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 捂紧国师小马甲[娱乐圈]作者: 时叁岁字数: 3384更新时间: 2020-08-06

					          方屿抬头一看,瞬间皱起眉瞪向米柯,“怎么又找这么多人啊!”
  
  “小方总喜提新车,人多热闹热闹嘛!”米柯搂过他肩膀往沙发上带,顺便给其他人使眼色。
  
  几个人都是国内的小嫩模,得到暗示立刻吹捧小方总如何如何,开始套近乎,方屿暗骂我特么都不认识你们,吹什么彩虹屁啊?他极其讨厌这种氛围,站起身催问道:“车呢?来溜一圈。”
  
  米柯从来拗不过小方总,“在花园呢,走吧,咱们一起去长长见识。”
  
  出门的时候,方屿不小心手撞到门上,手机摔落在地滑了出去。一只修长的手及时将手机捡了起来,高个儿青年淡笑着递给方屿。没有借机靠过来,又没有刻意讨好,分寸刚刚好,让方屿多看了他一眼,“谢谢。”
  
  看着心心念念的爱车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方屿这才露出笑容,“这次真是感谢米总慷慨解囊。”
  
  “得了,不敢居功,”米柯掏出墨镜戴上,靠在车前搂过一位美女,“来,拍照拍照,哥们儿要炫富。”
  
  方屿由着他们拍,等一群人终于拍完了,方屿才走过来,“谁跟我试一圈?米总你来?”
  
  米柯低头看照片,摆摆手,“没那个荣幸。”只要坐过一次方屿车的人,都会明智的不会再坐第二次,活着不好吗?
  
  几个嫩模还不知道方屿开车的风格,几个人暗自较劲。方屿开新车不喜欢一个人试,又不想载不认识的人,他凭感觉指了个人,“你吧。”
  
  高个儿青年表情管理很到位,只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欣喜又不浮夸,上车后暗中用眼神描绘车内的装饰,敞篷跑车他们做模特的经常见,可全球限量款的新车他还是第一次坐,发在朋友圈里又能带一波热度。
  
  “坐稳了。”方屿没那么多想法,戴上黑超眼镜。
  
  高个儿青年点头,“小方总叫我小韩就好。”
  
  方屿没说话,转头对一旁的米柯挥挥手,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小韩只听耳边‘嗡’一声,强烈的推背感就把他固定在靠背上。
  
  私人会所地址较偏,周围路宽车少,车一直在加速,小韩只觉自己的发型白做了,被吹的面目全非,好几个弯道都觉得自己要被甩出去,他悄悄握紧安全带,半晌感叹着,恩,果然是好车。
  
  到了人多的地方遇见第一个红灯车才停下来,小韩双手微微颤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小方总车技真好。”
  
  “嗯哼。”方屿不置可否,接下来的地方车多,小方总本着不超速的原则,尽情展现他完美的超车技巧,小韩十分怀疑小方总的车技是在赛车游戏里练的,太刺激了。
  
  等小方总终于试够了,小韩已经出了一背的汗,“呃……前面好像塞车了。”
  
  方屿不耐烦地跟着前车一点点挪动,马路那头的公园里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方屿寻声看过去,就见一个白衣年轻人被一群人围在一棵树下,周围的人全都对他指指点点。
  
  “小方总,走了。”小韩在一旁叫他,方屿下意识踩油门,瞬间反应过来,那个白衣男子不就是他找了很久的神棍吗?
  
  方屿十分激动,扭头确认了一下,果然是他。溜号时,脚下力度没掌握好,车猛地向前冲去。
  
  “啊——”小韩惊声尖叫,方屿紧急向右打方向盘,‘咣’一声巨响,几百万的限量款新车直接撞到路旁大树上。
  
  那一瞬间,周围全都安静了。好车自己往树上撞,也算活久见了。
  
  方屿头被震了一下,耳朵嗡嗡直响,不过没有受伤,旁边的小韩就有点状况。
  
  “出血了……”小韩捂住额头,鲜血顺着鼻梁流下来,他的第一反应不是破相了,而是中午那个神棍算的真他么准。
  
  “没事吧?”方屿皱起眉,小韩挪开手,额头中心被撞破了,也不严重,方屿松口气,再看自己的新车,机器盖彻底变形,右轮胎卡进护栏里,外围路过的车辆都在拍照,也有几个热心人过来看情况。
  
  方屿根本不关心车的情况,回头看了下公园,那边两方还在对峙,他掏出钱包扔给小韩一张卡,“去医院看看。”
  
  小韩被从天而降的黑金卡砸的一愣,就见小方总车门都没开,直接单手撑着车,干脆利落就跳了出去,他下意识追问:“呃……那车呢?”
  
  “找老米,能修就修,不能修就不要了。”方屿头都没回,从堵车大军中横穿过去,翻过隔离栏,直奔公园。
  
  “啊?”小韩盯着小方总潇洒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有钱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
  
  ——
  
  “都是你这个神棍,胡言乱语,让我老婆跟我离婚!”一个中年男子在人群最前面,指着管玉衡骂了半天,又对四周博同情,“街坊邻居们给评评理,这个人害得我家都没了。”
  
  公园里大多数人都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管玉衡看着面前男人的面相,搓搓下巴,“咦?今天你家里有殃宰啊。”
  
  男人气的直跺脚,“听听,大家听听,我被他害的要离婚了,他还咒我有灾,简直丧心病狂。”
  
  “就是,这人怎么这样啊……”群众们也看不下去了。
  
  这是人群中挤进来一个中年女人,看见男人眼睛都瞪圆了,“你到这儿来闹什么?”
  
  男人高兴的迎上去,“老婆,你看看,这个神棍,他就是个骗子,哪有大师那么年轻的?那天就是个误会……”
  
  “行了,还嫌不够丢人吗?”中年女人不愿意理他,低着头对管玉衡道歉,“大师,真是抱歉,我没想到他能到这儿找你。”
  
  管玉衡不甚在意的摇摇头,这位女士他记得,算是为数不多真的找他算卦的人之一,她问的是情缘,管玉衡自然是将算到的都告诉她,他老公在外有桃花,指点她该到何处寻,看来她是真是寻到了。
  
  男人拽着女人袖子,紧张道:“老婆,那天我和那谁,就是谈工作,你得听我解释啊。”
  
  女人甩开他,“你当我是瞎子吗?”
  
  人群中早就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家庭伦理大戏吸引住,认识不认识的都各抒己见,有让女人再考虑考虑,有让管玉衡给人家道歉的,众说纷纭。
  
  仙风道骨的算命老头慢悠悠走过来,捋着胡须道:“有时候眼见可不一定为实啊!”一见是他,众人不自觉的给他让出一条路,“老朽见你们二人夫妻宫饱满,是夫妻恩爱的面相,定能举案齐眉,白头偕老。今日虽有一劫,也会顺利度过,二位还是快些回家去吧! ”
  
  看热闹的人有的认识他。
  
  “诶?这老大爷在这儿好多年了吧!”
  
  “对,我经常在他那算,很准嘞!”
  
  “新来的一看就不靠谱。”
  
  “是啊是啊……”
  
  中年男人眼珠子一转,“还是这位大师道法高深,老婆,你别听这个小白脸的,他一定没安什么好心。”
  
  女人有点犹豫,她按照年轻师傅的方法真的很快就把人捉奸在床了,但是今天这一闹,她又觉得是不是自己多疑了。
  
  管玉衡也知道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今天这事儿就靠女居士自己选择吧。可中年男人一看对方不吭声,他就嘚瑟起来,“小白脸,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赶快卷铺盖走人吧,别在这人祸害别人了。”
  
  管玉衡看他一眼,掸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提醒他道:“我刚才跟你说有灾可不是骗你的,你是不是要当爸爸了?记得好好照顾她。”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脸上表情变了几变,“什么啊?我跟我老婆还没打算要孩子呢。”说着他搂着老婆,“咱们快走吧,我买了电影票。以后别理这个神棍。”
  
  女人被他搀着正要往外走,对面一个蓝色身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窜了过来,一个急刹在二人跟前站定,单手拦住他们,偏头对着管玉衡扬了扬下巴,“我可找着你了,怎么着?有人找你麻烦啊?”
  
  “呃……”管玉衡看见小方总也是一愣,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儿,难道是来逛公园!
  
  其实看见神棍被围住,方屿第一反应就是那天老齐那伙人找来了,没想到竟然是一对夫妻,“怎么回事儿啊?”
  
  夫妻俩被突然出现的年轻人震慑住,这人个儿高腿长,再结合刚才冲过来时的爆发力,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
  
  管玉衡对他一摊手,表示没什么大事,让他放人走。此时中年男人的电话响了,男人看了眼就挂断,很快又响,再挂断还响,所有看热闹的人都盯着他,目光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中年女人瞪他,“接啊!”
  
  “恩。”男人接起来,两秒钟后脸刷的白了,“……什么?孩子怎么了?你是怎么搞的……在哪家医院?”
  
  离他最近的女人早在听清第一句时就红了眼睛,随后心灰意冷地扭头走了。男人挂断电话,也顾不上什么,推开围观人群疾步离开。群众们一片哗然!没想到最后来了个大反转,三三两两开始感慨。
  
  主角走了,群众也很快跟着一哄而散。有几个人跟新来的分享八卦,有几个经常找老头算命的人看他的眼神也不对了。
  
  老头本想借着由头把对面的年轻人赶走,没想到反而砸了自己的脚,今天估计是没什么生意了,他打算收拾东西,先回家避两天风头。临走前还狠狠瞪了管玉衡一眼,连带着方屿也被拉进仇恨范围。
  
  “这都是什么人啊?你在这儿干什么?”方屿来的晚,现在一头雾水,一看地上的‘准’字招牌和长椅上的半旧背包,方屿难以置信,“你不会一直在这儿摆摊吧?”
  
  管玉衡盘坐在地,点点头,“是啊,开展副业了,小方总要入股吗?”
  
  方屿嗤笑一声,往四周望了一圈,也跟着坐下来,“你这可是大买卖,办公场所有几千平了吧,我可投不起。”
  
  “谦虚,小方总富可敌国……”
  
  方屿突然啧了一声,眼神锁住某神棍,“对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