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 捂紧国师小马甲[娱乐圈]作者: 时叁岁字数: 2614更新时间: 2020-08-06

					          管玉衡看着面前砰地一声甩上的房门愣了,与四周好奇盯着他的小鬼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半天才回过神,抬手又敲响了房门。
  
  “你又干什么啊?”方屿不耐烦的开门,在自家酒店被人‘上门推销’的感觉十分糟糕,特别想立刻口吐芬芳,但对上面前闪亮又无辜的双眼,他又将接下来吐槽的话咽进了肚子,一边感叹现在某种服务行业戏精真多一边无奈地叹口气,“再说一次,我、没、叫……鸭!”
  
  说着他就要关门,却在最后背对东西卡住,方屿看了看从门缝里塞进来的半只鞋,眉间怒意越来越盛。
  
  管玉衡觉得刚才自己没表达清楚来意,这次抓住机会直奔主题,“这位居士,我见你印堂发黑,最近可能会有灾祸发生……”他话还没说完呢,对面方屿就扯起嘴角笑了,管玉衡不明所以,他以前跟师父一起游历为人驱邪解难都是以这句开头的。
  
  方屿讽刺的勾起唇,冲他竖起大拇指又缓缓向下,吐出一个词,“Low!”而后砰的关上门。
  
  这回轮到管玉衡炸毛了,他堂堂国师屈尊降贵为人驱除邪祟,居然被拒之门外两次,简直不可理喻,气的他围着几只小鬼一直转圈圈。
  
  方屿黑着脸回房间,没想到自家的星级酒店居然什么人都能混进来了,打电话找保安处理,又叫了瓶红酒才渐渐缓下心情,窝在柔软的大床里刷微博。
  
  热搜上又是谁谁夫妻疑似离婚,哪哪模特黑料曝光,某某小生否认恋情之类的,方屿随手一翻,都一笑置之,这些陈年老料居然才爆出来,估计又是新戏上映想带一波热度。
  
  要是平时他一定会跟着爆点猛料,但是今天被搅了兴致,就放这几个人一马。正好今天是他和朋友玩票的游戏公司推出产品的日子,顺便帮忙宣传一下。
  
  @方块大魔王V:抽奖了,抽奖了啊,选50位玩家分享50万公主币,附赠正品手办~//@公主的权杖V:《公主的权杖》今日不删档测试!快来领取专属福利!9种玩法强势来袭~
  
  方屿把手机扔在一边,从脖子里扯出一根红色,颜色有些发暗,看起来有些年月,红绳拴着一根五角形的黄色小纸包,一角沾了明显的红色污渍,整个纸包死气沉沉。
  
  他从小就运势差,只要他在的地方一定会出点倒霉事,堪称衰神附体,父母找了传说中灵验的寺庙请了平安符,这才让他的运势有所好转,但作为无神论者,方屿本人是不信这个的,只是应父母要求才一直戴着,这么多年也习惯了。谁知今天聚会时一个小模特竟然不小心把血染在了上面,这回不管有没有效,显然是不能用了。
  
  方屿也不在意,扯下护身符随手扔在一边,准备泡个澡,门铃突然响了。
  
  “小方总您好,您点的红酒到了。”
  
  服务生推着车腰杆挺直地站在房间门口,一直在门外暴走的管玉衡早就使了个简单的障眼法躲在一旁,在服务生后面悄悄地跟了进去。
  
  总统套房比公司给他和室友租住的那间要大很多,装修也十分奢华,大落地窗外是城市最佳角度的夜景,不过管玉衡没心情仔细看,如果可以他甚至想闭上眼睛,房间里可以说连角落里都塞满了形状各异的小鬼,饶是经验丰富的国师大人,进来第一眼依然让他头皮发麻。
  
  管玉衡捂住左眼,看着传来说话声的卧室方向,心想幸好这个人没有阴阳眼,否则早吐了,哪还能像现在有心情小酌一杯。
  
  服务生出门后管玉衡到卧室门口观察情况,靠在床头的小方总抿了口红酒就皱着眉把酒杯放在一边,开始扯衣服,讲究非礼勿视的国师大人迅速侧过头,顺便回想了一下,果然这些小鬼都是被小方总的气息吸引来的,越靠近他数量就越多。
  
  也许这个世界跟他之前的不同,这些肆无忌惮的小鬼在国师看来修为非常一般。管玉衡在客厅扫了一圈,五指在五斗橱上的琉璃花瓶里沾了几滴水,念起咒语将水滴弹向四周,无色无味的水滴长了眼睛似的追着有阴气的地方散开,各路小鬼一开始还不以为然,很快就都捏着鼻子抱头鼠窜。
  
  大多数的低级鬼争先恐后的从落地窗两边开着的窗户钻了出去,还有一些老鬼也被逼到角落,不敢靠近管玉衡的位置,待到低级修为的小鬼跑的差不多了,他才在茶几上拿起一块方巾,慢悠悠的仔细擦拭每个指尖,间隙还淡淡瞥了那些还不肯离去的老鬼一眼。他施过法的水滴类似于高浓度蚊香的效果,就算他们现在不走,时间长了也会感到晕眩乏力,有损修行。
  
  恩,念他们只是偷吸了几口‘香喷喷’的阳气,没对人产生实质性的伤害,国师大人已经手下留情了。
  
  可惜这个世界的鬼怪没遇见过什么厉害的人物,鬼胆子比他想象中大多了,遇见这种长相俊俏,疑似只会半桶水的小骗子,小鬼们只会更加爱挑衅,他们聚在一起交头接耳,张牙舞爪了半天好像研究出了对策。
  
  “刺啦——”背景墙上的巨幅油画掉了半边,画面中间撕开一个巨长的口子。
  
  “咵嚓——”刚刚被他征用的琉璃花瓶碎了一地,殷红的地毯湿透一大片。
  
  很多年没被忤逆过的国师大人微微挑眉,手上动作依旧不徐不缓,兴致却被提了起来。他终于遇到不会见他就跑的鬼魂了?好激动!好兴奋!
  
  随着卧室里脚步声越来越近,管玉衡擦手的动作一顿,觉得自己好像忽视了什么,再低头一看,他的障眼法失效了!平时能坚持一个时辰的障眼法,居然使用了一次小法术就失效了,管玉衡赶紧扔掉方巾藏到窗帘后面躲了起来,他可不想再被这个小方总说什么鸭不鸭的,虽然听不懂,感觉不是什么好话。
  
  方屿只走到门口,淡漠的扫了眼客厅的两处惨状,又回头看了看躺在床边角落的灰暗护身符,心想难道这玩意儿真有点用处?刚摘下来就又衰神附体?
  
  方屿摇摇头,他还是不信这个邪,一定是画框的质量不好,又看了下花瓶落下的方向,可能是夜风太大吹落的,他走过去关上窗,顺便欣赏下看过无数次的京市最美夜景,扯过一旁的窗帘掩住一室光亮。
  
  管玉衡被他突然拉窗帘的举动吓了一跳,布料擦过鼻尖差点打了个喷嚏,几个被他赶出窗外还在透着玻璃虎视眈眈的小鬼勾肩搭背的集体嘲笑他,企图再耍些手段让他的位置暴露,管玉衡竖起食指点在玻璃上,小鬼们瞬间就被一股力道拍扁在窗户上动弹不得,对效果很满意的国师大人轻轻一笑挥挥手走了。
  
  浴室里响起淅沥沥的水声,方屿躺进浴缸打好泡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入秋了,今天晚上特别冷,整个房间都阴嗖嗖的,尤其脖子后面总感觉有气息拂过。
  
  方屿再一次猛地回头还是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样疑神疑鬼不是他风格,本来想把护身符取回来,而后又自嘲的笑了,可能今天太累了所以才神经质。
  
  温暖的水温让人放松下来,昏昏欲睡,忽然那种让人汗毛耸立的感觉又涌了上来,让方屿整个头皮发麻,呆毛都快立起来了,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开始喘不过气。他瞬间睁开眼,迅速出手按住脖颈,却按到了一个冰凉又骨节分明的东西。
  
  方屿一个激灵,全身汗毛都要炸起来,抬眼一看竟然是一只白皙的手掐在他脖子上,正被他紧紧握住,顺着手指看过去,方屿一愣后气的脸都黑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