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二十集 激战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6580更新时间: 2020-02-28

					        
  雪飘飘带着周圆圆、林薇、司马行空与庞大虎一路南下,直赴青云山。

  路上,周圆圆收到本教的飞鸽传书,说盟军已经结扎在血灵教总坛的山脚下,不日便发动攻击。

  雪飘飘算着日子,必须要火速前往才能赶在盟军攻山时赶到血灵教,于是快马加鞭一路猛赶。

  数日后,正是盟军攻山的日子,众人赶到了血灵教总坛的山脚下。

  雪飘飘并没有带队到大路,而是绕到山后,来到一片树林,然后在林中一间小屋前下马。

  之后,他交待司马行空与庞大虎道:“二位兄弟,帮我保护薇薇。你们在此守着,等我回来。”

  庞大虎拍了拍雪飘飘的肩膀,点了点头。

  司马行空从背囊掏出一把剑,递给雪飘飘,说道:“我所铸,必可助你。”

  雪飘飘点点头,接过剑,然后拔了出来,顿时,一股寒气袭出。雪飘飘笑道:“真是把好剑,司马兄弟你果然有一手啊。”说完,背上剑,便顺着一条小路向山上跑去。

  周圆圆紧跟雪飘飘而来,她问道:“飘飘,这条小路通向哪里?”

  雪飘飘说道:“通向半山腰,这样我们可以避开守在山脚下的盟军,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周圆圆仍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条路呢?”

  雪飘飘这时顾不上理她了,顺着山路一路狂奔,然后转出到了大路,再沿着大路直赴血灵教总坛。周圆圆一路跟着他,已经是气喘嘘嘘,几乎跟不上了。

  雪飘飘一路只顾着跑着,但令他奇怪的是,路上鲜见尸体,也没见到多少激战过的痕迹,看来盟军是势如破竹攻上山上,而血灵教的防御是不堪一击。

  来到了总坛后,果然见到了大批的盟军占据了此地。众人见到雪飘飘,不禁有些奇怪,离他近一点的一名华山弟子问道:“这位兄台,你迟来,不知属于哪个门派的?”

  这时在众军中圣女教阵营中的教徒看到周圆圆,便问道:“周堂主你来了?教主不是说不让你来的吗?”

  周圆圆喘着大气,指着雪飘飘说道:“我……我是跟着他来的,还没回教呢。对了,教主来了吗?”

  教徒说道:“教主没来,这次来的是左护使与疾风堂主。他们与其他门派的掌门追击魔教余孽去了。”

  雪飘飘环顾了四周,问道:“你们的人怎么这么齐整?怎么不见血灵教的弟子?”

  另一名圣女教徒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们一路跟着盟军上山来,魔教溃不成军,我们根本就没遇到什么抵抗。”

  雪飘飘又问:“那教主呢?”

  那教徒说道:“那老魔头身受重伤,战力尽失,被困在后山的悬崖上。那个天血神使高达死守着通往悬崖通一的小路,拼死保护老魔头,做困兽之斗。我教的霍左使和疾风堂周堂主以及其他门派的掌门已将他们包围了,只等那个高达精疲力竭,便会取得老魔头的首级。我们这些人正在清理魔教上下,绝不放走任何一个敌人。”

  雪飘飘咬了咬牙,轻声骂道:“可恶。”然后向左侧跑去。

  周圆圆不知道雪飘飘要干什么,便一路跟了过去。

  雪飘飘跑过一个长廊,来到最尾间的一个房间里,推了门跑了进去。

  这时旁边的一位天山派弟子说道:“你不用找了,我们已经搜过了,里边没有魔教余党。”

  周圆圆跟了上前,解释道:“不好意思,我们再找一找。”说完,便跟着雪飘飘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以后,周圆圆发现这里显得很别致,四处挂满了山水画,窗台前放着各式各样的乐器,而最显眼的地方,有一杆非常漂亮的竹箫,但上面布满了灰尘,看是很久没人动过它了。

  雪飘飘看了看四周,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里还是如此的熟悉啊。”但他没再多停留,来到东首的墙边,推动旁边一个琴架,接着只听一阵轰轰声响,东面墙上打开了一道暗门。随即,雪飘飘便钻进暗门里边。

  周圆圆吃了一惊,不禁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机关……”但她的话没说完,雪飘飘已经不见了身影,只得立马钻进了暗门中,紧跟上雪飘飘。

  雪飘飘进了暗门后,沿着小道一路疾跑,周圆圆在后边也发足脚力跟着雪飘飘。论短跑或是长跑的能力,雪飘飘都在周圆圆之上,但由于小道太窄,无法让他使出全部力量来进行,不过,他根本无暇顾及周圆圆是否跟得上自己的速度。

  又出了一道暗门后,便来到了山崖边上。一条小路顺着山壁延shen,雪飘飘也没犹豫,便跑了上去。周圆圆停了一下,但还是马上跟了过去,她真不明白,雪飘飘为何对这里如此的熟悉。

  绕过了一座山峰,血灵教总坛又赫然回到他们的眼前,但不同的是,他们来到了后山。此时这里聚集着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和重要人物,包括盟军首领天星楼掌门何洪亮及其女儿何蕴雯、圣女教左使霍兰和疾风堂主周丹、丐帮帮主李世通,而白云雅阁的掌门天龙神女与她现在的首席爱徒罗欣婷也在其中。

  从总坛的平台有一条铁索桥连接到对面山峰的一个平台,那是传供给教主观星用的。铁索桥仅有一人之宽,高达守在平台的那一头,便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盟军虽人多势众,无奈一次只能过去一人,所以众人轮番上阵,分别挑战高达,只等他累到趴下,便一举冲过去擒住血灵教主云天鹏。而此时,高达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所剩的战力已经不多。

  这时华山派掌门刘长生上前与高达拆了十来招,便退了回来,换人再上。而天龙神女在一旁叫骂道:“云天鹏,你的末日到了。这些年来你作恶多端,杀害了无数正派之人,弄得江湖是腥风血雨。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你虽然绰号神火不灭,看来今天这火也算是烧到尽头了!”

  此时云天鹏坐在观星台上,闭着眼,一语不发。

  周圆圆跟着雪飘飘顺着山路往总坛上走,她看着云天鹏,不禁说道:“那个大魔头也没什么本事嘛,好像都没动手,便已战力尽失了。”

  雪飘飘在前边说道:“他不是被你们打伤的,十多年前,他的战力就已经没有了。”

  周圆圆愣了一下,忙问道:“怎么会这样啊?”

  这时雪飘飘来到一块大石前,拨了旁边的一个小机关,那大石便缓缓移开,二人顿时间出现在各掌门面前。

  众人看雪飘飘和周圆圆突然间冒了出来,不禁都吃了一惊。何洪亮问道:“你们是哪个门派的?怎么知道这里有条秘道?”

  这时何蕴雯看到雪飘飘,不禁高兴地叫道:“原来是你啊,你怎么也来了?”

  周丹与霍兰看到周圆圆突然冒了出来,也惊诧地问道:“师妹,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周圆圆指了指雪飘飘,意思下说是他领自己来的。

  这时正好刘长生退回到总坛这边,桥上已没有人。雪飘飘看了看何洪亮手中的绫,指了指他说道:“这剑我迟早要拿回来的。”说完,便走上桥去。

  何洪亮愣了一下,刚想问雪飘飘何出此言,但是雪飘飘已经上桥,于是只好回顾一下左右,问道:“那青年是什么人?”

  何蕴雯说道:“爹,此人正是以前安阳的捕快雪飘飘,那时是他保护着绫要前往江陵,但被武林人士所缉拿。”

  何洪亮点了点头,说道:“原来那个屡屡被人追杀,又屡屡奇迹般逃脱的小捕快便是他啊。”

  这时天龙神女对雪飘飘说道:“臭小子,你也想过去擒拿大魔头?你是自不量力吧,想出风头,没必要拿生命开玩笑,还是留着命等我来杀吧。”

  雪飘飘没有理她,而是继续向前走。

  周圆圆看了看桥下的深渊,吸了一口冷气,然后跟着雪飘飘上了桥。

  周丹在后边对周圆圆说道:“师妹,你跟上去凑什么热闹啊,不好玩的。等雪公子回来后,你再过去挑那个大魔头!”

  周圆圆回过头,对周丹说道:“师姐,我早已决定,这一辈子要跟着飘飘,他去哪,我也跟去哪。”说完,继续向前走去。

  周圆圆的话音刚落,这边顿时一阵哗然。周丹问霍兰道:“左护使,我师妹与那小子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啊?”

  霍兰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她在大雪山与雪公子相遇时有奇事发生啊。当时在四门堂,他们就见过一面,师妹对雪公子是颇有好感的。”

  周丹也摇了摇头,叹道:“看来麻烦事多了。”

  那边高达一听又有人上桥,当下忙运气调息,借着短暂的时机争取恢复战力的时间。但当雪飘飘走到一半的时候,高达听出了他的声音,不禁喜上眉梢,回头对云天鹏说道:“教主,是他回来了。”

  云天鹏一听,忙睁开眼睛,看了看雪飘飘,然后高兴地说道:“是他,真的是他,不会有错的。”但是转念一想,不禁又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道:“他这时回来干什么呀?”

  这时雪飘飘走到桥边,高达忙让出道来,让雪飘飘走上平台,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终于还是回来了,教主他一直撑到现在,就是为了等你啊。”

  雪飘飘看了看云天鹏,摇了摇头,说道:“十六年前,我发过誓,说这一辈子再也不回血灵教了。没想到今天,竟然破坏了誓言。”

  高达说道:“誓言再大,也大不过感情啊,你始终是割舍不下教主的。”

  周圆圆接近桥岸,拔出剑来,准备与雪飘飘共同对付高达,但突然间看到雪飘飘与高达秘谈,不禁吃了一惊。而总坛那边也是迷惑不已。

  高达看到周圆圆也准备要过桥,于是马上守在桥上,准备与周圆圆大战一番。

  雪飘飘看到这局势,便对高达说道:“高大哥,不要伤害那位姑娘。”

  高达愣了一下,不禁问道:“为什么啊?”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周圆圆说道:“圆圆,请你回去好吗?不要再过这边来了。”

  周圆圆摇摇头,说道:“不行,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如果这个大家伙要伤害你,我绝不会放过他的。”

  雪飘飘说道:“圆圆,以后你不要再跟着我了,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你回去吧,这里危险。”

  周圆圆还是摇摇头,仍然一步一步往前走。

  高达听出了雪飘飘与周圆圆之间的关系,于是问雪飘飘道:“她过来了,该怎么办啊?”

  雪飘飘说道:“不要伤害她,好吗?”

  高达点了点头,但却又左右为难,眼看着周圆圆举着剑一步步逼近,但又不能还手,只好一步一步退了回来。

  雪飘飘走到桥边,对周圆圆说道:“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你回去吧。”

  周圆圆还是摇摇头,说道:“我不回去。你为什么老是要赶我走啊?我已经决定这一辈子都要跟着你,永远不会离开你。”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跟着我,你会后悔的。”

  周圆圆咬咬牙,说道:“我不会后悔的,永远也不会,因为我爱你,这一生都不会改变。请你告诉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你要抛弃我?”

  雪飘飘摇了摇头,然后往前走一步,说道:“你再不后退,我就亲自把你打回去。今时今日我的武艺,并不在你之下。”

  听了雪飘飘的话,周圆圆愣住了,然后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该不会……你也是魔教中人?”

  这时有只手轻轻地拍了拍雪飘飘的肩膀,雪飘飘回头看去,原来是云天鹏。云天鹏站在桥边,对周圆圆说道:“这位姑娘,你真的很爱飘飘吗?”

  周圆圆说道:“老魔头,我与飘飘的事又与你何干。”

  云天鹏笑了笑,说道:“如果你能保证你一生一世都不会变心,永远爱着他,我可以把我这条老命给你。”

  雪飘飘一听云天鹏的话,不禁吃了一惊,忙回头说道:“这怎么可以呢?”

  云天鹏看着他笑了一笑,说道:“我这一生,欠你们母子俩的实在是太多了,其实我早应该还给你的。”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就算你现在想还,你还得了母亲给我吗?”

  云天鹏摇了摇头,说道:“不能,但是我的心情何尝与你不一样呢?可是,谁又来补偿我呢?”

  这时,只听一声大喝,周圆圆飞身上前,一剑直刺云天鹏。高达刚才一直听着云天鹏与雪飘飘的对话,没留意周圆圆会突然间出手,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云天鹏看到周圆圆出手,不但没躲,反而迎了上去,让周圆圆一剑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雪飘飘一看周圆圆那一剑刺中了云天鹏,当下大吃一惊,一掌击出,将周圆圆的剑击成粉碎,周圆圆也被雪飘飘的掌力击向了悬崖边。

  那边众人一看周圆圆就要落入深渊,皆大惊失色。周圆圆一看没得救了,心也凉了。突然间,一只手拉住了她,抬头一看,竟然是云天鹏。

  高达跑上前,帮助云天鹏把周圆圆拉了上来。

  周圆圆惊魂未定,忙问云天鹏道:“为什么你要救我?”

  这时总坛那边的周丹已经上桥,准备过这边来救人。高达冲到桥边,举刀将桥斩断,与众人隔绝开。那边的周丹幸好有霍兰拉着,不然就跟着断桥掉下深渊去了。

  雪飘飘跑到云天鹏的身边,看了看伤,发现血流不止,周圆圆刚才的那一剑劲道十足,看来是切断了大动脉。于是赶紧脱下外套,紧紧按住伤口,但仍然制止不了流血。慌乱中,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对周圆圆叫道:“快!你的雪莲,快拿出来!那是疗伤圣药,一定可以止得了血的。”

  云天鹏握住雪飘飘的手,说道:“不用了,不要再费力救我了,我是当有此命。”

  高达在一旁跺着脚叫道:“教主,那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所有的事都是柳双飞那混蛋gao的。”

  雪飘飘还是紧紧压着云天鹏的伤口,说道:“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云天鹏笑了笑,说道:“其实我能再看到你,已经十分满足了。看到你已经长大,长成了一个帅小伙,看到你有了一身武艺,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然后看到你有这样一位心上人……”说着,他看看周圆圆,接着说道:“我多想能再看到你成家立业,可惜我已经……唉,这女子长得很美,打扮成新娘一定更迷.人。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地待人家,不要枉费人家拼着命要来保护你。”

  周圆圆看着雪飘飘与云天鹏,不禁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时云天鹏又吐了一口血,然后只剩下半口气,命在旦夕。雪飘飘压紧了他的伤口,叫道:“你给我撑住,你别死啊!”

  高达轻轻地拍了拍雪飘飘的肩膀,说道:“这十六年来,教主一直在苦撑着,为的就是要等你回来,并看到你能够保护自己。你知道吗?教主唯一的心愿,就是听你那一声叫唤。”

  雪飘飘听着云天鹏那微弱的气息,看着云天鹏已经无法挣开的双眼,不禁潸然泪下。他放开云天鹏的伤口,然后握住云天鹏的手,轻轻地叫道:“爹……”

  云天鹏听到雪飘飘这一声叫唤,微微一笑,便断了气了。

  “原……原来你是……”周圆圆听到雪飘飘这么一叫,当下惊得眼睛瞪到眼珠子快要掉了出来,随即瘫在了地上。

  在确定云天鹏已经死了以后,雪飘飘叹了一口气,便放开了云天鹏的手,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陷入沉思。

  高达走到他身边,说道:“少爷,其实这些年来,坏事做尽的,是柳双飞那家伙,不是教主。”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现在我知道了。其实在我七岁那年,我带着妹妹要离教的前一天,爹把他全部的战力传到我身上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对了,爹他失去战力的这十六年来,过得怎么样?”

  高达摇摇头,说道:“其实他早就想死了,之所以能够撑到今天,为要就是要等你回来。”

  雪飘飘看了看总坛那边,问道:“现在教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高达说道:“其实你不知道,很久以前,柳双飞早就想篡位当教主,后来教主发现他心怀不轨,小心防范,才使柳双飞没有机会下手。但是,柳双飞并未就此罢手,他在教中结党营私,自成一派,拉拢了多数教中弟子。十六年前的一天,你的母亲无意中发现柳双飞密谋策反,后遭柳双飞暗算,身受重伤。教主此时才发现教主大多数弟子已经归于柳双飞,自认无法与柳双飞抗衡,于是便下手杀了你母亲,向柳双飞示好。”

  雪飘飘说道:“那时我亲眼看到爹下手杀害我母亲,当下愤怒异常,便决心要带妹妹离教。不过,爹为什么非得杀我母亲向柳双飞示好呢?”

  高达说道:“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啊。当时你才七岁,不可能是柳双飞的对手,再加上当时你母亲已经重伤在身,很难治愈了,便一掌将你母亲打死,一来,让柳双飞放松警惕,同时也不让你母亲受到柳双飞的折磨;二来,借此逼你离教,逃离柳双飞的魔掌。若公然把你驱逐出去,柳双飞便会立即第一时间派人杀了你以除后患,所以教主只能向柳双飞示好,让他放松警惕,好让你偷偷地离开。”

  雪飘飘双手抱着头,几乎泪下,轻轻地说道:“他一直是在为了我,我却……这十六年来,无法明白他的苦心。”

  周圆圆走上前,问雪飘飘道:“为什么你要骗我?”

  雪飘飘抬起头看着她,反问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周圆圆说道:“你从来就没跟我说过你是魔教的人,还是魔教的少主。”

  雪飘飘一时气愤上心头,跳起来对着周圆圆喝道:“对,我是没告诉你我是血灵教的人,因为这十六年来我一直想划清与血灵教的界线。但是你知道吗,这十六年来我失去了多少东西!你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你我是血灵教的人,可是之前有谁能告诉我我究竟是什么人?”

  周圆圆吓了一跳,愣在了原地。

  这时哐哐几声,总坛那边的盟军找来了几条铁索,挂上铁爪,抛到观星台这边,铁爪抓牢后,将两边重新连联起来,接着,盟军中几名高手顺着换索爬了过来。

  高达听到有人要过来,准备上前要斩断铁索。总坛那边见到高达要动手,便让几名弓箭手用强弓狙击高达。高达拿狙击手没办法,只得对雪飘飘说道:“少爷,他们过来了,我们快走吧。”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观星台只有一条路上来,我们还能从哪下去呢?”

  高达指着观星台下的一个岩石,说道:“从那下去,那里有路可以离开青云山。”

  雪飘飘向下看了看,说道:“有十数丈之高呢,跳下去岂不粉身碎骨?”

  这时爬在铁索上的高手们已经爬过一半了,高达急说道:“少爷,刻不容缓,快下去吧!”说完,奔上前,一手扶起云天鹏的遗体,一手托起雪飘飘,将两人一起从观星台上抛了下去,随即自己也跳了下去。

  周圆圆一看雪飘飘被抛了下去,大惊失色,赶忙跑到观星台边上,看着雪飘飘掉下山崖,不禁失声叫道:“飘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