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五集 高手出现完结版在线阅读全文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5528更新时间: 2020-02-28

					        
  二人日夜兼程,一路上,陆仙儿沿途采药,暂时能够缓解雪飘飘体内之炎气。两日后,两人赶到了兖州城。

  此处刚刚经过一场大战,宋朝守军已经全军撤退了,此处只是空城一座。城内的百姓早已是逃之八九,剩下的不足万人。满街都是宋元两朝士兵的尸首,四处的房屋也几乎尽已摧毁,瓦砾遍地,城东还燃烧的大火。

  陆仙儿看到此种场景,怕得直想吐,于是紧紧地跟在雪飘飘后边,不敢东张西望。

  这时,东面街角响起了声音,雪飘飘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户人家正在清扫门前的尸首。雪飘飘走上前,问了问这里发生的状况。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绘声绘色地说了说不久前这里发生的一场惨烈的大战。

  陆仙儿上前问道:“不知大叔知不知道一些随着宋军出征的军医现在的动向呢?”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当时宋军主力在这里对抗元军的时候,确有一些随军大夫来到此处。后来开战后,死伤惨重,不管是军人、医师还有百姓是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我一家人躲在地窖里,才逃过一劫。”

  听了中年男子这么一说,陆仙儿的脚软了半截。雪飘飘赶忙扶着她说道:“先别急,也许你爹并不在此军之中呢。”

  陆仙儿点了点头,但还有些黯然地说道:“如此战事,死亡那么多人,只怕我爹爹已经……”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不,我们不能放弃,我们沿着战线一路向西而去,那边两军激战正浓,一定可以找到你爹的。”

  此时的陆仙儿只得点了点头,已经是六神无主了。

  这时,雪飘飘突然间感觉到手中的绫颤抖了一下,不禁有些惊讶,心中涌现出一丝的不安。他看了看左右,似乎有股不祥的气氛弥漫在四周。

  陆仙儿问道:“怎么了?”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没事。我们还是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二人离开兖州后,一路向西方向而来。

  二人走了十几天,一直来到长安。

  一路上,二人经过了无数的战场,各处都是无数的尸首,很多都是血ròu模糊认不出人了,可是一路上不管是遇到逃亡的军队,还是逃难的百姓,都没能遇上陆仙儿的父亲,这便得陆仙儿感觉到希望越来越渺茫,每天晚上都伤心地痛苦。而雪飘飘则总会在她旁边安慰着明天会更好。

  同时,雪飘飘的病是一天比一天的重,每天正午时分,他的身体就有如火烧一般。陆仙儿也是心急不已,一边急着寻找父亲,一边还要赶着往西北的大雪山去寻找雪莲。

  此时长安城已归入元朝的版图之内。二人入城后,此处在元人的管治下已呈百废待兴之光景。二人找了一间酒楼,打算吃饱喝足后找个客栈休息一夜,之后再起程继续寻找陆仙儿的父亲。

  席间,雪飘飘发现对首桌子前坐着一名黄衣女子,面容姣好,头戴华丽的发饰,与一身华贵的衣装极为相衬。此女子虽然一人自斟自饮,但桌子上却摆着两副餐具。

  陆仙儿注意到了雪飘飘时不时地就看黄衣女子一两眼,于是回过看了看黄衣女子,轻声问雪飘飘道:“怎么,你似乎ting在意那名女子的,是不是见人家长得漂亮?”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非也,并不是我在注意她,而是她在注意我。”

  “此话怎讲?”陆仙儿有些诧异。

  雪飘飘低下头,轻声说道:“那女子坐在那,就一直在关注着我这那,我已经数次与她眼神交汇了。而且我发现,她还时不时地看着绫。”

  陆仙儿吓了一跳,忙说道:“那又是要追杀我们的武林中人了?”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可能是吧。我们快点吃饱,尽快离开此处。”

  正说间,黄衣女子站起身来,埋单打包,然后便离开了此店。

  “她……她走了。”陆仙儿不安地说道。

  雪飘飘假装神情自若般喝酒,一边偷偷地注意着黄衣女子,生怕她突然会突袭自己。这时他发现,黄衣女子的身材丰满极富女性韵味,风吹来时掀起她的轻纱,让周围的男人无不侧目回顾。

  这时,雪飘飘突然间又感觉到一阵心跳加速,心不自禁地握了一下绫,感觉到绫似乎颤抖了一下,于是说道:“又来了。”

  “什么又来了?”陆仙儿诧异地问道。

  雪飘飘说道:“其实自从兖州开始,一路来我都有这种感觉,是这宝剑所引发出来的,它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这宝剑会……”陆仙儿有些不大相信。

  雪飘飘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只怕是有人、某位武林绝顶高手从兖州开始就一直在跟踪我们。”

  “你的意思是……”陆仙儿也感觉到有些不安了。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没错,我想,一定是佩着与绫一样宝剑的绝顶高手在跟踪着我们,因为如此,我想绫在召唤着它的同伴。现在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想,那位高手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难道会是刚才那名女子?”陆仙儿问。

  “我想,应该与那女子脱不开关系的。”雪飘飘答。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陆仙儿心想若事情正如雪飘飘所料,那此劫,将是他们所遇上的最凶险的一次。

  雪飘飘摇摇头,说道:“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即来之,则安之。”

  二人吃过饭,找了一家客栈,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亮便起程往天水方向去了。

  二人出了城,没走多远,来到一个小村庄。

  此处尚未从战火中解脱出来,几乎没什么人气,感觉如空村一般。

  二人没打算逗留,于是马不停蹄地继续赶路。

  尚未出庄,突然四周的气氛一下子凝重了起来,而雪飘飘手中的绫开始了剧烈的颤抖。“来了。”雪飘飘和陆仙儿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

  这时从路边的一间房子里走出一名中年男子,一身带花的轻纱白袍,走路懒懒散散,手中举着烟袋,zui里不停地吐着烟。

  陆仙儿一看此人十足的像个二流子,心中马上有了一种强烈的厌恶感。

  白衣男子走出来后,仰着头看了看雪飘飘与陆仙儿二人,歪着zui说道:“你们竟然能逃出天火飞扬的追捕,着实不简单,幸好我在她追击的反方向来拦劫你,果然碰到你这个臭小子。”

  雪飘飘轻声对陆仙儿说道:“此人是血灵教之人,武艺超高,要小心。”

  白衣男子看了看雪飘飘,又看了看陆仙儿,不禁用一个色迷迷的眼神叫道:“哟,小姑娘好漂亮,不知道开苞了没有?老子我今天有福了。”

  听了白衣男子的话,陆仙儿不禁骂道:“淫贼!”

  白衣男子笑道:“骂得好,等我先宰了这小子,再把你给开苞了。”

  陆仙儿吓得赶忙躲在了雪飘飘的身后,雪飘飘下意识地右手握住了绫的剑柄,无论无何,他都得保护陆仙儿的周全。

  白衣男子看了看雪飘飘手中的剑,迟疑了一下,然后朝雪飘飘身后叫道:“喂!你那小子,别鬼鬼祟祟地躲着了,快出来吧!”

  雪飘飘吓了一下,没想到还有人跟在他身后而自己竟然没有发觉。他回过头去,只见从后方的雾气中缓缓地走出两个人影。待走到近处,才看清楚是一男一女,女子正是昨日在酒楼所见之黄衣女子,男子穿着一身蓝衣,手持一把白色的长剑,剑尖指向的地面,气流不断地向两边扩散出去。而黄衣女子双眼怒视着柳双飞。男子离雪飘飘越近,雪飘飘手中的剑颤抖得越是厉害,此时他才明白,那个一直跟踪他的高人,才正是此人。

  白衣男子对蓝衣男子叫道:“姓郑的,你躲在后边,想来个渔翁得利吗?”这时他看到了黄衣女子,又用一个怪调说道:“哟!姓郑的,你的夫人是越长越漂亮了,当年我在白云雅阁见到她时,还没现在那么动人呢。喂,什么时候也让她来伺^候我啊?”

  听了白衣男子的话,黄衣女子的眼神变成了愤怒。蓝衣男子冷冷地说道:“柳双飞,只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这时雪飘飘才恍然大悟,他对陆仙儿低声说道:“这个蓝衣男子正是当年武林四大高手之一、东海剑神郑平海之子郑一风,自从郑老前辈因病过世后,他便世袭其父四大高手的称谓,以及那把宝剑痕。”

  陆仙儿点点头,说道:“原来那把痕在此,难怪这两天你老说绫比以往反应更强烈了。看来两把宝剑相遇,是会有反应的,就像人一样,之前绫它能感觉痕就在附近。”

  雪飘飘接着说道:“这白衣淫贼是血灵教中第一护法,被教中封为圣血神使的柳双飞。此人武艺之高,在江湖中几乎无人能出其右。”

  陆仙儿说道:“那他岂不是横.行江湖的大魔头?”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此话倒是没错。”

  这时柳双飞对郑一风说道:“姓郑的小子,看在你老子的面子上,今日留下你的痕及你夫人,然后不再管那臭小子的绫,我就放你一命。”

  郑一风冷冷地说道:“只怕你也只是夸夸海口而已吧。今日我必取你性命。”

  柳双飞一愣,然后细细一想:虽然自己狂妄无比,但还比较现实。郑一风乃一代武学奇才,他的武艺相比其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自己未必能干净利落地稳胜他。再加上他身边的夫人陈曦,乃是白云雅阁天龙神女坐下第一大弟子,武艺也并不在天龙神女之下。若一挑一,自己不曾怕过任何人,若此夫妇二人联手,只怕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于是厉声喝问道:“姓郑的,你就真的打算与我夺此绫?”

  郑一风摇摇头,说道:“绫我是要夺到,但是今天我的目的,除了绫外,更重要的是要你的命,为武林除一大害。其实我从兖州开始就在跟踪这小子了,之所以迟迟未动手,就是要利用这小子引你这个大魔头的出现,其实我早已知道,你也尾随这小子而来了。”

  柳双飞冷冷一笑,说道:“姓郑的,原来你早知我的行踪了,看来你果然不是徒有其名。”

  雪飘飘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一路上他们一直被人跟踪着,心想如果不是郑一风除了他的这把绫外,还想铲除柳双飞的话,可能自己早已丧命了。不禁暗暗叫骂,怎么自己就成了江湖中人人得以耕锄的菜地了,不过也怪自己武艺还未达到顶级,处处受人欺凌,若今日不死,日后必要勤加习武,将来好好教训这些小瞧自己的人。

  这时柳双飞拔剑出鞘。随即,郑一风也拔剑出鞘,陈曦马上退出丈余之远,生怕被剑气波及。郑一风将剑轻轻地在空中划过,然后剑尖指下。只见他剑尖指过的地面,虽离剑仍有数尺之遥,但已被剑气划破了地皮。离郑一风不远处有棵二十年树龄左右的大树,在出剑时被剑尖指带过,不一会儿便轰然倒地,断裂处光滑无比。

  雪飘飘与陆仙儿看到痕出鞘,不禁都惊得张大了zuiba。雪飘飘自使用过绫后,曾杀退伏击自己的高手、白云雅阁掌门天龙神女等武林高手,自以为威力无敌,但现况而言,痕的威力绝不在绫之下。

  郑一风与柳双飞剑拔弩张,呈焦灼之势,蓄势待发。而陈曦则除一边看着自己丈夫及柳双飞外,也在盯着雪飘飘与陆仙儿二人,生怕他们会趁着混乱逃掉。而雪飘飘与陆仙儿正是这样想的。

  郑一风与柳双飞同时飞身而出,直攻对方,一时间乱尘飞扬、山摇地动,四处浓烟滚滚,根本就看不清前方的人影,只看得到杀阵中的刀光剑影。

  这时雪飘飘手中的绫一阵悸动,几乎要脱手而出。同时,体内的那股炎气发作起来,仿佛一团火在体内燃烧着,他忍不住跪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

  陆仙儿忙上前扶着雪飘飘,从药囊中拿出一颗她自炼的药丸塞进雪飘飘的zui里。

  挣扎了好一会,雪飘飘才慢慢恢复过来。

  陆仙儿用衣袖擦了擦雪飘飘满头的汗,问道:“你觉得怎么样了?”

  雪飘飘喘了一口气,说道:“还好,有你的药,我现在好多了。”说完,从身上扯下一块布,将绫缠在自己手上,不让它脱落。

  陆仙儿问道:“这把剑又作怪了?”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不错,而且比以往来得更凶狠,也许伴就在近处而引起共鸣吧。”

  这时一记惊天动地,郑一风与柳双飞拼了一记大招。顿时,四处被震得是瓦砾齐飞,一股浓烟向四处扩散出去。

  雪飘飘心想如此浓的烟雾,如果要逃走,那位黄衣女子怎么会知道呢?于是悄悄地拉起陆仙儿,转身就逃。这时一阵掌风袭来,正击中雪飘飘背部,将雪飘飘击倒在地。

  雪飘飘爬起来一看,陈曦从浓雾中走出,向自己走来,不禁暗暗叫苦。

  陈曦对雪飘飘说道:“小xiong弟,把绫留下,我饶你一命。”

  雪飘飘吐了一口血,然后爬了起来,将陆仙儿挡在身后,对陈曦说道:“你休想。”

  陈曦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想伤害你们,除非你们要逼我动手。”

  雪飘飘冷冷一笑,说道:“如果你要动手,就冲着我来好了,但不要伤害陆姑娘。”

  陈曦微微有些诧异,看了看陆仙儿,问雪飘飘道:“她是你心爱的人吗?”

  雪飘飘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不,但她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决不会让你伤害她的。如果你要硬来,我宁可玉石俱焚,凭一把绫与你死拼到底。”

  “你为何还如此执迷不悟呢?”陈曦有些动容了。

  “我不能把绫给你。”雪飘飘正色说道。“因为我奉了皇差,要将此剑送到临安府。如果此剑在途中遗失,我将有负使命,以后我还有何面目回衙门见我的同行以及其他州府的捕快?如果你能从我手中夺剑,那也请随便将我杀死吧。”然后,他又指了指陆仙儿说道:“陆姑娘是我的朋友,一路上我们共渡患难,历经了无数的生生死死,而且她还对我有恩。所以,如果你要伤害她的话,我也决不允许。”

  听了雪飘飘的话,陆仙儿轻轻地拉了拉雪飘飘的手,说道:“谢谢你。”

  雪飘飘回过头对她微微一笑。

  那边郑一风与柳双飞大战到酣处,仍是未分胜负。突然间又一阵山摇地动,看来是二人又拼了一记大招。这一震动又波及到了雪飘飘等人这一边,雪飘飘与陆仙儿被震得又倒在了地上,雪飘飘猛地又喷了一口血。

  陆仙儿赶忙把了把他的脉,惊恐地说道:“你体内的炎气又发作了,全身火烫无比,只怕已无力与她战斗了。”

  雪飘飘摇摇头笑了笑,说道:“没事,只要能让你离开,我死也值得了。”

  陈曦看着二人一来一往相互关心,不禁有些触景伤情。她指着雪飘飘说道:“你倒是很有情有义,杀了你有些不值得。但你想一想,当今大宋皇帝昏庸无能,只知道搜刮民膏,不理民情,纵着百姓于水深火.热。如此昏君,你怎能还为他效力呢?”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天下之乱,昏君所为,我又怎能不知?但是我衙内捕快们即身负使命,若不完成,有负我全队之名,若我不完成,乃变成了不守信且贪生怕死之徒。纵你枉我笑我,我仍然不会改变初衷,也许日后我不会再效力大宋皇帝,但这一次的任务,我无论如何都要完成。”

  陈曦摇了摇头,也叹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郑一风那边,神情有些茫然。然后回过头对雪飘飘说道:“你们走吧。”

  雪飘飘与陆仙儿同时吃了一惊,心想这陈曦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走自己的,难道是刚才被震傻了?

  陈曦看到雪飘飘与陆仙儿都愣着没动,便又说道:“快走,越远越好。请保护好绫,不要让其他人得到它。”

  雪飘飘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但是此时已不能再多犹豫了,拉起陆仙儿便跑。

  这时陈曦又说道:“好好照顾你心爱的姑娘!”

  但雪飘飘哪还顾得上她,拉着陆仙儿是有多快跑多快,一路向着西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