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 捂紧国师小马甲[娱乐圈]作者: 时叁岁字数: 3453更新时间: 2020-08-06

					          石哥浑浑噩噩走出办公楼,他得知刚才趾高气扬的富二代就是总公司的小方总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说得罪谁不好,非得得罪传说中任性霸道又说一不二的小方总!他颤颤巍巍掏出手机,这个时候也只有一个人能救他了。
  
  他翻出那个被他拉进黑名单的号码,抖着手拨了过去,很久那头才接通,“你好,找谁?”
  
  石哥下意识点头哈腰,“哎呦,玉衡啊,我是你石哥,呃……经纪人小石啊,最近挺好的哈……”
  
  管玉衡正在给客人看手相,“你的事业线断了。”
  
  “啊?”石哥吓了一跳,马上讨好的说:“以前是我有眼不识金镶玉,多有得罪,多有得罪,你看在我之前也没太难为你的份上,能不能把我的事业线给续上?”
  
  “嗯?”管玉衡刚回神接电话,没听懂他说什么。
  
  “你还不知道吧,刚才小方总来过了,特别交代了好好跟你道歉,管老师,能不能帮我说两句好话,我这工作也不容易,以后我把好资源全都留给你一个人。”
  
  “小方总?我跟他不熟。”管玉衡压根没把之前的事放在心上,非常善意的给出建议,“你要是遇上麻烦了,我可以给你算一卦。”
  
  “……”算什么卦?之前葛总因为这个,还跟他发了好大一通发脾气呢!石哥心里着急,越想越生气,谁知道话筒里‘嘟嘟嘟嘟’,他心里咯噔一下,“喂喂喂……管老师!”那头直接给他挂了。
  
  石哥气的想摔手机,之前管玉衡就对他爱答不理,他也看不惯对方,就干脆不给资源晾着,哪知现在形势翻转,自己还得巴结人家了!他接着打,结果对方还关机了,真是气死他了。
  
  管玉衡看着黑屏的手机,原来是没电了,不明白姓石的说了半天究竟想干嘛!
  
  手机充好电后,管玉衡开机就收到了几个未接来电显示,有石哥两个,还有几个陌生号码打来的,很快手机又响了,甜美的女声自称是公司总裁秘书,通知他去参加上级公司的男团海选。
  
  听见这个通知的时候,管玉衡能清楚的感觉到心脏砰砰砰的跳动,仿佛要蹦出喉咙一般。
  
  短信发来了时间和地址,管玉衡依然无法平息内心的激动,这种感觉很特别,明明他自己毫无波澜,心里却雀跃地想要飞起来,他知道应该是原主留下的意识在激动欢呼。
  
  管玉衡捂住心脏,既然这样,那他就为了原主去试一次吧!
  
  米柯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方屿坐在沙发上看录像,米柯看了眼时间,又看向方屿,不可思议道:“天呐,我看见了什么?从来不上班的小方总居然准时,哦不,提前出现在了办公室里!Unbelievable!”
  
  方屿没理他,抱着胳膊看的十分认真,电视播放的是他让大威搜集来的管玉衡以往演出画面,他看了几个,越看眉头越紧,怎么感觉跟他认识的人不太一样呢!
  
  录像里的管玉衡可谓是天生明星气质,冷漠的一张脸,对谁都不屑给一个眼神,浑身透着对世界的排斥,这种厌世范儿在圈里基本没有撞型,可怎么都跟他接触过的那个神棍画不上等号。
  
  他认识的神棍云淡风轻,气质清雅,面带浅笑,对人和善……
  
  方屿想了半天,觉得方向不对,他怎么对神棍有这么多深刻的印象?
  
  “嘿,这就是你推荐来的新人?”米柯在他身后拍了他一下,意味深长地对他眨眨眼,“看着不错嘛!”
  
  方屿伸了个懒腰,装作不在意地换个姿势,“恩,一般般吧,比你选出那几个强点。”
  
  前几天男团的选拔就已经结束了,所以今天管玉衡单独面对八位评委,没有对手,没有观众,是只针对他一人的VIP级别面试。
  
  对于临时加试一人的通知,几个评委互相打探,都不知道内幕是怎么回事,更加好奇这个令公司破例的到底是个什么样优秀的人才。
  
  管玉衡依旧是白衬衫加浅蓝色牛仔裤,柔和的光线下显得特别素雅淡然,他款步走到台中间,颔首浅浅一笑,轻声开嗓:“各位老师好。”
  
  几位老师暗自面面相觑,莫名有一种他们正在跪拜,需要等对方喊平身的感觉。
  
  形体老师一上来就被他吸引住,十分欣赏的点点头,身材管理不错,各方面条件都是S级。
  
  米柯隔着屏幕对管玉衡吹了个口哨,方屿白了他一眼,“你都有那么多傍家儿了,控制点,别那么油腻!”
  
  “哈哈,还不乐意了,我油腻不要紧,咱们小方总不油腻就行。”米柯越来越觉得小方总真的对这个人有点意思,认识十几年,他还从来没见方屿对谁上过心呢,连他看一眼都不行。
  
  面试分为三部分内容,声乐、舞蹈和才艺,当然唱跳可以结合一起来。
  
  管玉衡虽然知道内容,却还是一头雾水,上次在酒吧全凭直觉,这次没什么感觉,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上。
  
  以前为了哄自家小皇帝睡觉也给他唱过歌,不过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他清清嗓子,准备唱一首原主自己写的歌。
  
  他一开嗓,所有人都愣住了,声乐老师饶有兴趣转着笔,这个人有意思,连麦克都不拿,清唱?有点胆量。
  
  几位老师交头接耳,“有戏曲功底?”
  
  “现在还挺流行这种唱法。”
  
  他们不知道的是国师大人每次祈福祝祷时候上奏的表文都是这样吟唱的,跟现在的戏腔很相似,抑扬顿挫间的韵味十分耐人寻味。
  
  几位老师纷纷在表里打分,声乐老师给他打了十分,笑道:“唱功不错,清唱居然还能自带混响效果。”
  
  其他老师乐了,“是啊,声音很独特啊,空灵幽远……”反正没啥缺点,他们使劲夸就没毛病。
  
  接下来是舞蹈考核,管玉衡有点为难,那种夸张的舞步他实在是做不来了,灵机一动,舞就相当于武,他记得陪着小皇帝宴会的时候,除了歌舞也会有武术助兴。
  
  管玉衡当即打了一套这几天一直练习的拳法。
  
  老师们:“……”
  
  米柯看着画面乐得捂肚子,“哈哈哈,腹肌都要笑出来了,你这是哪找的宝藏男孩啊?啊哈哈哈……”
  
  方屿也捂住脸,嘴硬道:“跳舞多没新意,他武术水平那么高,舞蹈还能差了吗?”心里暗骂,死神棍会武,两次打架居然都不帮他!
  
  管玉衡虽然方式奇葩了点,但单看这套拳法,还是打的行云流水,像是晨钟暮鼓,高山之巅,修身养性的道士。一套下来极其潇洒,收势时甚至感觉衣袂间带着寒梅冷香。
  
  几个老师尴尬的点评了几句,“形式很特别,不过能看出有几个高难度动作,很考验功底。”
  
  舞蹈老师在本本上记下几个动作,这个以后可以编排到舞蹈里。
  
  方屿从指缝里偷偷看着画面,不知道今天管玉衡搞什么鬼,之前是种子选手,今天倒变成插科打诨的了,他一个激灵,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死神棍不会不想出道吧?还想继续摆摊算命?
  
  最后一项才艺考核管玉衡选了箫,大多数人演奏乐器,也会选择钢琴、吉他、小提琴这类,所以公司的箫基本都在压箱底,工作人员特意从仓库里翻出被尘封已久的唯一一支洞箫。
  
  方屿得到的资料里显示管玉衡是创作型歌手,对各种乐器尤其是钢琴,使用都很熟练,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今天总是出其不意,难道是卦象上显示这样就能稳赢?
  
  小方总本来对这场面试已经不抱希望了,可是箫声响起的那一刻,他倏地抬起头,画面里白衣青年微微阖目,手持一支洞箫,气质飘然与周围融为一体,箫声清越,宛转悠扬,缥缈迷离,如梦如幻。
  
  箫声仿佛一缕清泉温柔流过人们浮躁的内心深处,如闲云野鹤般清雅飘逸,又如空谷幽兰般恬静淡然。
  
  方屿怔怔的盯着画中人,这个就是他认识的管玉衡,安静,凝正,雅致又不浮夸,带着岁月的质感慢慢的淌进心里,恰到好处的留在那里,看似不留痕迹却难以忽略。
  
  一曲奏罢,全场寂静如斯,很久才有人回神,像听了一场演奏会般纷纷鼓起掌。
  
  一位对古代乐器有所研究的老师颤抖着手,恨自己刚才没录下来,这种级别的演奏,这种让人沉醉其中的魅力,至少要十几年的功底才行。
  
  面试结束,方屿还盯着空气发呆,米柯摇摇头拍上他肩膀,“回神了,去开会,决定人选的时候到了。”
  
  方屿愣愣地跟着出去,到门口时叫过大威,“刚才的录像,给我拷贝一份。”
  
  会议室里人都到齐,方屿坐在一边,他很少参加这种会议,大多交给米柯处理,有不同意见时才会插嘴,不说话的时候他也不喜欢坐在最中间被人‘瞻仰’。
  
  几位评审都是公司艺人部负责教导的老师,他们已经对所有参加选拔的人做出了综合评分,评分高的几个,方屿也见了,还都过得去,今天的重点就是在管玉衡身上。
  
  参加过刚才面试的老师,对管玉衡褒贬不一,“他的风格不适合偶像男团。”
  
  “古风男团还行。”
  
  会议室隐约有笑声,米柯抬头看了一眼,心想人家正主就在这听着呢,这帮人怎么这么没眼色!
  
  还有人做了细致的功课,几十分钟就把管玉衡的资料搞到手,“这个人能力可以,就是运势太差,所有拍过的戏,就算是演的小配角,也全部没有播出过,不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拍完,就是卖不出去。这……会不会对咱们有影响,毕竟,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方屿差点被他气笑了,死神棍的运势差?他能让你每天出门都踩翔你信不信?
  
  他踢了米柯一脚,“男团几个人?”米柯悄悄给他比了个三。
  
  小方总拿出评分排行,见管玉衡刚好排名第四。
  
  “这样吧,”方屿把评分表往桌上一拍,挨个点着名字,“这个性格太冷,这个能力不全面,这个年纪太小。”他指着管玉衡的名字,“正好拿他中和一下,咱们组个四人男团。”
  
  正在讨论的人面面相觑,方屿站起身拍拍手,“就这样,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