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 捂紧国师小马甲[娱乐圈]作者: 时叁岁字数: 2725更新时间: 2020-08-06

					          第5章
  管玉衡嘴角挂着浅笑,整个人气质陡然一变,云淡风轻,神色安定仿佛见惯了这种场面,得到喘息的方屿觉得这个刚才事不关己又对他指手画脚的神棍也没那么讨厌了。
  
  在二人看不见的伞外,白衣男鬼被伞尖射出的精光击中,哀嚎一声,整个身体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萎缩成拳头大小,抽搐的魂魄在屋里横冲直撞。
  
  管玉衡撤回伞就见红衣女鬼伸长舌头勾住男鬼魂魄,转过头狠狠瞪了管玉衡一眼,一股阴风刮过,二鬼飞快从窗户逃遁无踪。
  
  方屿呆坐在床沿,疑惑地看着安静下来的四周,有些不知所措,突然觉得刚才的一切是不是他的幻觉,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在发疯。
  
  管玉衡脚尖踢了他一下,对着四周努努下巴,“愣什么呢?快检查一下屋里还有没有。”刚才他已经用尽了自己全部精力,阴阳眼也消失了,现在就指望照妖镜还管用。
  
  “哦。”世界观崩塌让方屿反应迟钝,站起身才发现自己全身酸痛,像练散打时被人群殴了一样。拿着不太清晰的镜子在屋里走了一圈,没放过大大小小的角落,确定真的没有任何可疑影子之后,他才长出了口气。
  
  管玉衡还是优哉游哉的斜栽在床上,一副刚喝完下午茶困觉的样子,方屿精神放松之后来了脾气,开始翻旧账,“你刚才怎么不出手?偷偷摸摸进来是来看热闹的?”
  
  管玉衡用指尖掐着一旁护身符的红绳,对他晃了晃,“以你的体质,这种事情应该经常遇见,让你练习练习,免得以后手生。”
  
  方屿嗤笑一声,撸起袖子有点想揍他,又听他说:“不过我想到了个办法可以让你免除这种困扰。”
  
  “呵,果然是神棍。”方屿觉得对方终于说到正题,开始提钱了。就见管玉衡盯着护身符出神,指尖揉搓着被弄脏的一角,嘴里念念有词,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就像变魔术一样,刚才还沾着血污的位置连带着整个护身符全部焕然一新,符纸平整,朱砂鲜亮,红绳都像包了一层薄膜,比他第一次佩戴时还要新。
  
  如果是看魔术节目,方屿都快给他拍手叫好了,没想到这个年轻的神棍还真有点本事。
  
  管玉衡将崭新的护身符递给他,“水火不侵,刀枪不断。以后可以安心了。”
  
  方屿愣愣的接过,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触感,不管信不信,戴着总没啥坏处吧。
  
  方屿心里还别扭着,想道谢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房里的座机响了,原来是他大半夜房间霹雳乓啷吵到周围的客人,被投诉了,服务员也不敢找自家小方总问东问西,实在是打投诉电话的人太多,他们也怕小方总出事,才硬着头皮来问问,一问没事也就放心了。 
  
  “什么事都没有,只是有些东西碎了,明天再收拾吧。”
  
  方屿撂下电话,一屁股坐在床上,就听‘嘎吱’一声,然后好好靠在床上的管玉衡就被震了起来,扭头一看,床尾一角塌了下去,方屿顺着弧度直接摔倒了地上,狠狠一个腚墩儿。
  
  “……”
  
  管玉衡:“你把床坐塌了。”
  
  方屿拿出硌在屁股底下折了半截的实木床腿,没好气的扔过去,“你坐也塌。”
  
  一定是刚才打架时被震坏了,方屿再次爬起身,看着自己松松垮垮又脏兮兮的浴袍,又看看对面浑身湿了一片的某神棍,还有满屋子惨不忍睹的情形,方屿忍不住笑了,这场面实在是难以形容。
  
  管玉衡也摇头浅笑,自己出道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新的身体还不太适应,醒来时被磕肿的后脑又开始隐隐作痛,他笑了两声竟然晕了过去。
  
  方屿还在那寻思要不要录个视频记录一下自己的战果,就听那边砰一声人就歪倒在床上,他赶快过去摇摇对方肩膀,又探探鼻息,“喂,谁让你躺这儿的?别碰瓷儿啊!”
  
  方屿气急败坏,可这神棍不管不顾的居然还打起小呼噜了。他无奈了半天,最后翻身往床上一躺,爱咋咋地吧,扯过被子倒头就睡,只留下镜子里一闪而过的符文守护着凌乱的房间和精疲力竭、呼呼大睡的二人。
  
  ——
  
  第二天上午,星级酒店走进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三十出头有些秃顶,酒店经理见了他赶快大步迎接,跟见了救命恩人一样,“威特助,您总算来了。”
  
  大威不疾不徐往电梯方向走,“我让你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酒店经理忙点头,“那是,早餐、换洗衣服,连小方总的爱车刚才都叫人重新清洗了一遍。”
  
  大威满意的点点头,挥手让经理不用跟着了,“交给我吧,东西都放在门外等着。”
  
  酒店经理千恩万谢,大威对着电梯镜子理了理为数不多的头发大步走了进去。
  
  作为一名优秀又专业的高级特助,大威对自己的雇主了解的十分透彻,昨天晚上他就收到酒店电话,小方总在酒店发脾气引来其他顾客纷纷投诉,这点大威自认为可以轻松摆平,毕竟小方总看着跋扈了点,却也只是个刚成年的孩子而已,他连夸带捧,两三句就能搞定。
  
  按照他得到的消息,昨天晚上小方总和一帮富二代带着小明星小模特喝酒,不知道哪个触了小方总霉头,他帮着解决了就是。
  
  出电梯口大威再一次整理仪容,收紧凸出的小腹,挂上职业微笑走出去,盯着手腕上的宝齐莱腕表等待片刻,掐好时间在9点整准时按下门铃。
  
  “叮咚——”
  
  方屿睡了几个月以来难得的好觉,梦里他还在跟一个大汉厮打,好不容易他逮到机会一拳干掉对方,没想到大汉突然回过头来露出了昨天神棍那张俊秀的脸,吓得他一拳打偏差点闪了腰。
  
  铃声在耳边环绕,方屿迷迷糊糊地就觉得自己好像又被人锁了喉,耳根的热气时有时无,想起昨晚的事他一个激灵就惊醒了,扭头一看旁边一张白皙清透的脸正对着他,可不就是刚才梦里害他闪了腰那张脸嘛!
  
  管玉衡右手搭在他脖子上,侧身睡的很乖巧,阳光映在年轻的脸上,闭着眼都显得朝气蓬勃,一点没有昨天老气横秋的样子。
  
  他轻手轻脚的拿开脖子上的飞来横爪,管玉衡一皱眉,睫毛唿扇唿扇两下醒了过来,瞪着一双迷蒙的睡眼对着方屿发呆。
  
  管玉衡心怦怦直跳,居然梦见了死前的那场大火,他从塔顶坠落堪堪抓住那人的手腕,本应是一段生离死别的场景,那人却生生把他的手掰开,管玉衡倒吸口气,眼前的情形渐渐清晰,对上一张有些陌生的脸,仔细端详一会儿他才将昨晚的记忆渐渐回笼,再一次的意识到,原来,他真的已经离开那个世界了。
  
  门铃再起响起,管玉衡回过神要起身,方屿突然靠过来凑到他旁边,神秘兮兮的小声提醒:“一会儿小心说话,能闭嘴就闭嘴。”说着翻身下床去开门。
  
  管玉衡还云里雾里不明所以,就听见客厅一声压抑过后的惊呼:“天呐!这是怎么了?入室盗窃吗?”
  
  大威优秀的职业素养也没能掩盖他看到眼前情景时的诧异心情,这么多年他第一次看到有人住一晚酒店能住成这样。
  
  “没有,哪有的事。”方屿尴尬地别过头,往里间走。
  
  大威跟在他身后,边走边抽搐着嘴角,透过卧室大开的房门,正对上管玉衡迷糊又无辜的眼神。
  
  大威彻底愣了,而后职业特助迅速在脑中总结关键信息:极品帅哥,面色羞绯,楚楚可怜,手腕红肿,衣服褶皱,满地狼藉……
  
  大威在心底倒吸一口凉气,传说中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小方总,原来……
  
  大威的眼底一瞬间闪过了无数个富有内涵的信息,管玉衡被他盯的背心发麻,回忆起这个世界的人打招呼的方式,他微微抬起手,红肿的手腕上大手印更加清晰可见。
  
  管玉衡脑海里冒出一个词,随即勾起营业式假笑,“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