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十一集 善恶之间全章节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6513更新时间: 2020-02-28

					        
  二人惊魂未定,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雪飘飘对天火飞扬说道:“菲儿姐姐,要不是你,可能我已经成拉赞布尔库特的腹中之食了。”

  天火飞扬摇了摇头,说道:“你能在危急时刻不丢下我,我也没有理由见死不救的。”她喘了一口大气,然后问道:“那巨兽究竟是什么东西?”

  雪飘飘说道:“我也不知道,具说是当地的一种神兽,居住在这雪山qun之间,当地人称它们为拉赞布尔库特。”

  “拉赞布尔库特?”天火飞扬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可怕的怪兽。”

  又休息了一会儿,雪飘飘有了一些体力了,于是向洞外探了探身子,看看拉赞布尔库特是否还在。但没等他到洞口,只是接近,便咔嚓一声拉赞布尔库特的大zui咬了进来。雪飘飘吓了一跳,赶忙又退了回来。

  天火飞扬问道:“那拉赞布尔库特一直守在外边,我们应该怎么办?”

  雪飘飘指了指洞穴的深处,说道:“我们继续向里走,或许能通到另一边。”

  天火飞扬看了看,不禁有些置疑道:“万一是死胡同怎么办?”

  雪飘飘听了听洞内的气流声,然后说道:“山洞那边有气流出来,我想,那边应该有出口的。”

  天火飞扬摇摇头,说道:“虽然有风吹出,但很微弱,我担心出口太小不足以让我们钻出。”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既然这边的洞口被拉赞布尔库特守着,我们也只能试试运气了。”说完,便跨过天火飞扬,带头向前爬去。

  天火飞扬看了看洞口外边翱翔的拉赞布尔库特,只能无奈地跟着雪飘飘爬了过去。

  两人沿着弯弯曲曲的隧道向前缓缓爬去,差不多一个时辰,雪飘飘感觉到前方进来的气流越来越强烈,心想出口便在不远处了。

  继续爬了一阵,雪飘飘突然停了下来。

  天火飞扬问道:“怎么了?干嘛停下来了?”

  雪飘飘说道:“到头了。”

  天火飞扬诧异地看了看前方,说道:“没有亮光啊,怎么是到头了呢?”

  雪飘飘shen手摸了摸前方,说道:“路被堵住了。”

  天火飞扬问道:“怎么办?能打得开路吗?”

  雪飘飘向前推了推,说道:“这不是山石,似乎是一些干草之类的东西。”

  天火飞扬有些惊异,说道:“这大雪山之巅上,怎么会有那些东西呢?”

  雪飘飘摇摇头,然后用手开始拔杂草。

  随着渐渐渗入,外边进来的寒风越来越大,最后,雪飘飘成功地打破障碍物,从洞穴中钻出,重见天日。

  二人爬出来后,雪飘飘不禁笑道:“太好了,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啊。”

  但天火飞扬有些慌张地拉了拉雪飘飘的衣角,说道:“不好了,你快看。”

  雪飘飘顺着天火飞扬所指的方向看去,不禁也吓了一跳,原来不远之处,一只小拉赞布尔库特正向他们爬来,而在小拉赞布尔库特后边,还有两颗硕大的蛋。他看了看四周,说道:“难道……这里是拉赞布尔库特的巢穴?”

  这时小拉赞布尔库特来到了天火飞扬身边,看来是把她当成食物了。不过,小拉赞布尔库特只有半人高,不足以构成威胁,被天火飞扬一推,便向后滚了数滚。

  雪飘飘看了看四处,发现这鸟巢建筑在山间的石缝间,唯一的出路,便是爬上鸟巢上方的岩层,便有可能离开。于是他对天火飞扬说道:“菲儿姐姐,我们快从那逃走吧。”

  正在这时,突然一声长啸,拉赞布尔库特已经飞越山巅,来到了巢穴的这一边。二人一看到拉赞布尔库特,皆是大惊,慌忙向岩层爬去。

  拉赞布尔库特越飞越近,形势迫在眉睫。天火飞扬灵机一动,用手抓住岩石,然后用脚尽力踹了一下鸟巢。

  雪飘飘问道:“你在干嘛啊?”

  天火飞扬说道:“把它老巢踢下山去,引开它的注意力,然后我们就有机会逃脱了。”说完,又踹了一脚,鸟巢开始有些松动了。

  雪飘飘叫道:“不行,如果巢穴掉下去了,小拉赞布尔库特和那两只蛋就完了。”

  天火飞扬说道:“现在不是你发善心的时候。”接着用力再踢了一脚,鸟巢开始缓缓向下滑去。

  看到巢穴正向滑着,拉赞布尔库特也慌了,停在原地用力地扇着双翼,不知所措。

  雪飘飘赶忙推了天火飞扬一下,说道:“那也是生命啊。”说完,便跳到鸟巢上。

  天火飞扬叫道:“我可不管你死活了,你这个笨蛋!”然后,扶住岩石,继续踹着鸟巢。

  雪飘飘跑到鸟蛋旁,把蛋进塞进怀中,再把衣服拉紧,不让蛋掉出来。然后,再上前抱住了小拉赞布尔库特,慌乱中,小拉赞布尔库特啄了雪飘飘左臂一下,顿时鲜血直流。雪飘飘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把小拉赞布尔库特的头朝前,然后向岩石上跑去。正在这时,鸟巢脱离了石缝,向山下坠去。雪飘飘也向下坠去,猛然间,他的手被拽了一下,他向上看去,是天火飞扬拉住了自己,于是笑道:“你不是说不管我的吗?”

  天火飞扬把雪飘飘拉到了岩壁上,然后说道:“我想拿这小怪物做人质,这样可以吗?”

  雪飘飘摇摇头笑了笑,然后看了看拉赞布尔库特,对天火飞扬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爬到了岩层的上方,然后雪飘飘把小拉赞布尔库特和两枚蛋放下,再与天火飞扬找路向山下走去。

  这时,拉赞布尔库特似乎精神初定,缓缓地飞到它几个孩子身边。

  雪飘飘与天火飞扬慢慢找路下山,这时,天渐渐黑了下来,风也逐渐大了起来。二人看了看天空,知道暴风雪马上就要来临了。

  天火飞扬不禁埋怨道:“真是不幸到家了,前一难还没过,第二难又来了。”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别说了,赶快找地方先躲一躲吧。”

  二人继续一路前行,幸好在暴风雪到来的时候,找到了一个狭小的石缝,便躲了进去。

  不久后,外边开始飘起了大雪,而凛烈的寒风吹进石缝中,冷得二人直打哆嗦。

  雪飘飘看着天火飞扬抱成一团发抖的样子,不禁笑道:“你撑不住的话,我可以把体温借给你。”

  天火飞扬看了他一眼,回敬道:“你想占我便宜,我才不上当呢。”

  雪飘飘笑了一下,然后说道:“菲儿姐姐,你还记得吗?曾经有一次,我们也遇到了同样的困境。”

  天火飞扬点点头,说道:“记得。那时你六岁,特别贪玩。那次一场暴雨,雨还没停,你便说要去看彩虹,独个儿跑了。我担心你,便追了上去,结果遇上山洪。”

  雪飘飘说道:“那时我们也像这样,躲在山洞里,浑身shi漉漉的,冷得要命。”

  天火飞扬说道:“不同的是,最后有人找到了我们,我们才得救了。这一次,我们只能靠自己,不知道能不能ting得过去。”

  雪飘飘拍了拍天火飞扬的肩膀,说道:“放心吧,菲儿姐姐,我们一定能闯过去的。”

  天火飞扬笑了笑,说道:“菲儿姐姐……这个名字能让你记得那么久。在你离开的时候,我便已经不叫那个名字了。想想,十六年就这样过去了。”

  雪飘飘说道:“我怎么能忘了你呢?我小时候,就只有你一个玩伴。那时你脏兮兮的,就像一个小流浪儿,哪像现在,突然一个美貌的侠女,我都认不出你来了。”

  天火飞扬沉默了一阵,然后说道:“我本来就是一个流浪儿,无父无母,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哪里像你,生下来就是大公子。我这一生的命运,似乎是为你而生的,连名字也是你取的。”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取名叫慕菲盈吗?”

  天火飞扬qing吟道:“慕菲盈……是我的名字啊。”然后看了看雪飘飘,摇了摇头。

  雪飘飘说道:“菲盈……便是芳菲香盈的意思。”

  慕菲盈问道:“为何你会想到呢?”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其实不太好意思,那次你在莲池里……那时花香四溢,我发觉平时不怎么起眼的你,会那么漂亮,所以……”

  慕菲盈吃惊地看着雪飘飘,说道:“你竟然偷看我。”

  雪飘飘挠挠头,笑道:“那时还是孩子嘛。”

  慕菲盈叹了一口气,说道:“孩童时代的那点时光,竟然那么短。”这时,又一阵狂风吹进来,她不禁又颤抖了一下。

  雪飘飘说道:“如果我抱着你,你不会又要杀了我吧?不过,如果我们不互相帮助,真的可能过不了这一关了。”

  慕菲盈笑了笑,说道:“你起的这名字真不吉利,什么雪飘飘,我们快被这暴风雪害死了。”

  雪飘飘搂住慕菲盈,说道:“之前我们的那一场大战,你不会真的想杀了我吧?”

  慕菲盈想了想,反问道:“那么多年来,你仍然把我当成姐姐?”

  雪飘飘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所以我相信你绝对下不了手。”

  听了雪飘飘的话,慕菲盈不禁微微笑了一笑,说道:“其实在江湖上第一次出现雪飘飘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怀疑是改了名的你了。为了证实,我便假以抢夺绫之名,四处带人找你。终于,还是被我找到你了。”

  雪飘飘问道:“在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是不是还因为我的逃离害你受困于血灵教,而想杀了我呢?”

  慕菲盈向雪飘飘靠紧了一下,反问道:“你说呢?”

  雪飘飘看着慕菲盈,笑了。

  暴风雪一直到了第三天,才缓缓地停了下来。雪飘飘与慕菲盈紧紧地相依着,靠彼此的体温终于是熬了过来,但此时,几乎是不成人形了。

  雪飘飘shen.出头,看到天空变晴了,便对慕菲盈说道:“好了,菲儿姐姐,风雪停了。我们赶快下山吧,我饿得快不行了。”说完,便带头找路向山下走去。

  慕菲盈跟在后边,说道:“只怕以我们现在的体力,走不到山下了。”

  雪飘飘说道:“放心,我的行囊中还有些食物,只要回到平台上,就行了。”

  慕菲盈再没说什么,只能跟着雪飘飘向山下走去。

  两人好不容易回到了之前的平台上,便开始四处寻找雪飘飘的行囊。但是,他们找遍了整个平台,也找不见那包囊,只见原来包囊中装着的干柴散落了一地。

  这时雪飘飘拍了一下脑袋,说道:“完了,完了。”然后整个人瘫在地上。

  慕菲盈问道:“你怎么了?”

  雪飘飘懊恼地说道:“还记得你被拉赞布尔库特擒住的时候,被包囊内的绳索缠住吗?那时包囊也随着你带了上去,然后落在山顶了。”

  慕菲盈泄了气,看了看天空,叹道:“难道我们真的要死在这大雪山之巅吗?”

  雪飘飘悠悠地说道:“不,你还有最后的希望。”然后收拾起干柴,从腰间拿出火种,将干柴点上。

  慕菲盈问道:“你说还有希望……”

  雪飘飘说道:“对,你杀了我,然后吃下我的ròu,你就可以活下去了。”

  慕菲盈笑了笑,然后坐到了火边,说道:“你以为我真的能那么做吗?”

  雪飘飘也笑了笑,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说道:“能和你死在一起,也不错了。”

  这时突然一声巨响掠过天空,一个黑影从二人头上闪过。二人吓了一跳,抬头看去,只见拉赞布尔库特又飞了回来。

  此时二人已经没有恐惧感了,雪飘飘对慕菲盈笑道:“菲儿姐姐,你不吃我这个食物,我们两人却都成为了他人的食物。”

  慕菲盈说道:“那也没办法了,我已经没有力气再逃命了。”

  拉赞布尔库特在天空盘旋了两圈后,并没有冲二人而来,反而是向山下飞去。

  慕菲盈问雪飘飘道:“它是怎么了?干嘛不来吃我们?”

  雪飘飘笑道:“我哪知道啊。”

  过了一会儿,拉赞布尔库特从山下飞了上来。二人看去,猛然见拉赞布尔库特浑身燃着大火,挣扎着飞了上来,zui里不断地狂叫,而它爪子正抓着绫。

  “这……这是……”慕菲盈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拉赞布尔库特挣扎着飞到平台上空,终于无法再坚持下去,坠了下来。绫又落入了山底,拉赞布尔库特则重重摔在平台上,滚了数滚,便一动不动了。

  雪飘飘与慕菲盈都被惊呆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拉赞布尔库特身上的火虽然在滚动时被积雪所灭,但此时它已经奄奄一息。它向平台后方拍了拍翅膀,然后看了一眼雪飘飘和慕菲盈,便不动了。

  慕菲盈看了看雪飘飘,雪飘飘也看了看她,然后鼓起勇气,向拉赞布尔库特那边靠了过去。来到拉赞布尔库特身边,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它的确已经死了。

  慕菲盈跟着雪飘飘来到拉赞布尔库特旁边,问道:“它为何要这么做?”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然后他想了一想,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诧异。

  慕菲盈问道:“怎么了?想起什么了呢?”

  雪飘飘说道:“你还记得一个故事吗?是小时候你告诉我的,是一只兔子的故事。”

  慕菲盈想了一想,说道:“哦……哦,我想起来了。传说中一只兔子,被一只狐狸逮到,眼看就要葬生狐狸之口时,被一位好心人救了。后来,由于冰天雪地,好心人饥寒交迫,眼看就要死去。兔子为了报答好心人的救命之恩,便纵身跳入火中,用自己的身材体当成食物赠给了好心人。”

  雪飘飘说道:“难不成,拉赞布尔库特的此举,也是同一个目的?来报答我们救其孩子之恩?”

  慕菲盈笑了笑,说道:“那个传说难道会是真的吗?”

  雪飘飘说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现在我们有食物了。”

  二人取下拉赞布尔库特身上的ròu,用火烤熟了,总算度过了难关。

  那一夜,慕菲盈做了一梦。

  次日醒来,她发现飘飘正蹲在一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什么,便问道:“你在干什么啊?”

  雪飘飘shen.出一个手指,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指了指前方。

  慕菲盈顺势看去,只见拉赞布尔库特的两枚蛋放在前边的杂草堆中,于是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把它们把回来的?”

  雪飘飘答道:“昨日我看到拉赞布尔库特的临死前,向某个方向拍打了数下翅膀,似在向我们暗示那边有什么东西。今日一早,我便过了那边看了一下,原来是它的孩子与这两枚蛋。后来小拉赞布尔库特学会了飞翔,展翅飞回天空了,而我便把这两只蛋带了回来。”

  慕菲盈又问道:“那你会把它们带回去?”

  雪飘飘摇摇头,笑道:“你看。”

  慕菲盈再看那两只蛋,似乎感觉它们微微动了一下,不禁有些诧异。

  雪飘飘说道:“它们快出来了。”

  慕菲盈zui角微微一笑,说道:“难道是……”

  这时,蛋壳啪的一声裂开了,然后一只红色的小脑袋顶着蛋壳shen了出来,呱呱地不停叫着。随后,另一只小拉赞布尔库特也破壳而出。

  看着两个小生命的出世,慕菲盈不禁笑了。

  雪飘飘看着脸上挂着幸福的慕菲盈,说道:“你看,新生给人的感觉多好,就像我们历尽艰险,从死亡的边缘挣扎过来一样。”

  慕菲盈点点头,说道:“是啊,就像生命重新来过了一次一样。”然后她看着雪飘飘,说道:“那只拉赞布尔库特以一死,换来我们两个的新生,这会不会就是舍生取义呢?就如同前几日,如果你不舍命救下这两只蛋,这两只小东西也不会有出壳的这一天。”

  雪飘飘笑了一笑,说道:“有时生命的东西就是那么奇怪,有时候会失去一些东西,而又会收获到另外一些东西。”

  慕菲盈叹了一口气,shen.出手捧起一只小拉赞布尔库特,说道:“以前我杀人无数,只知道一剑下去,人便马上没有了痛苦。直到现在我才发觉,活着的生命,是会如此的美丽,也如此的值得珍惜。”

  雪飘飘看着她笑道:“不知道以后你面对敌人时,还下不下得了杀手。”

  慕菲盈也笑了一笑,说道:“飘飘,谢谢你。若不是你,我不会有重生的第二次生命。”

  这时,一缕阳光照在了他们二人身上。他们向天空望去,只见乌云慢慢地散开,天空渐渐地晴朗。

  慕菲盈看了看四周,问道:“呃,那只拉赞布尔库特呢?”

  雪飘飘说道:“我取得足够我们下山的食物后,便将它埋葬了。”说完,便向山岩那边指了指。

  慕菲盈顺势看了一眼,发现有些东西,不禁问道:“那是什么?”

  雪飘飘看去,只见山岩上有几个白色的东西,不禁说道:“奇怪,之前我为何没看见?”

  二人走上前,想看看是什么东西。走到山岩边上,发现原来是几朵白色的花,hua瓣呈扁长型交错向外shen展而出。

  慕菲问道:“这是什么花啊?”

  雪飘飘摇了摇头,想了一想,说道:“难道……是雪莲?”

  “雪莲?”慕菲盈不禁有些诧异。“这就是传说中的疗伤圣药雪莲?”

  雪飘飘说道:“这天寒地冻之处,唯有雪莲,才能如此茁壮地生长啊。我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功夫。”

  慕菲盈问道:“你上大雪山,目的就是为了要找雪莲?”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不错。日前我被绫的炎气所侵,日夜折磨,于是便想要雪莲这至yin至寒之物去我体内的炎气。不过,现在却不需要了,我已经用神气活现掌把炎气给化解了。”

  慕菲盈笑了笑,说道:“莫非这雪莲是有灵气之物?你刻意要找它的时候,怎么也找不着它,现在又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难道非得是有缘之人,才能得到雪莲?”

  雪飘飘说道:“也许吧。现在虽然我用不着雪莲了,但它仍是疗伤圣药,带它们回去以后也许用得着。再说了,我……我答应了周圆圆,要带一朵雪莲给她的。”

  慕菲盈问道:“那个丽水二周中的周圆圆,是你的心上人?”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只是在四门堂有过一面之缘。”

  慕菲盈说道:“仅一面之缘?没那么简单吧?那日她有病在身,仍然倾尽全力要保护你,只怕……”

  雪飘飘说道:“陆仙儿治好了她的病,而我又与陆仙儿是一路的,可能她是念在这个,才出手要保我周全的吧。”

  慕菲盈笑了笑,说道:“她让你答应带一朵雪莲给她,你真以为她要的是雪莲啊?”

  雪飘飘想了一想,叹了一口气,说道:“难道她还要什么吗?”

  慕菲盈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你们自己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雪飘飘耸了耸肩,说道:“好了,不说那么多了,我们下山吧。”然后抱起两只小拉赞布尔库特,说道:“在它们能飞之前,先交给赵前辈饲养吧。”说完,便向山下走去。

  慕菲盈也紧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