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 捂紧国师小马甲[娱乐圈]作者: 时叁岁字数: 2082更新时间: 2020-08-06

					          方屿暗中捂脸,这种场景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而小方总又不愿意主动跟自己助理解释。
  
  大威说是自己的特别助理,但他知道这是舅舅怕他惹祸放在身边看着他,顺便帮他解决点潜在问题的人,虽然大威尽职尽责,对于他的事从不多嘴,但到舅舅那里就不一定了。
  
  如果这件事被传到舅舅耳朵里,说不定这个神棍家里祖宗十八代的信息就会马上出现在舅舅办公桌上。
  
  方屿偷偷对管玉衡使眼色,叫他别乱说话,可他眼睛都眨抽筋了,对方还是那副迷迷糊糊甚至有的呆萌的样子,气的他要炸了。
  
  大威心里一阵权衡后,很快就冷静下来,眼前这位先不论男女,他可是第一个出现在小方总床上的人,要不要向郑总汇报,他还要再观察观察,于是就转开话题,“不知道这位先生在,只准备了一人份早餐,我现在就叫服务生加一份送进来。”
  
  大威转身出门,方屿拿着换洗衣服进屋,瞪了管玉衡一眼,“一会儿他要是问你什么你只要微笑就可以,别说昨晚的事,更别说咱俩有关系。”
  
  管玉衡也起来整理衣服,衬衫湿了又干,皱巴巴的抚不平,疑惑地抬起,“你昨晚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见到属下这么怂?
  
  他后半句没说出口就被方屿打断了,“你小点声,我都是为你好。”说完方屿还仔细听了听房门外的动静。
  
  方屿不知道的是,大威早就轻手轻脚的回来,正站在门外不远处,一听见‘昨晚……厉害’,就忍不住露出了姨母笑,恨不得拿小本本记下来。
  
  管玉衡琢磨一会儿也懂了,大威就跟他家小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一样,伺候饮食起居也可能监视他一举一动,果然再厉害的人物身边也总有令他忌惮防备的人。
  
  换了干爽的新衣,方屿心情好多了,对镜子一照又是那个器宇轩昂的小方总,看到脖子露在外的一丝红绳,方屿问道:“这个护身符什么价钱?”
  
  管玉衡用清水洗了脸,抬起头,“什么?哦,那个送你的,不要钱。”国师大人突发善心,怎么能从百姓要钱呢!
  
  门外大威只听见三个字,又记下一笔:不要钱?!
  
  看来这个人攀上小方总还另有所图,这种事就怕不要钱,钱能搞定的才不是事。
  
  方屿皱起眉,他从不欠人钱,更不会欠人人情,不过转念一想,这个人昨天未经允许就潜入他房间,他没报警就不错了,还好心的收留他住了一晚,顺便提供早饭,恩,也算有来有往,还了人情了。
  
  吃早餐的时候,大威一直在暗中观察管玉衡,长相没得说,看起来斯斯文文,优雅大方,年纪轻轻气质沉稳。一般人家可养不出这么好的礼仪,大威又有点疑惑了,准备好好查查他。
  
  一切收拾妥当,方屿就跟大威去集团找舅舅,让司机送管玉衡回去,他们没有问对方姓名,也没留联系方式,方屿想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吧。
  
  第二次坐这个时代的汽车,管玉衡稳稳坐在后排对比起来,比昨天石哥开的那辆宽敞多了,按照记忆报了个地址,司机多余的话一句没有,两人十分安静的到了公司的公寓。
  
  还好管玉衡记得带钥匙,打开门正好室友孙举拉着个行李箱正要出门,抬头看见他乐了,“呦,咱们的大仙儿回来了?”
  
  孙举可跟昨天大不相同,化了淡妆,一身名牌,光鲜亮丽,趾高气昂。拉着箱子路过管玉衡时又停下脚步,侧头盯着他,鄙视这个假装清高的人,“哦,忘了告诉你,我很快就要进组了,今天去跟导演研读剧本,之后……应该也不会住在这里了。”
  
  “石哥让我通知你,你已经被公司雪藏了,之后这间公寓会安排公司的另外两个艺人来住,你今天就得搬出去,哎,你好自为之吧。”
  
  孙举装模作样的拍拍管玉衡肩膀,以示同情,其实也有一点真心实意,他们出道就是十八线,虽然关系一般,但至少两个人一起挣扎,现在管玉衡还在淤泥里甚至翻不了身,而他已经紧紧握住机会,准备在娱乐圈大展拳脚了。
  
  一想到这个同期签约,最被公司看好的人会被自己踩在脚下,孙举兴奋的汗毛都在颤栗。
  
  虽然此刻没看到管玉衡惊讶后悔的表情,他有些遗憾,但是来日方长。孙举志得意满的走了,高傲有什么用?清高有什么用?空有一身才华有什么用?不懂得审时度势的人才是最可笑的。
  
  管玉衡半天才明白雪藏的意思,转头看着窗外楼下,孙举进了一辆看起来高档的轿车,虽然比刚才送他回来那辆差了点,但也闪着金钱的光辉。
  
  自己选择的路,是好是坏,是捷径还是断崖,都要自己去体会了。
  
  接下来管玉衡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的问题,他要搬出去住,而且之后在公司这边没有任何收入。按原主的记忆,虽然之前通告就不多,公司抽成还高,至少还是有收入的,靠他自己在外面偷偷摸摸接些小活儿,也能够正常生活。
  
  毕竟艺人开销大,服装借不来,公司又不给准备,全都要自己负担。
  
  管玉衡环视不大的卧室,简单收拾了几件他觉得还能穿的衣服,被揉皱了的曲谱,再也没什么是他自己的东西了,收拾完也就一个双肩包。
  
  原主没有现金,他打开短信一看存款余额——6606.16元。
  
  恩,是个吉利的数字。
  
  管玉衡在屋里坐了很久,他需要尽快适应这个世界的生活,还有原主的记忆,当他知道和公司的合同还有三年多时,无奈叹口气,之前他出去找活儿,公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不上他那点报酬,这次跟经纪人闹掰了,不知道会不会一直盯着他找茬呢!
  
  国师大人十几年没为钱发过愁,他的俸禄有多少他从不关心,因为他也没地方花。又看了眼存款,这点钱估计连两个月房租都付不起,真是给他出了道难题。
  
  此刻他有点后悔昨天给小方总的护身符没要钱,不知道现在再回去找他可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