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完结版在线阅读全文

小说: 捂紧国师小马甲[娱乐圈]作者: 时叁岁字数: 3403更新时间: 2020-08-06

					          第2章
  葛大豪做房地产生意十几年,一路顺风顺水,干掉了不少竞争对手,最近投资的电视剧也被不少业内人士看好,不知道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艺人怎么就敢当着他的面说他财运不佳?!
  
  石哥看着葛总的脸色刷的一下暗了下来,马上过来打圆场,“葛总是大富大贵的人,小管你的那点三脚猫道行可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说着还暗中给管玉衡递眼色,就怕这个今天不正常的小祖宗又说出什么得罪人的话。
  
  旁边室友本来还愤愤不平,听见这话反倒笑了,以管玉衡的情商,煮熟的鸭子都能自己给作飞了,他乐得在一旁看热闹。
  
  管玉衡根本不管其他人怎么反应,看着葛总的黑脸,又说了一句:“偏财烫手,抓住不放,日后恐有灾祸。”
  
  他语气慢悠悠,说的像模像样,这回葛总彻底拉了脸,不看管玉衡,倒是迁怒石哥,“石总,这是什么意思?”
  
  “哎呦,葛总别误会,小管这是刚演完一个算命的角色,还没出戏呢!”石哥想过去踹这个不省心的艺人一脚,就算想要让葛总注意他,也得会把话圆回来,可别破坏了刚才的良好局面。
  
  室友噗嗤一声笑了,姓管的半年多没通告了,还没出戏?他看是走火入魔了吧。
  
  葛总一怒之下酒也醒了大半,面对一个心仪的小帅哥。要是当场翻脸,倒显得他不够大气,玩不起情趣。转念一想,很快缓解了情绪,又带着笑说:“小管啊,咱们换个地方,我仔细让你看看,研究研究怎么解了这个灾祸?”
  
  管玉衡蓦地笑了,这个老色狼,两句话不离这件事。
  
  他又看了看葛总眼角夫妻宫的位置,摇摇头,“葛总近日桃花太多,影响精气神。恩,夫妻关系不睦,哎……我就不去掺和葛总的家事了。”
  
  葛总被他说的红了下脸,最近家里的黄脸婆确实因为离婚的事跟他闹的厉害,不过后来他都全权委托律师处理了。
  
  管玉衡视线挪到对方眼下泪堂位,那里一面轻微塌陷,显得两眼十分不对称,“子女间关系也很僵持,啧,葛总的幼子……”
  
  “闭嘴!”葛大豪猛地一拍桌子打断了他的话,板着脸瞪着管玉衡半天,脸上没了刚才暧昧的模样,冷着声音质问他,“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
  
  葛大豪平时不太低调,家里那点烂事很多人都知道,如果有心人去打听都能打听到,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安静斯文的小男生还是个有心机的。
  
  管玉衡奇怪的挑了下眉梢,指着他的脸,“你自己告诉我的。”
  
  “你……”
  
  “管玉衡你太不懂规矩了!”石哥抢在葛总发火之前抢先呵斥管玉衡一句,又偷偷看了看葛总的脸色, “葛总,小孩子不懂事,学点东西就想出来卖弄。”
  
  石哥又说了一堆给管玉衡开脱,又敬了几杯酒,好在葛总的脸色正常了些,可是他叫管玉衡赔罪就是叫不动,这下他也怒了,这么不识好歹的艺人他带不动,干脆直接给赶了出去。
  
  管玉衡无所谓地摸摸下巴,站起身就往外走,三个人看着他优雅从容的背影,心思各异。
  
  葛总色心不改,还是舍不得,又拉不下脸,只能在那端着生气,就见小帅哥停住脚步,他心下一喜,心想刚才年轻人就是玩脱了,如果给他道个歉,机会还能拿回去。
  
  管玉衡只是突然想到他刚才只是给葛大豪批了运势,还没告诉他如何化煞,步骤不完善他总觉得缺点什么。
  
  白衣青年双手背在身后,微微侧过脸看着他们,干净的侧颜和他说出的话极不相符。
  
  “葛总,您近日想做的那笔大买卖可能要赔。恩,还有,刚才和您一起进门的那位先生最近运势极低,加上您犯了桃花煞,你们最好不要一起走夜路。”
  
  容易冲煞,恩,最后一句他没说,点到即止。
  
  管玉衡说完话优哉游哉的走了,剩下葛总一手指着他的背影一手捂着胸口直喘气,真是气的,他明天就要就准备拍下一块地皮,前前后后准备了大半年,被他这么一说,心里直犯嘀咕,这小子不是竞争对手特意请来气他的吧?!
  
  管玉衡在会所溜达了两圈,欣赏一下所谓的‘高档装修’,随后一个人晃悠到街上。
  
  前世的他是生活特别规律的那种人,饿了的时候大脑就像坏掉的罗盘,完全不能正常思考。出门后看见灯火霓虹的现代夜景,他才真正感受到这个世界给他带来的冲击。
  
  他沿着路边漫无目的的走着,会变换颜色的大型招牌,排成一条龙一样的红色车尾灯,还有数不清的早已不按龙脉起伏建造的大楼。
  
  管玉衡一路新奇,偶尔点评一下某个建筑的风水如何,或抬头观星想勘测运势,不知道走了多远,最后在一个他觉得风水极佳,非常聚财的高楼旁边停下。靠在一棵大榕树上,抬头看了眼大楼,建筑很高很大气,灯火辉煌透着奢华的气息,好像是个星级酒店。
  
  管玉衡随即眉头一皱,突然有股好强的阴气,刚才一路他都没感知到什么明显的阴物存在,此时却阴风阵阵,由于身体虚弱的原因,他还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他没开阴眼,只能靠气息感知,阴气越来越近,他看向右侧,迎着视线而来的是一辆精致的宝蓝色轿跑,飞一般冲到酒店大门口,还没等门童迎上去,后门打开下来一个年轻男人,笔直的大长腿回踹一脚把车门关上,潇洒的向酒店里走去。
  
  车子却没马上开走,很快又下来一个高个儿男人追着年轻人跑过去,貌似想和年轻人一起走。年轻人站不太稳,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三两下就把高个儿推了回去,还转头对司机摆了摆手,高个儿不情愿的坐回车里,轿跑才刷的一下开走。
  
  管玉衡的视线一直跟着最先下车的年轻男人,倒不是因为对方长得帅,而是刚才突如其来的阴气全都跟在年轻人的身后,他掐指算了几下,盯着年轻人快要消失的背影,眼中闪过新奇的神色,随手拾起一片掉落的树叶跟着进了酒店。
  
  门童见管玉衡长相俊美、气质优雅,开门的时候还微微红了脸,看他朝着刚才那位帅哥走过去又了然一笑。
  
  在电梯门关上之前,管玉衡加快几步走了进去,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年轻人靠在一边闭目休息,根本没注意他,虽然安静的占据一角,却气场十足,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电梯稳稳上行,楼层按键灯只有20层亮着,管玉衡没有房卡也按不了键。
  
  电梯里空间很大,站两个人绰绰有余,管玉衡叹口气站到另一边,他能感觉到四周被不同于空调的冷气填满,虽然看不见他也知道,不大的空间里可能挤满了各路牛鬼蛇神。
  
  他借着电梯门映出的影子观察年轻人,对方很疲惫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被周围的阴气影响。毕竟长时间被阴气缠绕不仅会连续倒霉,对身体和精神的影响更大。
  
  管玉衡缓慢地摩挲自己的小拇指,呼吸紧跟着一滞,年轻人突然睁开眼和他在电梯门中对视,微睁的双目带着审视定在他身上,眼神犀利的好像要把人拆了一片片的分析。
  
  管玉衡尴尬的摸摸鼻子,怎么看起来好像他偷窥一样,他正琢磨如何开口,叮一声,电梯到了。
  
  年轻人目不斜视的走出去,带走了小空间中的阴郁冷气。
  
  管玉衡数了五个数也跟了出去,正好看见对方进了一间房,咣的一声关上门。
  
  这一层都是高级套房,一共也没几间,管玉衡站在那间门口自嘲的笑了笑。他像一个跟踪狂似的跟到这儿,到底是要干嘛?又要多管闲事了!
  
  如果他刚才没跟年轻人近距离接触,他可能会认为年轻人本身是个鬼王之类的自带阴气的阴魂,毕竟在一个地区出现这么重的阴气本身就不容易,可通过观察他发现年轻人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气息,而这种气息却特别吸引阴物,就好比一顿满汉全席对乞丐的吸引力。
  
  他粗略估算下,刚才跟着年轻人的阴魂可能要数以百计,管玉衡又叹口气,这些年他身居高位,很久没管过这种小事,有些兴奋的同时又嫌麻烦,不过已经到这儿了,就顺手处理了吧!
  
  管玉衡掏出树叶两指捏住,默念一口咒语,叶子仿佛比刚才更绿了些,管玉衡将叶子按在左眼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缓慢的沁入眼睛里,叶子逐渐枯萎,失去了生机。
  
  管玉衡缓缓睁开左眼,好像开启了夜间红眼模式的摄像头,视野里的所有东西都带着诡异的颜色。饶是他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一群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小鬼排着队的往刚才那间房门里钻,有几个争先恐后还会推攘几把。管玉衡沉默了会儿,往后退了一步,刚才他脚恰巧踩住了一只,小鬼正幽怨的看着他,泛着绿光的脸距离他都不到一寸。
  
  外面的小鬼容易处理,难的是已经进门的,他要‘多管闲事’就得进到房间里去。管玉衡正琢磨找什么借口进去,手已经抢先一步按下了门铃。
  
  “叮咚……”
  
  过了好一会儿里面都没有动静,就在管玉衡以为对方没听见的时候,门开了。
  
  年轻人还是刚才那身衣服,从里面露出半边身子靠在门边,散发着‘此刻我很不爽’的气息,看见管玉衡后,疑惑的皱起眉。
  
  “是你?你是服务生”
  
  “呃……”管玉衡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思维凭着惯性脱口而出一句话,“先生,需要什么服务吗?”
  
  话说出口管玉衡自己都愣了,这话是原主在酒吧驻唱时养成的下意识反应,现在这个场合说出来好像有点不太合适。
  
  年轻人眼底厌恶的情绪一闪而过,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视线落在管玉衡俊俏的脸上,上前一步贴近他,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不好意思,我没叫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