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六集 四门堂完整版全文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6580更新时间: 2020-02-28

					        
  二人跑了不知多远,一直跑到不能再跑了。

  这时发现了一片小树林,于是找了一个不轻易让人发现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陆仙儿问雪飘飘道:“那黄衣女子为何要放我们走呢?”

  “我也不得而知。”雪飘飘摇了摇头。

  陆仙儿又问:“那女子到底为何人呢?”

  雪飘飘想了想,说道:“如果我没猜错,我想她应该是郑一风的妻子陈曦。我曾听我们衙门捕快队的队长、我的师父翦翔说过,这陈曦出自白云雅阁,是一位传奇的人物。”

  陆仙儿皱了皱眉头,说道:“又是白云雅阁的人啊。”

  雪飘飘点点头,继续说道:“听说天龙妖女最器重门下两个弟子,其一便是其下一代的弟子陈曦。那陈曦是美貌绝伦,初出江湖时便引起江湖一番风雨,无数武林中人因爱慕其美貌纷纷登门拜访。好像去年由天龙妖女亲自做媒,将她许配给了郑一风,这一段还成为了江湖中的一段佳话呢,说是什么郎才女貌。”

  陆仙儿想了一想,说道:“那陈曦的确是很漂亮啊,而且风姿绰约,那美丽的面庞及丰满的身段足以令天下女子嫉妒。”

  雪飘飘笑问道:“那么你也是嫉妒人家了?”

  陆仙儿脸一红,赶忙摇头说道:“才没有呢。对了,还是说回正题吧,陈曦为什么要放走我们啊?”

  雪飘飘耸了耸肩,摇摇头说道:“我怎知道呢?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回去问她好了。”

  陆仙儿说道:“好不容易才跑出来,还要回去送死啊?”

  雪飘飘笑了笑,没有作答。他回想起之前的那一幕,武林中两大超级高手决战,自己竟然无暇仔细观看,错过了真是可惜。也不知道郑一风与柳双飞到底是谁胜谁负,如果能学到他们的武艺,那真是要偷笑了。

  陆仙儿看了看雪飘飘,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雪飘飘说道:“一路上我们被那么多武林中人追杀,而且都是最顶尖的高手,若我们能学得其中的一两招的话,肯定会受益非浅。”

  陆仙儿笑道:“这有何难?”

  雪飘飘愣了一下,问道:“你何出此言?”

  陆仙儿说道:“一路上我们所见的高手,他们的武术套路,我都已经记于心中了。”

  “你……你都记下来了?”雪飘飘有些不敢相信。

  陆仙儿点点头说道:“以前我看我爹爹的医书,都是只看一遍,然后全部铭记于心中了。”说完,拾起地上的一根树枝,在地上笔划起来,一边说道:“像白云雅阁、天火飞扬、卓傲等人的武术套路我都已经熟记在心中了,还有像柳双飞及郑一风的武艺虽然没看清楚,但我也记下来了不少。”于是将所看到的武术套路全都画了下来。

  陆仙儿一边画,雪飘飘就在一边学着,同时不禁在心中暗暗惊叹陆仙儿过目不忘的本事之厉害。对于他来说,在衙门所参照的武学宝典上的武术套路比这些江湖草莽武术的要精妙且更有战斗力,但相对地也更难学,学了几年的他才学有小成。而现在这些武学有些不仅极易掌握,而且有规律可循,很多都一点即通。雪飘飘是越学越有兴致,因为学这些比以前在衙门内日复一日苦练一个套路到精要有趣得多了。不过,唯一头痛的是,陆仙儿本身对武学不太了解,她只是把所看到的一起划了下来,也没有区别开,如两者对战中甲方出一招、乙方还以一招的两个招式,她全当一个人出的招式给记了下来。当雪飘飘练到两套不同武术的交界点时,由于相接不上,头痛不已,还以为是自己太笨,无法领会高手们武学的精要。无奈之下,只有自己自创招式,将几套不同的武术给联接了起来。

  练到子夜之时,雪飘飘感觉到了疲惫之后,方才停了下来。此时,他已经将各路武术及剑术练成了一路,而且已经能够上手了。他看了看陆仙儿,早已是窝在地上熟睡了过去,于是走到陆仙儿身旁,取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陆仙儿身上。

  此时月色正浓,身边的篝火正旺。雪飘飘无意中想起了陈曦的那句:好好照顾你心爱的姑娘。于是自然而然地再次打量起陆仙儿。要说论美貌,陆仙儿还犹胜陈曦三分,一路的风霜与尘埃遮不住她那通红的脸蛋和皙白的皮肤。雪飘飘忍不住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陆仙儿的脸蛋,细腻的皮肤马上让他有心中了一种强烈的触动。

  雪飘飘把手收了回来,然后坐在陆仙儿身边,仰望着月亮,心想着事实是否如陈曦所想的那样,陆仙儿是自己心爱的女子呢?多年来他在衙门时,看到很多与他年龄相仿的达官贵子身边总有美貌如花的伴侣,就算是百姓家的青年,也都多是成双成对。于是自己也曾渴望过有一位伴侣陪在自己身边,最好像某某大公子哥身边的美女那样的美貌,还要温柔善良体贴人,可惜常年在衙门内,每日不是勤练武术,就是到处追击通缉的罪犯,回到家就累得直想睡觉,根本无暇去泡妞。偶尔有一两位女孩与自己萍水相逢,但因为没时间去与女孩约会,结果不久后女孩便成为了别人的伴侣。因此时至今日,外表不俗的自己仍然是孤家寡人一个。强烈的对比之下,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妹妹雪纱纱刚年满十六,便有无数的达家贵子明里或暗里的追求,每天从私塾回来,便会带回一大沓情书,然后还常常有人请去看戏,不禁感叹在世上做女人多好啊。

  可是如今,尽管身处险境,却有一位美貌与才艺相结合的女子就在自己身边,怎能不令人心动呢?一路过来二人同赴患难,同生共死,从没有放弃过对方,早已是结下了深厚的情义。说是友情,那自己与陆仙儿之间绝对算是千年之交了;但如果是爱情……

  雪飘飘不禁暗自笑了一笑,再次看了看陆仙儿,那熟睡时微微的呼吸仿佛散发着迷.人的香气,他忍不住shen.出手拨开贴在陆仙儿脸上的几许发丝,让月光照亮那动人的双颊。

  这时突然间一阵人声鼎沸,雪飘飘顺着声音望过去,不远处似乎正有人向这边跑来。

  陆仙儿也从梦中惊醒过来,惊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但要小心一些。”然后站起身来,右手紧握着绫。

  人声越来越近,很快,从远处跑来两个人,都是年轻的男子,年龄看似与雪飘飘和陆仙儿差不多。其中一人身材魁梧,体如巨熊,另一人则显得有些清瘦,身负着一杆长剑。

  两人一直跑到雪飘飘与陆仙儿跟前,雪飘飘看二人极为狼狈,衣衫褴褛,满面灰土,还一身是伤。二人看到了雪飘飘,便停了下来,清瘦男子一屁.股倒在地上,然后不停吐着白沫,看来已是跑到了极限。壮男也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对雪飘飘指了指自己身后,咦咦呀呀地叫个不停。

  雪飘飘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于是晃了晃手指,说道:“兄台有事请慢慢说,如有要帮忙的,我定尽力为之。”

  壮男摇了摇手,仍然不停地乱叫着。

  雪飘飘仍不懂他要说什么,于是又晃了晃手指。

  这时陆仙儿拉着他,悄悄地说道:“他说不了话了,他的嗓子出了问题。”

  雪飘飘愣了一下,回过头问陆仙儿道:“真的吗?”

  陆仙儿点了点头,然后走上前,问壮男道:“这位大哥,你喉咙里有伤,是吗?”

  壮男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后方不停地叫着。

  雪飘飘看了看他的身后,远处越来越亮,看似有很多人举着火把追了过来,于是问壮男道:“那些人是来追你们的吗?”

  壮男赶忙点了点头。

  这时清瘦男喘过了气,趴在地上说道:“追……追来……”但一口气回不过来。陆仙儿赶忙拿水给他,喝了两口,然后接着说道:“四门堂……抓我们……人靶……”

  “四门堂?”雪飘飘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追兵的方向,自言自语道:“怎么闯进四门堂的地盘来了?”

  陆仙儿不安地问道:“怎么,四门堂的人是坏人吗?”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四门堂在江湖中颇有地位,是武林中的名门正派,以擅长剑术而闻名天下。武林名宿奇剑飞人武开河是四门堂二当家,他的剑术,被江湖人称天下绝伦‘天绝神剑’。我们误入他们的地盘,为了这绫,只怕又要过一道难关了。”

  这时清瘦男拉了拉雪飘飘的衣角,说道:“人靶,逃!”

  “人靶?”雪飘飘不知所谓,问道:“什么意思。”

  这时追兵已经追到,数十个人举着火把将雪飘飘等人团团围住。壮男惊恐紧握双拳,做战斗状。清瘦男也拖着疲惫的身躯,持剑在手,准备战斗。

  雪飘飘走上前,对四门堂的人说道:“各位兄台请稍安勿躁,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些误会,大家不妨坐下来,喝杯茶、吃个红薯,慢慢聊,把话说清楚,就没事了。”

  清瘦男在身边说道:“谈话,没用。”

  这时四门堂中一人走上前,持大刀指着雪飘飘喝道:“小子,赶快滚,这里没你的事。再多事,就杀了你。”

  看到此人如此态度,雪飘飘气不打一出来,指着四门堂之人说道:“你们一伙人,围攻两个受伤之人,算什么本事?”

  四门堂之人说道:“既然你知道我们是四门堂,就应该老老实实地让开,惹了我们,就算你是玉皇大帝,我们也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清瘦男子在雪飘飘身边说道:“情,我们心领。走,不连累。”

  雪飘飘冷冷一笑,接着对四门堂人说道:“这两人与你们有何怨仇?你们四门堂岂无容人之心?”

  四门堂人说道:“此二人乃是我门中的人靶,敢擅自逃出庄外,我等奉命将他们抓回去。”

  “人靶?是什么东西?”雪飘飘有些莫名其妙。

  “人靶就是专供我们练武的陪练。”这时一名女子从人qun后边走出。四门堂人见到此人,纷纷行礼退让。

  雪飘飘看到此女,面容清秀,身负长剑,知道乃是四门堂中颇有地位之人,于是作了一揖,然后问道:“他们是你的陪练?为何要逃走呢?”

  清瘦男子说道:“她们持剑,视我为敌,全力攻之。我等为保命,只得全力反击,她们便以此试剑术长进如何。”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问女子道:“这就是人靶?你们把他们视为敌人任意攻击来检验自己的剑术,要出人命的。”

  清瘦男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等已共死三人。”

  雪飘飘倒吸了一口冷气,骂女子道:“你们也太没人性了吧。”

  女子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也不怪我们,只怪他们中有些人太笨,被我刺伤后,又没有大夫给他们治病,因此才会死掉的。我们也不想的。”

  “没有郎中?”陆仙儿吃了一惊。“那这些人中是不是还有人现在已受了伤仍无人医治呢?”

  女子点了点头,说道:“尚有数人。”

  陆仙儿有些生气地说道:“为什么不请大夫去医治他们呢?”

  女子说道:“这年头战火连连,所有的大夫都被捉去充军当随军医生了,我们上哪去找大夫呢?”

  陆仙儿低头想了一想,然后说道:“那你能不能让我去医治他们呢?”

  女子愣了一下,然后惊喜地问道:“你是大夫吗?”

  陆仙儿答道:“我们家祖辈都是行医的,我也跟着我父亲学了几年医术,一些小伤小病我还是能应付得下来。”

  女子笑道:“太好了,这样我师妹有救了。”她跑上前,拉着陆仙儿的手,说道:“找到大夫真是太好了,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师妹。”

  陆仙儿问道:“你师妹病了吗?”

  女子点点头,说道:“病了有好些日子了,整日茶饭不思,一天到晚卧chuang不起,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可把我们给急坏了。”

  陆仙儿想了一想,然后说道:“我可以为你师妹看看病,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女子迫切地问道。

  “如果我医好了你师妹,你就要放走四门堂内所有的人靶。”

  女子摇了摇头,说道:“这我不能做主。不过,我可以放走这两个人。”说着指了指清瘦男与壮男。

  陆仙儿也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要你答应要放了所有的人靶。而且这两人我要带到庄内,为他们疗伤。还有庄内受伤的人靶,我也要治好他们。”

  女子还是摇摇头,说道:“这我不能做主。”

  陆仙儿说道:“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救你师妹。你们四门堂之人皆是千金之躯,换几个不值钱的命,我想,这笔生意你们稳赚了。”

  雪飘飘不禁对陆仙儿笑道:“这些话你是跟谁学的啊?”

  陆仙儿悄悄地说道:“我临时想到的。”

  女子想了一想,然后终于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你一定要医好我师妹,然后我会求我师伯放过他们的。”

  陆仙儿回过头对清瘦男与壮男说道:“好了,这下你们与你们的伙伴都有救了。”

  清瘦男与壮男赶忙给陆仙儿跪下,清瘦男对陆仙儿说道:“多谢女侠救命之恩。”

  陆仙儿赶忙拉着二人叫道:“你们不要这样嘛,我受不起的。”

  雪飘飘上前对二人说道:“好了,你们不要吓坏人家女孩子了。以后大家都是好兄弟好姐妹,有困难互帮互助就行了。”

  二人赶忙点点头,清瘦男站起后,对雪飘飘和陆仙儿说道:“以后就是兄弟,凡有难,即上刀山火海,司马行空与庞大虎在所不辞。”

  女子指了指来时的方向说道:“快走吧,我师妹等着治病呢。”

  陆仙儿点了点头,随即众人跟着女子向着密林深处走去。

  路上,雪飘飘问女子道:“在下雪飘飘,不知姑娘芳名贵姓?”

  女子笑了笑,答道:“你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周丹。”

  “周丹?”雪飘飘愣了一下,问道:“你就是传说中丽水二周中的周丹?”

  周丹又是一笑,说道:“算你有见识。”

  陆仙儿在一旁问雪飘飘道:“这丽水二周是什么来头?”

  雪飘飘说道:“我听说在括苍山附近有一个名为丽水堂的山庄,里边有两个老太婆的剑术奇高,因此被江湖中人合称为丽水二周。这周丹便是其中一周,而另一人名为周圆圆。”

  听到雪飘飘的话,周丹面色有些微怒,她回过头来瞪着雪飘飘问道:“你看我的样子很老吗?”

  雪飘飘赶忙摇摇头,说道:“不,周姑娘正当妙龄芳华,美貌如花,因此我才诧异,如此美貌之女子,竟然是大名鼎鼎、闻名天下的丽水二周。”

  周丹转怒为喜,笑着转过身,继续向前走去。

  陆仙儿偷偷在雪飘飘耳边说道:“此女子武艺极高,可得小心啊。”

  雪飘飘点点头,答道:“这丽水二周,在江东一带极为盛名,以剑术为长,鲜有敌手。我早年听说过,原以为是成名已久的武林高手。”

  陆仙儿说道:“看来这丽水二周年龄并不大,只是成名极早,年纪轻轻便已名扬江湖了。”

  雪飘飘想了一想,然后问周丹道:“周姑娘,你们丽水二周的师父,莫非是那位武林人称‘天绝神剑’的武开河?”

  周丹点点头,答道:“不错,正是在下师父。没想到你这小子也知道我师父的大名。”

  雪飘飘说道:“武开河当年是威震江湖,与卓满天并称武林的两大剑客。后来武前辈退出了江湖,从此销声匿迹,没想到教出了两位名扬武林的女弟子。不知现在武前辈身在何处呢?”

  周丹叹了一口气,说道:“三年前,师父离开中原,闲游向西方去了。”

  雪飘飘说道:“武前辈为何要离开中原远赴西方呢?”

  周丹答道:“只因中原战火连连,他老人家实在看不下那遍尸山野的百姓,只能远离中原。”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当年武前辈与卓满天一战,可正是惊天地泣鬼神,不知道是谁胜谁负了呢。”

  周丹笑道:“师父与卓前辈那一场大战的时候,我还没出世呢,恐怕你也才是个几岁的小孩子吧,你又怎么知道那一场大战是惊天地泣鬼神呢?”

  雪飘飘挠了挠头,笑道:“不好意思,我是听前辈们说的。”

  周丹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那一场大战,师父与卓前辈并未分出胜负。我听师父他老人家说,本来他与卓前辈约战第二场,但没想到,未到约战之期,卓前辈便已故去了。此事,成为了师父一生中的一大遗憾。”

  说着说着,众人便已来到了四门堂。

  四门堂主武平川是武开河之兄,也是周丹的师伯,听说逃跑的两个人靶被周丹捉回来以后,高兴不已,同时又听到周丹带回了大夫,更是兴奋至极。但看到请回来的大夫只是一名年轻的女子,当下是极不大放心,再听了陆仙儿开出的条件以后,更是不停地摇头,摆摆手,说道:“把周圆圆师侄的性命交给这样的小丫头,怎能令人放心?”然后命下人将陆仙儿与雪飘飘赶出堂去。

  周丹见师伯不愿让陆仙儿救治师妹,便苦苦相劝道:“师伯,请您再三考虑吧。我师妹她现在病入膏肓,若不得到极时的治疗,我怕……”

  武平川说道:“周丹师侄,周圆圆师侄虽得病,你们姐妹情深,但也不能太过着急啊。且不说这两人是不是骗子,就看这小丫头轻轻的年纪,怎能相信她有一手治病救人的本事呢?弄不好,周圆圆师侄丧命于其手,我们就后悔莫急了。”

  雪飘飘一旁冷笑道:“人的本事高不高,难道看的是人的年纪?这位大叔也一把年纪了,怎么不见能替人医病?”

  武平川怒道:“你这小子是何人?胆敢出言不逊?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们赶出去。”

  雪飘飘说道:“一个人不管从事哪一行,其本事的高低,并不是看她的年纪。丽水二周年纪都不大,但不一样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剑客吗?陆姑娘虽然年纪轻,但她为名门之后,从小饱读医书,早有匡世救人的本事。”

  周丹也说道:“师伯,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如今战火正紧,我们哪都请不到大夫,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您就给试试吧。”

  武平川犹豫道:“可是……这样的话,我怕……”

  这时,堂内走出一名老妇人,对武平川说道:“武庄主,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给这位小大夫试一试吗?”

  见到老妇人出声,武平川便点了点头,说道:“周圆圆师侄是您的弟子,您怎么说就怎么办吧。”

  老妇人笑了笑,接而说道:“如果她真能把病治好,那我们也得遵照誓言,放过四门堂的人靶吧。”

  武平川点点头,说道:“这个……可以考虑一下。”

  陆仙儿不禁在雪飘飘耳边说道:“这位妇人是谁啊?连武庄主都对她毕恭毕敬的。”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但肯定是有来头之人。”

  老妇人走到陆仙儿身前,说道:“还请这位姑娘救治我徒儿的病,在下将不胜感激。”

  陆仙儿点点头,说道:“我尽力而为吧。”

  接着,老妇人便让周丹带领陆仙儿进入了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