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十五集 往事如烟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6168更新时间: 2020-02-28

					        
  第二天,霍兰赶回到了灵草居,周圆圆见到她,便打听柳双飞的下落。

  霍兰说道:“那柳双飞的耐力极高,而且脚步飞快,我追了数十里路,便渐渐被他甩远了。”

  周圆圆说道:“此人危害武林,不能不除,但也只能等下次机会了。而且,血灵教为武林公敌、江湖魔教,日后也必然会被武林正道所铲除的。”

  这时雪飘飘正好走出房间,听了周圆圆的话,不禁问道:“你这么说,难道血灵教与你们圣女教有什么深仇大恨?”

  周圆圆见到雪飘飘出来,便半跳着跑到他跟前,说道:“对啊,去年我们教中的一位姐妹被柳双飞那个淫贼玷污了,最后羞愧自尽。后来厚土堂主带人前往青云山魔教总坛讨个说法,没想到柳双飞那厮竟然在半路伏击她们,死伤惨重。厚土堂主也身受重伤,回到教中不久,便辞世了。从此以后,我教与魔教便誓不两立了。”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这是柳双飞一人所为,虽然他无恶不作,但并不代表血灵教中其他人也与他一样的啊。”

  周圆圆说道:“你不理解的,厚土堂主在教中与我是最好的姐妹,你可知道失去一位好朋友是多么的难受吗?”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问道:“如果日后看到血灵教的人,你们是一样要铲除了?”

  周圆圆点点头,说道:“对啊,与邪魔歪道抗争是不能手下留情的。”

  雪飘飘又叹了一口气,然后朝东首陈曦休养的房间走去。

  周圆圆不明白雪飘飘叹气的原因,便想追上去问个明白。

  这时霍兰拉住她对她说道:“昨天夜里我们接到教主的飞鸽传书,命我们速速回教。”

  周圆圆问道:“发生了什么紧急事件吗?”

  霍兰点点头,轻声说道:“天星楼发出英雄贴,约好各武林正道中的大门派联合起来,一同杀上青云山消灭魔教。现在很多名门正派纷纷响应。”

  周圆圆一听到这消息,心头不禁一震,说道:“太好了,终于有机会为离去的姐妹们报仇了。”

  霍兰摇摇头,说道:“教主说了,我教此次不派出人手加入盟军。”

  周圆圆诧异地问道:“为什么?这次是多么好的机会啊。”

  霍兰说道:“教主的意思,是让我教的人不要沾上太多的鲜血。她老人家信中说,虽然柳双飞与我们有深仇大恨,但其他魔教的弟子是无辜的。我教的目标中柳双飞那个淫贼,而不是其他的人。”

  周圆圆说道:“那其他门派攻打青云山,柳双飞必然会赶回去护教的,我们便可趁此机会一举铲除那个淫贼。”

  霍兰点点头,说道:“教主也会认为柳双飞会回去护教,所以打算安排一队人马秘密潜入青云山,待机消灭柳双飞。”

  周圆圆握了一下拳头,说道:“好,我一定要随队前往青云山。”

  霍兰摇了摇头,说道:“教主信中明确说了,此次带队的是疾风堂的周丹和圣水堂的隋滢,不准许你前往。”

  周圆圆愣了一下,然后一脸冤枉地问道:“为什么?教主为什么不给我去啊?”

  霍兰说道:“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但就是不给你去。”

  周圆圆叹了一口气,然后她想起了什么,便问道:“为什么此时突然间武林正派要联合起来对付魔教?”

  霍兰说道:“消灭魔教,是我们武林正派长久以来的心愿,此次结盟,是因为时机已经成熟了。”

  “时机?”周圆圆颇为不解。

  霍兰说道:“此次牵头的人,便正是天星楼掌门何洪亮,他以绫召集武林qun雄,再加上持有极的丐帮帮主李世通。而痕现在则到了白云雅阁的天龙神女手中,她已明确表示要加入盟军,以助武林正派消灭魔教。现在武林正派三剑在握,必然胜得过魔教教主神火不灭云天鹏手中的残。”

  周圆圆诧异地问道:“绫怎么会在天星楼何洪亮的手中呢?前几日不还是跟着雪飘飘上了大雪山的吗?”

  霍兰说道:“此事说来也奇怪,前几日天星楼的大小姐何蕴雯带着天星楼的人追踪雪飘飘来到了大雪山,结果在山脚下看到远处一团火光升上天空,他们朝着火光的方向寻去,没想到那绫从天而落,落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于是,他们收起宝剑,日夜兼程赶回天星楼,之后广发英雄贴。”

  周圆圆想了一想,然后说道:“不错,听雪飘飘说,那时他在大雪山上与一头猛兽搏斗,结果绫遗失于山谷之底。没想到天星楼的人如此幸运,那剑就落在他们身边。”

  霍兰说道:“没办法,谁让人家运气好。”

  周圆圆又左思右想了一会儿,然后对霍兰说道:“左护法不要把绫落到天星楼手中一事告诉雪飘飘,不然他会被气坏的。”

  话刚说完,只听碰的一声,碧天野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向雪飘飘刚进去的房间跑去,一边跑一边叫道:“飘飘!飘飘!出事了,我刚收到飞鸽传书,说绫跑到天星楼去了!”周圆圆看了看霍兰,二人脸上一块都是无奈。

  雪飘飘在陈曦休养的房里,观察着尚未醒来的陈曦,陆仙儿已经照顾了她一个晚上了。

  陆仙儿给陈曦服下了药,然后对雪飘飘说道:“放心吧,陈姑娘的毒已经解了,那雪莲真的有效呢。”

  雪飘飘问道:“那她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陆仙儿说道:“可能要一段时间。她的身体比较疲劳,而且断了左臂,还受到了丈夫去世的打击,只怕一时还醒不了的。”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她的命还真苦啊,丈夫刚刚离开,师父又不要她了,现在还断了一只手。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陆仙儿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角,细声说道:“她还不知道她丈夫是你杀的吗?”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我没法开口告诉她。”

  陆仙儿看了看陈曦,问道:“那以后她该怎么办?你会照顾她吗?”

  雪飘飘想了一想,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会尽我所能去帮助她。”

  陆仙儿叹了一口气,看着雪飘飘说道:“其实那一切并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负上责任的。”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但是看着她现在的境况,我于心不忍。”

  这时碧天野走了进来,问道:“陈姑娘怎么样了?”

  雪飘飘说道:“还没醒呢。”

  碧天野拉着他,轻声说道:“跟我到外边来,有点事情。”

  雪飘飘不知道是什么事,便跟他到了屋外。

  到了屋外,碧天野说道:“绫被天星楼的人得到了。”

  “什么?”雪飘飘暗吃一惊。

  “我收到飞鸽传书,说前些日子天星楼的大小姐何蕴雯带人跟随你到了大雪山脚下,结果绫从天而降,便被他们所得。”碧天野说道。

  “这么好运?”雪飘飘一脸苦笑。“与拉赞布尔库特的搏斗中无意遗落的绫,竟被那些人白白得到,真是太没天理了。”

  碧天野说道:“还有呢,天星楼的何洪亮竟然以绫为号,广发英雄帖,号令天下qun雄,齐赴青云山消灭血灵教。”

  雪飘飘听了后,不禁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沉默不语。

  碧天野接着说道:“绫是你的,你怎么样也得夺回来啊。”

  雪飘飘说道:“绫应当属于它原来的主人。前武林盟主郎北归于十五年前失踪,我们应该找到郎前辈的后人,把绫交还才对。没想到有人竟将它据为己有,以号令天下qun雄,实在是太可恶了。”

  碧天野问道:“那武林qun雄要杀上青云山,你看怎么办?你发过誓与血灵教不再有瓜葛的。”

  雪飘飘想了想,答道:“我先静观其变,到时再回青云山看看战局。”

  碧天野拍了拍雪飘飘的肩膀,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然后他看了看房内,问道:“我的事你对仙儿说了吗?”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还没呢。”

  碧天野催道:“你怎么磨磨蹭蹭的呢,快进去说吧。”

  “真的要说?”雪飘飘有些犹豫。

  “当然了。”碧天野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雪飘飘硬往门里塞。

  雪飘飘回到房间后,想了想,便对陆仙儿说道:“仙儿,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陆仙儿对他笑了笑,说道:“有什么事你直管说。”

  雪飘飘指着屋外,说道:“我的兄弟天野他……他说……他……”

  “他怎么了?”陆仙儿好生奇怪雪飘飘说话的语气如此怪怪的。

  “他……”雪飘飘想了半天,终于说出来道:“他说他喜欢上了你,希望能与你进一步加深关系。”

  “喜欢我?”陆仙儿不禁一笑,然后看了看门外,碧天野正满脸傻笑地对着自己摇着手,心中不免一阵不爽,然后问道:“那他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他……可能不好意思吧。”雪飘飘说。

  “不好意思?”陆仙儿眉头皱了皱,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说?”

  “我?”雪飘飘愣了一下,答道:“我们是兄弟啊,所以我代他说了。”

  陆仙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你是真的想代他对我说那些话?”

  “我?我的想法?”雪飘飘一阵诧异。

  陆仙儿转过身来对他说道:“从你的表情我可以知道,你其实并不愿代碧天野传话的,对吧。”

  雪飘飘耸了耸肩,说道:“为什么不呢?我们是很好的兄弟啊。”

  “你在骗你自己。”陆仙儿说道。“为什么你不把你心里最想说的话说出来呢?”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觉得天野他人不错。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在我七岁时搬到他们家旁边的时候,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我对他很了解,他一定不会负你的。”

  陆仙儿转过身去,低着头说道:“这就是你想说的吗?为什么你会这么说?是你不想让你最好的朋友失望?还是你的心里其实根本就没有我?”

  “我……”雪飘飘明白陆仙儿的心意,但是,他自己的心里早已是乱成了一团。他与陆仙儿一路走来风雨同舟,共同历尽了无数的风险也没有放弃过对方,他对陆仙儿充满着爱慕。但是,碧天野又是他最好的兄弟,他最不忍看到的是兄弟那失望的神情。

  这时,陈曦翻了一下身子,醒了过来。

  雪飘飘一看到陈曦醒了,赶忙跑上前,关切地问道:“陈姑娘,你感觉好一点了吗?”

  陈曦摸了摸断臂处,不禁轻声叹了一口气。

  雪飘飘说道:“你的伤口已无大碍了,等过几日便可拆开绷带。不过,你的左手从此就……”

  陈曦低下头,黯然伤神了了一会儿,然后轻声问道:“我师父她们呢?”

  雪飘飘说道:“她们收到了英雄帖,正在赶去天星楼的路上。”

  陈曦又叹了一口气,然后挣扎着想坐起来。

  陆仙儿赶忙上前扶着她,说道:“你别心急,你的身体还未复元呢。等过几天你的身体恢复以后,我们再送你到你师父那。”

  陈曦摇了摇头,眼中泛着泪花,说道:“不,我想要回衢州郑府。”

  雪飘飘知道陈曦心中的苦处,于是说道:“也好,回家好,等你的身体恢复了,我们就送你回去。”

  陆仙儿诧异地问道:“咦?现在qun雄聚集要齐赴云雾山共伐魔教,作为白云雅阁首徒,你怎么不去助你师父一臂之力呢?”

  雪飘飘忙拉过陆仙儿,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别在她面前提起老妖女行不行?正是那老妖女斩断她的手的。”

  陆仙儿吃了一惊,不禁用手捂住了zuiba。

  雪飘飘俯下身对陈曦说道:“陈姑娘,你在这里很安全,我会保护你的。过几天我送你回郑府好吗?”

  陈曦摇了摇头,说道:“不,我想尽快起程。”

  “可是你的身体尚……”雪飘飘还想再力劝她,但陈曦一直不停地摇着头,雪飘飘知道陈曦的心意已决,只好说道:“那好吧,明日我送你回去吧。”

  “可是……”陆仙儿还是不解。

  雪飘飘起身对她说道:“就依着陈姑娘的意思吧,也许这样能更快的让她解脱呢。”

  陆仙儿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如果你要走,我跟你一起走。”夜里,雪飘飘在整备数匹日间刚刚从附近集市买回来的马匹的时候,周圆圆在他身边说道。

  雪飘飘说道:“你们教主净水圣子大人不是急召你回去的吗。”

  周圆圆点点头,说道:“是的。但是从此处回我教总坛括苍山,有一大段路程与到衢州是同路的,一路上,我还可以保护你呢。”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谢谢你了。不过如今绫已不在我手中,便不会有武林中人来追杀我了。而大宋王朝将尽,此时皇帝老儿哪还有闲工夫来找我麻烦呢。”

  周圆圆想了想,说道:“那一路上,我们还有很多话可以说啊。那时在四门堂,我们本可以畅谈一宿的,现在我们再续前言吧。”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那也好啊。”

  第二日一早,诸人打点好了一切,整装待发。

  在出发前,陈曦将郑一风的尸体火化,并将骨灰收了起来。

  雪飘飘整理好了前一日备好的马车,将陈曦安置在车上,然后塞进日常所需的衣物及干粮,由陆仙儿和林薇照顾陈曦,雪纱纱则在前边赶车。司马行空与庞大虎死活要跟随着雪飘飘,于是与雪飘飘和碧天野一队骑马前行,而周圆圆与霍兰乘骑自己所备的马匹。告别赵无治后,众人一路向东南前行。

  路上,雪飘飘和碧天野聊起了各自的经历,周圆圆忍不住策马凑上前来,问雪飘飘道:“飘飘,你与碧公子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雪飘飘说道:“是在七岁那年。那时战火连绵,我带着还只有几个月大的纱纱一路逃难至无锡附近。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们经过一个大户人家的庄院。那时我已经走不动了,正巧那家大院旁边的树林里有一间小木屋,于是我们就躲进去避雨。后来,我们兄妹俩就在那定居了下来。”

  碧天野接下茬说道:“那家大宅院便是我家,而那间小木屋是我的秘密小屋,没想到被他们兄妹俩给霸占了。从那时起,我们就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后来,飘飘为了养活纱纱,日间到附近的集市去打杂,晚上则为我们家养马。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在马厩里打打闹闹,切磋武艺,有一次,竟然失手将马厩内的数十匹马给放了出去,飘飘这家伙还被我父母狠狠地罚了一顿。”

  雪飘飘冷冷一笑,说道:“你有还意思说出口,我被打了一百大板,还扣了我一个月的粮饷。那马明明是你放的,却害我受苦,你还在这说风凉话。”

  碧天野说道:“我那天晚上已经送你一瓶跌打药了,算是扯平了吧。”

  “扯平?哼!”雪飘飘撅了撅zui,表示不满。

  碧天野笑了笑,接着说道:“后来你们兄妹俩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了?我不记得了。”

  雪飘飘说道:“我也不记得了,但是在十六岁那年离开的。”

  碧天野点点头,说道:“对啊,我们都是同龄人,你走的那年,我也是十六岁。那时还是我托人介绍你到原阳县衙做捕快的呢。”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什么你托人?那时我们在太湖边习武,被经过的翦翔总捕头看中,于是邀我们一同加入到安阳府衙。你的家境好,就没去,为了更好地照顾我妹妹,我只好带着纱纱搬到了安阳。”

  碧天野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十六岁时一别,一眨眼间便过去了六、七年。虽然我们互相通信不断,只可惜未能再见面。”

  雪飘飘说道:“我在衙门内勤习武术,而你却得走访江湖上各大门派学得各类经典武学的精华,甚至还得以前往精龙武馆学艺,实在令人羡慕。”

  周圆圆说道:“那精龙武馆可是出了不少名人的地方啊,像前武林盟主郎北归,以及当年叱咤风的夺命金刀万刀离和鬼剑卓满天,都是出自精龙武馆呢。”

  碧天野说道:“精龙武馆创始于北宋初年,由宋太祖赵匡胤一手创办,集中了天下间武术精英,专门为皇帝培养武艺超qun贴身侍卫。因此,精龙武馆一直都有朝廷的专项资金维持。到后来,北宋晚期,几代皇帝基本都沉迷于花天酒地,疏于朝政,朝内各臣便开始频于私下敛财。而主管精龙武馆的军机处也开始利用精龙武馆来聚财,于是便向民间召收弟子,收取高额学费。”

  雪飘飘笑道:“难怪那时如此多的武林高手冒出江湖。”

  碧天野点点头,接着说道:“到了南宋,精龙武馆虽然还有朝廷下拔的资金维持,也向皇宫输送一等的大内高手,但基本上已经算是民间武馆了。由于南宋期间时局一直动荡,所以精龙武馆的官家民营朝廷根本就管不了。”

  雪飘飘说道:“如今大宋皇朝已到暮年,精龙武馆已经得不到朝廷的支持了,而战乱连年,民间有多少习武人能进武馆?看来只有靠着一些富有人家的支持,才能继续维持下去。天野,想来精龙武馆是得了你们家不少资助吧?”

  碧天野笑了笑,说道:“精龙武馆也不是有钱就能进的。”

  霍兰说道:“我曾听闻,精龙武馆的馆主雷火神君召收弟子是非常严格,非得是武林奇才的胚子才能入门。所以,从精龙武馆出来的,都是武林中最顶尖的高手。”

  雪飘飘说道:“没错。精龙武馆百年来所延续的,都是武术中的经典,再加上有着严格的训练机制,才能出得来高手。”

  周圆圆羡慕地对碧天野说道:“难怪碧大哥年纪轻轻,却已经有着如此高超的武艺了。”

  碧天野骄傲地点了点头。

  雪飘飘对碧天野说道:“这六年我们所成如何,却实为不知。”

  碧天野笑了笑,说道:“这还不易?改天我们再像以前那样,好好地切磋较量一番。”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对,不打得个天翻地覆誓不收手。”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