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 捂紧国师小马甲[娱乐圈]作者: 时叁岁字数: 2814更新时间: 2020-08-06

					          管玉衡是跟着两个看起来有点实力的老鬼进来的,面对气急败坏的小方总,他觉得即使说实话对方也不会相信,可能还会认为他脑子有问题。
  
  还没等他把被掐的生疼的手抽出来,小方总倏地从浴池里窜起身回手就是一记重拳,拳风直冲管玉衡右脸,可惜他右手被死死按住整个身子前倾躲闪不得,危急时刻管玉衡整个人腾空跃起,以右臂为轴旋转360度恰好躲过拳头。
  
  管玉衡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起来干脆利落,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平时做起来毫不费力的动作,让这个新的身体差点把腰扭断,落地时还震麻了脚脖子。
  
  方屿却被他一副练家子的样子唬的一愣,他靠爆发力没袭击成功,也不敢轻举妄动,动作迅速披上浴袍防备的靠在一边,“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总缠着我?”
  
  管玉衡背着双手暗中揉着快断了的手腕,暗骂这小子年纪不大力气却不小,一边风轻云淡的安抚他,“年轻人别激动,我没有恶意,我真的是来救你的。”
  
  方屿觉得对方可能有妄想症,管玉衡又说:“你最近是不是感觉浑身酸软、后颈发凉?有时乏力嗜睡、头昏脑涨?这都是阳气流失的症状。”
  
  “……”小方总从小到大没少听人跟他讲鬼话,听完皮笑肉不笑地拿起钱包抽出几张红票,“有病就去精神病院,这个就当给你打车了。”
  
  管玉衡看见红票票目光闪了一下,潜意识里闪过原主对它的渴望,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上一秒还痞笑的小方总又纵身袭来,一记飞踹命中管玉衡左肩,整个人被一股大力击中,向后翻了一个后滚翻才勉强停住。
  
  方屿趁胜追击,练过散打的年轻人收不住力道,拳拳用尽全力,管玉衡只守不攻,倒也不显狼狈,两个人在宽大的浴室里左劈右挡,满屋的瓶瓶罐罐和盆景挂画遭了殃,不消片刻,一地残骸。
  
  “你这个人怎么恩将仇报呢?”管玉衡躲来躲去也没意思,在一帮看热闹的小鬼面前又不屑跟他动手,只能尽可能跟对方拉开距离,不巧一脚踩中了刚才小方总出浴时甩出来的一片泡沫。
  
  “呲溜——”管玉衡和方屿隔着浴缸,自己来了个一字马,还彻底把脚踝给崴了。
  
  方屿嗤笑一声,冲过去就要出手,管玉衡站起身对他摆摆手,“不打了,不打了,年纪大了禁不住折腾。”
  
  管玉衡看脸也就二十出头,比他大不了多少,方屿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说话语气总有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特别像他舅,难道他幻想自己是个小老头?
  
  管玉衡扶着腰,托着腿靠在水池旁边,拽过一边的可移动化妆镜,对方屿点了点镜面,“你不是不信我吗?看仔细了啊,别眨眼。”然后又小声嘟囔了一句,“也别尖叫啊。”可惜这句对方没听见。
  
  方屿猜不透他又搞什么鬼,就见他在镜面上比比划划,嘴里好像还默念什么神神叨叨的,就在方屿觉得对方是不是在给他催眠的时候,20公分直径的镜面里波动扭曲,居然慢慢浮现出一张诡异地无法形容的脸。
  
  “靠!”方屿差点直接蹦起来。
  
  管玉衡又缓缓转动镜面,照向浴室的另一侧,一张张扭曲的面孔看的方屿汗毛乍起,忍不住警惕的四处张望,确定浴室只有他们二人之后瞪着他骂道:“你在搞什么?”
  
  “肉眼看不到的,你只能通过镜子看,刚才那个女鬼正从你脖子吸阳气,恩,看起来甚是香甜。”管玉衡抱着膀子靠在一边,指了指方屿身后的方向,伸出被掐红的手腕,“是我救了你,你还恩将仇报。”
  
  方屿甩甩脑袋,看了眼镜子,还有很多影子,他还是不敢置信,觉得自己可能在刚才被卡脖子时就被下了药,可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那些画面依旧没有散去,不仅距离他越来越近,还有一只手向他伸了过来。
  
  方屿下意识全力出拳,打中的空气没有任何异样,但周围的冷意却驱散不少,现在他也搞不清对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他20年来的世界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咦,小心!”
  
  管玉衡叫了一声打断了方屿的思绪,就见镜子里一个红衣女人伸出长长的舌头,舌尖都快触及自己后颈,方屿回身便挡,经过几番惊吓之后他也激起了狠劲,对着镜中表明的方向狠狠就是一拳,那一刻他好像触及到了什么阴冷的东西,收回拳头感觉上面一瞬间湿滑黏腻,这种种迹象让方屿不信也得信了。
  
  这些东西看不见还好些,看见了任谁也无法忽视,方屿斜睨着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看热闹的管玉衡,恨恨道:“现在怎么办?你不是来解决问题的吗?”
  
  管玉衡搓搓手腕,又指着右脚,微微一笑,“我受伤了,你自己解决吧。”
  
  “啥?”方屿都愣了,他怎么解决?就见管玉衡转动镜子,镜面一个符文闪过,“他们怕这个。”
  
  果然‘照妖镜’所过之处照到的影像就消失了,没过片刻,方屿突然觉得周围比之前更加阴冷,就听管玉衡说,“糟了,惹怒他们了。”
  
  方屿看他不打算出手的样子,一个箭步冲过去用力一把掰断镜腿,捧着照妖镜照着浴室各个角落。
  
  管玉衡看着折了半截的镜腿,暗叹这里的年轻人真是暴躁。
  
  临时制作的照妖镜效果还不错,没多一会儿,大多数修为低的小鬼都被赶跑了,管玉衡轻轻皱眉,还剩下的两个应该就是这批里最厉害的鬼魂了,不知道小方总能不能应对。
  
  白衣男鬼长的十分强壮,护在红衣女鬼身前,照妖镜照过他们身上只是泛起淡淡白烟,方屿以为事情很快解决刚要松口气,没想到还有两个硬茬,转头见不靠谱的神棍在一旁若有所思,却没有一点要帮忙的意思,没好气道:“喂,怎么办?”
  
  管玉衡看看他,又看看红白二鬼,搓搓下巴说出一个字:“跑。”
  
  “草!”方屿没想到是这个答案,如果可以他甚至想给那个神棍比个中指。红白二鬼没给他这个机会,凶狠的朝他袭来,方屿呼吸一窒抱紧镜子就冲出浴室。
  
  马上卧室里就传来霹雳乓啷的声音,管玉衡叹口气,看来小方总连卧室都没跑出去,国师老人家缓慢移动着受伤的身躯,靠到门口继续观战,顺便还来几句场外指导。
  
  “诶,注意身后。”
  
  “这个扫堂腿姿势变形了啊,不标准。快,左边左边……”
  
  小方总气的想吐血,回头狠狠瞪了一眼。他一手持镜观察敌人动向,一手寻找武器攻守结合,如果不是管玉衡开了阴阳眼,小方总的行为可能就像那些犯了疯病的人一样歇斯底里。
  
  没多久卧室的各种摆件也没能幸免,全部报废。方屿一个人精神紧绷进行战斗,这种高强度是他学武以来都没经历过的,毕竟面对虚无的对手,再厉害的招式也像打在棉花上,无处泄劲。但他不想求助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神棍,而且几番交手下来他也摸出了点规律。
  
  镜子里的影子不是完全无法触及,只要他脑海中凝神出击,就能击中对手。凝神,全力出拳,拳头击中女鬼小腹,这一击效果显著,女鬼在镜中的影子明显变淡了不少。
  
  管玉衡有些惊讶的挑起眉,不错嘛,居然能击中魂体!刚才他仔细观察过小方总的招式,明显是没入过玄门的人,看来他有些机缘,难怪身上的气息这么招鬼怪。
  
  虚弱的女鬼缩到白衣男鬼身后,我见犹怜的样子让男鬼气愤地魂魄不稳,在镜中波动起来,形体居然肉眼可见的越涨越大。
  
  照妖镜太小照不出男鬼全貌,方屿下意识后退几步,没想到被床沿一绊整个人栽倒在床上。
  
  面对男鬼步步紧逼,方屿镜子脱手后只能靠直觉应对,周围温度忽然骤降,几乎要把他冻僵,几招下来动作开始变形,渐渐难以招架。
  
  就在方屿判断不出对方攻势的时候,突然感觉头上一暗。
  
  管玉衡从衣柜里抄起酒店备的黑色长伞扑了过来,伞尖直取男鬼眉心,按动伞把,长伞将二人罩在阴影内,只听管玉衡清润的嗓音轻声念出一个字:“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