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七集 似是故人来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6462更新时间: 2020-02-28

					        
  接下来,陆仙儿开始为周丹的师妹治疗。同时,她也利用其他时间为所有的人靶治疗了伤势。

  四门堂在江湖算得上是名门正派,武平川在武林人士中也颇具名气,所以还是比较注重礼节的,把陆仙儿礼为上宾,在堂中厚待,但对雪飘飘就没那么好了,只安排他与众人靶住在一起。

  第二日,雪飘飘与司马行空与庞大虎等人在习武场上聊天,大家都是苦孩子出身,因此有很多话题。这时,老妇人经过此地,看到雪飘飘后,便招招手,唤雪飘飘上前。

  雪飘飘走到老妇人跟前,请了安,然后仔细地打量了老妇人一下。老妇人面容慈祥,憨厚可鞠,加上前一日为自己一方在武平川面前说情,于是对她颇具好感。

  老妇人让雪飘飘在身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问道:“小伙子,我看你,不太像平凡人啊。”

  雪飘飘愣了一下,然后问道:“前辈何出此言?”

  老妇人答道:“我看你的眉宇间,有一股傲气,非凡人所有。我想,你一定有着旁人不知的身世来历。”

  雪飘飘笑了一笑,说道:“可惜我不能如实相奉。”

  老妇人点点头,然后问道:“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我叫雪飘飘。”

  老妇人笑了一笑,说道:“好怪的名字。”

  雪飘飘也笑了一笑,然后问道:“不知我该如何称呼前辈呢?”

  老妇人答道:“我并非什么武林中人,所以在江湖中没什么名气,老身法号净水圣子。”

  “净水圣子?”雪飘飘吃了一惊。“就是江湖中极负盛名的圣女教的教主净水圣子?难怪也武庄主对您都如此有礼了,真中失敬、失敬。”当即起身作揖。

  净水圣子扶起雪飘飘,然后问道:“雪飘飘公子可否愿意加入到我教之中呢?”

  雪飘飘愣了一下,挠挠头笑了一下,反问道:“圣子前辈缘何突然要我加入到贵教之中呢?”

  净水圣子说道:“我听说你昨日ting身而出相助两名路不相识之人,颇有侠义之气。我欣赏像你这样的人,因为正是我教中所缺的人才。”

  雪飘飘低下头笑了一笑,然后说道:“我早年间听说过圣女教,是从十几年前西方进到中原的武林新贵,行走江湖以济世救人而名扬天下。”

  净水圣子说道:“我教源自于西方的法兰西帝国的圣母玛丽亚教,是一个以唱导和平及仁爱的教会。十多年前,总教听闻元宋两军交战,百姓死伤无数,于是便派我来到中原建立分派,希望能以仁爱之心来平息这场战争。可惜十多年来,一直无法做到阻止战火延shen,只能四处救人,尽量地挽救更多的生命。”

  雪飘飘说道:“我早有结识圣女教之意,可惜一直无缘。今日有幸见到教主,并得教主赏识,真是三生有幸。不过可惜,现在我暂不能加入到贵教之中。”

  净水圣子诧异地问道:“这是为何呢?”

  雪飘飘把自己体内受到炎气所侵、急需到大雪山采雪莲救命一事告诉了圣子,但隐瞒了自己身负绫一事。

  听了雪飘飘之事,净水圣子不禁一阵唏嘘。然后她说道:“这一路若不是陆姑娘相助,恐怕你也是极难走过来的呀。”

  雪飘飘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圣子说道:“教主,陆姑娘身世很可怜,如今她孤苦伶仃一个人无依无靠,我希望教主能收她为徒,引她入教,让她有个安身的场所。还有这里的人靶,他们教是可怜的孩子,可否也一起收入教中呢?”

  圣子点点头,说道:“我早有此意,无须雪公子担心,就看他们愿意不愿意了。然后,雪公子若有一日从大雪山找到雪莲回来,我教的大门会一直向你敞开的。”

  雪飘飘又叹了一口气,心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找到雪莲。他一直不希望陆仙儿跟着自己,因为一路被武林人士追杀,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可是如果一离开陆仙儿,被炎气所折磨的自己还有多少命可活?命运有时就是如此矛盾的。这时他想起一些事来,于是问圣子道:“教主,我记得圣女教总坛应该在括苍山啊,为何您会在此处呢?”

  圣子说道:“为的就是丽水二周啊。”

  “丽水二周?”雪飘飘有些诧异。

  圣子说道:“其实丽水二周两位小姑娘,是我教中的两位堂主。不久前周圆圆那孩子突然身患重疾,卧chuang不起。而我教中唯一一位精通医术之人一年前回了法兰西总教,中原四处又战乱不停,大夫都全都被捉去充当了军医。万般无奈之下,我想起了二周的师父所在的四门堂,也许这里有人能治得了周圆圆的病,于是就来到了此处。”

  “周圆圆,就是周丹的师妹吗?”雪飘飘问。

  圣子点点头,说道:“其实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有着不可告人的身世。”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没想到来到了这里,仍然没人能治周圆圆的病吧。幸好仙儿和我来到此处。那个武堂主原本还看不起仙儿呢,不过这也难怪,如果仙儿的医术出了名的话,恐怕也被捉去充当军医了呢。这也是周圆圆她得以逃过一劫呢。”

  圣子看着雪飘飘问道:“你很相信陆姑娘的医术吗?”

  雪飘飘点了点头。他想,陆仙儿连自己这怪症都有办法解决,周圆圆的病又有何难解的呢?而且,这世上,陆仙儿绝对是值得信赖的朋友,她也会为了朋友而尽全力的。这时他又想起一件事来,于是问圣子道:“教主,丽水二周的师父、也就是四门堂的二当家武开河老前辈,莫非早已加入到圣女教之中?”

  圣子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他确已加入到我教之中。不过他因看不惯中原的战火纷飞,于是自行前往西方的总教去了。”

  雪飘飘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这时圣子有些神色凝重地问雪飘飘道:“雪公子,你是否知道十六年前天星楼的大火?”

  听到圣子这么一说,雪飘飘禁不住身子一阵颤抖,但很快他静了下来,答道:“我曾听说过,那场大火烧死了天星楼上下数十条人命。”

  圣子接着问道:“那你可否知道是何人放的火吗?”

  雪飘飘愣了一下,反问道:“那场大火是人为纵火吗?我原为以是楼内不小心失火呢。”

  圣子摇摇头,说道:“不,绝对是人为纵火。天星楼主何洪亮与我素有渊缘,天星楼出事的当天,我就在天星楼做客。后来经勘察,明显是人为的恶意纵火,因为纵火者经验不足,留下了很多纵火证据。”

  雪飘飘说道:“真是太可恶了,什么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我看,一定是血灵教人所为。”

  圣子问道:“雪飘飘公子怎么会认定是血灵教人做的呢?”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但是在武林中,只有血灵教处事才会如此心狠手辣,被武林正道称为魔教,所以我第一反应才会想到是他们做的。”

  圣子说道:“可是后来我们想过,血灵教有什么理由要火烧天星楼呢?因为当时天星楼与血灵教无冤无仇。再说,以血灵教的作风,一定是满门抄斩的,为何只是放了一把火那么简单?所以,我们认为,这场火应该不是血灵教放的。”

  雪飘飘问道:“那到底是何人所为呢?”

  圣子反问道:“雪公子你真的不知道?”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那时我才七岁呢,怎能知道那么多?天星楼大火一事我是长大后才听说的。”

  圣子点点头,然后说道:“我以为你会知道呢。”

  雪飘飘笑道:“教主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七岁的孩子是不懂得什么江湖的。”

  圣子笑了笑,然后没再发问,站起身来,走入内堂去了。

  雪飘飘被圣子这么一问,问得一身冷汗,心中发毛,不禁暗自大舒了一口气。

  到了夜里,陆仙儿来到人靶们住的房里,给庞大虎看了喉咙,然后开了一副药方。

  雪飘飘问道:“庞兄弟的伤还有得救吗?”

  陆仙儿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尽力而为吧。”

  这时旁边一位年轻人说道:“庞大哥也真够可怜的,那一年我们几人去盗食,结果被那家人发现,庞大哥为了掩住我们而被抓住。那家人把庞大哥打了一顿之后,还拿火碳塞进了他的zui里,让他永远不能再说话。”

  陆仙儿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太残忍了,那些人也能下得了手。”

  雪飘飘问那位年轻人道:“你们是怎么被四门堂抓来做人靶的?”

  年轻人说道:“我们这些人全是孤儿,从战火中逃出来的,家人都已经不在了。于是我们结伴同行江湖,饿的时候吃些草皮树根,有时看到一些大户人家,便进去偷些粮食充饥。后来我们辗转来到此处,遇上了四门堂之人。那时武堂主承诺收留我们,并给我们吃穿,然后让我们做一些下人们的粗活,作为报答。可是没过多久,他便让我们做人靶,每日陪庄内的武士练武。可怜我们习武不长,又身单力薄,每日被打得是遍体鳞伤。最可怜的是庞大哥和司马兄弟,他们武术出众,所以被折磨得最多的也是他们两个。”

  雪飘飘看了看司马行空与庞大虎,问道:“你们也会武术吗?”

  司马行空点点头,说道:“少时学过。”

  年轻人说道:“司马大哥的剑术可好了,并不逊色丽水二周呢。庞大哥也是,他力大无穷,能以一当百呢。”

  雪飘飘看了看商大河,笑道:“看他那身形,不说也知道。”

  年轻人叹了叹气,说道:“可因为他们武艺出众,所以当人靶的次数也最多,受的伤也最多。所以在逃走时,才会让他们两人先走。”

  雪飘飘也叹了一口气,想想天下这般无政府的状态,人也没了人性。他对众人笑道:“这下好了,等仙儿把那周小姐治好以后,你们都可以自由了。”

  听了雪飘飘这么一说,众人无不欢呼不已。

  雪飘飘看了看陆仙儿,问道:“你有把握治好周圆圆的病吗?”

  陆仙儿点点头,说道:“她的病,虽然有些疾手,但我想我应该能对付得了的。今日她服了我几副药剂,气色已经明显好转了。我想,她明天应该可以下chuang了,再经过几天的调理,应该可以痊愈了。”

  这时司马行空放话道:“放人,难。”

  雪飘飘愣了一下,问司马行空道:“难道你怕武庄主言而无信?”

  司马行空点点头,说道:“我等便是,若有信,何须受难?”

  雪飘飘想了一想,说来也是,这些人进堂时原以为只是充下一些下人或仆人,怎知会被当作人靶呢?看来的确是难以相信其他人所说的话。他又想了一想,然后问司马行空道:“那前日你与庞兄又是如何逃出庄去的呢?”

  司马行空答道:“后院竹山。”

  这时刚才说话的那位年轻人也说道:“这四门堂的后院有一片竹山,围墙在山坡下,围墙外边是一条小河,可以利用竹子跃出围墙,然后跳入水里,可保人安然无恙。这是一位兄弟不久前发现的,前日司马大哥与庞大哥二人欲先试逃跑,若成功,再在外边接应我们。可是没跑多久,就被捉回来了。”

  司马行空问雪飘飘道:“你想逃走?”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若武庄主不放人,我就带你们逃走。”

  年轻人摇摇头,说道:“四门堂之人身强力壮,我们就算能逃出去,很快也就会被捉回来的。”

  雪飘飘笑了笑,说道:“我们当然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地逃跑的,我会先要让四门堂内混乱一翻,在他们处理好庄内之事后,我们早已逃得不见了人影了。”

  陆仙儿看了看雪飘飘的那把绫,于是问道:“难道你想放火?”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不错。但是明天我得到后院去看看,找一条最快捷的逃跑线路。”

  第二日下午时间,雪飘飘看着庄内的人大多都在习武,便偷偷地游到后院。因为庄内人极度自信这些人靶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所以没怎么设防,雪飘飘轻而易举地从后门溜出,一直来到竹山上。

  这里风景秀丽,茂密的竹林随风起舞,奏起阵阵歌声。两条清澈的小溪从山上的石缝中流出,穿出竹林。两条小溪应该是从山后围墙外边的小河中源出,而庄内的水源也就靠这两条小溪了。雪飘飘想了一想,计上心来,如果在水源里偷偷放点药进去的话,那全庄的人就别想来追自己了。不禁偷偷露出一个贼笑,回去得悄悄让陆仙儿配些猛药才行。

  雪飘飘观察了一下地形,选择了一些逃跑路线,然后转身准备回去。刚刚拐出竹林,猛然间他发现小溪边坐着一位女子,不禁吓了一跳。

  女子也看到了雪飘飘,愣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问道:“你是什么人啊?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雪飘飘看到该女子穿着一身素衣,与庄内的仆人差不多,心想可能是出来巡视的庄丁。于是说道:“我散散步,看到外边的景色不错,就出来了。”

  女子打量了一下雪飘飘,然后说道:“你不像是人靶啊,但是我在庄内也没见过你啊,难道……”她想了一会,方才想了起来,于是说道:“你是那位与大夫一起来的人吗?”

  雪飘飘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在下雪飘飘。”

  女子笑了笑,接着问道:“你也是大夫吗?”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大夫,我对医术是一窍不通,我那位朋友陆姑娘才是医术高超的大夫呢。”

  女子点了点头,说道:“对啊,我知道,她的医术的确很高明。”

  雪飘飘问道:“那周圆圆姑娘的病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女子想了一想,答道:“应该好了很多了,现在能够走路了。”

  雪飘飘说道:“既然人治好了,不知道武庄主会不会放我们和那些人靶走呢?”

  女子诧异地问道:“难道治好周姑娘的病,作为条件竟然是放你们一条生路?”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对啊,正是如此。现在还不知道武庄主会不会信守诺言放过我们。”

  女子叹了一口气,接着对雪飘飘说道:“你放心吧,我相信武庄主他一定会放人的。”说完,又坐在了小溪边的石头上。

  雪飘飘本想就此离去,但看女子似有心事一般,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姑娘莫非有烦心之事?”

  女子回过头看雪飘飘,然后笑了笑,没有作答,而是继续静静地看着流淌的溪水。

  雪飘飘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想就此离开。

  这时,女子突然发话问道:“离开四门堂后,你会回家吗?”

  雪飘飘回过头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说道:“家?我想回,可是我回不了。”

  女子也转过脸看着雪飘飘,咬着zui唇欲言又止,眼里闪烁着一种哀愁。

  两人相望了一会儿,皆没有发言。

  过了好久,雪飘飘才发言打破了僵局:“莫非姑娘想家了吗?”

  女子微微一笑,答道:“我何尝不与你一样呢,我也想回家,可是回不了。”

  雪飘飘愣了一下,然后走到女子身边,轻轻问道:“莫非姑娘自小离家,来到这四门庄之中?”

  女子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儿,然后问道:“雪先生可有家人吗?”

  雪飘飘笑了一下,答道:“我当然有家人了。我有一个喜欢调皮捣蛋的妹妹,现住在安阳。”

  女子微微一笑,接而说道:“我是想问,你的父母双亲可否健在?”

  听了女子的这个问题,雪飘飘不禁一股哀思涌上心头。他摇了摇头,说道:“不,都已经不在了。”

  女子看到了雪飘飘的愁容,不禁也有些动容。她说道:“人生便是如此,我自小也便没有了母亲。可是,我有一位父亲,却不能相认。”

  “不能相认?”雪飘飘心中一阵感触,女子的话激起了他心潮一片澎湃。

  女子看出了雪飘飘心中的不安,于是关切地问道:“怎么了?难道你也……”

  雪飘飘摇了摇头,然后在女子身旁坐下,说道:“看来我们都是同病相连的可怜人啊。”

  女子十分诧异,于是问道:“难道你的父亲没死、而你却不能与他相认?”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是不能相认,而是不想相认。”

  女子更是十分惊讶,忙问道:“怎么会不想相认呢?毕竟是血浓于水啊。”

  “血浓于水?”雪飘飘冷冷一笑,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他岔开话题说道:“如果给姑娘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你会去什么地方?还会不会来四门堂?”

  女子笑了一笑,说道:“我还是会像现在这样。”

  “像现在这样?”雪飘飘有些惊讶。“在四门堂里真的那么好?”

  女子眯着眼睛笑着,说道:“我就喜欢我现在这样啊。”

  雪飘飘摇了摇头,吐了口气说道:“真是不理解你。”

  女子笑够后,反问雪飘飘道:“你离开了四门堂,会去什么地方?”

  雪飘飘想了一想,说道:“我会先去一趟西北方的大雪山,然后呢……可能会去一趟临安,之后就不知道了,因为我的伙伴们都不在了,我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可能回安阳呆着吧。”

  女子诧异地问道:“你上大雪山干什么啊?”

  雪飘飘答道:“我要去寻找雪山之颤的雪莲,因为它可以治好我的病。”

  “你的病?你有什么病啊?”女子惊讶地问。

  雪飘飘摸了摸xiong口,答道:“我身体被异气所侵,体内有一股极其炎热的气不停地作乱,弄得我好不难受。那雪莲是至yin至寒之物,正可以抗拒我体内的炎气。”

  女子吃了一惊,然后说道:“原来是这样,你好可怜啊。找雪莲这一路,一定充满了艰险吧。”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我想,要爬上大雪山,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昆仑巍巍、天山茫茫,那无数的雪山,我不知道在我找到雪莲之前,自己是否还有没有命。”

  女子摇了摇头,说道:“不,你一定可以找到的,以后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我相信好人一定就会有好报。”

  “好人?”雪飘飘不禁摇了摇头。

  这时突然有人喝叫道:“喂!你在那干什么?”二人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只见一名四门堂的家丁指着雪飘飘叫囔着。

  “坏了,被发现了。”雪飘飘赶忙站起身来,对女子说道:“姑娘,我得回去了,不然武庄主一定得给我好看。”说完,向着后门的方向跑了回去。

  看着雪飘飘远去的背影,女子摇摇头笑了一笑,暗自说道:“你怕什么嘛,还有我在嘛,干嘛走那么快?而且,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周圆圆。”然后她站起身来,对那名家丁说道:“刚才之事,请不要对庄主禀明。”

  家丁想了一想,便领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