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十四集 说不出口的话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5203更新时间: 2020-02-28

					        
  一路跑了一小段,雪飘飘发觉陈曦的身体越来越热,像是一个大暖炉一样,不禁暗暗着急。东面远远传来了马蹄声。碧天野驭马赶到,他停了下来,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对了,白云雅阁的那些女人怎么样了?”

  碧天野说道:“没事,她们挡不住我的,我拖延了一下时间,便赶回来了。”然后指着陈曦又问道:“陈姑娘又是怎么回事?”

  雪飘飘:“这件事等会儿再告诉你。”说完,再牵过马,将陈曦放在马背上,然后自己再跨上马,向灵草居赶了回去。

  路上,碧天野不停地追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雪飘飘无奈之下把发生的事告诉了他。碧天野听完之后,不禁哈哈大笑,说完:“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啊。不如现在把她弄醒,我躲得远远的,不妨碍你的美事。”

  雪飘飘露出一个苦笑,说道:“到这个时候,你还说风凉话。”

  碧天野又笑了一笑,接着说道:“如果让纱纱她知道发生了这件事,只怕她……”

  雪飘飘赶忙打住他叫道:“你千万别跟她说,不然我的鼻子很快就烂掉了。”

  碧天野说道:“她也是关心你嘛,谁让你们是兄妹呢。我不说也行,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雪飘飘诧异地问道:“哦,什么条件?”

  碧天野想了一想,然后说道:“你知道吗,我父母一直在催我要尽快完婚,然后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那很好啊,你们家那么有钱,肯定有无数女子上门的。”

  碧天野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父母的确是找到了很多门当户对的女子,其中不乏一些出众之人。但可惜,我一直遇不上我真正心爱的女子。但是父母日夜紧催,扰得我是心烦心乱。”

  雪飘飘笑道:“伯父伯母也是关心你嘛。”

  碧天野说道:“现在我在无锡附近的太湖边新起了一座庄园,叫独月山庄,我打算搬进去住,不再受那唠叨罪了。”

  雪飘飘问道:“那伯父伯母能同意吗?”

  碧天野摇摇头,说道:“当然不同意了,于是我只能谎称是为了成家立业而准备的新屋。但是父母令下,说我必须与一位女子成亲后,才能住进独月山庄。唉,可惜父母之命不能违啊。”

  雪飘飘哈哈一阵大笑,说道:“那你可不是白辛苦一场了?看来要摆脱家人的管束,你得尽快找到一位称心如意的女子成亲才行啊。”

  碧天野看着雪飘飘,说道:“所以这件事就得请你帮忙了。”

  雪飘飘愣了一下,然后问道:“请我帮忙?我能帮什么忙?难道你看上我妹妹了?”

  碧天野马上做出一个呕吐的表情,然后说道:“纱纱她?要是我娶了那疯丫头,我的下半辈子就不用要了。”

  雪飘飘嗔道:“喂,我跟你兄弟一场,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妹妹?虽然她的确是个疯丫头,但也不能在我面前这么说啊,一点面子也不留给我。”

  碧天野赶紧shen.出手作揖,让雪飘飘稍安勿躁,接着说道:“其实,我看的是你身边的一位女子。”

  雪飘飘问道:“是谁啊?”

  碧天野微笑着说道:“她呢……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被她的美貌所折服了。但令我着迷的是,她知书达理,温柔善良,很体贴和关怀身边的人,而且,她又是一位才女,身怀绝技,过目不忘的本事……”

  “陆仙儿!”没等碧天野说完,雪飘飘便惊讶地叫出来,然后诧异地看着碧天野。

  碧天野对雪飘飘的反应也很惊讶,诧异地问道:“怎么?你有什么异意?莫非你心爱的女子也是陆姑娘?”

  雪飘飘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脑子里突然间乱成一团。

  碧天野指着他说道:“哪哪哪,这得明说了啊,我们是多年的兄弟了,你可别跟我抢啊,陆姑娘可是我找了那么久才遇上的唯一让我心动的女子,我对她可是一见钟情。而且这媒人,你可也得给我们做定了。”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表情有些哭笑不得,点点头说道:“那回去我跟仙儿说一下吧。”

  碧天野赶紧马上又作一揖,说道:“兄弟之恩,我先谢过了。”

  雪飘飘摇了摇头,脸上全是无奈。

  二人赶回到灵草居,雪飘飘一下马,便抱着陈曦跑进房内,并唤来赵无治与陆仙儿赶紧救治陈曦。

  待赵无治给陈曦探过病情并给其服下药后,雪飘飘便上前问道:“赵前辈,陈姑娘的伤势如何?”

  赵无治说道:“陈姑娘的伤已无大碍,只是她的左手再也救不回来了。不过,陈姑娘体内有一种很奇怪的毒,引得她身体发热,而且令她神志不清。”

  陆仙儿上前说道:“会不会是与飘飘以前的病一样呢?”

  赵无治摇摇头,说道:“她体内的毒,并不是什么炎气,倒像是……”说道,看了看雪飘飘。

  雪飘飘如实地说道:“不错,陈姑娘她服下了春药。”

  这时雪纱纱跑上前,一把拧住雪飘飘的鼻子,冲他叫道:“你这死人头,给人吃春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淫啊?”

  雪飘飘鼻子被拧得生痛,他一把拽掉雪纱纱的手,然后说道:“你老是这样,我的俏丽的鼻子都变大蒜了。给陈姑娘服药的不是我,而是柳双飞那淫贼,他想借此逼我交出绫。”

  周圆圆上前拍了拍雪纱纱的肩膀,对她说道:“你放心吧,我绝对相信飘飘不会做出那种事的。”

  雪纱纱拍掉周圆圆的手,耸耸肩说道:“这我当然知道,我只不过开玩笑嘛,我们兄妹俩就喜欢这样。”

  雪飘飘继续问赵无治道:“前辈,你有没有办法解开陈姑娘身上的毒呢?”

  赵无治想了一想,然后说道:“一般情况来说,这春药的是不用解的,过了一夜后便会失效了。不过,柳双飞给她下的毒,与一般的春药有所不同,能令中毒者精神更加错乱,越发的疯狂,我看此毒,正趋于逐渐加强的势态。我能够配制解药,但需要一定的时间,可是不知陈姑娘什么时候醒来,若她一醒便会发狂,那就不好控制了。”

  雪飘飘说道:“那就再把她弄晕不就行了。”

  雪纱纱一旁说道:“就你能对姑娘下得了手。”

  陆仙儿走上前,察探了一下陈曦的状况,然后说道:“我有个方法也许能马上解得了陈姑娘身上的毒。”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不禁眼睛一亮,纷纷问道:“是什么方法?”

  陆仙儿说道:“陈姑娘现在身体似火烧一般的热,正是那些春药所催发的。如果能压得住那热量,春药之毒便可化解了。”

  赵无治点了点头,说道:“此方法可试一试,不过,你用什么方法来压制那热量呢?”

  陆仙儿笑着看了看雪飘飘,雪飘飘当即明白过来,马上说道:“可以用雪莲啊。”

  陆仙儿说道:“用雪莲的话,我有信心可以配制出药来解去陈姑娘的毒。”

  听了陆仙儿的话,碧天野在后边不禁地得意地点着头。

  雪飘飘说道:“那好,就用雪莲吧。”说完,赶紧拿出雪莲来。

  这时,众人中传出一声轻轻“哼”的声音,众人都未在意,但是雪飘飘却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了看周圆圆,发现她正撅着zui皱着眉瞪着自己,正忙解释道:“救人要紧,救人要紧。”然后把雪莲交给了陆仙儿。

  经过陆仙儿的一番调理,陈曦的身体渐渐地恢复了正常。

  赵无治不禁夸奖道:“仙儿你可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不愧是陆逢生的女儿。”

  陆仙儿不好意思地说道:“没什么了,略出薄力。”

  雪飘飘在一旁添油加醋道:“略出薄力就有如此大的成就,那尽力而为岂不是……”

  话没说完,碧天野早已是等不及了,他拉过雪飘飘轻声问道:“那件事你什么时候办啊?”

  雪飘飘愣了一下,问道:“什么事啊?”

  碧天野有些着急地说道:“就是我与陆姑娘的……”

  雪飘飘此时才想起来,于是说道:“哦,原来是……”

  碧天野打断了他,说道:“来,我们到外边慢慢商量。”说完,对众人笑了一笑,便拉着雪飘飘跑出门外去了。

  此时外边早已天黑,司马行空和庞大虎已经点上了灯。

  庞大虎指着屋角的一处对雪飘飘叫了两声,雪飘飘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出什么事了?”

  司马行空顺着庞大虎所指的方向指着屋外的一堆干草说道:“她,怪,不动。”

  雪飘飘顺着看了过去,只见林薇蹲在干草旁的角落里,看着他一动不动。这时他才想起来,刚才感觉一直怪怪的,老是一直觉得众人中少了谁,原来是把她给忘了,于是走上前,问林薇道:“林姑娘,你怎么不进屋去啊?蹲在这不累吗?”

  林薇摇摇头,说道:“谢谢雪少爷关心了,我是个奴婢,不能与你们呆在一起的。如果雪少爷需要我服侍,我会随时服侍您的。”

  碧天野不禁笑道:“哟,飘飘,你什么时候有了一个侍女了?ting行的嘛。这侍女看起来邋邋遢遢,不过声音倒是很美。”然后对林薇说道:“你放心吧,飘飘这家伙没享过什么福,你要服适他,他不一定能受得了。对了,等会儿你帮我收拾一下chuang铺,我有点累了,等我们商量完一些事后,就要休息了。”

  林薇摇摇头,说道:“不行,我只是雪少爷一人的奴婢,我不服侍其他人。”

  碧天野指着林薇对雪飘飘笑道:“呃,你看你这侍女,还真有个性呢。”

  雪飘飘说道:“少来了,她可不是什么侍女呢。”说完,走到林薇跟前,扶起她说道:“林姑娘,从现在开始,你应该堂堂正正做人了,你不再是什么人的奴婢了。”

  林薇摇摇头,说道:“柳大人命令我来服侍雪少爷的,而且,从雪少爷把我从柳大人手中救走的那一该开始,我就决定了一辈子要服侍雪少爷,一辈子做雪少爷的奴婢,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雪飘飘无奈地笑了一笑,看来是柳双飞把她关得太久,把她给吓傻了,于是说道:“林姑娘,从今后开始,你不再是任何人的奴婢了,这是我的命令,我要你不再对人卑躬屈膝,然后不能再喊我雪少爷,要大声喊我的名字。”

  林薇不安地说道:“这怎么行呢?”

  雪飘飘说道:“怎么不行?难道你不听我的话了?”

  林薇低下头,有些感触地说道:“雪少爷,你对我真好……”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怎么还这样称呼我?”他看到林薇全身脏得不行了,便说道:“你得去清洗一下了,人家还以为你是丐帮女弟子呢。”然后叫来雪纱纱,让她带林薇去洗浴,并给她选一套好一些的衣服换上。

  交待完之后,碧天野迫不急待地拉着雪飘飘到外边商量起终身大事来。

  庞大虎给林薇烧了热水,便去睡觉了。

  雪纱纱给林薇选了一套合适她的衣服,便带林薇来到浴^室,指着盛满了热水的浴桶对林薇说道:“你自己洗吧,可得洗干净了,别脏兮兮的,丢我哥哥的脸也丢我的脸。”

  林薇看着浴桶,有些犹豫,于是对雪纱纱说道:“我不能,我只能服侍主人。”

  雪纱纱诧异了一下,指着她说道:“你……你脑子坏了?被吓傻了?真是不可理喻。”

  林薇自两年前被柳双飞抓到血灵教后,每天都被迫做那些下等的粗活,服侍教中有身份地位的教徒,久而久之,被日夜折磨的她心志上早已是麻木了。

  雪纱纱看到林薇迟疑着,想来自己也是一顿长途跋涉,还没得好好洗一顿呢,干脆洗得个舒服再睡觉,于是对林薇说道:“我是雪飘飘的妹妹,你服侍我吗?”

  林薇点点头,说道:“你是雪公子的亲人,当然也是我的主人了。”

  雪纱纱笑了笑,说道:“呆会儿你帮我搓背就行了。”说完,卸去衣服,便泡到了热水里。

  林薇走上前,麻利地拿到毛巾和刷子,轻轻地擦拭雪纱纱的背。

  经过林薇的一阵调理,雪纱纱舒服得不得了。她趴在水桶边,问林薇道:“林薇啊,你觉得我漂亮吗?”

  林薇点点头,说道:“大小姐不仅美貌出众,而且皮肤很好,白皙细嫩,平时保养得很好吧。”

  听了林薇的话,雪纱纱心里美滋滋的。

  这时林薇问道:“大小姐很关心雪少爷吧,我看得出你们的感情很深。”

  雪纱纱笑道:“废话,我们可是兄妹呢。”

  林薇说道:“你爱雪少爷吗?”

  雪纱纱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喜欢用肺来说话啊?我们是兄妹啊,我哥哥也很爱我呢。”

  林薇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可真好啊,有亲人可以相互依靠。”

  雪纱纱听出了林薇口中的悲沧,不禁关心地问道:“怎么,你失去了家人吗?”

  林薇低下了头,默不做声,眼角里泛着眼花。

  雪纱纱回过头来,拍拍她的肩膀,说道:“你不用伤心了,从今以后,我们都是亲人了。”

  林薇笑了一笑,说道:“谢谢你,你与雪少爷一样的好心肠。”

  雪纱纱笑了笑,然后说道:“来,我们一起洗澡吧,其实你真的是太脏了,真得好好洗一洗了。”

  林薇迟疑地说道:“可是……”

  “还可是什么?”雪纱纱二话不说,生硬地拽下林薇的衣服,然后把她拖进水桶里来。

  雪纱纱帮林薇洗了头,一边洗一边惊讶地赞叹道:“林薇,你的头发真漂亮呢,又顺又亮。”

  林薇说道:“谢谢大小姐的夸奖。”

  雪纱纱把林薇的身子转过来,说道:“让我好好看看你的样子,以前你脏兮兮的也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当她拔开林薇那挂在脸前如瀑布飞泄一般的秀发的时候,惊呆了,不经意中脱口而出:“好……好美啊。”

  林薇看到雪纱纱惊讶的表情,问道:“大小姐你怎么了?”

  雪纱纱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她心里则不停地说道:这世间怎么可能有如此之美的女子呢?实在令自己钦佩。随后对林薇说道:“林薇,以后别叫我大小姐了,我还是有些听不惯的。其实,我哥哥把你从淫贼柳双飞的手中救出来,你便可以重新做人了,为何还要甘居为人下呢?”

  林薇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不是雪少爷,我还会在血灵教中受苦,以后柳大人甚至会……会把我……所以,是雪少爷救了我一命,而我却无以回报,只能做一世的奴婢来侍候他。”

  雪纱纱说道:“在柳双飞手下也好,在我哥哥手下也好,不都一样是奴婢吗?”

  林薇摇摇头,说道:“雪少爷是个好人,我服侍他是真心真意的。”

  “好人……真心真意……”只了林薇的话,雪纱纱不禁浮想联翩。

  “大小姐,怎么了?”林薇问道。

  雪纱纱笑了一笑,说道:“对我来说,我哥哥的确是个难得的好人。这么多年来,他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那么多的压力,我多么希望有人能替他分担。如果他没找到心爱的伴侣的话,我会一直在他身边照顾他的。”

  林薇听不出雪纱纱话中的意思,但是却感觉到了雪纱纱那异样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