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八集 逃脱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5946更新时间: 2020-02-28

					        
  夜里,雪飘飘做了一个噩梦,梦中他抱着一个小婴儿被一qun人追杀,最后被逼入绝路,然后乱刀斩了下来……

  雪飘飘从梦中惊醒,chuang褥已全被汗水浸shi。他爬了起来,猛然间发现chuang边坐着一位女子,定睛一看,原来是妹妹雪纱纱。

  雪纱纱轻轻地握着他的手,关心地说道:“怎么了?你没事吧?”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只是梦到了以前一些不好的东西。”

  雪纱纱用手帕轻轻地擦了擦雪飘飘头上的汗,然后说道:“如果你有不开心的事,请与我一起分担吧。我想,我能给你安慰的。”

  雪飘飘低着头笑了一笑,这时他才突然想起,此时他正在长安的四门堂,而不是安阳的自己家中,雪纱纱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地方出现,于是一把抓住雪纱纱的手,睁大眼睛一看,哪是自己的妹妹呢,在他chuang边的女子原来是周圆圆。

  周圆圆松了松雪飘飘的手,不安地问道:“你怎么了?”

  雪飘飘把手收了回来,然后摇了摇头。他看了看四周,其他的人仍在熟睡当中。

  周圆圆轻轻地在雪飘飘身边放上一包东西,雪飘飘一看,是自己的衣服。周圆圆说道:“今日我见你的衣服都已经破了,于是想趁夜给你补一补。你看,都已经补好了。”

  雪飘飘诧异地问道:“姑娘,你我仅一面之缘,为何对我如此之好?”

  周圆圆笑道:“我想,因为我们是同命相连的可怜人吧。”

  雪飘飘微微一笑,说道:“这也能成为理由?”

  周圆圆点了点头,说道:“因为我的身世,所以我的朋友很少。今天我找到一位知己,我真的很想珍惜,这可以是理由吗?”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能有你这样的知己,其实是我的幸福。”

  周圆圆微微一笑,把头低了下来,脸上泛起一道红晕。她轻轻地说道:“你上了大雪山,找到雪莲后,能送我一朵吗?”

  雪飘飘想了想,便点点头,说道:“好的,如果我有命回来,一定会送你一朵雪莲。”

  周圆圆开心地一笑,然后说道:“那好吧,我们说定了,你一定要带一朵雪莲回来给我。我会一直等你的,一年,或是三年,如果你没回来,我就一定会去找你。”

  雪飘飘笑了一笑,说道:“就你的这个约定,那我不管遇到多大危险,都不能死了,一定要回来见你了?”

  周圆圆点点头,说道:“是的,我会等你回来的。”

  这时睡在雪飘飘不远处的庞大虎在睡梦中翻了一个个儿,压着了身边的一人,那人惨叫一声,从梦中惊醒。

  周圆圆见到此状,对雪飘飘笑了一笑,然后一闪身,退出房子,消失在月色之中。随即,房间里开始混乱起来。

  雪飘飘看着自己那套被缝好的衣服,心里尽是说不出的滋味。

  随后不久,各人又再次回到睡梦之中。

  猛然间,整个四门堂喧哗起来,把所有人都从梦中惊醒过来。雪飘飘从chuang上跳下来,与同时惊醒的庞大虎一起跑出了房门,此时门外乱成了一团,众家丁四处奔走,拿武器的拿武器,操家伙的操家伙。

  陆仙儿跑了过来,在房门见到雪飘飘,赶忙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雪飘飘摇摇头,然后拉住一个急匆匆路过的家丁问道:“不知庄内出了什么事了,为何如此的混乱?”

  家丁说道:“魔教杀上门来了。”说完,急匆匆向大门跑去。

  “魔教?”雪飘飘一阵惊诧。“难道是老魔头亲自找上来了?”

  陆仙儿赶忙说道:“魔教一定是冲我们来的,我们快从竹山逃走吧。”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不行,没理由连累四门堂遭此劫难,我先去看看再说。”说完,便拿着绫向大门方向跑去。

  陆仙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跟着雪飘飘而去。司马行空与庞大虎也紧随而来。

  庄外一支人马整齐列队,兵戎直指四门堂。为首两员大将,威风凛凛,左首一人正是地血神使天火飞扬;右首一人是个光头猛男,身材魁梧,肌ròu发达,那身架完全不输给商大河,但是双眼已瞎,两眼处留着两块极大的疤痕,面目狰狞,模样煞是吓人。

  陆仙儿紧紧拉着雪飘飘的胳膊,害怕地问道:“那个凶汉是何人啊?”

  雪飘飘轻声答道:“此人正是血灵教的三大护法之一、天血神使高达。此人双眼虽已失眼,但却可以以耳代眼,行动不输给常人。三大护法中他的武艺排在柳双飞之后列第二,可是,真要打起来,只怕不在柳双飞之下。”

  陆仙儿打了一个冷颤,说道:“血灵教中有如此多的高手,难怪会横.行江湖而无所顾忌了。”

  这时武平川当头喝问道:“我四门堂与你魔教无怨无仇,为何带大队人马杀上我堂?”

  天火飞扬冷冷一笑,说道:“我只要一个人,和他手中的宝物,你只要把他交出来,保你四堂门一家无忧。”

  武平川说道:“我堂中没有你想要的人,也没有任何宝物。”

  天火飞扬摇了摇头,又是冷冷一笑,说道:“看来庄主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如果你不把人交出来,我保证半个时辰之后,江湖上再也没有四门堂。”

  武平川大怒,拔出大刀,直指天火飞扬,喝道:“你口出狂言,今天我就要你的命!”言毕,飞身直取天火飞扬。

  天火飞扬不慌不忙,一剑指出,随即一道剑气直攻武平川。

  武平川眼见天火飞扬数丈外便发起攻击,当下吃了一惊,急忙侧身闪过。他身后的门人躲之不及,被剑气斩成了两段。

  众人见天火飞扬出手狠毒,而且战力非凡,无不心惊胆颤,当下一阵唏嘘。

  见到天火飞扬出手,雪飘飘忍不住轻轻说了一句:“斩龙诀。”

  他出语虽轻,加之周围吵杂,但还是躲不开高达那以耳代眼的功夫。高达左手抬起,手指直指雪飘飘。众人顺着高达所指的方向,纷纷看向雪飘飘,无不诧异不已。

  天火飞扬也一眼看见雪飘飘,不禁剑指其喝道:“原来你小子果然藏身此处,快把绫交出来!”

  众人一听到绫这个字,又是一惊,纷纷再度看着雪飘飘。

  武平川看着雪飘飘,此时方才大悟,指着雪飘飘说道:“哦,原来你那是那个持着绫的小捕快,可惜你隐瞒身份隐瞒得好,竟然躲在我眼皮底下。”他又看了看雪飘飘手中包得好好的一团东西,指其说道:“那一定就是绫了,快给我!”说完,飞身直取雪飘飘。周围之人眼见庄主出招,纷纷避让出一块空地来。

  雪飘飘眼见武平川一掌直逼自己,当下顾不了多少,将绫换到左手,右手还以武平川一掌。只听啪的一声,二人两掌相对,各自退后了数步。

  武平川被一掌震到之后,不禁暗暗心惊,没料到这小捕快的战力并不简单。其实雪飘飘在安阳府衙六年,每日不间断地锻炼,早就练成了一副硬朗的身子骨,刚才那一掌,倒是武平川吃了亏。

  雪飘飘平下气来以后,指着武平川叫道:“武庄主,你此举太不够意思了吧。”

  武平川冷冷地说道:“哼,臭小子,早知道绫在你手中,决计不会让你好过。”当下拔出剑,直取雪飘飘。

  见到武平川攻来,雪飘飘下意识地去拔绫,但是在手触及到剑柄的时候,体内的那股炎气开始沸腾起来,直搅得身体像燃烧起来一样。他不敢拔,但武平川又已抢近身前,无奈之下,只能连续退后躲开武平川的攻击。

  正在危急时刻,人qun中一人抢出来,举剑飞身直刺武平川,将武平川给逼了回去。

  雪飘飘一看,出手之人便是周圆圆,不禁惊讶地说道:“姑娘剑术真高啊。”

  周圆圆回过头对他笑了一笑,然后正色说道:“今日形势危急,你赶忙离开这里,去找雪莲。我在后边掩护你,可保你安全离去。”

  这边武平川看到周圆圆出招,不禁骂道:“周贤侄,对师伯你竟然也敢出手?”

  周圆圆作了一揖,说道:“今日请师伯原谅,但是雪公子我一定要保他周全的。”

  听了二人的对话,雪飘飘不禁大悟,于是对周圆圆说道:“原来你正是丽水二周中的周圆圆啊,为何昨日不曾言明呢?真是失敬。”

  周圆圆回头嗔道:“还说呢,昨天你跑得这么快。”

  雪飘飘说道:“你的病还没痊愈,今日只怕你……”

  周圆圆说道:“放心吧,尽管我不能全力出击,但我还是能保护你离去的。”

  这时净水圣子走上前,对周圆圆说道:“圆圆,你可要三思啊,你怎能为了一个陌生人而得罪你师伯呢?”

  周圆圆并未犹豫,而是坚定地说道:“教主,今日此事我心中明白,若我们以强欺弱来夺取雪公子手中的绫,如此卑鄙的行为,与魔教妖人又有何区别?”

  听了周圆圆这话,武平川不禁大怒,骂道:“周师侄,你何出此言呢?你难道忘了我二弟对你的授艺之恩了吗?”

  周圆圆摇摇头,说道:“我此生不会忘记师父的教导之恩,但是今日之事,与师父之恩无关。就算师父在场,他也不会做出强夺绫此等无耻之事的。”

  听了周圆圆的话,圣子赞许地点了点头。

  这边天火飞扬早已不耐烦了,将剑一扣,飞身直取雪飘飘。

  高达知晓天火飞扬出招,急忙大喝一声:“且慢!”但是天火飞扬哪还顾那么多,已经全力扑向前了。

  天火飞扬眼看就要杀到雪飘飘身前,突然剑光一闪,一人杀出,将天火飞扬拦下,此人正是周丹。

  周丹剑尖指向天火飞扬,说道:“你们魔教妖人作恶多端,今日我就要为武林铲除你这个女魔头。”

  天火飞扬冷冷一笑,懒得答话,抬剑便攻向周丹。当下周丹也毫不示弱,挥剑反攻上来。

  两大高手交战,杀得是天昏地暗,尘土飞扬,把周围人全看呆了。

  雪飘飘也被二人的交战所深深吸引,突然间他听到了一个声音:“近日宋朝皇帝已经颁旨,说安阳府衙办事不利,将绫丢失,其罪难免。而你是唯一的幸存者,因此怀疑你想独占绫,将同伴害死,把绫据为己有。”

  他知道正是高达用隔山传音之功将话直接传到自己的耳里,于是低声说道:“他们诬陷我。”因为他知道高达的听力极佳,因此在吵杂之中放低声音高达一样能够听得到。

  高达说道:“你们运送绫的线路极为隐蔽,除了你们整个运输队、皇帝及皇帝身边个别亲信之人外,无人知道你们要走哪条线前往临安。因此,他们怀疑当中必有内奸,而众人中唯一幸存者的你,自然嫌疑最大了。”

  听取高达的话,雪飘飘愤愤地说道:“真是太可恶了,杀了我的同伴,还栽赃嫁祸于我,等找到了那个内奸,我一定要杀了他。”

  高达接着说道:“现在皇帝还对你定了欺君殊九族之罪,已正式下令缉拿你与你妹妹归案。”

  雪飘飘飙了一身冷汗,赶忙问道:“那纱纱她现在怎么样了?”

  高达答道:“如今战火正急,皇帝根本抽调不了官兵去捉纱纱,现在她应该没有什么事。不过收到消息的她,为了安全起见,已经躲到朋友那去了。眼下形势,安阳不久后必会被元军攻破,宋朝的皇令便对她无效了。”

  雪飘飘不禁叹了一口,但又一想,战火烧到了安阳,无论无何都不是好事,自己必须尽快回去带妹妹离开那是非之地。

  这时高达又说道:“如今你保绫已无任何意义,送剑到临安更是自寻死路,不如跟我回教,教主很想见你。”

  雪飘飘冷冷一笑,说道:“我与血灵教不再有任何瓜葛,此生不再踏入血灵教一步。”

  高达问道:“你当真心意已决?”

  雪飘飘点点头,答道:“不错,我决不反悔。”

  在一边的武平川觊觎雪飘飘的绫许久,见到雪飘飘正在低头自言自语什么,于是趁其不设防备之时,再次出击直取雪飘飘。

  周圆圆见到武平川出招,再次上前将武平川挡住。武平川拿周圆圆没办法,便急令家丁将雪飘飘拿下。

  众家丁扑上前要生擒雪飘飘,这时高达双臂展开,一股强大的气流自他掌中而出,数丈之外,将要擒拿雪飘飘的四门堂家丁全部掀翻在地。

  周圆圆虽然敌住武平川,但是她重病未愈,料得无法阻止众人围攻而上,于是对雪飘飘说道:“雪飘飘,你快走,从后院的竹山那,这里我顶着!”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不行,我不能就此丢你而去。”

  周圆圆说道:“你在这,目标太多,人人皆想杀你夺剑,我怕挡不住他们。你快走吧,到雪山去找雪莲。”

  雪飘飘想了一想,那武平川是周圆圆的师伯,料之不会对周圆圆太狠。再说如果周圆圆有难,净水圣子一定会全力劝阻的。而血灵教虽然得势不饶人,但是今日之势,不一定能打败四门堂。倒是自己如果留下不走,会更令周圆圆为难。于是对周圆圆做了一揖,说道:“今日之恩,来日必报。”

  周圆圆点点头,说道:“你要报恩,就带一朵雪莲回来给我。不管一年,还是三年,我都会等你的。如果你没回来,我就去找你。”

  雪飘飘也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高达。轻声说道:“圣女教中有些人是我的朋友,请不要赶尽杀绝。”

  高达微微地点了点头。

  雪飘飘笑了笑,转身便向竹山跑去。陆仙儿、司马行空与商大河也紧随而去。

  武平川见雪飘飘逃走,自己又被周圆圆挡着,只能急叫手下人去追雪飘飘。但这边高达一出招,便将所有人拦下。

  雪飘飘跑到围墙边,见到陆仙儿、司马行空和庞大虎等人追了出来,便对他们说道:“此行路途艰险,我不想再连累你们。我已经与圣女教的教主说好了,她会收留你们在教中的。圣女教从西方传入中原,为的是救百姓于水火,行善施德,你们加入圣女教,日后必不会受苦了。”

  陆仙儿摇了摇头,说道:“我与你走了那么多路,吃过那么多苦,我何时有过抱怨?我们都是密不可分的同伴,你去哪,我便跟去哪,我怎么会抛下你一个人呢?”

  司马行空也说道:“兄弟,即不可分。”

  庞大虎一边拉着雪飘飘,一边乌乌呀呀不停地说着,其意思也与陆仙儿和司马行空差不多。

  雪飘飘有些感动,问道:“你们真的愿意与我一起出生入死?”

  司马行空与庞大虎坚定地点了点头。

  陆仙儿笑着说道:“我们都一起出生入死过了,还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那好吧,随我一起来吧。”说完,用绫斩开围墙,领着三人出了四门堂。

  离开了四门堂,雪飘飘带着陆仙儿、司马行空与庞大虎向东南方向折了回来。

  路上,陆仙儿问道:“飘飘,难道你要回安阳吗?”

  雪飘飘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妹妹身处险境,我必须要回去救她。”

  陆仙儿说道:“虽然你妹妹的处境不好,但是你现在的情况更糟啊。如果不尽快采到雪莲,再过不久,对于你的病情恐怕我也束手无策了呀。”

  雪飘飘停下脚步,回过头问陆仙儿道:“仙儿,如果把我换成是你,你又会怎么做?”

  “我……我……”陆仙儿一时语塞。

  雪飘飘说道:“为了寻找你爹,你也不辞万里四处飘泊。我的心情,只怕只有你最能理解了。不管怎么样,我也要回安阳,把我妹妹纱纱给救出来。现在大内密探只怕已经到了安阳,就算朝廷出动不了人手,但是朦国大军的铁蹄离安阳也不远了,无论如何,只要纱纱在我身边,我才能安心啊。”

  陆仙儿说道:“只怕你能救你妹妹出来,接着我们所有人都要为你担心了。”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以后的事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我只想……只想……”一句话没说完,猛然间体内的炎气又开始沸腾了,痛得他当即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

  庞大虎赶忙跑上前,扶着雪飘飘。陆仙儿也跑上前,掏出一颗药丸塞进了雪飘飘的zui里。但是尽管服下了药,雪飘飘的情况还是不见好转,挣扎了一下,便不动了。

  三人皆是吃了一惊,司马行空问陆仙儿道:“如何?”

  陆仙儿给雪飘飘把了把脉,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没事,他只是昏了过去。再过一会儿,他的炎气便被下去了。”

  听到陆仙儿这么一说,司马行空与庞大虎都松了一口气。

  陆仙儿轻轻地抚了一下雪飘飘的脸,说道:“他的病现在是越来越重了,发作周期越来越密,不知道我的药还能助他撑到什么时候。”

  庞大虎拍了拍她的肩膀,指了指北方。

  陆仙儿说道:“难道真的要带飘飘去找雪莲?可是飘飘的心中现在正牵挂他的妹妹,只怕……”

  司马行空说道:“他一死,牵挂无用。”

  陆仙儿想了一想,说道:“不错,就算回到安阳,找到他妹妹,但因救治不及时而死掉的话,就得不偿失了。如果我是他妹妹,也不会让他这么做的。好,我们便改道去西北,找到雪莲再说。”

  庞大虎当即背起雪飘飘,向西北方走去。陆仙儿与司马行空也紧随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