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二集 逃亡完结版全文阅读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6636更新时间: 2020-02-28

					        
  狂奔了数里路,后边杀声又至。雪飘飘和黄正直二人是心急如焚,天黑不见路,疾走中雪飘飘脚下一滑,整个人摔下路边的浅坑。

  雪飘飘爬起来,但看身边的山涯,不禁唏嘘不已,险些就摔了下去。

  黄正直刚想去拉雪飘飘一把,突然背后掌风袭到,不敢多想,回身一掌,当即感到一股天崩地裂的气势,逼迫得手臂欲断的感觉,当即收回一掌,但马上被敌方掌力震出五六尺远,整个人掉下了山崖下边。

  雪飘飘一看黄正直落下山崖,是救之不急,急唤了两声,不见声响,随后,山崖下深处传来一声重重的击水之声,想来黄正直是落进深渊中的潭水,不知性命如何。

  这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雪飘飘回头看去,数名黑衣人围了上来,为首那人,正是有着极强掌力的刺客。

  为首者指着雪飘飘手中的绫说道:“小子,把剑交给我们,便饶你不死。”

  雪飘飘心想:“若我把剑给了你,我岂还有命可活。”于是退了两步,逼近悬崖边,对刺客说道:“莫要逼我,若你们上来生抢,我便跳入渊中,到时谁也得不到这绫。”

  为首者冷冷一笑,说道:“臭小子,看来你是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言毕,shen.出右手,一运气,使出一掌。当即,雪飘飘感觉一股强大的气流将绫从自己手中吸走。他大吃一惊,急忙用双手死死拽住绫,用力想把绫夺回来。为首者见雪飘飘还不放手,再加一层战力,便将雪飘飘整个人给吸了过来。

  雪飘飘一看形势不妙,自己离为首者已不足五步,若给对方拉到近身,一掌下来,自己岂有命可活?当下顾不得那么多了,将绫拔出鞘,借着为首者的掌力向为首者刺去。突然间,一阵狂怒的热浪袭来,一阵火红之光扑向为首者。为首者大吃一惊,急忙撤掌,闪向一边,但他躲得再快,一阵火焰还是将他整个手臂燃烧起来,为首者赶忙撕下袖子,才保住了右臂。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突发的情景惊呆了,雪飘飘回过神来,看着绫,只见护手以上的整个剑刃燃烧着炙热耀眼的火焰,仿佛就是一柄用火焰打造的宝剑,当下心中震惊不已,这才明白这绫的绝世威力。

  为首者扶着被烧伤了的右手,对众手下喝道:“还发什么呆?快去把宝剑给抢过来。”听到为首者喝令,众刺客一齐飞身上前直攻雪飘飘。

  此时雪飘飘顾不上那么多了,持绫在手,四处挥舞,势要杀开一条血路。霎时间,黑夜中只见火光乱舞,映红了半边天。宝剑所到之处,逢物必燃。雪飘飘厮杀了一会,已有三人被宝剑的热浪扫中,全身被火焰点燃,惊叫着跑出了战圈。

  看到宝剑有如此威力,雪飘飘更是信心大增,一路杀进,势不可挡。

  这时为首者,飞身而出,一掌直击雪飘飘,势要用掌力将雪飘飘击倒。

  雪飘飘感觉到了猛烈的掌风袭来,也顾不得回头,只用宝剑向后乱砍一轮。

  为首者刚才吃了一招,心中对绫是心有余悸,眼看着绫向自己袭来,当下只得收回了掌力,退出几步,躲开了绫的热浪。

  雪飘飘看了看周围的刺客,心中知道不能拖得太久,要尽早逃命,否则迟早必然被擒。这时他看了一眼路边丛生的杂草,心生一计,于是再次奋力杀向前,借着宝剑杀开一条血路,然后借着宝剑的火焰点燃了杂草。顿时,一时间火光冲天,刺客们都乱了套,四处避火。雪飘飘借着这混乱之时,与刺客们隔着火向北逃去。

  跑了不知多久,天边已经发白,雪飘飘的体力已经是接近极限。他在一片树林里停了下来,爬上一棵树躲起来,然后观察了半天,才确信已经把刺客们全甩掉了。

  他跑了整整一夜,又累又饿,且又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想起路遇刺客,全军惨遭覆灭,恩师被匪人杀害,好朋友也落入深渊不知死活,当下是想哭,但一时却又流不出泪,是伤心了好长一会。过后,他看了看手中的绫,这时才发现握着绫的右手已经被烫出了水泡,赶忙再脱下一件衣服,将剑包好。此时已近冬天,而他仅剩下一件单衣,寒风吹来,冷得他直打哆嗦,于是将绫抱在xiong前,才暖和了不少。

  休息了一会,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杀手们迟早会追上来的。心想必须要将宝剑尽快地送到临安,否则自己是难逃被人追杀,随时有丧命的危险。于是跳下树来,看了看天色辩了方向,向东走去。

  走到了晌午,方才来到一城,此时他才知道自己已到了徐州。

  进入城后,在城中找了一间客栈,随便用过餐,便在客栈二楼找了一间客房,准备好好睡一觉,恢复了体力后再赶路。

  迷迷糊糊睡了不知多久,突然客栈下边喧哗了起来,似乎有大队人马进到了客栈里边。雪飘飘警惕地觉醒过来,背上弓箭,挎上佩剑,然后微微打开房门一个小缝,向下张望过去。

  客栈里进来一qun紫红色衣服的人,有数十人之人,而且极为嚣张,一进来就大声嚷嚷叫客栈里所有的人快出来,看来是江湖某大门派之人。雪飘飘看着这些嚣张之人,不禁暗自感叹这乱世年代,这社会几乎成了无政府的状态。

  紫红衣人的到来引起了客栈内客人的不满,几名佩着剑、看起来像是武林中人当即站了起来,大声斥喝着紫红衣人,紫红衣人马上拔刀相对,双方立即陷入剑拔弩张的状态。

  这时突然一阵狂风自客栈外吹来,吹得客栈内是人仰马翻,几名武林中人不禁都退了数步。突然又一阵气流,将武林中人手中的剑卷了起来,啪的一声牢牢地钉在了天花板上,惊得几名武林中人都退至墙边。

  这时狂风停止,客栈外走进一人,身穿黑衣,威风凛凛。所有紫红衣人纷纷下跪,给黑衣人做揖并说道:“恭迎地血神使到来。”

  雪飘飘看去,只见这黑衣人是名女子,样子在二十多岁左右,面容清秀,但神情冷漠,眼神中带着一股杀气,雪飘飘单看着她的眼睛,心中一股寒气油然而生,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几名武林中人中有识得的不禁惊颤地说道:“原……原来是血……血灵教的地血神使,我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失敬。”说完,赶紧狼狈跑人。

  看着几名武林中人落迫地逃跑后,黑衣女子冷冷一笑,然后对手下那些穿紫红衣和血灵教徒们说道:“听好了,教主命我们务必将绫找到并带回教中。昨夜押运绫的安阳捕快被人伏击,几乎全军覆没,但仅存的一个小子带着绫逃走了。我抓到了一个昨夜袭击官车的刺客,逼问之下,得知那小子就二十岁出头,身穿官服,身背弓箭。后来据我一路探查,此人逃到了徐州城内,打听之下,此人确在此间客栈之中。所以今日务必要抓到此人。”听了黑衣女子的话,众教徒齐声应喝。

  雪飘飘不禁又打了一个冷颤,今日又遇大劫,不知还有没有命逃得开。这血灵教,乃当今武林第一大门派,教主云天鹏为江湖四大高手之一,而血灵教为武林公敌,被正派人士称为魔教。但是各路武林大派虽恨极血灵教,但却没一派敢与他们为敌。而眼前这名黑衣女子,被教徒们及武林中人尊称为地血神使,正是教中的三大护法之一,也是教中第三大高手天火飞扬,武艺自是了不得,看来今日是凶多吉少了。

  这时天火飞扬抓来店家,问道:“是否有一位穿着官服的年轻男子,身背弓箭,手持一柄长剑,进此间入宿?”

  店家想了一想,说道:“穿官服的人倒没有,不过今日午间倒有一名背着弓箭的年轻男子住入此间。”

  “是否身佩着一柄长剑?”天火飞扬追问。

  店家又想了想,说道:“他身佩着一把剑,不过是官府的佩剑。但是他手中又好像抱着一个包裹,包着的东西倒像是一柄剑……对了,那包裹倒像是用官服来包的。”

  天火飞扬微微一笑,问:“那此人住在哪间?”

  店家朝着雪飘飘住的房间指了一指,天火飞扬当即对手下教徒挥了挥手,众教徒马上向雪飘飘的房间跑了上来。

  雪飘飘一看敌人上来,赶忙把门关上拴紧,然后跑到窗边,把窗打开,看了看四周,并没有能顺利逃脱的可能性。于是他赶紧拿过被单,一头挂在窗台上,一头扔到楼下,做出他跳窗逃生的假象。然后他爬上窗台,借着窗檐,爬到隔壁房间的窗子上,把窗子推开,便跳了进去。

  进到房间后,突然发现这房间里住着一位年轻女子。年轻女子正在收拾着行囊,猛然间看见雪飘飘从窗外跳了进来,不禁吓了一跳。雪飘飘赶忙冲上前,一手按住女子的zuiba,对她摇了摇头,暗示她不要出声。

  这时隔壁房传来了揣门声和门被踢破的声音,然后几人传来尖叫:“地血神使,那小子跳窗逃走了!”接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听着血灵教徒离开的声音,雪飘飘轻了一口气。他放开捂住女子zuiba的手,对她抱歉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被这些匪人追杀,才被迫得罪姑娘的。”

  女子擦了擦zui,定了定神后问道:“那些匪人为什么要追杀你呢?”

  “因为……”雪飘飘刚想解释,却猛然间听到楼下的天火飞扬喝道:“别这么轻易中计了,他没逃得那么快的,可能还在客栈里,给我一间一间地搜!”心中大惊,当下不知所措。

  女子此时却冷静了下来,她跑到门边,将门关好,然后回过头对雪飘飘说道:“快,你快ShangChuang躲起来。”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不行,这样躲不了的。”

  女子笑了笑,说道:“不要紧,我有办法。”然后把雪飘飘拉到chuang边,推他ShangChuang,接着又说道:“快,进被子里。”

  “进被子?我……”雪飘飘有些吃惊,不知道女子要做什么。

  女子敦促道:“快,那些人要查到这里了,照我的意思做。”

  雪飘飘不明白女子的意思,但到现在,顾不得想那么多了,脱去了身上的单衣后躲到了chuang上。

  女子把雪飘飘和弓箭及绫也塞到chuang上,让雪飘飘压住,然后她也跳ShangChuang,靠在雪飘飘身边,并拉上被子把两人盖住。

  雪飘飘不安地问道:“姑娘,你这是在做什么?”

  女子轻声说道:“等会儿他们进来的时候,你就装成是我的情侣,一定能混过关的。”

  “什么?!”雪飘飘吃了一惊,没想到女子会来这一招,但就在此时,门口响起了急促敲门声,并响起了血灵教徒的叫喝声:“里边的人快出来,不出来我们就进去啦!”

  女子回应道:“不要,不要进来啊!”

  随即,门被轰的一声揣开了,两名血灵教徒冲了进来。

  女子惊叫一声,然后shen过手紧紧地抱住雪飘飘。这时,雪飘飘看到了女子那皙白的手臂,不禁又吃了一惊。

  两名血灵教徒看到此情景也是吃了一惊,愣在了当场。

  这时女子贴在雪飘飘耳边轻声说道:“来配合我呀。”

  雪飘飘这时才清醒过来,于是对两名教徒喝道:“你们干什么?给我滚出去,不然就杀了你们!”

  这时传来了天火飞扬的声音:“发生什么事了?”

  两名教主答道:“禀地血神使,这间有一对小男女在chuang上TiaoQing,怎么办?”

  很快,天火飞扬走进了房间,看到了chuang上的两人,以及雪飘飘露出的上肩和女子露出的手臂,不禁微微一笑,说道:“果然好亲密的一对小情人。”然后她又仔细地打量雪飘飘,看得雪飘飘是冷汗直冒,生怕被她看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最后,天火飞扬对雪飘飘说道:“小情郎果然很帅气啊。”然后对两名手下说道:“搜一搜这房间。”

  见到自己没被认出来,雪飘飘不禁松了一口气。这时他才想起女子装着很亲昵的样子一直搂着自己,于是轻声地在女子耳边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脱的外套?”

  女子轻声答道:“刚刚ShangChuang时,为了把戏演得逼真些。对了,你可不许打坏主意,我可是还穿着一件里衣呢。”

  雪飘飘轻轻地点点头,说道:“我不会的。”

  女子看着她,微微地笑了笑。

  雪飘飘也笑了笑。这时他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女子,这才发现这女子长得有若天仙般的美貌,红红的脸蛋可爱至极,看着自己的脸也红了起来。

  “你怎么了?”女子轻轻问道。

  雪飘飘抿了抿zui,说道:“你……好漂亮。”

  女子“哧”的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好讨厌啊。”

  天火飞扬看到chuang上两人在窃窃私语,不禁摇了摇头,说道:“小两口还真是郎情妾意。”

  女子瞪了她一眼,说道:“讨厌,才不要你管呢。你们找到什么了吗?没找到就快点给我出去。”

  天火飞扬讨了个没趣,然后看了看两名手下是否找到什么东西。

  这时一名教徒从墙来找到一个竹篓,刚一打开,立刻传出一股极臭的味道,吓得他立即捂上了鼻子。

  “这些是什么?”天火飞扬喝问道。

  “这是药材。”女子说道。“我们是郎中,这些药是我们好不容易采到的,可别给我弄杂了。”

  “郎中?你两个是郎中?”天火飞扬眼中带着质疑。

  血灵教徒在竹蒌里撬了半天,最后对天火飞扬摇摇头,说道:“里边真的是药材。”

  天火飞扬也朝竹蒌里看了看,最后摇了摇头,问两名教徒道:“还有什么地方没找吗?”

  两名教徒四处看了看,最后指着chuang说道:“只剩下chuang上没搜了。”

  “讨厌!”女子叫道。“想搜chuang?你们是什么意思?想轻薄我吗?”

  雪飘飘也装腔作势地叫道:“你这两个淫贼休想打我娘子的主意!”

  两名教主愣了一下,举棋不定地看着天火飞扬。

  天火飞扬又仔细地看了看chuang上的两人,最后说道:“算了,看来是与他们无关了,我们搜下一间。”说完,便走出门外。两名教徒也跟着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血灵教众人搜查完了所有的房间,才确信他们要的人早已跳窗而逃了,便纷纷追出客栈去。

  见血灵教的人走远了,雪飘飘这才舒了一口气。他跑下chuang,把门关严,然后对女子做了一揖,说道:“在下雪飘飘,姑娘此番救命之恩,来日我必会报答。”

  女子做了一个手势让雪飘飘转过身去,示意自己要穿衣服。待雪飘飘转过身后便说道:“我帮你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我本是十分讨厌血灵教的人,他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所以凡是与他们作对的人,我都要帮的。”

  “姑娘很了解血灵教了?”雪飘飘问道。

  “我并不是十分了解,但我知道刚才那女人,她可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女魔头,血灵教第三大高手地血神使天火飞扬。”女子说道。

  “第三大高手?那武艺岂不是很高?”雪飘飘装模作样地惊问道,想探探女子对血灵教有多少了解。

  “对啊,听说江湖中她可是已经鲜有敌手了。刚才我们能过她这一关,正是庆幸呢。”女子说道。“反正我就是不喜欢血灵教的人。”

  雪飘飘笑了一笑,看来这女子并不太了解血灵教,只是和自己一样不太喜欢他们而已。

  等女子穿戴好之后,雪飘飘回过头来问道:“不知道姑娘芳名,日后我必会报答今日救命之恩。”

  女子笑了笑,说道:“我叫陆仙儿,我家祖上都是郎中,所以我也是个郎中。”

  “郎中?”雪飘飘不禁笑了一笑,再次打量了陆仙儿一阵,说道:“不像,一点也不像,你这样的漂亮女子,怎么看怎么都像大家闺秀,一点也不像个郎中。”

  陆仙儿脸上一红,然后低着头也打量了雪飘飘一会儿,说道:“你也像一个大家公子啊,怎么会沦落到被血灵教追杀呢?”

  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何止被血灵教一家追杀呢,现在只怕全武林的人都要追着我不放呢。”

  “为何会这样呢?”陆仙儿有些吃惊。

  雪飘飘坐到chuang上,摸了一下绫,低声说道:“为了这把宝剑,我想,觊觎它的武林中人不下万人,各门各派都想得到它。”

  陆仙儿看了看那把剑,隐约可感受到那剑散发出来的热量,不禁说道:“难道……难道这是江湖中闻名的绫?”

  雪飘飘点了点头,说道:“我本是安阳府衙的一名捕快,是奉了皇上之命,护送绫前往临安。没想到昨日夜里半路遭到伏击,我队全军覆没,仅剩我一人逃了出来。”

  陆仙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拿着这绝世宝剑,看来这一路上难免无数的烦恼了。”

  雪飘飘无奈地露出一个苦笑,说道:“只有尽快地把它送到临安府,就没事了。”然后看了看天色,心想趁着夜色赶路,被人发现的机率会小一些。于是对陆仙儿说道:“谢谢陆姑娘的此番相助,我现在要走了。”于是背上弓箭,拿着绫就要离开。

  陆仙儿赶忙拉着他,摇摇头说道:“且慢,你如此一走,只怕难逃魔掌。”

  雪飘飘想了一想,那血灵教及其他武林门派知道自己必然要前往临安,而且知道自己确已来过徐州,因此徐州到临安的这一路上,必定埋伏了无数的武林好手,若自己贸然前往,无异于瓮中之鳖。

  陆仙儿说道:“只怕血灵教之人现已遍布了整个徐州城,你若要离开,必须要有掩护才行。”

  “可找什么掩护?”雪飘飘问。

  陆仙儿指了指自己,说道:“我啊。”

  “你?”雪飘飘有些吃惊。

  “对。刚才血灵教的人已经见过我们了,所以我们再扮成小两口,然后出北门出去,反方向行走,必然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陆仙儿说。

  雪飘飘点点头,说道:“我出北门,他们必然会认为我不是往临安府而去。然后途中我再绕道折回临安,就可躲开敌人的追捕。”

  陆仙儿笑着说道:“你这个捕快,现在可尝到被别人追捕的滋味了吧。”

  雪飘飘无奈地笑了一笑。

  陆仙儿打量了一下雪飘飘的身材,然后从布囊中拿出一套衣服,说道:“你换上这一套吧,不然穿着官服出去马上就会被人认出来的。”

  雪飘飘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会有男子的衣服?”

  “这是我要拿给我爹的。你的身材比我爹要魁梧一些,但这套衣服应该还是能套上去的。”陆仙儿说。

  雪飘飘点了点头,于是换上了衣服。

  随后,陆仙儿拿来了装药的竹蒌,把里边的药拿了出来,把雪飘飘的弓箭和用官服包裹的绫装了进去,然后再把药盖在上面。

  准备好了之后,二人便离开客栈,向北门走去。

  一路上,两人相依而行,雪飘飘不时警惕地打量四周,时不时地看到街角暗处上有人影窜过,想来是血灵教或是其他门派在不停地搜捕自己。

  出了北门,二人便一路往临沂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