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十七集 心爱的人完结全文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6557更新时间: 2020-02-28

					        
  第二天醒来,已近中午。雪飘飘从chuang上爬起,浑身懒洋洋的,觉得昨夜一觉睡得还不错。

  他一蹦下chuang,猛然间发现地上的那把匕首,不禁又吓了一跳,方才清楚昨夜发生的并不是在做梦。他又看了看chuang头,果然发现陈曦放在那的长袍。拿起长袍看了看,发现布料的质地非常好,而且手工非常细,每一针每一线都是用心在编织的。他不禁惊异地自言自语道:“这是她一夜织成的?不可能吧,天上的织女也不可能少一只手臂后一夜织出一件长袍吧。”看着长袍,他心中是百感交集,陈曦把这件如此用心织出来的长袍送给自己,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而那把匕首,却像是陈曦要来刺杀他的,这又是为了什么?

  这时房门被推开了,雪纱纱钻了进来,问道:“哥哥,你醒了?快出来看好戏吧。”

  雪飘飘抬起头,问道:“看什么好戏?”这时,正好看见茶桌上的一个信封。

  雪纱纱也看到了信封,于是快步跑上前,一把把信封夺了过来。

  雪飘飘嗔道:“抢什么抢,有你什么事?”

  雪纱纱没理他,而是看着信封上面的字,然后说道:“飘飘亲启,曦上。哥,是郑夫人留给你的信呢。”

  “郑夫人留给我的信?”雪飘飘有些奇怪,不知道陈曦什么时候留的,难道是在昨夜?

  这时,雪纱纱已经把信封拆开,把信拿了出来,并读了起来:“飘飘:我很想感谢你,但又不能报答你。你的出现,改变了我的后半生,这改变,我不知是好,还是坏……哥哥,你对人家做了什么啊?”

  雪飘飘shen.出手,喝道:“把信给我。”

  雪纱纱撅了撅zui,继续读道:“你是一个很好的人,我真的非常渴望能得到你的呵护和关爱,非常希望能得到你在身边的关怀。但是,我想要的不是同情,不是恕罪,而是一份真心的付出。得不到,这令我失落,但更我痛苦的是,我无法去争取得到幸福,最让我难过的是,我……”读到这,雪纱纱迟疑了一下,睁大眼睛看着雪飘飘,然后把后一句话补充道:“我爱上了你……”

  雪飘飘也睁大了眼睛,同时zuiba也张得老大,但一句话也说不出。

  雪纱纱与雪飘飘一样发愣了一会儿,然后接着往下读道:“我是这样爱得彻底,甚至知道了其实是你杀死了我的丈夫,我却无法下得了手为夫报仇……哥!原来郑一风是你杀死的呀!”

  雪飘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匕首,心想原来陈曦真的有打算要杀自己。她不但没下得了手,还送了一件衣服给自己,是因为她……想到这,雪飘飘再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雪纱纱继续读道:“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想我是个罪人,一个不可宽恕的女人。面对仇人,我竟然渴望他的关爱,还是那份出自内疚与恕罪的关爱。我不怕面对世人的冷眼,但却害怕再见你一面,因为你的出现,会再度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而且是个渴望越陷越深的罪人。所以,当你看到我的这封信的时候,已经不可能找到我了,因为我会远离你,越远越好。你身边有了解你的人,也有爱你的人,所以,请你还要记得我的那句话,好好爱护你心爱的姑娘。曦敬上。”雪纱纱把信读完,便丢到雪飘飘身上。

  雪飘飘看了看信,又再次叹了一口气,然后把信放到一旁。

  雪纱纱走到雪飘飘身边,说道:“原来郑夫人已经走了,难怪今天一天见不到她的人。”

  “她已经走了?”雪飘飘抬起头问道。

  雪纱纱点点头,然后想了一想,问道:“哥,你……你有没有爱上她?”

  雪飘飘无奈地笑了一笑,再次把头低下,然后随意地晃了晃脑袋,像是摇头,又像是点头,淡淡地说道:“看来她是昨晚走的,竟为了让我找不到她。”

  雪纱纱说道:“看来是她一相情愿了,哥哥你可是杀死了她丈夫呢,是为了恕罪才对她那么好的吧?是不是在大雪山的时候,郑一风来夺绫,结果你杀了他?”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当时他与菲儿姐姐交战,在他要杀死菲儿姐姐的时候,为了救菲儿姐姐,我才将他杀死的。”

  “菲儿姐姐?”雪纱纱有些惊讶。“就是你时常提起的、小时候曾在一起玩耍过的慕菲盈?你找到她了?”

  雪飘飘又点点头。

  雪纱纱想了一想,说道:“那郑一风该死,竟然要杀菲儿姐姐。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对郑夫人那么好?你看看,受不了了,是不?”

  雪飘飘笑了一笑,反问道:“那换成是你,你该怎么做?”

  雪纱纱又想了一想,笑了笑,说道:“可能我会和哥哥你一样。”

  雪飘飘拧了拧雪纱纱的脸蛋,说道:“所以,人世间就是这样,有很多的无奈。”

  雪纱纱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郑夫人怎么办?她一个女子行走江湖,又断了一臂,被人欺负怎么办啊?”

  雪飘飘想了一想,说道:“既然她要躲着我,那我肯定是找不到她了。郑夫人出身白云雅阁,当年曾是叱咤风云的一代侠女,武林中能胜她的人不在多数。我相信,如果她不出江湖的话,即使断了一臂,也应该能照顾自己。我只能寄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有缘,再见到她。这件袍子,我想原来她本是做给郑一风的,现在却给了我。”

  雪纱纱想了一想,既然陈曦要躲着雪飘飘,肯定会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不理江湖之事。只要少理事非,应该没什么人会找她麻烦的。

  这时雪飘飘想起了什么,便问雪纱纱道:“刚才你进门时说要看好戏,是什么好戏?”

  雪纱纱这时才想起来,于是说道:“天野大哥向仙儿姐姐求爱了。”

  “什么?”雪飘飘愣了一下。“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雪纱纱兴奋地叫道:“天野大哥一大早就去买了一大堆礼物回来给仙儿姐姐呢,现在外面都堆成山了,你快出来看一看。”

  雪飘飘点点头,便下chuang穿了衣服,随雪纱纱前往大厅。

  刚刚出到走廊,便见周圆圆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对雪飘飘说道:“飘飘,快!”

  雪飘飘问道:“怎么了?这么急?”

  周圆圆说道:“陆姑娘让你快点出去,有事找你商量。”

  “仙儿让我过去?难道……”雪飘飘预感到了什么。

  周圆圆点点头,说道:“是的。刚才碧大哥给陆姑娘买了一大堆礼物,并向陆姑娘表达了爱意。但是陆姑娘她犹豫不决,让你出去帮她出出主意。”

  雪飘飘知道陆仙儿的想法了,那是让自己在她与碧天野之间做出决定,当下急忙停住了脚步。

  雪纱纱见雪飘飘停了下来,不禁问道:“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走?”

  雪飘飘用手捂着肚子,装着肚子疼的样子,叫道:“唉……唉呀!我肚子突然间痛了!不行了,我得上趟茅厕!”说完,赶紧转身就跑。

  雪纱纱与周圆圆同是一愣,最后雪纱纱甩了甩手,说道:“哼,真不知道你怎么gao的。”说完,便不理雪飘飘,大步朝大厅走去。

  雪飘飘并没有进茅厕,而是偷偷从后门溜了出来。

  离开郑府以后,雪飘飘不知道该往哪走,于是一路闲逛。此时他心里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一边是陆仙儿、曾患难与共的伙伴,一边是碧天野,一起长大的兄弟。想起往事,他不禁暗自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真是烦人啊,怎么办才好呢?我能躲到几时?”

  一路走着,不知不觉来到城边。雪飘飘也没在意,一路走出城去。

  来到城外的一条小河边,雪飘飘就河边的草地上一坐,发起呆来。

  不久后,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雪飘飘没在意,而是继续发他的呆,倒是身后一人叫道:“咦?怎么是你啊?”

  雪飘飘回头一看,竟然是白云雅阁一伙人,为首的又是天龙神女,而发话的是罗欣婷。

  看到这一伙人到来,雪飘飘赶紧跳起来,抱拳笑道:“各位大婶大娘别来无恙吧?”

  天龙神女冷冷一笑,说道:“你这臭小子,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啊。”

  雪飘飘说道:“好说,好说。自上次在大雪山一别,我可是想死各位了。”然后他看了看罗欣婷,眨眨眼睛,说道:“我更是天天想你啊,想到洗浴时全眼都是你的倩影。”

  罗欣婷脸一红,退了一步,说道:“你……你在说什么啊?讨厌了。”

  天龙神女看到雪飘飘又耍泼,便踏前一步,指着雪飘飘说道:“你这臭小子,天生zui贱,我便让你再也说不了话。”

  雪飘飘看了看天龙神女腰间佩着的痕,说道:“神女大人佩着宝剑,看来神女大人誓要成为武林至尊啊。”

  天龙神女说道:“要你管?那时你小子拿着绫,莫不成你也想为武林盟主?”

  雪飘飘点点头,笑道:“不错,那武林盟主之位是每位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我虽不是武林中人,但对你们这帮人指来唤去,也ting好玩的。看来这一点,我与神女大人是一路的。改天,我便在江湖中放言,说神女大人把宝剑强夺到手,也要与天下一争武林至尊。”

  罗欣婷听了雪飘飘的话,便悄悄在天龙神女耳边说道:“师父,他把话传了出去,那是让您成为武林公敌啊,千万不要上当了。”

  天龙神女说道:“这我当然知道,我会上那小子的当?”然后右手握住痕的剑把,上前一步对雪飘飘说道:“小子,以前的账今日一次算完,现在就要你的命。”说完,一剑向雪飘飘击出。

  雪飘飘知道痕的威力,大意不得,当下看到痕出鞘,赶紧向后一跃,躲出剑气的范围。但刚一落气,便感觉身上有些不对,低头一看,只间腰间部位的外套被划开一道口子,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感叹若不是躲得快一些,小命就没了。

  天龙神女冷冷一笑,说道:“臭小子,知道厉害了吧。没有绫在手,我看你能躲多少招。仗着会点SanJiao脚猫功夫就四处卖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今日我就要让你看看什么是武林高手。”说完,举剑准备再次击向雪飘飘。

  这时罗欣婷抢前一步跑到天龙神女前头,说道:“师父,此人数番羞辱我,且让我来解决他。”

  天龙神女看到罗欣婷出手,不禁有些诧异。论武艺,罗欣婷逊于正规衙门武场出来的雪飘飘,她这一出手,无异于是救了雪飘飘。而痕的威力大太,天龙神女怕一不留神就伤了罗欣婷,再出现误斩陈曦左臂时那样的意外,于是便收了招,停了下来。

  罗欣婷眼看就要逼近雪飘飘,突然一道剑气袭来,有如烈火狂炎,当下顾不了那么多,改变剑道来防御。

  一人从旁杀出,敌住罗欣婷。二人交战数回合,罗欣婷的剑法被逼得无法调整回正轨,被对手一记强压,剑脱手而出,飞出丈余之外。

  来者击败了罗欣婷,便跃步退到雪飘飘身边。

  雪飘飘一看其人,正是周圆圆,不禁说道:“怎么会是你啊?”

  周圆圆看着他说道:“早知道你没去茅厕的了,所以我就一路跟来。不要怕,今日有我在,这些人伤不了你的。”

  雪飘飘点头笑了笑,说了声:“谢谢。”其实他心中在想:今日哪用得着你出手,五十招之内我定打得这些人屁滚尿流。

  天龙神女一看是周圆圆,便收回痕,对其说道:“原来中圣女教的烈火堂主周师侄。今日我与姓雪的小贼算一算旧账,难道你要来cha一手?”

  周圆圆上前一步,挡住雪飘飘,说道:“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天龙神女指着雪飘飘说道:“这小贼诡计多端,对付他用不着讲什么英雄道义。”

  周圆圆说道:“神女大人,您身为一派掌门,竟然带一大qun人来对付一个无名小辈,就不怕被武林中人耻笑吗?”

  天龙神女心中不爽,于是放大嗓门问周圆圆道:“周师侄,我白云雅阁与贵派素来交好,难道你要为这个小贼破坏了我们两派的友谊吗?你就不怕你们教主为难?”

  周圆圆低头想了一想,说道:“我不怕,反正我决不能让你们欺负飘飘。”

  罗欣婷问道:“你为什么要对雪飘飘那么好啊?”

  天龙神女也问道:“对啊,你干嘛非得保护这个姓雪的臭小子啊?”

  周圆圆回头看了看雪飘飘,然后想了一想,便说道:“因为……因为飘飘是我心仪的男子,我喜欢他。”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雪飘飘更是跳了一下,怪叫道:“哇,你真豪爽啊!”

  周圆圆回头瞪了他了一眼,嗔道:“讨厌了,你喊什么呀!”

  罗欣婷上前一步,指着雪飘飘对周圆圆喝道:“不行!你不能喜欢他!”

  周圆圆愣了一下,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啊?”

  罗欣婷一下语塞,答不上来。她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因……因为你是一代侠女啊,怎么能与这样的无名小卒在一起呢?”

  周圆圆说道:“我与谁在一起关你们什么事啊?飘飘是什么人我根本不在乎,我知道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子就行了。”

  天龙神女说道:“周师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要知道丽水二周在武林中是个响当当的名号,你们师姐妹俩也算是武林中有身份、有名望的英雌,而圣女教也是江湖中颇有声誉的大派。雪飘飘这小子武艺平平,又不出自名门大派,前段时间还因为私带宝剑绫出逃成为武林中人人可诛的武林公敌,再加上他诡计多端,多次与我派和其他的武林正派为敌,日后必然会成为武林的祸害,可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武林败类。周师侄,你要与这武林败类在一起,就不怕玷污了丽水二周的名号?不怕有损圣女教的威名?甚至不怕会被拖累成为武林公敌?我知道雪飘飘这小子确有几分姿色,但是色字头上一把刀,你可不要因为一时的QingYu而毁了你的一生啊。我劝你,还是一剑将这小子刺死吧。”

  罗欣婷在旁边说道:“师父,那个几分姿色、色字头上一把刀好像是形容女子的吧。”

  天龙神女喝道:“我就是用这意思,难道为师还用你来教?”

  罗欣婷吓了一跳,赶忙把头缩了回去。

  听了天龙神女的话,雪飘飘不禁直摇头,然后说道:“神女大人,什么话都是你说完了。不如,干脆你就说天下间除了你白云雅阁外其他的都是邪魔外教,那么这样您老人家独树一帜,不就可以成为正派武林的至尊了吗。”

  天龙神女一股火上来,指着雪飘飘对周圆圆说道:“周师侄,你看,这小子就这德性,真是伤天害理。”

  雪飘飘说道:“不错,我就是zui上得理不饶人,那又怎么样?我不过就是动动zui皮子,不像你动不动就喊砍喊杀、动刀动枪。你平生杀人无数,不知谁才是伤天害理呢。”

  天龙神女气得指着雪飘飘:“你……”

  周圆圆说道:“神女大人,飘飘的为人我很清楚,请您不要一再地出言重伤了。如果您真要伤害飘飘,我也会不惜与您为敌的。”

  天龙神女愣了一下,说道:“难道你真的会为了这小贼而不惜丢掉名节吗?”

  周圆圆看了看雪飘飘,说道:“虚荣不过是身外之物,我不会在乎别人的非议的。别人说的话不关我的事,我只是知道,如果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的话,得到任何名誉都是假的。飘飘是我在世上唯一的知己,只有他才能打开我的心菲,而他,却又是个可以为了朋友的周全而不惜性命的人,这样有情有义的男子,试问,用能所谓的虚荣来取代吗?”

  罗欣婷情不自禁地点点头,说道:“是啊。”

  天龙神女瞪了她一眼,喝道:“混账,你在说什么?你是站在哪一边的?”吓得罗欣婷赶紧躲到其他师姐的身后。

  周圆圆继续说道:“如果给我选择,我会选择做一个快乐的小女子,而不要做一个舍弃真爱的侠女。”

  天龙神女摇了摇头,说道:“真是自甘堕落,真是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子。”

  雪飘飘说道:“神女大人,像您这么‘要脸’的女子,难怪都徐娘半老了,还没人敢娶您呢。”

  “你……”天龙神女是火冒三丈,指着雪飘飘大叫道:“臭小子胡言乱语,看我不一剑斩你为两段。”说完,右手扣住了痕的剑把。

  周圆圆也握住了剑,并悄悄对雪飘飘说道:“飘飘,你退后点,我怕伤到了你。”

  天龙神女说道:“周师侄,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要为了这臭小子与全武林为敌?”

  周圆圆点点头,说道:“神女大人,您若再强人所难,我也不会客气的。”

  天龙神女点点头,说道:“好,既然你坠入魔道,与自小子狼狈为奸,那我就先杀了你,再杀姓雪的臭小子!”说完,飞身一剑直刺周圆圆。

  周圆圆看到天龙神女出招,当即予以反击,雪飘本想拉住她,但却慢了一步。

  天龙神女展开白云雅阁的绝学幻灭无形剑,每一招皆如风驰电掣,迅猛无比,那剑如雪纷飞,快得已分不清哪些是剑光,哪些是剑,看得已是学有所成的各白云雅阁弟子惊叹不已。而雪飘飘看到天龙神女的剑法高超,心中不禁为周圆圆捏了一把汗。

  周圆圆施展开她成名的剑术枫舞影月剑,全身上下翻飞,动作极为漂亮,在招数上并不输给天龙神女。但是她的剑术长于近身短攻而非远程强攻,加上她有些畏惧痕的威力,不敢近身搏击,这样就无法完全将武艺上的特点发挥出来。

  二人斗到二十回合的时候,猛然间一阵剑气荡过,周圆圆躲之不及,手中剑立马成为两段。这时天龙神女又一招强攻上来,周圆圆顾不上多想,采用一记捻字决,闪过痕的剑锋,左手挟着天龙神女持剑之手,右手卸去天龙神女的招式,顺势一掌击向天龙神女的面门。这一招显示了她近身疾攻的长处,意在抑制对手兵器的优势。天龙神女见状,右手反手一抖,挥剑从周圆圆后心攻来,欲将劣势扭转。周圆圆不敢大意,收了招,身子一低,闪过那一剑,转攻天龙神女下盘。师太反身向后一跃,躲开周圆圆的攻击,而周圆圆不等招式用满,跟着一记重腿攻来。天龙神女赶忙挥剑来防御,周圆圆看到痕又到自己眼前,不得不撤了招,闪身躲到剑气范围之外。

  天龙神女见周圆圆近身的攻击有如火山爆发般势不饶人,一招狠过一招,且连续不断逼得自己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不禁暗暗佩服丽水二周的武艺果然非同小可。而周圆圆见到天龙神女实难对付,不禁开始有些担心起来,于是从腰间的腰带上抽出软剑,再次飞身而出,使出浑身解数强攻天龙神女。顿时,刀光剑影将天龙神女围住。攻得天龙神女只有招架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