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三集 宝剑全文目录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4990更新时间: 2020-02-28

					        
  二人一路前行,雪飘飘时不时地观察后边的情况,庆幸的是一直没人跟来。

  走了二十余里,来到一小河边。陆仙儿有些累了,于是二人便坐在小河边休息一会儿。

  雪飘飘喝了点水,然后看着陆仙儿好奇地问道:“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一个人要跑出远门呢?”

  陆仙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是要往北方去的。”

  “去北方?”雪飘飘吃了一惊。“那边战火正急,你去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陆仙儿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去寻找我爹的。”

  “去找你爹?难道他在前线上?”雪飘飘问。

  陆仙儿点点头,说道:“是的,他是一名郎中,在当地颇有名气,被人称为当代赛华陀陆逢生。自宋元开战后,他便被官府抽调到前线去治疗伤兵了。”

  “原来是这样啊,只怕他已经……”雪飘飘想起了黄正直的恩师及师兄们也如同陆逢生一样被调去了前线,最后战死杀场,只怕陆逢生也会是同样的下场。

  “怎么了?”陆仙儿不安地问道。

  雪飘飘摇了摇头,不打算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诉她。

  陆仙儿叹了一口气,说道:“爹爹已经离开我们五年了,我与娘亲每日每夜都在想念着他,盼他早日归来,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爹爹。”

  “那你娘亲呢?”雪飘飘问。

  陆仙儿低下头,想了一会儿,略带伤感的声音说道:“娘亲因为思念爹爹成疾,不久前刚刚离世了。”

  “对……对不起。”雪飘飘赶忙道歉,知道因为不小心引起了陆仙儿伤心之事。

  陆仙儿摇摇头,对雪飘飘强装出一个笑容,说道:“我是不是很没用?自以为学到了爹爹的一身本事,但却连娘亲的病也治不好。”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有些事是不能勉强的。”

  陆仙儿再次低下了头,黯然流下了眼泪,轻声地说道:“其实娘亲已经病重了两年了,我一直想尽办法维系她的生命,等到爹爹回来。可是我没做到,娘亲没等到爹爹回来。”

  雪飘飘轻轻地拍着陆仙儿的肩膀,想安慰安慰她。这时陆仙儿拉过雪飘飘的袖子,靠在他肩膀上埋头哭了起来。雪飘飘摇摇头,心想这天下大乱,害了多少无辜可怜的孩子啊。

  这时突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二人急忙回头看去,只见树林深处走来一队女子。看到这些人,陆仙儿对雪飘飘轻声说道:“是白云雅阁的人。”

  “白云雅阁?”雪飘飘心中一凛,因为白云雅阁也是武林中一大门派,门中虽大多为女弟子,但其祖传的武艺极其精湛,战力非凡。如今这些人前来,恐怕也是冲着绫而来的,于是轻声对陆仙儿说道:“我们快走吧,不要让她们认出我们来。”

  陆仙儿点点头,然后背起药囊,跟着雪飘飘起身离开。

  这时来者中为首的一名年轻的白衣女子看到二人,不禁愣了一下,然后不停地打量着雪飘飘。

  雪飘飘有些不太自然,只怕这白衣女子已经认出自己来了,于是拉着陆仙儿快步前进。

  “等一下!”这时白衣女子终于发话了。

  雪飘飘和陆仙儿回过头来。雪飘飘一手扶着陆仙儿的药囊,准备随时从里边拿出兵器,一边问道:“你在叫我们吗?”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走上前,对二人做了一揖,然后对雪飘飘说道:“你好,请问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雪飘飘愣了一下,傻傻地看了看白衣女子,摇摇头,说道:“我想我也确定是第一次见到阁下。”

  白衣女子耸了耸肩,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你,不过,我还是觉得,我们好久以前就见过面了,你样子很面善。”

  “我们很久以前见过面?”雪飘飘有些好笑,但这时才开始注意起这个白衣女子来。小女子长得非常清秀,虽然说不上特别的迷.人,但却有一股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气质,非常的招人喜欢;年纪看上去并不大,十六七岁的模样,但是她的穿着与其他的白云雅阁弟子有明显的不同,虽然比较素色,但衣料材质要远远好于其他人,而且头上簪着名贵的头饰,显然绝不是一般的白云雅阁弟子。

  这时白衣女子身后的一名白雅阁弟子敦促白衣女子道:“何大小姐,不要在此与无关之人闲聊了,师父命我们要尽快赶到徐州,在这耽误了时间可就不太好了。”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对雪飘飘做了一揖,说道:“在下天星楼何蕴雯,不知阁下高姓大名,日后可否后会有期?”

  雪飘飘一听是天星门之人,不禁身子颤抖了一下,双拳紧握,睁圆双目看着何蕴雯。

  何蕴雯不禁愣了一下,不明白雪飘飘对她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陆仙儿也不知道雪飘飘为何会这样,为了化解尴尬,她说道:“我俩不过是一般的平民百姓,怎么比得上何女侠这等英雄人物呢。”说完,拉着雪飘飘就走。

  “站住!”这时传来一声大喝,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雪飘飘和陆仙儿顺着声音看了去,只见树林又走出四名女子,为首一名身材魁梧,看模样有四十岁有余;紧随身后两人貌似三十来岁,而跟在三人身后的是一名年轻女子,年纪与何蕴雯相仿。

  众白云雅阁弟子看到为首的这名中年女子,纷纷行礼拜道:“弟子参见师父。”

  一听众白去雅阁弟子称师父,雪飘飘与陆仙儿皆是一凛,眼前这位武林前辈想必便是享誉江湖的白云雅阁掌门天龙神女。

  天龙神女走到雪飘飘和陆仙儿跟前,打量了他们一会,然后厉声问道:“你们俩是干什么的?”

  陆仙儿说道:“我们二人只不过是路经此地,与贵派并没有什么恩怨。”

  天龙神女又打量了一下,便对身后那名年轻的弟子说道:“欣婷,你去搜一搜他们两个,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一听说要搜自己,雪飘飘不禁急了,上前一步喝道:“前辈此举是何解?挡路抢劫吗?这可有损你白云雅阁的威名。”

  天龙神女冷冷一笑,说道:“臭小子,我早看你们两个有些古怪了。听说昨晚一队官兵押运一件宝物到临安经过此地,遭到伏击,只有一个小子带着宝物逃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你呢。”

  雪飘飘诈愣道:“什么官兵?昨晚出了什么事了?”

  天龙神女说道:“据我查之,那逃走的捕快名叫雪飘飘,与你这般年纪,我想那人会不会就是你呢。”说完,再对年轻的弟子挥了挥手,让她去搜一搜雪飘飘与陆仙儿二人。

  年轻弟子走上前,看了看二人,然后看了看陆仙儿身后的竹篓,便打定了宝物一定在那里,于是走上前,想夺走竹蒌。

  待那年轻弟子shen.出手欲抓住竹篓时,雪飘飘猛然出手,擒住年轻弟子的手,然后厉声喝道:“原来威名远扬的白云雅阁,竟是一qun光天化日之下强抢他人之物的土匪!”

  天龙神女当即大怒,喝道:“你这臭小子口出狂言,看我不杀了你!”

  雪飘飘反喝道:“要杀我,可以,你们不但是强盗,还是杀人犯,可正是当之无愧的土匪山寨。我看你们白云雅阁改名好了,改成无耻帮,倒可以与血灵教一比了。”

  “混账!竟然敢拿我派与魔教相提并论!”天龙神女怒不可竭,当即对年轻弟子叫道:“欣婷,杀了这个狂妄之徒。”

  年轻弟子点了点头,刚想shen手去拔剑,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被雪飘飘拽着,当即脸上一红,急忙想把手给抽回来。雪飘飘笑了一笑,就是不放手,年轻弟子急了,便出左掌向雪飘飘击来。雪飘飘当下也只以左掌回击。

  二人近身相持了数个回合,不分上下,年轻弟子有些心急,一掌直指雪飘飘眉心击来。雪飘飘情急之中使劲拽了一下年轻弟子的右手。年轻弟子准备不足,当下闪了一个踉跄,直扑雪飘飘的怀里而来。雪飘飘看着年轻弟子闪近身来,便放开了她的右手,左手扣住其肩,右手shen.出竹蒌里抽出佩剑,架在了年轻弟子的脖子上。

  年轻弟子脸是涨得又红又肿,对雪飘飘叫道:“你这无耻之徒,快放了我!”

  雪飘飘轻轻地贴近她的脸,笑了笑,轻声说道:“放了你?才不干呢,一来我要靠你保命,二来……你长得也不错,就不准我以后要娶你吗?”

  “你无耻!”年轻弟子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这时天龙神女走上前一步,对雪飘飘说道:“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有鬼,你用的是官家的武术,你佩剑上也写着‘安阳府衙’几字,你就是带着绫逃走的那个捕快雪飘飘。你快把我徒弟放了,再交出绫,不然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雪飘飘冷冷一笑,说道:“要死,有你徒弟陪着,我也好做个FengLiu鬼。”说完,对陆仙儿使了一个眼神,让她向北撤去,然后自己一边押着年轻弟子,一边跟着撤退。

  这时天龙神女微微运气,掌中气流飞转。

  何蕴雯一看情况不妙,赶忙一把拉住天龙神女,说道:“神女大人,请不要出手。”

  天龙神女把何蕴雯甩开,说道:“蕴雯,不要妨碍我。”说完,一掌击出,直攻雪飘飘。

  雪飘飘一看天龙神女出掌,赶忙把年轻弟子架在身前挡住自己和陆仙儿。而在这时,何蕴雯也飞身而出,抢在天龙神女的掌力之前挡住雪飘飘之前,想抵住天龙神女这一掌。但是这掌击过,如一阵风一般穿过何蕴雯身体,仅仅是扬起了她身上的轻纱,并没有对身体造成伤害。

  何蕴雯大吃一惊,赶忙回过头对雪飘飘叫道:“不好,是无影绵心掌,快躲开!”

  雪飘飘愣了一下,但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觉得天龙神女的掌力也如风般穿过了年轻弟子的身体,随即,一个强大的掌力正击中他的xiong脯,将他击出数丈之远。同时,那掌风也带到了陆仙儿,把陆仙儿吹到了三丈开外,竹蒌侧翻在地上,一直滚到雪飘飘身边,药材洒了一地。

  何蕴雯见天龙神女这一掌正中雪飘飘,赶忙焦急地问雪飘飘道:“你没事吧?”

  雪飘飘挣扎着坐了起来,觉得xiong口似火一样在燃烧,当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看了看旁边的陆仙儿,忙问道:“陆姑娘,你怎么样了?”

  陆仙儿爬了起来,说道:“我没事,只是被掌风带了一下,没有受伤。倒是你,伤得可不轻啊。”

  雪飘飘咬咬牙,晃晃悠悠站了起来,说道:“放心,那老妖精的一掌还杀不了我。”

  天龙神女怒道:“你小子骂我什么?信不信我再打你一掌?”

  何蕴雯赶忙抢到天龙神女跟前,说道:“神女大人,您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天龙神女冷冷地说道:“蕴雯,若不是汝父与我素有交情,刚才那一掌,我就可以要你的命。”

  “神女大人,此次出行,目的是为了绫,不是要杀人啊。”何蕴雯说。

  “此等狂徒,不杀之,日后必成后患。”天龙神女说。

  何蕴雯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此事我决不允许。”然后回过头对雪飘飘说道:“你快走,这里有我挡着。”

  天龙神女冷冷一笑,说道:“你想挡住我?蕴雯,当初经过你们天星楼时,若不是你苦苦哀求想见绫一眼,要我带你来这里,否则你还在家吃奶呢。别挡我的路,不然我连你也一起杀了。”

  何蕴雯面不改面,挡在天龙神女面前说道:“要杀你就杀。不过,如果你杀了我,我爹爹和天星楼决不会放过你们白云雅阁的。不过,如果你不杀我,日后我们天星门也不会给你们白云雅阁好脸色。神女大人,这笔生意,你亏大了。”

  “混账!”天龙神女怒喝道:“我不是生意人,用不着跟你谈什么生意。再说,我白云雅阁乃武林大派,用得着怕你小小天星楼吗?”

  趁着何蕴雯与天龙神女吵架之时,雪飘飘悄悄从竹篓中拿出弓箭,拉弓满月瞄准天龙神女,准备一箭要了她的命。这时年轻弟子眼尖,忙对天龙神女叫道:“师父小心!”

  天龙神女刚听到年轻弟子那一声叫唤的同时,一记流星霹雳朝自己直射而来,当下不敢多想,急忙闪身一躲,雪飘飘那箭从发间穿过,拍的一声直射入身后的一棵树上。

  天龙神女怒火中烧,瞪了雪飘飘一眼,便shen.出一掌直向雪飘飘打来。

  雪飘飘也就地一滚,从竹篓上滚过,然后一脚把竹篓踢向天龙神女,顺势中握住了竹篓里的绫。天龙神女眼见竹篓朝自己飞来,当下一掌将竹篓击个粉碎,霎那间里边的药材被击得四下散飞开来,满天飞舞。与此同时,雪飘飘拔出绫,一剑透过乱舞的药材直击天龙神女。天龙神女被药材晃得眼晕,突然间一团火球直奔自己而来,当下大惊,急忙闪身躲开。但是雪飘飘这一出剑,飞舞中的药材全部点燃起来,一时间火球漫天飞舞,好不壮观。天龙神女就地滚了两滚,但还是有些火星落在了她身上,随即着起火来。

  众白云雅阁弟子见师父着火了,纷纷上前灭火。

  雪飘飘出完一招,突然全身一阵剧痛,当下再次喷出一口血来。

  陆仙儿赶忙跑上前扶住雪飘飘,说道:“我们赶快走吧。”

  雪飘飘点点头,收好绫,在陆仙儿的掺扶下向北逃去。

  白云雅阁众人还在慌乱之中,何蕴雯见天龙神女身上的火已经扑灭了,便转身想追雪飘飘与陆仙儿去。只听一阵风声,没等反应过来,便感觉到自己身中了一掌,全身穴道立马被封住,动弹不得。接着又是几声,白云雅阁众人惨叫几声,纷纷中招。天龙神女知道情况不妙,硬是接了对方一掌,但是虽然她的无影绵心掌有如神出鬼没,但敌方的掌势更是让人防不胜防。天龙神女一掌击去,竟然击了一个空,对方发掌竟是在远出十步之外,天龙神女一时没防备,被一掌击中,弹出五六尺之远。未等她回神之时,敌方再出一掌,封住了穴道。

  这时,一名黑衣女子闪身突入人qun中,天龙神女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说道:“原来是魔教的地血神使天火飞扬!可恶今天被你暗算了。你暗中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

  天火飞扬冷冷一笑,说道:“那小子我已经盯梢他多时了,怎么能被你们抢先呢?待我夺回绫,再回来杀你们不迟。”说完,飞身向着雪飘飘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