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完结全文阅读

小说: 捂紧国师小马甲[娱乐圈]作者: 时叁岁字数: 2041更新时间: 2020-08-06

					          方屿手足无措地放开他,“咳,你注意点……”
  
  “声音在那边。”管玉衡指着一侧草丛里。
  
  方屿主动过去看,扒开草丛,竟然是一只巴掌大的橘黄色幼猫,可怜的小模样,眼角还带着泪痕,方屿拎起它后颈的软肉,“怎么这么轻。”
  
  管玉衡见他带了只猫出来,虽然很小只,他还是下意识退了一步,又不忍心道:“你轻点。”
  
  方屿将猫抱在怀里,摸摸它的头,“橘猫?不是说大橘为重吗?看你瘦的这小样儿。”
  
  “别往前走。 ”管玉衡制止他。
  
  看他那样,方屿更想吓唬他,又走了两步,国师大人皱起眉,手指捏了个指诀,“你确定要过来?”
  
  “……”方屿权衡了下利弊,决定不再继续挑衅。
  
  两人一猫往外走,有些疑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方屿的身份只是少数人知道,每次到公司也是走高层专用电梯,基本上见过他的人都很少,他抬头望天,“这个……这里环境好啊,我路过来看看。”他一边说一边心里打鼓,管玉衡早晚会知道他的身份,到时候要怎么办呢!
  
  管玉衡别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叫告辞了,方屿被他那一眼看的冷汗都要冒出来了,这个死神棍认真起来的样子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结束一天练习的大家各自散去,陈一圆很快不知所踪,潘希捧着一堆零食投喂一圈去食堂了,孟晴然依旧选择留下来继续练舞,他们组合在休息时间方面没有一点默契。
  
  今天管玉衡选择和孟晴然一起练习,毕竟成绩太差是拖整体的后腿,原主能力那么优秀,没理由到他这里就变废柴了。
  
  孟晴然将冷酷进行到底,只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管玉衡对他笑了笑,“你跳你的,我不会打扰你。”
  
  孟晴然是国外某个组合的二梯队队员,没有真正的演出机会,再加上现在国内形势比较好,就选择回国发展。国外的竞争激烈,训练强度很大,早就习惯这种生活的孟晴然一天也闲不下来,他知道只有努力才能成就自己。
  
  首支单曲舞蹈难度有些大,对他来说却没什么问题,练了两个小时,两个人都汗流浃背。
  
  一向懒散的国师大人这几天也终于感受到了这个时代年轻人的压力,他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发现跳舞其实也挺有意思。
  
  一瓶水递到管玉衡眼前,孟晴然对他歪一下头, “休息一下吧。”
  
  管玉衡有些吃惊,孟晴然高冷是出了名的,老师说话他都不一定搭理,他室友陈一圆就碰了好几次钉子,没想到他居然能主动跟自己说话,管玉衡接过水,“谢谢。”
  
  孟晴然在他旁边坐下,“很久没练了吧?”
  
  “嗯,前一阵儿……”管玉衡有些想笑,“搞副业去了。”
  
  孟晴然点点头,“看得出来你基本功很好,练几天就能恢复原来水平了。”
  
  管玉衡勾起唇,孟晴然明明是二十左右的年纪,说话居然比他还老成。
  
  一旦沉浸在某件事当中,时间的流逝就更加悄无声息。
  
  不知道又练了多久,管玉衡的手机铃声响起,参杂在动感的舞曲中,有种群魔乱舞的感觉。
  
  深夜里,小方总和发小米柯在一辆豪华轿车之中,米柯心乱如麻,“你给谁打电话呢?”
  
  晚上他们参加了一个私人聚会,在一家山顶的别墅里,本来主人留他们住宿,可是米柯明早有事就拒绝了,正好方屿没喝酒,他们开车回去,没想到走到半山腰竟然迷路了。
  
  “有那功夫好好看看导航,是不是开错路了。”米柯烦躁地翻着手机,信号却时有时无。
  
  小方总也很郁闷,“根本就不是导航的事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方屿慢慢向前开着车,盘山路本来就难走,路上雾气越来越大,根本看不清路,他也不敢再开下去了,可是停在路中间一样很危险。
  
  方屿打起双闪,从领口掏出那枚重制的护身符,眼前视野明显清楚了不少。小方总心里咯噔一声,果然跟他想的一样,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迷路。
  
  “你都开哪去了?”米柯在副驾驶大叫,拿过刚有信号的手机,地图上显示车辆已经开进山体里了,“这是什么破地图!”
  
  ‘咚——’
  
  车前方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一个急停,两个人不约而同向前冲,幸好都系了安全带才没有直接撞到风挡上。
  
  方屿一抬头,外面乌漆麻黑,透着丝丝白雾,什么都看不清。米柯缓过神,握紧安全带,有些紧张,“什么东西?”
  
  方屿将护身符对准窗户,对准哪里,哪里的雾就散开一点,很快又慢慢聚回来,方屿叹口气,“不太妙。”
  
  “我去看看。”米柯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方屿马上拦住他,“别去,别开门。”说完他手动将车落了锁。
  
  还好他反应快,车刚锁上就有什么东西敲车门的声音,咚咚咚,米柯一个激灵,“该不会是你……”他知道方屿的特殊体质,可是长大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过了,之前就算有什么脏东西也顶多让方屿倒霉一下,这次的反应是前所未有的激烈。
  
  方屿把远近光灯、雾灯,全都换了几遍,毫无效果,也烦闷的直拍喇叭,“看来要连累你了。”
  
  他再次拨出电话,嘟嘟嘟嘟,方屿都快放弃时那头终于接听了,管玉衡声音带着笑,“喂,好方?”
  
  接通的那一刻方屿仿佛感觉到头顶有一束光照下来,也来不及计较什么好方不好方了,“神棍,我这儿出了点状况......”
  
  听了方屿说清那边的情况,管玉衡微微皱眉,“我给你的护身符不管用?”
  
  “是啊,”方屿叹气,“看不清什么东西,聚了又散,没完没了。”
  
  管玉衡掐指算了半天,眉头越皱越紧,问道:“你在哪里?”
  
  方屿报了个地名,但其实他在半山腰,具体是哪自己都不清楚。
  
  管玉衡告诉他:“心中存想,念东极青华大帝太乙救苦天尊圣号,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