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十六集 不一样的情愫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5653更新时间: 2020-02-28

					        
  经过十余天的奔波,一行人来到了衢州,随后,陈曦领着众人来到了郑府。

  郑府在衢州算是颇有气派的地方了,十余亩的大院,四周高耸的高墙。进了门以后,家仆看到少夫人回来了,忙去准备茶水糕点伺^候少夫人及其朋友们。

  这时管家老王从院内出来,看到陈曦后,不禁有些惊慌失措,忙问道:“少夫人,您的手……”

  陈曦摇摇头,说道:“我没事了,这几位朋友对我精心照料,这点伤已经好了。”

  老王落下了眼泪,说道:“可是少夫人……这以后您……”这时他发现郑一风并没有一起回来,于是问道:“少夫主,少爷他怎么没与您一起回来呢?”

  陈曦低下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一风他……他在大雪山被奸人所害,已经离去了。”

  听了陈曦的话,老王及从家仆无不纷纷落泪,有些人甚至哭了起来。老王是痛不欲生,他哭道:“老天啊,怎么能这样啊?少爷是我一直看着他长大的啊,怎么年纪轻轻就……老天啊!”

  陈曦走上前,用右手拍了拍老王,说道:“老王,别再伤心了,一风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的。”

  老王点点头,抹了一把眼泪,问道:“少夫人,这家以后可怎么办啊?老爷去得早,夫人也随着老爷去了。现在少爷也去了,以后这家就得靠少夫人您了。”

  陈曦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若大一个家族,只怕我一人料理不过来。”她想了一想,又对老王说道:“老王,一个时辰后,请你让所有人到大堂来。还有,让掌管郑府账务的古师爷也一起来。”

  老王点了点头,便一路走一路哭地下去了。

  陈曦回过身来对雪飘飘等众人说道:“请各位在此小憩一会儿,我进去梳流一下,再出来招待各位。”

  碧天野起身说道:“请郑夫人不必操劳,您的伤才刚好,还是多多休息为好。我们不必劳您操心,自己打理就行了。”

  霍兰也起身说道:“不劳郑夫人了。这一路来,本是与郑夫人顺路,二来郑夫人身受重伤,也好保护郑夫人。现在郑夫人已安然回家,而我等尚有要事在身,急需回教复命,就在此别过。”说完,作了一揖。然后转身对周圆圆说道:“圆圆,我们回去了。”

  周圆圆站起身来,想了一想,对霍兰说道:“霍左使,我突然间想起来,我还有点事要办,迟些才能回教,还请您先回去吧。”

  霍兰愣了一下,说道:“你还有什么事?怎么不见你说过?”

  周圆圆说道:“的确是有事,只是先前我忘记了。拜托您回去告诉教主,我迟一些就回去了。”

  霍兰点点头,说道:“那好,你自己小心一点。”说完,跟各位拜别后便离去了。

  看着霍兰一直离开了视线以后,周圆圆回过头对雪飘飘眨了眨眼,诡异地笑了一笑。

  雪飘飘看到了周圆圆的表情,愣了一下,不知所以。

  霍兰走了以后,陈曦让家仆们侍候雪飘飘等人,然后自己进入内房。她到了后院,四处看了看,心中不禁涌起一丝凄凉。最后她回到自己的房中,慢慢打理起自己来。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陈曦问道:“是谁啊?”

  外面的人答道:“是我,郑夫人,我是林薇。”

  陈曦示意让林薇进来,林薇开了门以后,端着一盆水进来了,摆放好以后,还备好了毛巾。

  陈曦愣了一下,问道:“林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林薇答道:“郑夫人,是雪公子让我来服侍您的。你少了一只手,现在做什么都不方便的。”

  陈曦笑了笑,说道:“雪飘飘他真是有心了,其实我已经没事了,用不着人来服侍,如果用的话,郑府里有的是丫环。”

  林薇点点头,说道:“我知道,郑夫人您不缺人侍候,但是雪公子他不放心您……”

  陈曦叹了一口气,想了想,问道:“雪飘飘他为何如此关心我呢?”

  林薇说道:“雪公子他是个好人,对身边的人他都很关心的。再说了,他曾说过,当时因为出手不利,没能保得住您的手臂,所以一直很内疚。”

  陈曦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他内疚,真的是因为没能保住我的左臂吗?”

  林薇耸了耸肩,说道:“也许是吧。”

  陈曦看了看林薇,说道:“林姑娘,雪飘飘他把你从淫贼柳双飞手中救出来,你真的愿一辈子做奴卑来侍候他吗?”

  林薇点点头,说道:“是的,雪公子对我恩重如山,我想不到其他报恩的方法。”

  陈曦笑了笑,说道:“多美的姑娘啊,雪飘飘他怎么舍得让你做一个小侍女呢?”然后指了指东边墙边的一个箱子,对林薇说道:“林姑娘,你把箱子打开,里边有一套衣服,我把它送给你,你换上给我看看好吗?”

  林薇摇摇头,说道:“不行,我怎么能穿郑夫人的衣服呢?”

  陈曦说道:“你把我当主人,可是我把你当成朋友,除非你看不起我这个朋友,不然你就得接受。”

  林薇赶忙说道:“我怎么敢看不起郑夫人呢,只是……”

  陈曦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好了,别犹豫了,穿给我看看,好吗?”

  林薇想了想,便点了点头,于是走到墙边,打开箱子,把衣服拿了出来并换上。

  待林薇换了衣服并站在陈曦面前,陈曦不禁惊呆了。她对林薇说道:“真是太美了。林姑娘,我原来以为你只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没想到换了一身衣服后,竟然会美到无法形容的地步。我想,你绝对不是平凡的女子,你一定是一位大家闺秀。”

  林薇笑道:“郑夫人过奖了,我哪能比得上郑夫人您美貌呢?”

  陈曦摇了摇头,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这一套衣服,是我最喜欢的。我曾经以为穿起它,能引起一风的关注,但是……至今无人会欣赏它。穿在林姑娘你身上,倒算是完成了我的一桩心愿了。”

  听了陈曦的话,林薇不禁诧异地问道:“郑夫人您这么说……难道郑大侠他……”

  陈曦又叹了一口气,低下头,脸上泛起一个伤感的表情。

  林薇不安地问道:“郑夫人,您这是……”

  陈曦笑了笑,说道:“林姑娘,你可知道,你当雪飘飘是你的主人,可是你却会成为他最好的知己。”

  林薇摇摇头,说道:“不行,我怎敢有此妄想。”

  陈曦又笑了一笑,自言自语道:“你不敢想,但我知道雪飘飘一定敢。可惜,我多想有一位知己,但可能一辈子都是奢望了。”

  林薇没听懂陈曦的话,只是傻傻地站在原地。

  陈曦对林薇挥了挥手,说道:“林姑娘,你出去给雪飘飘看看,你是如此美貌,看他以后还忍不忍心待慢你。我想自己一人梳理一下,不需要你的帮忙了。”

  林薇想了一想,便退了出去。刚退到大门口。停下来说道:“雪公子还说了,如果你想哭,就好好地大哭一场吧,不要压抑自己。而且,还有很多朋友关心你,所以你一定要ting下去。”

  陈曦愣了一下,顿时心中一种感触涌上心头,差点把眼泪当场就给涌了出来。

  林薇退回到大堂,所有人都惊呆了,雪飘飘、碧天野、司马行空和庞大虎成了四尊石雕。雪纱纱看着林薇,不禁笑道:“薇薇,我早说了你的美貌天下绝伦的嘛,你看那四根木头。以后你别做我哥哥的奴卑了,让他来侍奉你得了。”

  陆仙儿也笑道:“林姑娘,如果你出道江湖,只怕人引起一场腥风血雨呢。”

  众人中只有周圆圆有表情最难看,她看了看雪飘飘的表情,自言自语道:“有什么了不起嘛。”

  差不多够一个时辰的时候,郑府内的所有人都集中到了大堂来,随后,梳洗完毕的陈曦也走了出来。雪飘飘等人见到郑府要开大会,皆乖乖地躲到了墙角。

  待众人都站齐后,陈曦发话道:“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吧,我与一风追击淫贼柳双飞到了大雪山,本想为江湖除一大害。但是没想到,却遭到了魔教另一魔头天火飞扬的暗算,不幸死在雪岭之中。我已将一风火葬,并把骨灰带了回来,准备与老爷夫人合葬在一处。我与一风尚未养育一儿一女,无法沿续郑家的香火,实在有愧于郑家的列祖列宗。如今,这若大一个家只剩下我一人来主持,但乃一弱质女子,如今又断了一臂,而且又不懂经营之道,只怕无法担负起管理郑家的重任。所以,我决定解散郑家所有的人丁,仅留下郑家在宅的这份祖业,以祭郑家祖先在天之灵。”

  听了陈曦的话,众人纷纷泪下。

  老王半带着哭腔对陈曦说道:“少夫人,解散郑家这件事,还请您三思啊。我们在这里服侍主人数十载,没人会舍得离开的啊。”

  陈曦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我也知道,但是我真的无力再撑起这若大一个家业。为了不让你们看着郑家一天天衰败下去,所以只能让你们离开了。”然后对管理账务的古师爷说道:“古师爷,你就把郑家里所有的钱财拿出来,按平时酬劳所得分配给各人。”

  古师爷点了点头,拿出账目表,开始点了起来。

  陈曦接着对众人说道:“拿了各自所应得的酬劳之后,各位可以回家了,分给每个人的钱财虽然不多,但应该可以做一些小本的生意。日后若还想起郑家,可以随时回来,以后我虽然清贫,但一杯茶水还是可以招待得起的。”

  众人含着泪,从古师爷手中领过银票,但是看着那些银票,泪水不停地落下。

  解散了郑家的所有人后,雪飘飘问陈曦道:“郑夫人,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陈曦想了想,说道:“我先把一风在老爷和夫人的墓旁葬下,之后的事,我也不知道。白云雅阁我是回不去了,而郑家现在还有几亩田,我想,靠着一点田租,应该够我以后的生活了。”

  雪飘飘点了点头,说道:“那也好。以后需要什么帮助,只管找我就行了,我一定会尽自己所为的。”

  陈曦笑了笑,说道:“那先谢过你了。自大雪山开始,你已经救我很多次了,我都不知道该如何答谢你。”她想了想,问道:“对了,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原来的生活已经被打破了,接下来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雪纱纱一旁说道:“放心吧,哥哥,以后我们兄妹在一起,去哪都不怕。”

  雪飘飘对她笑了一笑,然后拧了拧她的脸蛋,雪纱纱也如以往一样,拧着哥哥的鼻子。

  看着兄妹俩的闹乎,陈曦心中的感触不禁又涌了起来。

  次日,陈曦把郑一风的骨灰埋在了郑府后山的郑平海夫妇的墓旁。

  回来的路上,雪飘飘一直陪着陈曦,不停地开解她。而对于雪飘飘所有的话,陈曦却只抱以淡淡的笑。

  自解散了所有人以后,郑府里冷清了很多,众人的伙食只能自己解决了。

  想到以后的路,碧天野对雪飘飘说道:“飘飘,反正你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了,不如就到我们家去吧。我们那么久不见,要好好聚一聚才行,然后再慢慢打算以后的路。树林里的小屋,还是你们兄妹的。”

  没等雪飘飘回答,雪纱纱便抢着说道:“好啊,我也好久没去你们家了,好久没见伯父伯母他们,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我。”

  碧天野笑道:“他们当然记得你这个调皮鬼了。我出门前,家母还千叮万嘱一定要我带你回去呢。”

  雪飘飘无奈地笑道:“自六年前离开太湖来到安阳跟随师父,本以为可以打下一番天地。没想到一翻风雨之后,又把我打回原形了。不过,还有件事……”雪飘飘想着,不知该说不该说才好。

  碧天野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没做完吗?莫非还是为绫的事?”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这是一件,还有另一件……”

  雪纱纱说道:“是为武林各大派结合攻打血灵教一事吗?”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是感觉到不安。纱纱,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雪纱纱摇摇头,说道:“没有啊,我没感觉过不安啊。”

  雪飘飘撅了撅zui,说道:“那就怪了。”

  周圆圆说道:“飘飘,能道你担心这次武林各派联合起来也不能对付血灵教?你放心好了,这次各大派人员整齐,装备精良,更是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一定会成功的。”

  林薇一旁chazui道:“我想雪公子心里想的不是这件事吧。”

  周圆圆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林薇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别说那么多了,反正事到实为吧,天塌下来再说,现在好好的着什么急啊。”

  碧天野点点头赞同道:“没错。我们兄弟俩在一起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呢。”

  雪飘飘低头沉思了一会,对陈曦道:“郑夫人,我们在此也打扰多日了,明天我们就离开吧。”

  陈曦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要走那么快吗?”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我们真的不便打扰多日。以后若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要托人捎信给我,我日夜兼程都会赶来的。”

  陈曦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雪公子有要事要办,我也不好相留了。”

  至深夜,雪飘飘睡得很早,连日的疲劳已经让他不堪重负。

  突然间,四周的气流有些异样,然后直接影响到了雪飘飘的神经。他正做着梦,一下子惊醒了过来。但是他并没有马上坐起来,而是半眯着眼睛看了看前方。

  这时一人来到雪飘飘的chuang头,对他说道:“真是抱歉,把你吵醒了。”

  雪飘飘一看来者,竟然是陈曦,于是把身子往后蹭两蹭,把头抬高靠在chuang架上,眯着眼睛说道:“郑夫人,您这是……”

  陈曦把一包东西放在雪飘飘的chuang头,然后坐在chuang边,说道:“这是我刚刚做好的一件袍子,也不知道好不好看,但我是用心做的。你救我那么多次,我没什么可报答你,我把这件长袍送给你,就算是报答了,好吗?”

  雪飘飘说道:“可是,郑夫人,这样我……”

  陈曦摇摇头,说道:“其实你急着要离去,是害怕面对我,对吗?”

  “我……这个……”雪飘飘心中不免一阵紧张,陈曦这样问令他感觉到陈曦似乎知道了什么。

  陈曦低着头微微地笑了一笑,然后用右手握起雪飘飘的一只手。

  雪飘飘被陈曦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赶忙说道:“郑夫人,您这是……”

  陈曦没有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儿,才放开了雪飘飘的手。

  雪飘飘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再次问道:“郑夫人,您这是……”

  陈曦微笑着看着他,说道:“飘飘,你是一个温柔的男子,陪在你身边的女子一定会幸福的。”

  雪飘飘列着zui笑了一下,不知道陈曦的意思。

  陈曦接着说道:“那次在长安,你拼死保护陆仙儿姑娘的周全,我感觉到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子。像你这样的人在世上已经很少了。”

  雪飘飘恍然大悟,说道:“那次你放过我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陈曦点点头,接着说道:“在我断臂了以后,你对我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让我感觉到了一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温暖。这是我曾经梦想过的一种感觉,于是想紧紧地握住不放手。但是我也清楚地知道,那感觉并不属于我。”

  雪飘飘没听懂陈曦的话,于是说道:“其实你可以拥有幸福的生活的,如果郑一风大侠没死的话。”

  陈曦摇了摇头,站了起来,眼角里泛出了泪水,然后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雪飘飘赶忙问道:“郑夫人,您这是……”

  陈曦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但眼泪还是不停地留下。但随着袖子的摆动,一件东西从袖口内跌落,当地一声重重地落在地上。

  雪飘飘看了一眼那东西,竟然是一把匕首,寒气袭人,不禁吓了一跳,抬起头直盯着陈曦。

  陈曦看了一眼匕首,又看了一眼雪飘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出了房门。

  等着陈曦离开以后,雪飘飘仍然没弄懂是怎么回事,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东看看、西看看,刚才的一幕仿佛是做梦一样,不知道是真是假。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倒头躺下,很快又回到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