,虽然有护身符,还是被震伤了。
  
  管玉衡微微蹙眉,站起来凝视寂静的树林,鬼魂们全都噤若寒蝉打起退堂鼓。
  
  男鬼见女鬼自爆眼中的绿光更甚,耳边突然响起铃铛声,叮铃铃,清脆悦耳,却与环境格格不入,在鬼魂耳力却跟打了鸡血一样。
  
  管玉衡凝神寻找声音来源,群鬼猛地一跃而起,凶相毕露,化作层层浓雾将二人一鬼又团团包围。
  
  方屿咬牙挥拳,雾气只是开了又合。
  
  “三元满体,八神作疆。”管玉衡将他和小鬼护在一边,口中轻声念着咒语,缓缓抬眼,声音轻缓却穿透密林深处,掷地有声。
  
  “逆吾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