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十三集 最强帮手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7059更新时间: 2020-02-28

					        
  二人跑了一小段路,林薇体力不支,很快就停了下来,她对雪飘飘说道:“雪公子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

  雪飘飘第一次听到林微说话,不禁惊讶地说道:“你的声音很好听啊,就像夜莺一样。”

  林薇摇了摇头,说道:“雪公子,现在别管那么多了,你还是快走吧。”

  雪飘飘笑了一笑,说道:“我既然救了你出来,当然不会再让那淫贼捉你回去了。”

  这时他们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回头看去,柳双飞狂奔着追了上来。雪飘飘将林薇挡在身后,说道:“林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保你周全的。”

  柳双飞跑到二人跟前,停下脚步,对雪飘飘说道:“你小子果然有一手,你的战力是大有精进。看来今日不教训一下你,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了。”

  雪飘飘答道:“我虽武艺不精,但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柳双飞冷冷一笑,便飞身一掌击向雪飘飘。雪飘飘推开林薇,迎上来还以一掌。两掌相交,只听轰的一声,一股强大的气流四散开去,扬起了满天的雪花与尘土。

  二人各自被震退了数步,柳双飞被震到了右手发麻,不禁暗暗吃了一惊,没料到雪飘飘的掌力如此强劲。雪飘飘的手也被震到隐隐发痛,但他知道要想战胜柳双飞,单凭战力是不足以取胜的,必须要出奇制胜,先下手为强。当下未等脚步停下,在脚底使出一股气流,然后利用气流的反弹力,飞身扑向柳双飞。

  柳双飞还在后退中,脚步尚未踩稳,身子也未平衡,突然见眼见雪飘飘已经抢攻了上来,不禁又再吃一惊,当下不顾一切地躲闪。雪飘飘采取了与与慕菲盈对战时一样的战术,攻敌要害,不给对手喘息之机,一时间,攻得柳双飞是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动挨打。

  数十招后,柳双飞凭借着强大的战力终于扭转了局面,两人战成了平手。

  这时柳双飞大喝一声:“停手!”然后跳出战局。

  雪飘飘也停了下来,对柳双飞说道:“怎么,你认输了?好,马上交出解药,然后滚回青云山去。”

  柳双飞说道:“你的武术是融泄百家所长,不愧是官衙捕快出身。可惜你武艺虽精,怎奈缺少大战的经验,此战我必胜你。不过念与你相识一场,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听我的话。”

  雪飘飘冷冷地说道:“也许你的战力现在胜我一筹,不过我也不会臣服于你的,此场过后,谁强谁弱尚未可知呢。”

  柳双飞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能留你这个后患了。”说完,拔出佩剑,飞身直刺雪飘飘。

  雪飘飘见他出剑,心中不禁一寒,料想着自己赤手空拳决计胜不了他,当下连忙四处躲闪,一时间,柳双飞占据了主动。

  双方斗了数个回合,雪飘飘隐入了险境之中,柳双飞剑法出神入化,杀招迭出,逼得雪飘飘到了绝境中。

  这时突然一声长啸,两匹快马突然杀到,扬起一路尘土。柳双飞眼见为首一匹马是冲自己而来的,当下侧身一跃,闪出丈余开外。雪飘飘逃过一劫,不禁松了一口气。

  两匹马在二人中间停了下来,然后从马上跳下一男一女,年轻男子高大英俊,气度不凡,一身华丽的服饰;年轻女子美貌如花,配上一身艳丽的服装,看起来比林薇更美。

  雪飘飘一看那女子,不禁叫道:“纱纱?你怎么来了?”

  这女子正是雪纱纱,她二话没说,跑上前一把抱住了雪飘飘,颤抖着轻声哭泣。

  柳双飞看到来此的两人,不禁笑道:“今天我真是走大运了,又送来一位大美人。”

  男子看着他说道:“淫贼,恐怕今日是你的死期了。”

  雪飘飘抬起头看了看那男子,不禁叫道:“碧天野?怎么是你啊?”

  碧天野对他点了点头,并竖起了大拇指。

  雪纱纱拉着雪飘飘的衣角,说道:“哥哥,我好担心你啊。前段时间听说你在公差途中出了事,然后失了踪,我就很担心你的安危了。后来听以前衙门的人说你偷了皇帝的东西,皇帝要派人灭我们家九族,于是我就跑到了城东的小梅家躲了起来。”

  雪飘飘抚了抚她的头,问道:“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找我呢?”

  雪纱纱说道:“后来碧大哥他找到了我,然后就带我来这里了。”

  碧天野接着话说道:“那时我听说了你的事,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于是先去了安阳,想先保护纱纱出来。你的家已经被皇帝派去的人封了,然后我到纱纱的私塾,打听了平日与纱纱交好的朋友,然后一家一家寻找,最后找到了她。我听一些武林中人说你逃到了大雪山这一带,于是就带纱纱过来找你了。”

  雪纱纱指着柳双飞问道:“哥哥,这淫贼是什么人?”

  雪飘飘说道为:“此人正是血灵教教主座下的第一高手柳双飞。”

  “血灵教?”雪纱纱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说道:“你不是说过不再与血灵教有瓜葛了吗?”

  雪飘飘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不是我想找他们,是他们追杀我而来的。”

  碧天野走上前一步,对柳双飞说道:“你就是柳双飞吗?听说你臭名昭著,恶贯满盈,今日我就要会会你。”

  听到碧天野叫板,柳双飞不禁哈哈大笑,指着他说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狂妄了,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碧天野冷冷地说道:“今天就要让你大开眼界了。”

  雪飘飘看到碧天野要单挑柳双飞,不禁紧张地说道:“天野,此人战力很强,只怕你不是他的对手。”

  碧天回头笑笑说道:“放心吧,如今的我和以前的我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柳双飞看着这个年轻人极是不爽,大喝一声,挥剑直刺碧天野。

  碧天野看到柳双飞攻来,当下也拔出佩剑,迎了上来。

  当下两人大战三十回合,不分胜负。雪飘飘眼见碧天野武艺非凡,不禁对雪纱纱说道:“天野的武艺真是精进不少啊,能与柳双飞单对单,实力已是武林一级了。”

  雪纱纱点点头,说道:“一路上来我听他起过去自己的一些经历,这些年来他四处拜访名师,精学各门各派的武学经典,所以,以他现在的武艺,足可横.行江湖了。”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真羡慕他有那么的条件。不过,要打遍天下无敌手,单单是学到了最好的武术也是没用的。”

  雪纱纱耸了耸肩,说道:“学到了一身武艺,还有什么不好的。”

  二人话音未落不久,战局果然如雪飘飘所言,碧天野渐渐地落入了下风,尽管他武艺精湛,无奈临战经验太少,很快就被战场上久负盛名的柳双飞所控制。

  雪飘飘一看碧天野情况不妙,当即飞身加入战局之中,与碧天野形成左右之势夹击柳双飞。

  柳双飞一看雪飘飘加入,顶了数回合后,渐感吃力,当下大喝一声:“停手!”然后飞身跳出战圈。

  雪飘飘停下手来,指着柳双飞说道:“怎么,这回你认输了吧。”

  柳双飞冷冷一笑,说道:“你们二人以二敌一,算什么英雄好汉?”

  雪飘飘笑着反问道:“不知你此前在江湖可否久仰我们二人的名号?”

  柳双飞说道:“久仰?谁知道你们是从哪冒出来的小子?名不见经传。”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这就对了,既然我们还算不上什么名不见经传的英雄好汉,以二对一,又有何不可?”

  柳双飞说道:“以后就不怕传出去?”

  雪飘飘说道:“怕,所以今日就要杀你灭口了。”

  柳双飞哼了一声,然后指着碧天野问道:“你精通各门派的武术,是从哪学的?”

  碧天野冷冷地说道:“我为何要告诉你?反正你的死期不远了,省得我浪费口水。”

  柳双飞说道:“你虽然精通各门各派的武术,但却是以精龙武馆的战力为功底激发所有的武术攻略,你是精龙武馆的人。”

  碧天野握了一下拳头,在掌心激出一团火炎,然后说道:“今日我就让你领教一下精龙武馆的武术。”

  柳双飞笑道:“你果然是精龙武馆的人。不过,虽然你战力超强,但你武术的套路过于死板,临战缺少经验,不懂得变化,真是枉费一身强大的战力。今日即使你们二人联手,也绝非是我的敌手。”

  雪飘飘指着他说道:“你错了。我曾对你说过,一战之后,谁胜谁负尚未可知,你的战术我已经摸得七八了,对付你,我有了足够的经验,此战必不会输给你。”

  柳双飞说道:“你们所有人一起上吧,我一次清洗得个干净!”说完,扬起剑准备进攻。

  这时,东面方向一个女声说道:“再加上我,恐怕你就不会那么得意了吧。”

  众人随声看去,来者正是圣女教的周圆圆,她身后跟来一名中年妇女,身负长剑。

  柳双飞一看来者二人,不禁有些退缩了,说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圣女教的左使霍兰与烈火堂堂主周圆圆,今日人怎么这么齐啊。”

  雪飘飘一看周圆圆来了,心中才确信是胜券在握了,于是对柳双飞说道:“柳神使,看来今日输定的是你了。”

  柳双飞一看这里满是高手要对付他,真打起来自己定讨不到好处,于是说道:“既然大伙谈不来,那下次到我青云山再叙旧吧。”说完,转身向南边跑去。

  雪飘飘一看柳双飞跑了,急忙叫道:“站住!先把解药留下!”

  霍兰上前问道:“公子要什么解药?”

  雪飘飘指着柳双飞离去的方向说道:“他对一位姑娘下了毒,若拿不到解药,那姑娘三个时辰后就麻烦了。”

  霍兰一听,便对周圆圆说:“周堂主,你留在这里保护他们,我去追那淫贼。”说完,发足脚力追柳双飞而去。

  雪飘飘一看霍兰绝尘而去,便问周圆圆道:“她是什么人?”

  周圆圆答道:“她正是我教中的左护法使霍兰,是教中武艺最好、资质也最老的前辈。”

  雪飘飘点了点头,接而又问道:“左护法使都出来了,再加上你这位高手,来到此处莫非是……”

  周圆圆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们正是来找你的。”

  “找我?”雪飘飘有些诧异。“该不会又是来抢绫的吧?”

  周圆圆笑了笑,说道:“不会的了,若真要抢你的剑,早在四门堂时我们就动手了。我们圣女教把你当朋友,而不是敌人。”

  “朋友?”雪飘飘更是诧异。“我与圣女教素不相识,上次也只是一面之缘,难得有此厚爱。”

  周圆圆摇摇头说道:“不,我说的是真的。教主她很欣赏你,而且……而且……”周圆圆说着说着脸红了起来。“你还有那位仙儿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尚未报答你们呢。再说,我们之间还有个约定。”

  这时雪纱纱走上前,问雪飘飘道:“哥哥,她是什么人啊?和你之间又有什么约定?”

  雪飘飘这时才想起忘了介绍人了,于是赶忙把身边所有的人都介绍了一遍。

  礼节完了之后,周圆圆问雪飘飘道:“你的伤好了吗?”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我不负与你之约,已经平安回来了。对了,我为你采了一朵雪莲回来了,不过放在灵草居那,我迟些拿给你吧。”

  周圆圆摇摇头,说道:“其实雪莲对我来说,并非什么重要之物,我只是希望你在雪山上能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无论如何都要回来见我。但是,今后对我而言,那雪莲是最重要的东西,因为是你冒着危险带给我的。”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那这样最好了。其实雪莲呢……”

  雪纱纱一直在旁边观察着周圆圆的脸色,这时赶忙跑上前拉过周圆圆,说道:“这些事以后再说吧。”然后对雪飘飘说道:“哥哥,你不是说有位姑娘中了柳双飞的毒吗?我们先过去看看她的安危吧。”

  雪飘飘这时才猛然想起陈曦,不禁叫道:“不好,我们得赶快找到她,不然就惨了。”说完,赶忙向灵草居的方向跑去。众人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也跟了过去。

  碧天野和雪纱纱骑上快马,追上雪飘飘,雪飘飘一看有马骑,当下拉住雪纱纱shen.出来的手,一跃上马背,然后向灵草居疾驰而去。

  众人赶到灵草居,来到门前时,发现一片狼藉,知道出了事,赶忙冲进屋里,只见众人都还在,唯独少了慕菲盈。

  雪飘飘问赵无治道:“前辈,发生什么事了?”

  赵无治说道:“你走后不久,便来了一伙血灵教的人,要接走天火飞扬,顺便要抢绫。随即又来了一伙女人,两边大打出手,结果就乱成了一团。”

  雪飘飘再追问道:“那后来呢?”

  赵无治说道:“两边打得天翻地覆,后来血灵教的人打输了,就跑了,连同天火飞扬也一起带走了。随后女人们也离开了。”

  “女人?”雪飘飘愣了一下,想了想,便说道:“难道是白云雅阁追来了?”

  赵无治点点头,说道:“不错,正是白云雅阁掌门天龙神女带队。后来天龙神女仗着痕才取胜的。”

  说到痕,雪飘飘想起陈曦来,于是问道:“那郑一风的夫人是否来过呢?”

  赵无治说道:“她是来过了,她看过郑一风的遗体后,我便把痕交给她。谁知道马上血灵教的人就杀到了,随后白云雅阁的人也来了。”

  雪飘飘问道:“那天龙妖女把陈曦带走了?”

  赵无治点点头,说道:“不错,才走了没多久,向东面去的。”

  雪飘飘心想不知道天龙神女带走陈曦后会有什么后果,但无论如何还是先得找到陈曦才行,于是跑出门,飞身上马,向着白云雅阁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碧天野担心他有不测,随即骑上马跟随而来。

  赶了数里地,果然追上了白云雅阁众人。此时众弟子坐在路边,而天龙神女则与陈曦在不远处说着话。

  二人赶到白云雅阁阵前,翻身下马。众白云雅阁弟子眼见雪飘飘到来,纷纷起身拔剑。曾与雪飘飘交过手的年轻弟子走上前,问雪飘飘道:“你来干什么?是不是来交宝剑的?”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我带着宝剑来,你们还会坐得如此舒服?”说完,他又看了看陈曦与天龙神女那边,她们似乎吵了起来,痕在天龙神女手中,两人都指着剑说着什么。

  这时年轻弟子见雪飘飘不停地向后张望,根本不在乎自己,于是说道:“喂,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碧天野走上前,做年轻弟子做了一揖,然后说道:“我想阁下便是白云雅阁的首徒罗欣婷吧,听闻你的大名已久,今日终于得见芳容。在下碧天野,望罗姑娘能牢记我的名字。”

  罗欣婷见到碧天野很有礼貌地对自己打招呼,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打量了一下碧天野,这位大帅哥立马让她满脸通红起来。然后细声细气地问道:“你……你是什么人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这时天龙神女和陈曦看见了雪飘飘和碧天野二人,于是停止了争吵,走上前来。天龙神女指着雪飘飘说道:“你这臭小子是送绫过来给我的吗?”

  雪飘飘看到痕在天龙神女手中,便问道:“咦,这痕不是郑一风之物吗,怎么会在老妖女你手上?”

  天龙神女勃然大怒,喝道:“小猴子你称我什么?小心我杀了你。敢和我叫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记得上次你被我打得死去活来了吗?”

  雪飘飘耸了耸肩,说道:“是的是的,我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果老妖女你也想知道,我量完后会告诉你。”

  天龙神女见雪飘飘这回面无惧色地与她抬杠,不禁猜想莫非是这臭小子有了什么后台才有恃无恐?她看了看雪飘飘身边的碧天野,这年轻人身穿一身华丽的服装,看起来像是某大户的公子,莫不成是武林中某名门大派的少爷,难怪雪飘飘才会如此嚣张,跑来和自己叫板以报上次打伤他的一箭之仇。

  陈曦看到雪飘飘来到,知道他会来帮自己,于是走到天龙神女跟前,说道:“师父,请您把痕还给我吧。”

  天龙神女看了看她,说道:“你还来烦我,你是不是嫁出去的人就像泼出去的水?嫁给郑一风离开了白云雅阁就六亲不认了?忘记我是你的师父了吗?”

  陈曦说道:“我怎么会忘记您对我的授艺之恩呢?但痕是郑家世传的宝物,我作为郑家的媳妇,应该要维护好郑家的周全。”

  天龙神女说道:“混账,你真是胳膊肘向外拐了。如果你还认我是师父的话,就应该知道要为师父着想。郑一风已死,痕就由你继承了。你再拿宝剑来孝敬我,不正是大仁大义、大忠大孝了吗。”

  这时雪飘飘听出了二人争吵的来由,不禁上前对天龙神女说道:“妖女大人,你何必找那么多话来冠冕堂皇呢?你就直接说,你要宝剑,不给就抢,不就完了嘛。”

  天龙神女指着他怒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我是强盗了?”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那时你抢我的绫的时候不就是强盗的样子嘛。”

  天龙神女说道:“什么你的绫?那绫是属于全武林的。所谓能者得之,这天下间舍我其谁?”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妖女大人,论强辞夺理和厚颜无耻的本事,天下间是无人能出你右啊。”

  天龙神女大怒,指着雪飘飘叫道:“今日我必杀你这臭小子。”

  陈曦对着天龙神女又说道:“师父,无论如何,您把痕还给我吧,不然我无颜面对天下啊。”

  天龙神女冷冷地说道:“你还有脸面对天下?你这无耻的小贱人,再多说一句我就杀了你,以免你再有损我白云雅阁的声誉。”

  罗欣婷赶忙跑上前,对天龙神女说道:“师父,您就原谅师姐吧,她不是有意的。”

  雪飘飘在一旁冷冷地说道:“白云雅阁还有声誉?全被你这老妖女给败完了。”

  这时陈曦再也忍不住了,她上前一步,厉声对天龙神女说道:“师父,我已经受够了!您从来都未把我当成您的徒弟,在您眼中,我只不过是您达到称霸武林美梦的一个棋子而已。”

  天龙神女大怒,当即给了陈曦一个耳光,并喝道:“光大我派是每个弟子所肩负的职责,你竟然满口怨言,真是大逆不道?”

  陈曦被扇倒在地上,左手捂着被打得红肿的脸,开始黯然落泪。

  雪飘飘一时气愤不过,上前一步指着天龙神女喝道:“老妖女,你对着爱徒也未免太……”话没说完,眼见天龙神女拔出痕,指向陈曦,看似要了结她的性命,赶忙大喝一声:“你干什么?!”

  天龙神女说道:“陈曦枉我多年的精心栽培,付出了多少心血,现在竟然如此大逆不道,连师父的话也不听了,如此不忠不孝之人,还留她在世上,必定危害武林。”说完,一剑刺向陈曦。

  雪飘飘一看天龙神女出手,不禁大吃一惊,赶忙对天龙神女发出一掌,只听嗡的一声,他的神气活现掌所激出的气流与痕的气流相撞,然后轰的一声四下扩散出去,顿时将天龙神女卷到了高空中,然后重重地摔了下来。

  痕也被荡到了高空中,然后旋转着落了下来,剑气围绕着剑四处扩散,方圆数尺之内凡剑气所达之处,所有东西皆断为两截,一时间,数名白云雅阁弟子身体分为两段倒了下来。最后,痕噌的一声Cha入地面,而所落地之处,正在陈曦的身边。随着陈曦的一声惨叫,众人赶忙看过去时,陈曦的左手已经脱离主体寻求自由了。

  雪飘飘赶忙跑上前,扶起陈曦,一看她的左手,连血丝也不相连,看来是没得救了,当下也顾不得多想,拿出止血药撒在伤口,然后脱下外套将伤口紧紧缠住。

  天龙神女从地上爬起来,体内真气一片混乱,当下吐了一口鲜血。她虽然看到雪飘飘出掌,但是相隔着数步之遥,相信绝不会是雪飘飘下的重手,只怕有高手埋伏在一周,暗中偷袭,这一击竟将她的老命打去七分。她看了看四周,喝道:“是哪位高手,还请现身!”喊过了数轮,不见有人出来,她看了看雪飘飘,便指了指,对手下众弟子叫道:“快……快擒住他们!”

  众弟子一听师父号令,纷纷拔剑,一齐攻向雪飘飘。

  碧天野跨前一步,护住雪飘飘,并对他说道:“你先带陈姑娘回灵草居给赵前辈和陆姑娘医治,这里由我挡着。”

  雪飘飘点了点头,然后扶起陈曦,退了两步,一跃上马,把陈曦背在身后,并用腰带扎紧,策马扬鞭向灵草居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