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十集 恶战恶兽全本资源免费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8460更新时间: 2020-02-28

					        
  雪飘飘顺着山路向着山巅走去,起初并不觉得十分的困难,但越往高处,行动就越不方便。到了半山腰时,先遇上了连天的风雪,再遇上了压力的问题,炎气的发作是越来越激烈。到了夜里,他便找个洞穴,用雪将洞口封上,留下一个小孔,然后升堆小火,便靠在火旁休息。

  就这样雪飘飘连续赶路,饿了便吃些干粮,渴了便嚼些雪块,夜里休息,白日登山。再往高处,基本上是没什么路了,多数是需要攀爬才能继续向上,这时冰刨和绳索便派上了用场。

  休息时,突然间炎气又发作起来,而且这一次来得比以往更为激烈,痛得他满气打滚。雪飘飘挣扎着爬起来服下止痛药,但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炎气袭来愈发猛烈,似要爆炸一般。

  雪飘飘痛倒在地上,心想莫非今晚将会死在这大山之上?这时他发现自己一股热气从自己体内散发出来,周围的景物看起来摇摆不停,而自己身体周围的冰雪正慢慢地开始融化。他觉得透过热气看周围的景色很有趣,被扭曲了的物体形态各异,组成了一个个新的画面。

  这时,炎气又一次猛烈发作,在他体内四处冲击。雪飘飘运用全身的力量来抗争着炎气,他调用全部的真气来挤ya炎气,希望能将炎气压住。但是压力越大,炎气膨胀的力量就越大,不仅压不住炎气,反到是适得其反,炎气越来越强大。

  在与炎气抗争的过程中,他每一次运用真气,身体外的热气也会随着增强。这时,洞口的雪被他的热气所融化,刺骨的寒风夹着雪花吹了进来。但是,寒风居然被热气所扰,避开雪飘飘吹向后方,到达尽头后吹回来,在雪飘飘的四周卷起了一股旋风。

  雪飘飘越是抗拒炎气,体内的压力也就越大,渐渐地,那压力压迫到他的五脏六腹,似要爆炸一般。在忍无可忍之下,雪飘飘双掌击出,将体内的气一起释放出来,只听轰的一声,一股火焰自他身体而出,强大的力量震得四壁晃动不已,冰雪纷纷掉落。这一掌击出后,他猛然间全身无力,瘫倒在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好不容易恢复过气来,爬起来坐在地上,运气调理了一下全身,发觉只是刚才发力太猛,体内无气才导致全身力气全失,并无大碍。但令他奇怪的是,现在身体内感觉不到那股令他难受的热量了,再次悉心运气调理了一下全身,竟然找不到那股炎气,不禁大喜过望。心里细细一想,刚才发的那一掌时,那股强烈的火焰随着真气而出,是否正是因为炎气被释放所致?若是如此,那自己岂不是不再被炎气所扰?他高兴地再次调理了一下全身,然后使劲地运气,使真气畅流全身,也感觉不到炎气所在。之后把气压缩在掌心,一掌击出,震得石壁是摇摇欲坠。不管怎么运气,也找不到炎气,这才使他相信炎气确已被释放出去了,不禁兴奋得手舞足蹈,要是早知道用此方法便可救命,何须受如此多的苦呢?这段时间被那股炎气害得苦不堪言,现在可得好好地发泄一下才行。

  这时突然间一阵山摇地动,石洞上方的碎石纷纷掉落,把他给吓了一跳。接着轰的一声,洞口的一块巨石坍塌下来,正好将洞口牢牢堵住。

  雪飘飘等到四周平稳了下来,便在地上找到了已熄灭的火堆,取出火种将火续上。然后走到巨石前,打量了一下,原来是刚才自己连出的数掌,竟将这原先并不是太坚固的崖石给震裂,以至于洞口上方的岩石落下。他看了看四周,被堵得个严严实实,缝隙被冰雪堵住,心想用不了多久,空气一用尽,自己又是死路一条,于是用力地推了推巨石,但没想到竟然纹丝不动。

  这时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于是拿过绫,拔剑出鞘,一剑刺向巨石。这绫果然锋利无比,整把剑刺入石中,不带片刻犹豫。

  雪飘飘又刺了数剑,确定巨石已被松动,便收剑回鞘。然后,调理了一下身体,果然再次感觉到了一股新的炎气。接着,他开始运用全身真气,将炎气夹住,然后压迫到掌中,一掌向着巨石击出。只听轰的一声,一股火焰自掌中而出,将巨石击碎。随即,风雪呼啦啦又扑向洞中,并将火堆的火吹灭。

  雪飘飘顶着寒风,冷得直打哆嗦,赶忙摸黑找大衣穿上,然后运气调理一下全身,那股炎气果然被释放了出去,高兴地看了看双掌,心想日后终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绫了。但是随即一想,这剑又不是自己的,始终要送到临安。转念再一想,自己此时还能去临安吗?那岂不是找死?那狗皇帝竟然冤枉自己要私吞绫,最可恶的是那个陷害自己的人,日后要是找到是谁出卖了自己,定不轻饶他。他看了看绫,心中是说不出的滋味,正如高达所说,此时他送剑去临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身边的战友都已死完了,安阳被元兵攻破,安阳府衙也已瓦解,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大宋皇帝残暴不仁,整日只懂得收刮民脂、酒ròuMeiSe,不顾天下苍生,大宋境内是民不聊生,这样的皇帝、这样的朝代迟早是要灭亡的,自己还要送宝剑给他,傻不傻啊。左思右想,这样的忠诚还是不要了。

  可是想想日后的路,不禁又有些犯难了。现在中原战火连天,根本没有可落脚之地,自己拿着宝剑被武林中人追杀,四处逃亡。更可怜的是,妹妹还在安阳等着自己回去照顾,如果要带上她,便避不了她也会跟着自己受苦。左想右想,自己没招谁惹谁,为何会落到如此窘境?到底是谁的错?一怒之下,运劲一掌击在地下。这时又一阵山摇地动,顶上的石块纷纷的掉落。雪飘飘一看,这山洞似乎就要塌了,不禁吓了一跳,赶紧摸黑收拾好东西,逃出洞外,继续向山顶而去。

  很快就到了第二日清晨,天色微微发白,雪飘飘爬上了一块比较宽阔的平台,于是放下包裹小憩一会儿。

  此时风雪已停,他向上看了看,天气不错,蓝天白云,顶峰上的白雪清晰可见。他推算一下,此地距峰顶已经不远了,大约两个时辰左右便可登顶了。

  闲坐了一会儿,他运了运气,右拳紧握,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力量涌出,不禁笑了一笑,心想:以后要是谁敢惹自己,便给他一掌。但是自己新成的掌法虽然威力无比,但还没有一个名字,不管怎么说,这掌法威力巨大,总得有个响亮的名字吧。左思右想,便有了主意:这掌法乃将自己的真气压缩后引发,有如神气出世,便叫‘神气活现掌’,听起来也够威猛的。

  要知道,雪飘飘所创的这掌法的奥妙,到了现代,已被广泛地采用到了引擎的开发上,压缩后的混合气体引燃后的力量,推动活塞所达到的功率,可将汽车和火车推动得满世界飞奔。两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然那时候的人还没法知道的。

  这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雪飘飘赶忙回头看去,从他来时的路上走上一个人来。他仔细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血灵教的天火飞扬。

  雪飘飘赶忙跳起身来,指着天火飞扬问道:“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天火飞扬冷冷一笑,说道:“你以为逃到了这雪山之巅,就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一路追上来不知有多辛苦,我一定要宰了你这臭小子。”

  雪飘飘不禁一阵唏嘘,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会追杀自己到这绝岭之处。

  天火飞扬上前一步,说道:“把绫交出来。”

  雪飘飘冷冷地说道:“不管我交不交给你,你也一定会杀了我,对吗?然后你再拿走这宝剑。”

  天火飞扬冷冷地笑道:“没错,今日你求饶都没用了。”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追我都追到了这种地方,我真是服了你的毅力。不过我不知道,这对你来说值不值得。”

  天火飞扬反问道:“那你自己拿着宝剑躲到这山峰之上,你又觉得值不值得呢?”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你根本不知道,我到此处是为了什么。”但是转念一想,不禁又自言自语道:“对啊,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已经不需要雪莲了。”

  天火飞扬拔剑出鞘,直指雪飘飘,说道:“现在对你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言毕,飞身直取雪飘飘。

  雪飘飘看到天火飞扬出招,当即丢下手中所有多余的东西,操起赵无治赠予他的剑,迎着天火飞扬而来。

  两人交战了二十回合,不分胜负。天火飞扬甩开雪飘飘,停下来喝问道:“你的剑术本不应如此精湛的,说,你是从何处学来的?”

  雪飘飘暗暗得意,心想陆仙儿给他的剑招真是派上了大用场了,加上近期来不断地修炼,已经是稳拿上手了。

  天火飞扬见他没有回答,于是也不再发话,使出她成名剑技——斩龙诀再次攻了上来。

  雪飘飘见到天火飞扬此番攻击,威力大增,人未到,剑气先至,当下不敢大意,小心应对起来。

  十招之后,天火飞扬占到了上风,雪飘飘被追得晕头转向、狼狈不堪。在奋力躲过天火飞扬一记重招之后,连退之中拌蒜了一下,摔倒在雪地中。

  天火飞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飞奔上前骑在雪飘飘身上,双手握剑奋力刺下。

  危急时刻雪飘飘想也没多想,全身劲气一运,压缩在双掌上,向上发了一掌,顿时一股气流卷地而起,将天火飞扬掀上高空。

  天火飞扬没想到雪飘飘会来这一招,落地之后余惊未灭,问雪飘飘道:“你从哪学来的这门功夫?”

  雪飘飘冷冷一笑,抖擞了一下全身的真气,并在体内高速运行起来。转瞬间,一股气流自下而上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升起,还带上无数的雪花。那雪花一上高空,皆又纷纷落下,在他周围缤纷晶莹。他对天火飞扬扬了扬眉毛,得意地说道:“帅吧?”

  天火飞扬定下心来,冷冷地说道:“故弄玄虚,雕虫小技不足为惧。”说完,又一招攻向雪飘飘。

  看到天火飞扬又攻了上来,雪飘飘把气流一晃,直指天火飞扬反攻过去。霎时间,天火飞扬眼前一片雪白,原本围绕着雪飘飘的那些雪花铺天盖地向她袭来。天火飞扬眼见情况有变,连出数招,刺破雪层,飞身杀出。

  就趁着天火飞扬变招的这短暂的时间,雪飘飘心想,论剑术,以目前自己的实力远不如天火飞扬,如果要取胜,唯靠出奇制胜。但要出什么奇招呢?

  正想间,天火飞扬已经杀了上来。雪飘飘顾不上那么多了,一剑反刺上去。他劲力一运,把气压缩在双脚上,然后一击而出,借用反弹力,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样直击天火飞扬要害之处。

  天火飞扬一看雪飘飘的攻击如此迅猛,虽是反击,但一击而出,却变成了主攻,不禁暗暗飙汗,不知如何防备,急忙侧身躲开。

  雪飘飘一击而出,他料到天火飞扬必会躲闪,便依据自己的招式猜想天火飞扬的躲闪方式,然后没等剑式到达必杀之机,便换过招式,对着天火飞扬即将要躲闪方向时要害所在之处,一招击去。

  天火飞扬侧身躲过雪飘飘第一招,未等回神,便发现雪飘飘的第二招已经等在那里了,不禁大吃一惊,此时并不是躲不开雪飘飘的那一招,而是自己冲着雪飘飘的招式而去的,根本不是躲不躲的问题了。当下迫于无奈,挥剑过来将雪飘飘的剑给挡住。

  雪飘飘基本能猜到天火飞扬要如此出招才能自保,于是第三招也跟着出来,毫不留情。

  天火飞扬拼命躲闪,一时间处于被动之中,被雪飘飘逼得是仓皇逃窜,仅有招架之功。雪飘飘越战越勇,带动体内的气流加速运动,导致热血沸腾,一股股气流自他体内而出,圈得到处雪花漫天、尘土飞扬。天火飞扬不禁被追得狼狈不堪,连眼也看晕了,她也想反击,但是被热血冲胀脑袋的雪飘飘完全处于了一个兴奋甚至颠狂的状态,就像打了一剂强劲的兴奋剂一样,完全不顾一切的狂攻上来,不给对手留一丝的余地。她不禁暗暗心想:难道雪飘飘是拿出了真实的本领出来了?

  二人缠斗了数十回合,更具战斗经验的天火飞扬终于找到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她趁着雪飘飘向前尽力出的一招,一记翻腾从雪飘飘头上跃过,并顺势打下一掌。

  雪飘飘本已料得天火飞扬会出此一招,因此他也一剑向上方刺去。但是突然间右肩一阵巨痛,肩头上的骨头似已粉碎一般,痛得他手中的剑没握紧,被甩了出去。这一回合天火飞扬终于是抢到了先机,以快那么千分之一秒的优势抢攻得手。但是雪飘飘也并非是省油的灯,再加上他此时正处于亢奋之时,状态极佳,右手虽然失力,但马上换来左掌,对着天火飞扬使出一记神气活现掌。天火飞扬没等落地,雪飘飘已经一掌攻来,将她击上半空中。

  天火飞扬重重地摔了下来,幸好雪地rou软,才没摔成重伤。但是雪飘飘刚才的一掌已经给了她重创,五脏六腹似火烧一样,当下连续吐了好几口血。其实雪飘飘刚才出的一招由于危急时刻,未能全力击中,否则天火飞扬会伤得更重。

  而雪飘飘那边情况也不太好,出了一掌后,全身真气散出,加上重伤在身,一下子没了气上来,整个人瘫倒在地。他摸了摸受伤的右肩,发现锁骨已经碎了,不禁暗自叹道:“七煞修罗拳……”其实刚才天火飞扬在抢攻当中也未能使出全力,否则以天火飞扬震惊武林的七煞修罗拳全力打下,雪飘飘整个右手也将会被废掉。

  雪飘飘倒在地上,由于右肩疼痛无比,使得他无法顺畅地聚集真气,因此体力一直恢复不起来,只得勉强从皮囊中取出药,撒在伤口上。那边天火飞扬虽然受了重伤,但却还得爬得起身。她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剑,缓缓地向雪飘飘走来,一直走到雪飘飘身边,然后举起剑,准备刺下。但正在此时,她的体力也耗完,一失足倒了下来。

  天火飞扬挣扎着又爬了起来,拾起剑,爬到雪飘飘身边,再次准备刺下。

  雪飘飘已经恢复了一点点力气,但不足以躲得开,为了拖延时间,他便问天火飞扬道:“你都这般情况了,为何还不停手?说比试武术,你略胜我一筹,而此时你也可以毫不费力地拿走绫,为何还要致我于死地呢?”

  天火飞扬没有把剑刺下,而是看了看雪飘飘背上负着的绫,然后摇了摇头,说道:“绫我一定会要,但是对我来说,要你的性命比要绫更为重要。”

  雪飘飘吃了一惊,忙问道:“我与你有什么血海深仇?”

  “血海深仇?”天火飞扬冷冷一笑,接而说道:“我想你也许不曾忘记一个人吧?”

  雪飘飘问道:“什么人?”

  天火飞扬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可知道,我大你两岁。”

  听了天火飞扬的话,雪飘飘心中一震,于是说道:“原来是你……”

  天火飞扬点了点头,说道:“虽然过了那么多年,但你果然还记得。你可知道,我在血灵教中十数年,过着是非人的生活,受尽屈辱和虐待。直到有一天我以武力凌驾于其他人之上,才不受教内之人的凌辱,但是从那时开始,又不断地面对着江湖中的腥风血雨。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说完,眼角竟然泛起了眼花。

  雪飘飘心中一阵感触,于是闭上了眼睛,说道:“不错,是我害了你。如果要杀我,请动手吧。”

  天火飞扬紧握着剑,但此时却犹豫着没刺下来。

  这时突然山峦间传来几声长啸,像是鹰的声音,但又更加雄厚。随即,一个巨大的yin影从天空闪过。

  “拉赞布尔库特!”雪飘飘心中一凛,传说中的巨兽终于出现了。

  天火飞扬也是吃了一惊,赶忙回过头去,问道:“那是什么?”

  雪飘飘未及开口,一阵风扫至,山顶处一个火红色的巨型生物直扑下来。雪飘飘大叫一声:“不好!”但还未来得及做防备,巨兽的巨爪已经擒住了天火飞扬,然后扑打双翼准备向天空飞去。

  天火飞扬整个人已经是吓呆了,做不出任何反抗的动作。在被巨兽抓住飞向天空的时候,她的右脚踢中了雪飘飘遗在地上的背囊,被里边的绳索缠住。巨兽扑打了两下翅膀,向天空开始起飞了。

  躺在地上的雪飘飘看清楚了巨兽的样子,足有三个成人那么巨大,外貌似雕一样,但zui上有着一副令人胆寒的獠牙,双翼展开足有数丈之宽,巨爪极其强壮,擒着天火飞扬就像擒着小鸡一样。全身的羽毛呈火红色,煞是美丽,映在阳光下散发出五彩的光环。

  雪飘飘此时顾不上多想了,他看到缠在天火飞扬脚上的绳子,另一头拖在雪地上,很快也会被一起拖上天空,于是拼尽全力爬了起来,扑上前,拽着绳子末端的一头,并在手上绕了两圈。随即,他也一起被巨兽带离了地面。

  巨兽并没有因为雪飘飘的重量而影响了起飞的力量,它长啸一声,展翅高飞,一下子高度便超到了雪山巅以上。

  天火飞扬的右脚被缠住的绳子勒到出了血,她向下看去,见到雪飘飘跟着自己而来,便叫道:“你为何如此傻?赶快放手跳下去,然后马上下山,还能躲过此劫的。”

  雪飘飘摇摇头,叫道:“我绝不会放弃你的!”说完,左手拔出后背上的绫,看准了巨兽的一边翅膀,然后尽力甩了上去。那一剑,正刺在巨兽的左翼上,顿时,巨翼燃起火来。

  巨兽吃了一惊,赶紧慌忙地扑打着翅膀,想把火给熄灭。慌乱中,巨爪松开,天火飞扬与雪飘飘便一起向下坠落,一直跌到山顶的雪地里,然后再顺势向山下滚去。

  雪飘飘好不容易够着了天火飞扬,便紧紧地把她拽住,然后看准了一块凸出的岩石,当落及处时,便死死抱住。天火飞扬没能够及岩石,顺势向下坠落,但雪飘飘死死拽着她的手不放,于是便悬在了半空中。雪飘飘拼着死命拉着天火飞扬,而自己抱着岩石的手正慢慢地在松开。

  天火飞扬抬头看着他,不禁问道:“你为何要救我呢?”

  雪飘飘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我不会放弃你的!我的右手受了伤,不能拉你上来。趁我力气没用完之前你自己快上来!”

  天火飞扬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然后用另一只手拽住雪飘飘的衣袖,借力向上一跃,便摸到了岩石,然后再一跃,便跃到了岩石上。

  雪飘飘爬了起来,背靠在岩石上,不停地喘着大气。这时空中几声鸣叫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巨兽奋力地拍着翅膀,终于将绫甩掉,雪飘飘和天火飞扬眼睁睁地看着那宝剑从空中坠落,一直落到了山谷下面,便不见踪影。

  巨兽仍然在不停地挣扎着,由于一边翅膀受伤,所以失去了平衡,在空中挣扎了数下之后,便也坠落到山谷下方去了。

  雪飘飘不禁叹了一口气,笑道:“终于摆脱危险了。只可惜绫落入山渊之中,要寻找回来并非易事啊。”然后他从背上拿下剑鞘,看了看,说道:“这样也好,这宝剑引来了武林无数的纷争,也害死了我的战友们,若从此消失,希望能换来江湖一片太平。”说完,便将剑鞘也抛入了山谷。

  天火飞扬看着雪飘飘将剑鞘丢进山谷,一直没说话,而是坐着恢复力气。

  雪飘飘又说道:“那巨兽拉赞布尔库特还真是凶恶,今日幸好能逃过一劫。最好能尽快离开此山,不然更多的拉赞布尔库特来了以后,谁也救不了我们了。”说完后,四处看了看,寻找一条下山的路。这时,他看到岩石上方有一个仅容一人大小的小山洞。

  天火飞扬突然跳了起来,一掌掐住雪飘飘的脖子,并将他按在地上。

  雪飘飘吃了一惊,忙问道:“你要干什么?”

  天火飞扬说道:“干什么?我要杀了你!”

  雪飘飘无奈地笑了一笑,说道:“到了现在,你还真的不放过我?”

  “不错,你毁了我的一生,我怎么能原谅你?”天火飞扬说。

  “以前是我的错,是我有欠于你。但是,你未来的命运仍然掌握在你的手中啊。”雪飘飘说。

  “我未来的命运?如今已不是我所能决定的了。”天火飞扬说着,她的手已经颤抖了。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说道:“如果你决定了,就请动手吧。就算是你亲手杀了我,我仍然希望能如以前那样称呼你。”

  听了雪飘飘的话,天火飞扬愣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道:“如以前那样称呼……”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不管怎么样,就算我死在你手中,你仍然是我的菲儿姐姐。”

  “菲儿姐姐?”天火飞扬叹了一口气,然后放开了雪飘飘,说道:“那些过家家时的玩意儿,你还当真了,还保留到现在。不过,想不到你还记得我的真名。”

  雪飘飘说道:“你可以不在意,但是我却不能忘却曾经的那些情感。”

  听了雪飘飘的话,天火飞扬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然后坐在了岩石上,仰望着天空,陷入了沉思中。

  这时,突然间传来了一声拉赞布尔库特的啸声,二人吓了一跳,寻声望去,只见刚才那只坠入山崖的拉赞布尔库特挥舞着受伤的翅膀,奋力从山谷下升了上来,双眼怒视着二人。

  “糟了,它还没死!”雪飘飘赶忙跳起来,指着上方的山洞对天火飞扬说道:“菲儿姐姐,我们快到那山洞里。那家伙受了伤,飞不了那么快,我们能抢在它之前先躲进山洞的。”

  天火飞扬点了点头,然后跟着雪飘飘开始向上攀爬。可是没爬几步,右脚一滑,整个人便向下滑去。

  雪飘飘shen手将其拉住,问道:“你没事吧?”

  天火飞扬说道:“我的右脚受了伤,一使劲就痛得很。”

  雪飘飘看了一眼,发现天火飞扬的右脚处的伤口还在流着血,于是便把天火飞扬拉到与自己一样的高度,然后说道:“菲儿姐姐,我背你上去,你扶紧我了。”

  天火飞扬摇摇头,说道:“不行,这样我们逃不开那巨兽的。你先上,我来引开它。”

  雪飘飘也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是不会放弃你的。”说完,背着天火飞扬继续向上爬去。

  天火飞扬看着拉赞布尔库特,虽然它受了伤,但是仍然可以抢在他们到达山洞之前擒住他们,但是此时,雪飘飘并不愿意舍弃自己一个人走掉,不禁心中一阵感慨,心想若是两人一起死在这里,也没什么遗憾。

  幸好此时拉赞布尔库特左翼伤势发作,无法挥动,又掉了下去,尽管很快又飞了上来,但却给了雪飘飘一定的时间。

  天火飞扬拍了拍雪飘飘的肩膀,说道:“那巨兽耽搁了。”

  雪飘飘点点头,加快了攀爬。

  当爬近洞口时,拉赞布尔库特也离得不远了。雪飘飘托了一下天火飞扬,让她够得着洞口下沿。天火飞扬shen.出手,正好攀到洞口。

  这时,拉赞布尔库特已经迫近了雪飘飘,张开巨zui亮出獠牙,直扑雪飘飘而来。雪飘飘顾不上多想,便放开天火飞扬,然后一手攀住岩壁,另一只手对着拉赞布尔库特使出一记神气活现掌。这掌力一出,正击中拉赞布尔库特,但拉赞布尔库特却像没什么事一般,只是被气流推出丈余之远。

  雪飘飘一掌使出,真气一散,全身顿时没了力气,攀着岩壁的手一松,人便掉了下去。

  突然间,他悬在了半空中,抬头一看,原来是天火飞扬在洞口上拉住了自己。天火飞扬说道:“我也不会放弃你的。”

  雪飘飘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攀住了岩壁,借着天火飞扬的力爬上了洞口。

  这时,拉赞布尔库特扑了过来,张开巨口直咬二人。天火飞扬拉着雪飘飘往山洞深处躲去,拉赞布尔库特一口咬在石壁上,哐的一声石壁崩掉了一大块。

  由于山洞太小,拉赞布尔库特进不来,便硬是把脑袋往里塞,看来誓不放过二人。天火飞扬在前边一面努力向前爬,一边拉着雪飘飘,拼命地往山洞里钻,一直到了拉赞布尔库特的脑袋再也shen不进来的地方,方才停下。

  拉赞布尔库特见实在是咬不着二人了,便把脑袋收了回去,然后在山洞附近开始盘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