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四集 炎气反噬完结全文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4209更新时间: 2020-02-28

					        
  陆仙儿掺着雪飘飘,一路疾跑,雪飘飘几乎是快支持不住了。

  这时,经过旁边一条大河,陆仙儿掺着雪飘飘来到河边,想喝口水休息一下。

  突然间一阵寒风吹过,二人同时回头一看,天火飞扬从后边大步赶来,不禁大吃一惊,吓得一动不敢动。

  天火飞扬走到二人跟前,冷冷地说道:“早间我就觉得你们有问题,所以一路跟踪你们。刚才扮小俩口还蛮像的,差点就骗过我了。”

  雪飘飘喝问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要你手上的绫了。”天火飞扬说道。

  陆仙儿轻轻拉过雪飘飘的手,说道:“看来今天我们是死定了,不过有你陪着我,死也无憾了。”

  雪飘飘点点头,然后看了看身后的江水,在陆仙儿耳边说道:“不,你还有机会。这女魔头的目的是要绫,她一定会先向我下手。到时我拼死也要缠着她,然后你跳下江去遁水而走。此时夜色漆黑,她不会看得见你去了哪个方向的。”

  陆仙儿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怎么能牺牲你而保全我一个人呢?要死大家一起死。”

  天火飞扬见这二人密语不停,不禁冷笑道:“你们还真是假戏真做了,不过,这也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千万别怪我下手无情。”

  雪飘飘与陆仙儿怒视着天火飞扬,眼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向前。

  这时,一阵寒风吹过,此风中夹着慑人的剑气,与天火飞扬的杀气可形成对立之势。

  天火飞扬回头看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名白衣年轻男子,双手交叉放在xiong前,持着一柄长剑,便问道:“阁下是何人,此时是欲来阻我好事的吗?”

  白衣男子低着头,目无表情,用冰冷的口吻说道:“我要那柄绫。有人出价五千两黄金,因此我志在必得。所以请你让开。”

  天火飞扬冷冷一笑,说道:“原来是被江湖人称为天下第一刺客的卓傲。听说只要有人开得起价,想要的任何东西,十日之内你必可到手,对吗?不过,今天恐怕要让你的威风扫地一次了。”

  雪飘飘和陆仙儿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连卓傲此等厉害的高手也来了。这卓傲乃名门之后,其父卓满天在二十年前曾与武林名宿郎北归、万刀离两位师兄弟合称武林三大高手,打遍天下无敌手。卓傲尽得其父一身武艺,更是练得一手快剑,令江湖各路高手胆寒。但自从其父归西之后,卓傲干起了杀手这一行,只要有人出得起他开的价,不论任何东西,包括物品与人头,十日之内必会交货,因此其名在江湖上一时风声鹤唳。

  卓傲冷冷地对天火飞扬道:“知道你血灵教的地血神使武功盖世,不过,今日能不能得到那绫,就先问我的碧水逍遥剑再说吧。”说完,举起手中之剑。

  天火飞扬也拔剑出鞘,说道:“那我就用你的血来祭我的斩龙诀。”

  卓傲唰地一声将剑出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攻天火飞扬,招式有如闪电划破长空,霎那间引得惊天动地。见到卓傲出招,天火飞扬马上予以反击,只见她剑出鞘,一股剑气划破地面,十丈之外便向卓傲展开了攻击。

  两大高手决战正是精彩绝伦,天火飞扬与卓傲皆浑身解数,尽出绝招。卓傲剑术精湛,一招一式全无破绽,而且威力十足,加上他出招的速度奇快,若非天火飞扬这号超级高手,实非难以抵挡。而天火飞扬的剑术则重在远程攻击及攻击的力度,虽然攻势强大无比,但在近身短攻时却不如卓傲。不过她的拳法高超,当卓傲近身时,她便以左拳攻击,剑拳结合。二十回合后双方仍然只打了一个平手。

  雪飘飘被两大高手精彩绝伦的比斗牢牢地吸引住了,不过,他也没有忘记当前自己的情况之紧急,所以一边看着一边缓缓地向江边挪去,并找机会逃走。

  这时天火飞扬与卓傲斗到深处,已呈白热化之势。雪飘飘熟读二位高手的每一招每一式,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马上对陆仙儿轻声说道:“快走!”拉着陆仙儿的手向江边跑去。

  与此同时,天火飞扬与卓傲各出了一记大招,只听轰的一声,二人各自被对方的攻击震退数十步之远。

  才刚停下脚步,天火飞扬看到雪飘飘与陆仙儿竟趁此时开溜,大怒不已,忙拨脚想追上去。怎奈刚才的那一击,真气已泄,一时出不了力,竟然迈不出步子,当下气得忙调息运气。卓傲与天火飞扬的情况差不多,二人在片刻中片聚集了真气,同时迈步向雪飘飘追去。

  天火飞扬眼看就要追上雪飘飘,shen.出手想要抓住他,猛然间卓傲的一道剑气袭来,急忙撤手躲开。卓傲一招逼迫天火飞扬后退,自己便已领先,想去抓住雪飘飘。同时,天火飞扬也一招攻来,逼卓傲也退数步。

  二大高手相互缠斗,竟然救了雪飘飘一命。他与陆仙儿临近江边时,把佩剑往远处一扔,叫道:“这绫给你们了,不要再追我了!”然后便与陆仙儿纵身向江水中一跃,只听哗啦一声,从江中遁水而逃。

  那佩剑掉落的地点离卓傲较近,卓傲顾不上天火飞扬,飞身上来夺取。天火飞扬也不甘示弱,使出一记斩龙诀,剑气直奔佩剑,想把那剑给弹开。卓傲知道天火飞扬出招,便侧身躲开。天火飞扬那道剑气击中佩剑,只听啪的一声,佩剑断为了两截。

  天火飞扬与卓傲同时傻了眼,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中了计。天火飞扬气得骂道:“雪飘飘那小贼,竟然敢戏耍于我,来日必将他碎尸万段。”骂完,便向江水跑来,看了看江水的流向,料到雪飘飘受了重伤,必然不能逆流而上,于是便沿着江水向下流追去。

  卓傲也到了江边,他看了看四周,所料与天火飞扬差不多,于是也向下流追了过去。

  二人刚走不远,白云雅阁一伙人也追了过来。

  天龙神女看了看周围的地形,知道天火飞扬已往下流而去,于是说道:“刚才此处发生了激战,不知天火飞扬那女魔头与何人遇上了。他们此时已往下流而去,我们快追,不能让绫落入女魔头手中!”说完,率领白云雅阁一干弟子顺着天火飞扬与卓傲的脚印追击而去。

  众人中唯独何蕴雯没有跟上,她仔细地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发现江边有一个大坑,印记比较新,看来不久前上面原是压着一块大石,当下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从怀中拿出一个小袋子,放入地上,便追白云雅阁的人而去。

  待何蕴雯走远了,雪飘飘与陆仙儿便从江边的杂草丛中shen.出头来,见四周再无异况了,便爬上岸来。原来二人并未跳入江中,雪飘飘将江边的一块石头丢入江内,让天火飞扬与卓傲误以为是二人跳入水中,然后二人便潜伏在江边的杂草丛中。由于夜黑风高,再加上激战,使天火飞扬与卓傲并未发觉雪飘飘已经做了手脚。

  雪飘飘xiong口仍然痛苦难耐,不停地吐着血。

  陆仙儿扶着他坐在一棵树下,然后把了把脉,不禁吃了一惊。

  雪飘飘笑问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陆仙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的伤势奇怪,体内如火一般躁热无比。”

  “刚才那天龙妖女打我的那一掌实在够毒。”雪飘飘说。

  陆仙儿摇摇头,说道:“不,除了刚才天龙妖女的一掌,你的伤还来自他处。你体内一股火.热之炎气,正慢慢蚕食你的RouTi。”

  雪飘飘吓了一跳,忙问道:“没这么严重吧?”

  陆仙儿点点头,说道:“若不尽快医治,只怕你再过一两个月,就……”说着禁不住低下了头。

  雪飘飘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除了中天龙神女一掌外,并没有在其他地方受过伤,体内那股炎气,究竟是从何处而来呢?这时他看到了地上的绫,不禁说到:“难道会是它?”

  陆仙儿也看了看绫,惊异地说道:“这把剑怎么会……”

  雪飘飘说道:“绫本是至阳至热之物,而我体内那股炎气也是至火至热。而且我曾听说,包括绫在内的五大宝剑,不是一般人就能用的,所以当年铸剑神人将除华外的四剑赠予了武林中最顶尖的四大高手。我想,此宝剑本身火.热至极,定是我体内战力不足,不能抵御那热气,所以热气才会入侵到我体内呢?”

  陆仙儿想了想,确有这种可能,于是再次细细地把了把雪飘飘的脉,这才发觉,雪飘飘体内之炎气,与绫的热气确实极为相像,便点点头说道:“可能确实如你所想,这炎气正是你使用了绫所带来的后果。”

  雪飘飘问道:“既然找到了病源,你可有办法医治?”

  陆仙儿摇了摇头,说道:“此病症我从没见过,就连我所看过的医书上都没有记载,根本无从医治。”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黯然说道:“没想到我竟会如此丧命。”

  陆仙儿不知想到了什么,于是握着雪飘飘的手说道:“不,我们不可以放弃的。虽然你的病史无前例,但是,我们一定还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的。其实,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听到陆仙儿这么一说,雪飘飘眼睛不禁一亮,赶忙问道:“是什么办法?”

  陆仙儿说道:“你体内之气,乃是至热至燥之炎气,欲克制这种炎气,非得以至yin至寒之物不可。我曾听前辈说过,天下间至yin至寒的疗伤圣药,非极北的大雪山之颤的雪莲不可。如果我们采到了雪莲,那你尚有一线希望。”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那我必须尽快往北而去才行。”转念一想,看了看绫说道:“我的任务是将此剑送往临安府,若改道北上,岂不是有负皇命?”

  陆仙儿摇摇头说道:“若你死于半路,此剑落入江湖人之手,你岂不是更有辱皇命?你此次北上,不单是保存性命,更是要保护这宝剑啊。再说你们一队人马遭到伏击,全军仅剩你一人,你为了保护宝剑而躲避一段时间,应该情有可原吧。”

  雪飘飘又想了一想,心想这宋元战事正紧,皇帝坐也坐不安稳,难道拥有天下无数宝物的他,此时还顾得及惦记一把剑?迟去一段时间应该不会有事吧?于是笑了笑,说道:“好吧,先保命再说吧。”

  陆仙儿说道:“无论无何,我陪你一起去吧。”

  “可是……”雪飘飘有些迟疑。“我相信,前往雪山之路,一定充满了艰险。再说一路上,我也耽搁了你不少时间,还把你带入了险境,所以我不想再连累你了。”

  陆仙儿低下头,笑了一笑,说道:“到现在,你还如此的见外。我们患难一起度过了,那接下来,我们更是要并肩作战了。”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可是,这样我会觉得良心不安的。”

  陆仙儿笑道:“怎么会呢?再说,我也要北上去寻找我爹爹。他是一代名医,或许,没准他能治得了你的病呢。”

  雪飘飘想了一会儿,便点点头,说道:“那好,先去找你爹,然后我再上雪山。”

  这时,陆仙儿想起了什么,说道:“刚才那天星楼的何蕴雯不知留下何物在此?”说完,从地上拣起何蕴雯留下的小袋子,打开一看,发现几颗小药丸,闻了闻,说道:“她留下的是几颗上等的药,正可治你体内给天龙妖女所打的内伤。”说完,取出一颗药丸,递给雪飘飘。

  雪飘飘将药丸服下,顿时感觉体内一阵舒畅,方才知道此药的确是好药,然后说道:“没想到我的计谋竟会被她所看破,此人实在是不简单啊。”

  陆仙儿点点头,说道:“看来,她似乎与你有一段渊缘呢。”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可是我之前从未见过此人呢。”

  陆仙儿笑了笑,说道:“只怕是你前世所欠了她的吧。”

  雪飘飘无奈地笑了笑。然后他看了看天色,说道:“我们还是尽快起程吧,在天亮之前甩开那些人。”说完,站起身来,将绫包好,说道:“以后再也不能用你了,否则我未到雪山,先葬于你手。”

  陆仙儿笑了笑,说道:“快走吧,我们得尽早赶到大雪山才行。”说完,二人一起向北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