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九集 希望完结版全文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5029更新时间: 2020-02-28

					        
  三人带着雪飘飘一路疾赶,数日后来到天水。休息一夜之后,陆仙儿掏出最后仅有的盘缠,买了马匹与干粮,继续西进。

  途中,雪飘飘醒了过来,看到此行正往西北而去,便嚷着要回安阳。但是他一着急,体内的炎气便开始作乱,于是便又昏了过去。此时,他也明白,以现在自己的情况,别说去救妹妹了,只怕连安阳都回不去了,于是只能听从陆仙儿的安排,先去寻找雪莲。

  十多日后,四人来到了嘉裕关。此时,他们已经能够感觉到了高原那不一般的气压。随着地势一路的上扬,雪飘飘体内的炎气发作得也就越激烈,常常弄得他痛不欲生,现在,就连陆仙儿也束手无策了。

  四人在嘉城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入夜,雪飘飘全身火.热得像一块燃烧的火碳一样,陆仙儿连用了好几副药剂,好不容易才使他体内的炎气安静下来。

  雪飘飘好不容易稳定了下来,但全身已是没有了力气,整个人瘫在chuang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陆仙儿坐在雪飘飘身边,不停地把着他的脉,一脸的愁容。

  司马行空上前关切地问道:“飘飘现如何?”

  陆仙儿摇摇头,说道:“不好说啊。自上了高原以后,他体内的气是越来越不稳定,不知道为什么。”

  司马行空原地转了两圈,突然想到了什么东西,于是说道:“压力?”

  “压力?”雪飘飘和陆仙儿都吃了一惊。

  司马行空点点头,继续说道:“曾听人言,至山巅,水不热而沸,乃气压所致。飘飘体内之气,由于高原之上,气压之下,炎气不热而燃。莫非正是于此?”

  听了司马行空的话,雪飘飘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也听前辈说过,凡是登高之处,无不呼吸困难,水不热而沸,是因为气压过大。我等已到高原,我体内的炎气受气压所迫,因此反应得也越来越剧烈。”

  陆仙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不用担心了,只要我们找到了雪莲,你就不用再受苦了。”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找不找得到雪莲还是一回事呢。”

  陆仙儿摇摇头,说道:“这可不像你啊,你可是乐观又激进的人啊,这点小困难就把你吓倒了?”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只是怕连累了你们啊。”

  陆仙儿拍了他一下,说道“到现在了你还说这样的话。”然后站起身来,对司马行空与庞大虎说道:“让飘飘他好好休息吧。你们也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呢。”说完,便转身回房了。

  待司马行空与庞大虎睡着以后,雪飘飘便开始琢磨起来。最令他关心的就是刚才说起的大气压力一事,突然令他有了灵感。炎气在体力受到压力的压迫而变得更为猛烈,是否只要是气体,在压力之下是否也能发出惊人的力量呢?他在衙门时曾学过运气的技巧,于是暗中运劲,调动体内所有的气,慢慢地往右掌中压缩。压缩的气越多,手掌就越是被气压压得胀痛,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便将气从掌中激发而出。这一掌击出,正巧对着庞大虎的chuang,只听轰的一声,庞大虎的chuang被击得粉碎。

  庞大虎摔在地上,摸着头看着地上的碎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司马行空也被惊醒过来,看着庞大虎骂道:“你太重,笨,压坏chuang。”

  庞大虎摇摇头,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把chuang单铺于地上,继续睡觉。

  做了坏事的雪飘飘躲在一旁偷笑,突然间炎气又再次作乱,痛钻心窝。他强忍着痛苦,心想肯定是刚才运气时激起了炎气,才导致炎气再次作怪。强忍了很久,炎气方才平息下来。

  平静下来后,雪飘飘又一想,如果出掌时能够利用到这股炎气的力量,那岂不是威力大增?不过就算如此,让那炎气老是作怪,也够痛苦的,还是不要算了。

  第二日,四人吃完了早餐,便起程继续西进。

  在离开客栈前,陆仙儿找客栈老板问道:“不知附近有什么积雪覆盖的高山,山上长有雪莲呢?”

  老板想了一想,说道:“附近倒没有,不过出了百里之外便有了。南边数十里外有座镜铁山,西南处也有两座高山,分别为大雪山和鹰咀山。究竟哪座山有雪莲,我就不知道了。”

  陆仙儿听后,便说道:“那我们便一座山一座山去找吧。”

  老板问道:“你们一行人要找雪莲干什么?”

  陆仙儿指着雪飘飘说道:“我们这位朋友身患重病,只有雪莲才能救其性命。”

  老板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真够重情重义。”之后他想了一想,又说道:“如果你们要找雪莲,不妨先到大雪山脚下的灵草居,那里有位前辈可以指导你们。”

  陆仙儿忙问道:“是哪位前辈?”

  老板摇摇头,说道:“前辈是何人我也不知道,我也只是听人说起的,他是位老神医,救过很多人的命。我想,你们要治命救人,先找他是没错的了。”

  四人连忙道谢,然后备好粮食,便向西南进发了。

  走了两日,四人在沿途的居民引导下,终于找到了大雪山。

  远望着雪山,四人被那高山的气魄所慑服。

  再走半日,到了傍晚时分,众人终于找到了山脚下的灵草居。

  这一所夹在qun山之间的小屋,众人推人推开栅栏的小门,来到小屋前,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开了,迎出一位老者来。

  陆仙儿一看老者,不禁高兴地呼喊道:“赵伯伯,怎么是你啊?”

  老者一看陆仙儿,半天才认出来,于是也高兴地说道:“你是陆逢生的女儿啊,真是女大十八变,我都差地认不出来了。”

  雪飘飘在一旁问陆仙儿道:“仙儿,这位前辈与您是相识的啊?”

  陆仙儿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位前辈就是与我爹爹齐名的医圣赵无治,从小看着我长大呢。”

  “赵无治?”雪飘飘吃了一惊,然后对老者说道:“原来前辈就是那位精通医术及易容之术的医圣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在下雪飘飘,久仰医圣大名,早想请人引荐,可惜一直无缘。”言毕对赵无治作了一揖。

  赵无治还以一礼,然后问道:“难得少侠还知道老夫。不过听少侠之言,莫非你认识与老夫相熟之人?”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前辈的小徒弟黄正直,与在下曾为安阳府衙服役六年,是深交的知己。”

  赵无治一脸惊喜,赶忙问道:“原来雪少侠与我小徒儿相熟啊,不知正直他现在怎么样了?”

  雪飘飘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把之前他们安阳的捕快运送宝剑中途遭伏击、黄正直为掩护自己而被高手打入山崖一事如实向赵无治说了。

  赵无治听完以后,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真是造孽啊,正直当年逃过了一劫,如今却逃不过第二劫啊。”

  雪飘飘说道:“赵前辈,正直在我们衙门中,一直是最出色的捕快之一,很多犯人都在他手下被捕的,我想,他应该对得起师门了。”

  赵无治点了点头,强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请众人进入房内。

  进到房坐定后,雪飘飘问赵无治道:“赵前辈,听正直说,当年您被宋兵强征入伍,然后在混战中战死沙场。为何您后来又会来到此处呢?”

  赵无治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年我和我门下的弟子们被宋兵强行拉到前线,而正直那时还小,学艺不精,结果在一次给人看病时,开错了药,吃死了人,才幸运地没被宋军带走。后来我们到了前线,遇到了宋元两军的一场大战,那场战斗真是惨烈,横尸遍野、血流成河。宋军是大溃败,一路撤走,而我们也遭到了元军的追杀。我受了重伤,倒在了地上,两日后才醒了过来。醒来后才发现,我们这些走在最后边的老弱残兵及军医,统统被元兵所杀光,我门下的弟子一个不剩。我逃过此劫,回到中原,结果发现人人都以为我死了,因此,我便决心离开那是非之地,来到这塞外边陲。”

  雪飘飘点了点头,说道:“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啊。”

  陆仙儿一旁问赵无治道:“赵伯伯,那您知道我爹爹现在在哪吗?”

  赵无治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很久以前还在前线时,我还曾听到他的消息,听说他好像随军出征太原。但是后来一役中,元军统率伯颜大举强攻太原,结果坚守太原的宋军全军覆没,无一生还。从此以后,我再没听说到过有关你爹的消息,我想他已经战死在战场上了。”

  听了赵无冶的话,陆仙儿如遭晴天霹雳。虽然她一路来不停地寻找着父亲,也早有已经失去了父亲的准备,但是现在听赵无治说起,还是忍不住伤悲,抱头痛哭起来。

  雪飘飘拍了拍她的肩膀,想安慰安慰她,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过了一会儿,等陆仙儿好了一些,赵无治便问雪飘飘道:“雪少侠,你们怎么会来到此处的呢?”

  雪飘飘答道:“虽然我身患重疾,只有雪莲才能医治,因此便来到这qun山之中,希望能够找到雪莲。”

  “重疾?”赵无治仔细地看了看雪飘飘的脸色,点了点头,拿过雪飘飘的手把了把脉。

  雪飘飘问道:“赵前辈,您是老医圣,您看看我这病……”

  赵无治点了点头,说道:“你体内有一股奇怪的气,炎热似火,确是以雪莲这种至yin之寒的圣药才能化解。这一路来,应该仙儿给你配药,你才能走到这里的,看来仙儿已继承其父的本事啊。不过,我想知道,你体内的这股炎气奇怪得很,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雪飘飘递上绫,解开包裹,对赵无治道:“全因这把剑。”

  “这把剑?”赵无治一脸诧异,问道:“这把剑有何奇妙之处?”

  雪飘飘拔剑出鞘,随即一股热浪袭出,众人被绫的风采所折服,看得是目瞪口呆。

  雪飘飘接着说道:“这把剑便是传说中五大名剑中的绫,我曾使用过这把宝剑,虽然借它得以逃出魔掌,却也被它的炎气所袭。”

  赵无治点点头,说道:“这世间万物,凡是有利也必有弊啊。”

  雪飘飘点点头,收剑回鞘,说道:“不错,它确是一把双刃剑。”

  赵无治想了一想,说道:“你的病,确是以雪莲才能救治。不过,要采到雪莲,似乎有一些困难。”

  雪飘飘忙问道:“有什么困难?”

  赵无治并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看陆仙儿,然后再看了看司马行空和庞大虎,最后对雪飘飘说道:“雪少侠,此事我慢慢才跟你道来。”

  陆仙儿在一旁说道:“赵伯伯,您不妨直说吧,不管有什么困难,我们齐心协力一定能够克服的。”

  赵无治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天色,说道:“我想你们一路FengChen赶到这,必定又累又饿了,不如在寒舍中吃了晚饭,再慢慢商议。”

  众人都已经是饿得不行了,纷纷答应。

  到了晚上,陆仙儿、司马行空和庞大虎三人因为长途跋涉,早早便入睡了。

  雪飘飘也随众人一起入铺,但是上了chuang后他思前想后,觉得赵无治似乎要话要对他说,于是又翻身下chuang,来到赵无治的房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赵无治在房内答道:“是雪少侠吗?请进。”

  雪飘飘推开门,进入房内,看到赵无治正在案前看书,便请了安,问道:“赵前辈适才曾说过,要取雪莲,会遇上一些困难。但是我听得出,这一路并非一些困难而已啊。”

  赵无治点点头,说道:“不错,要取雪莲,绝非易事。而且……唉,我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雪飘飘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请前辈直言。”

  赵无治想了一下,说道:“这雪莲,正生长在这大雪山之巅,长年以来,无数人想采之以丰其囊,但是,几乎所有的人皆是有去无回。”

  雪飘飘问道:“这是为何?”

  赵无治看向窗外那皑皑白雪的高山,说道:“相传这大山间有一种凶猛的巨兽,全身火红,貌似巨鹰,大如巨牛,有千斤神力,当地的人们称它们为‘拉赞布尔库特’。它们守护着雪莲,不许外敌侵入,因此,凡是上山采雪莲者,皆是有去无回。”

  雪飘飘听到赵无治这么一说,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心里一想,自己此行上山,岂不是凶多吉少?

  赵无治来回走了两圈,说道:“所以,当听你们说要一起上山找雪莲的时候,我便有些担忧。”

  雪飘飘想了一想,终于明白了赵无治的意思,于是说道:“莫非,前辈担心我们一行人一起去,会增加无畏的牺牲?”

  赵无治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所以,我一直是很犹豫。雪少侠你的病,的确是需要雪莲才能救治,但是,要上大雪山采雪莲,又必然会冒生命危险。正是去也危险,不去,也危险,正是左右为难啊。”

  雪飘飘心想,事实也确实如此,若山中的巨兽真如此可怕,行此必危险万分。数年来无数的人,包括武林高手上山,几乎无人能回来,自己上去也不知能否保得住命,更别说不会武术的陆仙儿了。但若不找到雪莲,只怕自己这条命也会不久于人世。思前想后,便对赵无治说道:“前辈说得是,若上雪山,实在太过于危险了,没必要牵扯上无辜的性命。待明日一早,我便只身上山,反正找不到雪莲,我也命不久矣,就算死于巨兽之腹,也好过被体内的炎气折磨致死。”

  赵无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常年久居于此,除避开世俗纷争外,也是希望能阻止上山采雪莲之人,就算阻止不了,也希望那些人能有命回来,我在此为他们疗伤。不过那么多年来,我所见的上山之人,无一能回来,希望你是我第一个送上山,却能采到雪莲下山之人。”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多谢前辈的关心。”

  赵无治走到桌边,打开地上的一个大箱子,取出一套皮绒外装,递给雪飘飘,说道:“山上天寒地冻,靠这些可以暖身。”然后又取来一把剑,说道:“希望能用这个来打败山上的巨兽。”最后,他调了几副药剂,另加几副药,放进一个小皮囊,递上前说道:“这一些是我调配出来能压制你体内炎气的药,另外一些是暖身汤,冲热身服下后,能快速地恢复你的体力。”

  雪飘飘一一接过所有东西,连身道谢。

  第二日清晨,没等陆仙儿等人醒来,他便准备了一些干粮,背些干柴,带上几条绳索,拿着冰刨等登山工具便向qun山间的最高峰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