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十二集 又见故人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6986更新时间: 2020-02-28

					        
  人到了第三日,才来到了山脚。

  这时,他们发现一队人马正朝自己方向而来,赶紧躲入岩石后边。

  慕菲盈从石缝里向来者方向望了望,然后轻声说道:“是天星楼的人。”

  “天星楼?”雪飘飘也看了看,来者正是天星楼,为首的便是何蕴雯,身后跟着的是天星楼两大高手刺鹰与烈虎。

  天星楼一干众人来到山脚后,就没有马上上山,而走入了另一大条路。

  待他们走远了,雪飘飘不禁说道:“他们去那边干嘛?”

  慕菲盈说道:“看来,他们是想找一条更安全的路上山。毕竟他们人多,从小路走的话不太安全。”

  雪飘飘冷冷一笑,说道:“我都已经下山了,让他们去找吧,找个十来二十年再回来。”

  过了一会儿,等天星楼等人在山的那一头消失以后,二人便钻了出来,继续下山。

  正在这时,突然一阵笑声,一个白色人影从侧边岩壁中闪了出来。

  二人吓了一跳,一看,原来是郑一风。

  雪飘飘一看是郑一风,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郑一风说道:“等你们多时了。”然后他看一眼慕菲盈,又说道:“原来是魔教的四当家,此前听人说有一魔头上了山,我还以后是柳双飞那狗贼呢。”

  雪飘飘说道:“郑大侠,如今绫不在我手中,我也不想与你为敌,现在起我们各走各的路吧。”

  郑一风冷冷地说道:“算柳双飞走运,此次没到大雪山之中。不过,魔教中人人人得以诛之,而且我与魔教仇深似海,今日我就要杀了这个女魔头。”

  慕菲盈上前一步,说道:“好,你尽管放马过来。不过,此次是你与我教的恩怨,与他人无关,此战不管输赢,请你放过雪飘飘。”

  郑一风笑了笑,说道:“看不出你有情有义,这小子虽然与你是一路的,不过他并不是魔教中人,而且现在绫也不在他手上,我倒可以放他一条生路。”

  雪飘飘暗自诧异地说道:“咦,怎么不见他夫人和他在一起?平日他们不是形影不离的吗?”这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禁对郑一风说道:“莫非灵草居里的众人已被你所擒?然后你让你夫人看管他们,想以他们为人质来要挟我?”

  郑一风说道:“不错。我倒要看看,在你心中,是你的朋友重要,还是宝剑更重要。我看绫不在你手中,肯定是被你藏起来了,只要你乖乖地把绫交给我,我便放了你的朋友。”

  雪飘飘骂道:“你真卑鄙。”说完,便向山下跑去。

  郑一风喝道:“你别想开溜。”说完,一剑向雪飘飘刺来。

  慕菲盈看到郑一风向雪飘飘出招,便飞身拔剑直攻郑一风而来。而郑一风也舍雪飘飘而反攻慕菲盈。

  雪飘飘闪过郑一风,向灵草居奔去。跑了不远,心里开始担心起慕菲盈,怎么说郑一风都是武林四大高手之一,又有宝剑在手。但是另一边赵无治和陆仙儿又落在陈曦之手,当下是左右为难。不过心中细细一想,自己与陈曦有过一面之缘,她绝对不是那种心狠手辣之人,陆仙儿等人落在她手中,应该不至有生命危险。倒是慕菲盈对上郑一风,形势极其凶险,于是停下脚步,躲在岩石后,观看慕菲盈与郑一风之战。若慕菲盈有危险,他便暗中偷袭郑一风。

  慕菲盈与郑一风大战二十余合,尚未分出胜负。郑一风乃剑术名家之后,剑法超qun,实力雄厚,再加上有痕在手,毫不慌乱地稳守稳攻。慕菲盈知道知道痕的厉害,这把剑不仅削铁如泥,连所带起的剑气也一样的锋利,于是她多数是在剑气以外的范围展开攻击,只有瞧准了破绽才突入攻击,然后再退回来。这场面,郑一风看似占得主动,慕菲盈则比较吃紧,看得雪飘飘冷汗直冒,准备出击。

  又过了十余合,郑一风仍然全攻全守,但慕菲盈的攻势慢慢开始加强起来,她的攻击远程,但威力丝毫不减。郑一风将八路合为一路,守得是严严实实;慕菲盈是一剑分为八剑,攻得是无所不入。郑一风一长一短攻得是游刃有余,莫菲盈一进一退守得是波澜不惊。郑一风力斩一剑,卷起漫天风雪;慕菲盈致命一击,掀起巨浪飞花。

  虽然此时慕菲盈的攻势渐渐强劲,甚至完全盖过了郑一风,但雪飘飘紧张的心更加紧张。他心里清楚,慕菲盈把攻势加强,是希望能尽快拿下郑一风,因为她所能支配的体力已经不多。而郑一风仍然如初始一样不紧不慢,说明他仍然有更多的力量来维系ChiJiu战。

  战至六十回合,慕菲盈已显疲态,于是更加不顾一切的进攻。而这时,郑一风也加强的攻势。在双方进入焦灼状态的时候,郑一风抢进一步攻击,而体力不支的慕菲盈未能及时退出痕的剑气范围,情急之下,只能舍命一搏,骗过郑一风的一击,抢过郑一风的近身,一剑刺来。但就在这时,郑一风的剑已经到,慕菲盈一记晃招,再次骗过郑一风,改从另一侧突袭。但令她没想到的时,没等她动作做完,手中的剑已经断为了两截,脸上也尝到了血腥味。不过慕菲盈没有犹豫,此招仍是虚招,在出了一半之后,突然身子向上一腾,改由自上而下进攻。郑一风连吃慕菲盈数个虚招,身法完全被骗,不过他手还是很快,剑尖向上指去。慕菲盈从上方只是一晃而过,但仍然被痕的剑气从腹部扫过,顿时裂开一条一尺多长的血道,鲜血直流,连肠子也隐约可见。随后,她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捂着腹部无法再站起来。

  郑一风刺了慕菲盈那一剑以后,没有再做接下来的攻击,只见他吐了一大口鲜血,左手不停地猛烈地颤抖着。原来之前慕菲盈最后出的那一招,是赌上了性命的一招,虽然被痕所伤,但在那之前的一记空腾,已经在郑一风左肩和左xiong上各打了一掌。她使的招数,正是她成名的七煞修罗拳,已经将郑一风的xiong骨和左肩锁骨各打碎了一大片。

  郑一风捂着伤口,不停地喘着大气,心中极是懊恼中了慕菲盈刚才的那一招。但就在片刻间,猛然又感觉到一阵巨痛,低头一看,一支剑从后背刺入,血淋淋地直穿过自己的身体。他惊恐地回头看去,刺他这一剑的人,正是雪飘飘。恼怒之余,回过一剑,想给予雪飘飘致命的一击。而就在此时,雪飘飘又一掌击出,将郑一风击出数丈开外。郑一风挣扎了数下,怒视了一眼雪飘飘,便倒下不动了。

  雪飘飘跑到慕菲盈身边,急切地问道:“菲儿姐姐,你没事吧?”说着,从内袋中拿出一些赵无治给他的疗伤药,撒在慕菲盈的伤口上,然后在衣服上扯下一大块布,将伤口紧紧地扎起。

  慕菲盈喘着大气,问道:“你……你怎么还……在这里?”

  雪飘飘说道:“你不要说话了,不然伤势会加重的。”说完,确定伤口包扎紧后,便背起慕菲盈,向灵草居奔去。

  他跑回灵草居,只见大门敞开,却不见陈曦的踪影。他进了屋子,只见陆仙儿与赵无治皆被绑了起来,置于角落里,当下先把慕菲盈放在chuang上,再给二人松绑,然后说道:“快,菲儿姐姐她受了重伤,快点救她啊。”

  陆仙儿一看慕菲盈,不禁吃了一惊,说道:“她不正是魔教的地血神使天火飞扬吗?之前四处追杀你,你干嘛还要救她啊?”

  雪飘飘说道:“你有所不知了。菲儿姐姐是我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她之所以四处找我,是要证实我的身份,而并非要杀我啊。”

  赵无治摇摇头,说道:“魔教中人,造孽无数,她死了活该。”

  陆仙儿看了看雪飘飘,想了想,问道:“飘飘,她真的是你的朋友?”

  雪飘飘说道:“不错,我待她就像亲生姐姐一般。”

  陆仙儿点点头,说道:“好,我救她。”

  赵无治一旁说道:“仙儿,你要考虑清楚了。”

  陆仙儿说道:“赵伯伯,我相信飘飘。既然他要救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赵无治想了一想,便也点了点头。

  雪飘飘把雪莲拿了出来,递给陆仙儿,说道:“这个也许会有用。”

  陆仙儿与赵无治一看,顿时异口同声地叫道:“雪莲!你采到了!”

  雪飘飘点点头,然后对陆仙儿说道:“仙儿,拜托你了,无论无何也要救活菲儿姐姐啊。”

  陆仙儿点点头,说道:“你放心吧。”说完,拿来了药品与器械。

  看到陆仙儿动手了,雪飘飘便退了出来,放下两只小拉赞布尔库特,任它们四处乱跑。

  随后出来的赵无治一看小拉赞布尔库特,不禁吃了一惊,问道:“这些是什么啊?”

  雪飘飘说道:“它们是刚刚出世的小拉赞布尔库特,我见它们无人照料,便带下山来了。”

  赵无治打量了一下两只小拉赞布尔库特,说道:“它们就是传说中的猛兽?你太大胆了,竟然把它们弄到这里来。”

  雪飘飘笑道:“赵前辈,你放心,拉赞布尔库特并非人们口中的恶魔,它们也是有人性的。如果不是靠着拉赞布尔库特,恐怕我也下不了山了。”

  赵无治倒吸了一口气,说道:“希望它们以后不要吃了我。”然后看着雪飘飘,说道:“飘飘,你还是那么多年来,第一个从山上下来的来,而且还采到了雪莲。看来,真是英雄自古出少年啊。”

  雪飘飘笑了笑,然后问道:“赵前辈,之前绑起你们的那名女子呢?”

  赵无治说道:“那女子与另一名男子一同前来,绑了我们之后,男子便上山去找你了。女子留在这里看守我们,说是要以我们为质来要挟你交出绫。”

  雪飘飘又问道:“那女子现在在何处?”

  赵无治说道:“不久前,女子把你的两位兄弟司马与大虎带走了,说是在后山等着你。”

  “在后山等着我?为何只带走司马与大虎?”雪飘飘不禁有些诧异。

  赵无治说道:“女子说,念在我与仙儿是一老者是一弱质女流,便放过我们一马,留我们在屋子里,免受天寒地冻之苦。”

  雪飘飘想想无论无如都要把司马行空与庞大虎救回来,于是对赵无治说道:“赵前辈,刚才来的一男一女,男的便是武林四大高手之一的郑一风,女的是他的妻子陈曦。郑一风已被我所杀,现在尸体在大雪山的山脚,麻烦您替我带回来。对了,还有那把宝剑痕。我现在赶去救人,一定要把司马与大虎带回来。”

  赵无治点点头,说道:“好吧,这个忙我可以帮,你去救你的兄弟吧。”

  雪飘飘笑了一笑,然后取过一把新剑,便向后山奔去。

  雪飘飘赶到灵草居后方的小山坡,发现司马行空和庞大虎躺在地上,但并未见到陈曦。他上前查探了一下,发现二人不过是被绑了起来,并不大碍。他帮二人解了绳索,然后问道:“看守你们在此的那女子呢?”

  庞大虎张着zui,指着东南方向。

  雪飘飘看了看司马行空,司马行空说道:“恶贼擒走。”

  “恶贼?”雪飘飘吓了一跳,没想到有如此之多的高手追击他到了这大雪山中。但是以陈曦的身手,能捉她的人,必定是武林中的绝顶高手。虽然他仍不知道该如何向陈曦解释郑一风之死,也担心陈曦会为了杀夫之仇而对自己不利,但是想起在长安之时,陈曦对自己有恩,如今丈夫被自己杀死,她又遇难,如果不救她,良心上实在是过意不去。当下让司马行空和庞大虎先回灵草居疗伤,自己向着东南方向追去。

  追出两里,经过一个小茅屋时,猛然闻见屋里传来强烈的血腥味。雪飘飘心中一颤,莫不成那恶贼正在此地?恶贼带着一个女子,绝对跑不过自己,可能便在此间休息了。

  他走近小屋前的栅栏边上,向里张望。猛然间看见屋外的石桌旁坐着一名女子,衣衫褴褛,长发乱七八糟地垂着,遮住了脸,满身是灰,十足的一个丐帮女弟子。但是,从乱发间可隐约看到她脸型的轮廓以及下巴和鼻子,却非常精致。女子脚边不远处躺着三具尸体,分别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中年妇女,以及一个七八岁的婴儿,看来是这一家的主人。四处遍布着血迹,三具尸体死状恐怖,皆是七孔流血,眼珠暴出,看是被人以掌力力撼而死的。雪飘飘怒不可揭,跳进园子指着女子喝道:“这些人是你杀的吗?”

  女子吓了一跳,慢慢地仰起头看着雪飘飘,目光中充满呆滞,一语不发。

  雪飘飘再次喝问道:“这些人是你杀的吗?你也能下得了手?”

  这时屋内传出了一个声音道:“是雪贤侄吗?等你很久了。”

  雪飘飘心中又颤了一下,这声音他听得出正是血灵教的第一高手柳双飞,原来擒走陈曦的人正是他。雪飘飘转身走到小屋门前,便看见柳双飞坐在正中,慢悠悠地品着茶。而陈曦坐在一旁一动不动,只有眼神中对他充满着求助的神情,看来是被柳双飞点了穴道。

  柳双飞指了指桌子旁的一张椅子,对雪飘飘说道:“雪贤侄请坐,我们一起品茶。”

  雪飘飘指着屋外的尸体对柳双飞说道:“那些人是你杀的?”

  柳双飞点了点头,说道:“他们太碍事了,留着没用?”

  雪飘飘又问:“他们是此间的主人?”

  柳双飞再次点了点头。

  雪飘飘怒道:“你占用这间屋子,本就不对,还对屋主妄下杀手,你还有没有人性?”

  柳双飞冷冷一笑,说道:“那又怎么样呢?”

  “怎么样?”雪飘飘指了指陈曦,说道:“你放了这女人。”

  柳双飞看了看陈曦,然后对雪飘飘说道:“这女人对你看来ting重要的,也难怪,这女人不仅长得美丽,身材也是极佳,你迷上她也不奇怪。可惜,人家已嫁为人妇。不过,如果你真的看上了她,现在机会又来了。”

  雪飘飘喝问道:“你此话是什么意思?!”

  柳双飞哈哈大笑了两声,说道:“你告诉这女人,她的丈夫郑一风,现在怎么样了。”

  雪飘飘颤了一下,然后说道:“原来你一直躲在旁边偷看。”

  柳双飞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手下弟子回报给我的。我早派了人随天火飞扬上山,你们的一举一动,皆在我掌握之中。不过,在你们山中受难的时候,我一直在暗中监视着这位大美人呢。”然后他点开了陈曦的哑穴,对她说道:“你问问雪贤侄吧,你丈夫现在怎么样了。”

  陈曦没有发话,而是定定地看着雪飘飘,眼神中充满了焦虑。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zui唇磨了好久,终于说道:“你的丈夫……郑一风郑大侠他……已经死了。”

  陈曦听了雪飘飘的话,身子强烈地颤动了一下,然后张着zuiba半天说不出话来。

  柳双飞又对她说道:“你再问问雪贤侄,是什么人杀死了你丈夫。”

  雪飘飘惊对柳双飞喝道:“柳双飞你……”

  柳双飞又哈哈大笑两声,然后对陈曦说道:“是我教的第三大高手天火飞扬杀死你丈夫的。”

  陈曦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早已木纳,两眼中滚着泪水。

  雪飘飘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问柳双飞道:“现在你到底想怎么样?”

  柳双飞笑了一笑,说道:“我倒先问你想要我怎么样?”

  雪飘飘指着陈曦说道:“我要你马上放了她。”

  柳双飞点点头,说道:“放她?可以,我可以马上放人。不过……要有个条件。”

  雪飘飘冷冷地说道:“你想要我的绫与她交换?”

  柳双飞笑了一笑,说道:“雪贤侄太小看我了,难道我就真的只想要你的绫?”

  雪飘飘想了一想,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说道:“你放了她,绫和痕我都可以给你。除此之外,其他的我宁死不会答应你。”

  柳双飞想了一想,最后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知道用MeiSe还不足以让你放弃一切的。”然后解开了陈曦的穴道,对她说道:“小情郎要救你,我自然会放人了,你走吧。”

  陈曦走到雪飘飘身边,对雪飘飘说道:“谢谢雪少侠出身相助。还请少侠相告我丈夫遗体现在何处。”

  雪飘飘说道:“我已请赵前辈带回到灵草居了。”

  陈曦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茅屋,向西北方向去了。

  雪飘飘看着陈曦离去的背影,心头涌起一阵酸楚。

  柳双飞看着雪飘飘笑道:“雪贤侄你就不要看了,很快你就有机会上她了。”

  雪飘飘回过头来,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双飞说道:“你最好马上把绫和痕交给我。”

  雪飘飘说道:“那两把剑现在都不在我手中,痕在灵草居里,绫已坠入大雪山之渊,寻不回来了。”

  柳双飞又是哈哈一阵大笑,然后说道:“想跟我玩?你小子还没够格呢。若不把两把剑交给我,那姓陈的女人会死得很难看。”

  雪飘飘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把她怎么样?”

  柳双飞说道:“我给她服下了我独门的春药,三个时辰后便会发作,那时她全身便会如火烧一样,迫使她不停地脱啊、脱啊……大庭广众之下,然后成为人尽可夫的淫妇,最后便会羞愧自尽而死。”

  雪飘飘怒道:“你真卑鄙!赶快把解药交出来!”

  柳双飞笑道:“你当真以为我那么傻?说放人就放人?你不赶快把剑交给我,我怎么会给你解药呢?”

  雪飘飘急着说道:“痕我可以给你,但是绫确已落入深渊之中。”

  柳双飞想了一想,然后说道:“可能那个女人对你来说兴趣不是很大了,人家嫁过了人,已是昨日黄花,虽然她丈夫已死。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未开过苞的清纯女子,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说完,便对屋外的女子叫道:“林薇,你进来,给雪贤侄看一下!”

  话音刚落,屋外呆坐的女子便走了进来,站在雪飘飘的身边。

  雪飘飘看了看女子,问柳双飞道:“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柳双飞指着女子说道:“她叫林薇,今年刚十九岁。你别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两年前我在太湖边捉到她的时候,可是个大美女呢,而且知书达礼,琴棋书画皆通,是难得的一位绝代佳人。不过你放心,正因为是绝世佳人,我还没舍得糟蹋她,她现在还是个处女。我本想把她养成熟了再慢慢享受她的,现在便宜你了,我把她给你做丫环服侍你。你给我两把剑,我给你两位绝世美女,公平吧。”

  雪飘飘转过身看了看林薇,这时柳双飞的掌风跟到,吹起了林薇那乱糟糟的头发。雪飘飘一看到林薇的脸,眼睛顿时瞪大两倍。他以前行走中原时间不短,为了查案走访走千家万户,见过了无数美貌的女子,但是像这样美貌到令他震撼的,林薇还是第一人。

  柳双飞看到雪飘飘那惊讶的表情,不禁笑了笑,说道:“雪贤侄,怎么样?模样不错吧?她的身材也是极佳,你看看她那丰ting的xiong部,还有那圆润的**,以及那皙白的皮肤,你可以摸一摸,享受一下。我敢保证,像这等货色,神仙也会动凡心的,我就不信FengLiu倜傥的你还不动心。”然后又对林薇说道:“林薇,待会儿你给雪贤侄抚琴一曲。”

  雪飘飘回过头,对柳双飞说道:“柳神使,你这是太瞧不起我了。”

  柳双飞愣了一下,问道:“怎么,林薇还不能令你满意?”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不可能把两把剑都给你。”

  柳双飞笑了两声,一把拉过林薇,对雪飘飘说道:“看来你还是执迷不悟啊。好,现在我就先糟蹋了这小美人,然后再把那大美人折磨致死。”

  雪飘飘跳起来叫道:“千万不可!”

  柳双飞冷冷地说道:“那我就慢慢地折磨你,不怕你不把藏剑之处说出来。”

  雪飘飘知道根本无法与柳双飞谈判,但若要动武,也不见得会输给他。当下运足劲在掌心,一掌拍打在桌子上,顿时将桌子击成了碎片,霎时间满地的尘土和杂草以及桌子的碎片一起被气流卷飞了起来。柳双飞吃了一惊,不知道当下是什么状况,赶忙连退了数步。趁着此时,雪飘飘拉着林薇的手转身逃出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