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全本章节大结局全文阅读

小说: 捂紧国师小马甲[娱乐圈]作者: 时叁岁字数: 2209更新时间: 2020-08-06

					          全场鸦雀无声,却能感受到观众内心的尖叫已经冲破头顶。
  
  音乐再次响起,节奏加快,管玉衡转过身,闪耀的灯光亮起,如潮般的尖叫再次涌起,感染了整个大厅,不知哪里传出一道深沉男声低声宣布:“现在,狂欢开始——”
  
  “嗷——”
  
  管玉衡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刻就莫名的有了条件反射,好像这些动作已经重复了几千几万次,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如此熟悉,但又是他本人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这个时代的舞蹈。
  
  回想起从前一个人在瞻天塔里的日子,他每天从塔顶眺望远处百姓的生活,是不是他心底也是期望能有一天能这样,像是要把灵魂都献祭出来一般地,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台上的人越来越投入,连台下的尖叫声也变成了背景音。方屿定定地看着舞台上的人,眼睛都直了,他常在娱乐圈边缘行走,对于‘神棍’的舞蹈水平也能看出一二,不比自己公司那几个自称歌舞两栖的明星差。
  
  朋友一直拿着手机录像,还不忘向方屿显摆,“怎么样?不错吧!哎,小方总,要不你签了他,让他出道啊,一定能成摇钱树。”
  
  朋友就随口一说,方屿还真动了点心思。此时台上情形又发生了变化,舞台四周突然上来四位穿着超短裙的小姐姐,服装统一,管玉衡知道这就是严淼说的小环节,四个人迈着优雅的步伐朝他走过来,把管玉衡围在小圈里,全都面对着他一扭一扭跳起舞来。
  
  本来在思考如何配合的管玉衡:“……”什么情况?
  
  母胎solo的国师大人满头黑线,这个他实在来不了啊!
  
  观众们热情一波一波涌上来,尖叫都变了调,一沓一沓红色钞票被扔上舞台,观众激动地大声带节奏:“脱、脱、脱……”
  
  四个小姐姐围着他转圈,有胆子大的直接拉着管玉衡的袖子,还有人想解他的扣子,管玉衡没被人如此亲近接触过,抵触情绪非常明显,不过向来高贵的国师就连抗拒的动作都做的赏心悦目。
  
  在别人还没看清他是如何动作之前,管玉衡已经看准空隙转了个身,鱼儿一般从包围圈中脱离出去,再次站定后只剩宽大的袖子微微浮动。管玉衡下台前还不忘对观众欠身施礼,而后带着一身璀璨的光芒消失在台上。
  
  不管观众如何欢呼请他返场,他都充耳不闻,直奔后台,换下衣服就准备离开。
  
  严淼本是黑着脸进来的,之前他听说管玉衡在公司混的不好,才一直给机会,没想到这小子总是油盐不进,脱个衬衫怎么了?有大把大把的钱砸进来还不够?
  
  不过一看他要走,还是缓下语气拦住他,“小衡,这就要走了,你看观众多热情,再跳一个吧,唱一首也行。”
  
  管玉衡却不想在这里再多呆一刻,淡笑一下拒绝道:“不了,下回再有这样的活找别人吧!哦,钱直接打卡里就行,告辞。”
  
  “诶?你这小子……”严淼立刻追出去,却一个人影都没看见,顿时气的直咬牙。
  
  管玉衡不疾不徐往外走,面上依旧带着浅笑,心里却厌恶这个嘈杂的地方,如果明确告诉他加的环节是这样,给他五倍价钱他也不来。
  
  还小衡衡?听着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要是之前有人这么叫他,他一定给对方贴一个永远开不了口的符咒。
  
  看来靠原主技能赚钱的路子也走不通了,他又回味了一下刚才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感觉,估计这是他最后一次来酒吧了。
  
  小心翼翼绕过还在酒吧里疯魔的人,走到门口时腹部突然一痛,一颗粉红色的脑袋冲过来直扎进他怀里,连带着他后背狠狠撞在墙上,管玉衡被他前后夹击撞的差点吐血,后悔今天出门没给自己算一卦,“你没事吧?”
  
  粉红脑袋好像喝多了,扶着管玉衡肩膀都站不稳,攥着管玉衡肩膀的大手松了又紧,半天才缓缓抬起头,漆黑的眼眸透着迷离醉态,管玉衡心里咯噔一下,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
  
  “哎呀,不好意思。”后面跟过来两个健硕的年轻人要扶起粉红脑袋,被粉红脑袋狠狠甩开。
  
  方屿用尽全力站起来,刚才喝了一杯朋友递过来的鸡尾酒就开始头昏脑涨,他马上意识到不对,极力克制这种感觉踉踉跄跄走出来,还是被他的跟班跟上了。
  
  两个跟班见小方总和一个撞上的人互相瞪着眼睛发呆,谁都不说话,问了句:“你们……认识?”
  
  小方总今天穿着打扮过于大胆,国师还没认出来。管玉衡只觉得这个人真眼熟,不知道是他见过还是原主见过,所以等着方屿的回答。
  
  “不认识。”方屿扭过头,他今天是遇到麻烦了,不过看神棍那个细胳膊细腿的样子,加上他这么一个估计也是白搭,还不如他一个人,逮住机会还能跑的快点。
  
  跟班也不想节外生枝,一边一个架着小方总就往外走。方屿没力气抵抗,只能跟他们走,在暗中恢复力气。
  
  刚出酒吧大门,一个跟班反应过来,“诶?刚才那人是不是老大一直想堵的小衡衡啊?”
  
  另一个跟班也犹豫了,“好像是,管他呢!先搞定今天这个再说。”
  
  方屿一听更觉得刚才没拉神棍过来的对的,他知道这帮人不敢对他真怎么样,毕竟家里势力在那,可那神棍就不一样了,这帮富二代可没把这些所谓‘戏子’放在眼里。
  
  管玉衡边走边琢磨今天晚上住哪,脑子突然灵光一闪,刚才那个粉红脑袋好像是昨天那个又狂又酷的小方总!怎么不到一天的功夫跟换了个人似的,还装不认识他。
  
  管玉衡用昨天在护身符上感知到的信息,简单掐指给小方总算了个运势,今天晚上有一劫,不过有贵人相助,有惊无险。
  
  贵人?管玉衡捻了捻指尖,贵人说的应该就是他了。国师大人转过身,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晚,接着管闲事去。
  
  管玉衡离得很远,看着方屿三人拐进了酒吧旁边不远处一条幽暗的小胡同。看那小胡同的方位,管玉衡啧啧两声,叹息着摇摇头。
  
  方屿被一人扛着半边身子,稍微恢复了些力气,“这是要把我带哪去?老齐真是出息了,好久不见都敢跟我使阴招了。”
  
  俩跟班对视一眼没理他,走一会儿,前面出现又两人摩拳擦掌等着他们,依旧没有那朋友的影子。
  
  方屿扭扭脖子,眯眼冷笑:“见不得人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