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风流 第一集 血战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小说: 剑侠风流作者: 暴风小马字数: 4801更新时间: 2020-02-28

					        
  皓月当空,夜深人静。

  一束火红,来自天际之外,穿越苍穹,飞向大地。突然一声巨响,如石破天惊,接着山摇地动……

  远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小村庄,从此销声匿迹,数年来再无声息,方圆十里之内,寸草不生,蝇不繁卵。

  元宋交战多年,从成吉思汗,到蒙哥汗,元朝一步一步地侵蚀大宋的土地。蒙哥汗过世后,成吉思汗的二子阿不里哥与四子忽必烈为夺大汗之位,展开了一场内战,因此,大宋百姓得到了数年的安宁。

  但是,大宋皇帝乃一代昏君,品性贪.婪,残暴不仁,终日不理朝政,沉淫酒色,只想着收刮民膏,剥削百姓。尽管不受朦国兵患,但大宋百姓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一代天骄忽必烈最终赢得了内战,成为朦国新的大汗。然后他凭借着自己的金莲川幕府,推行附会汉法,四处招揽人才,主张蒙汉一家,短短数年间,再度使得元朝兵力大增,重新拥有了一统天下的实力。草原之鹰忽必烈,将朦国人的眼光再次放在了拥有大好江山的大宋中原。

  天外飞石落入大宋境内,加上江湖术士谣言散播,使得中原百姓皆信以为是妖星下凡,天下必将遭遇一次末世浩劫,于是一时间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忽必烈相信这是上天赠予他一次一统大宋江山的机会,于是扬兵数十万,浩荡南下。

  十七年后。

  “烽火连天密无边,皑皑白骨遍野间。两朝战事无宁日,天下苍生难见天。”

  雪飘飘对着皓月,举着酒壶边饮边吟。

  “你在那干嘛?没事哼什么哼?吵着我睡觉了。”黄正直在一旁唠叨道。“你想学前唐的李白啊?可惜,人家是对酒当歌,不知你举着个空瓶学得个什么劲。”

  雪飘飘摇了摇酒壶,不见一滴酒出来,不禁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把酒壶扔掉。

  黄正直冷笑道:“还在那装模作样。”

  雪飘飘笑了笑,然后从腰带上取下箫,慢慢地吹起来。

  黄正直不耐烦地说道:“你还有完没完啊?刚刚才嚷完,又要吹箫,还给不给人睡觉啊?”

  雪飘飘没有理他,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吹着。

  斜躺在雪飘飘对面岩石上的马连山看着雪飘飘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些许日子没有酒喝了,不知道到哪一站才能买到酒呢,真是馋死人了。”

  黄正直说道:“现在我最想的,就是眼前摆上一桌盛宴。一想起蜜汁烧鸡、脆皮板鸭、香熏火腿、一大盘水煮牛ròu、烤全羊、武昌鱼,妈呀,我口水都流了。”

  马连山说道:“再来几坛花雕、白乾儿、女儿红、烧刀子,唉,好GuoYin啊。”

  雪飘飘不禁摇了摇头,停下了手中的箫,说道:“疯了,都疯了,接下来一路,只怕我的日子不好过了。”

  黄正直嗔道:“你说什么呢?你自己才疯了呢,一路上又喊酒又喊ròu的。”

  雪飘飘笑了笑,把弓和箭整齐地放在自己身边,也躺了下来,说道:“这正值天下大乱,百姓四处逃窜,民不聊生,别说酒ròu了,很多逃亡在外的百姓是滴水不进,最后横尸遍野。我看啊,这一路,我们是非到临安是无酒喝了。”

  黄正直点点头,说道:“没错,这一路走来,那惨状,真是让人触目惊。”

  “这该死的战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雪飘飘说。

  “唉,元宋两朝,没有一朝灭亡,我看这战争是不会结束的。”黄正直说。

  雪飘飘点点头,然后看了看星空,说道:“真是一场浩劫,可怜我们却生在了这个年代。”

  这时翦翔走上前,对雪飘飘和黄正直说道:“你们这两个小鬼头还在用肺说话呢?趁早休息,大半夜后轮到你们值班。”

  雪飘飘点点头,拉过箭囊垫着头,把箫收好,然后做睡觉的姿势。而黄正直也躺在了石板上,用药囊当枕头。

  翦翔看了看四周,然后走向高处去了。

  雪飘飘见剪翔走远了,便又侧过身来,看着马连山。只见他半闭着眼睛,盘腿坐在地上,听气息像是在休息了,便好奇地问道:“马大人,您这是在睡觉了吗?”

  马连山点了点头。

  黄正直也侧过头来,赞叹道:“马大人不愧为大内高手,竟有如此之高的坐息之功。”

  雪飘飘附和道:“有如此之高的武艺,还被皇上御封为内廷带刀侍卫,实在令人羡慕。”

  马连山微微一笑,说道:“我从小便被带入宫中,接受最严格的训练。与我一批进去的有数百名孩子,ting到最后剩下来的只有我与其他的共十名,被皇上御封为十血人,以保护皇太子。”

  “原来是这样。”雪飘飘不禁地点着头。“马大人有着如此显赫的地位,真让我们自愧不如。”

  马连山微微一笑,说道:“当中的苦与辛酸,其他人是不能够体会的。”

  黄正直看了看不远处马车上那只箱子,问马连山道:“马大人,我们这次运送到临安府的是什么东西?竟会让您亲自押运?而且,走的这条线路如此隐蔽。”

  马连山看了看二人,说道:“实不相瞒,托运这箱东西到临安,是皇上下的圣旨。原来一直在开封一秘密之所由大内侍卫看守,如今皇上想看此物,便要急召入临安。”

  雪飘飘摇了摇头,说道:“皇上身边那么多高手,为何却要我们这些安阳的小捕快帮他运送家当?难道要破格提升我们?”

  黄正直摇了摇头,说道:“别乱说。”然后他看了看马连山,问道:“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要找上我们这些捕快来押运皇上的东西呢?”

  马连山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也是无奈之举。自从元军破关长驱之下之后,宫廷内早已是大乱了,众人是跑的跑,逃的逃,仅有为数不多的一些忠心之士,还保护在皇上的身边,所以,到最后连其他较近地区衙内的人都找来帮忙了。”

  “这么说……”雪飘飘眼睛一亮,问道:“我们押送的这箱子里,莫非是上品的宝贝?否则,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怎么会派出我们安阳府衙全部捕快,而且由马大人来亲自押送呢?”

  马连山看了看雪飘飘,不禁摇了摇头,说道:“不错,这箱子里边,的确是一件宝物。而且针对于武林人士来说,是无上的真品。所以,朝廷怕武林人士会趁乱夺取此宝物,因此才会派出了大队人马,而且还选了这条无人知晓的通道。”

  “那里边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朝廷怕武林人士会夺走,莫非是某样兵器?”雪飘飘刨根问底。

  马连山点点头,反问道:“不错,是一样兵器,但你能猜出是什么兵器吗?”

  雪飘飘想了一想,然后说道:“莫非是……”

  黄正直说道:“但说无妨。”

  马连山点点头,也说道:“如果你知道了,尽可直言。”

  雪飘飘说道:“当今天下兵器之王者,当属那五把神剑:华、绫、极、痕、残,这五把神剑出自十七年前,由太白山铸剑神人马浪星和邱涟漪夫妇二人所打造。后来,他们将绫、极、痕、残四剑送给了江湖上最绝顶的四大高手,因为据说那些宝剑有着惊人的威慑力,非绝顶高手是控制不了那四把剑的。残给了血灵教神火不灭云天鹏、绫给了武林盟主郎北归、极给了丐帮帮主李世通、痕给了东海剑神郑平海。五剑以华为首,但一直至今,华从未出过江湖,因此成为了一大谜团。李世通仍然主持丐帮大局,郑平海三年前已病故,其子郑一风接了其父的衣钵,倒也没什么大事发生。血灵教日渐壮大,教中魔头残暴不仁的本性已尽显,血灵教已成为武林的公敌,但是却无一派能撼动血灵教。倒是十四年前,武林盟主郎北归突然从江湖中消失,从此不见踪迹,绫也不知所踪。因此我在想,我等押运的宝物,若是最顶尖的兵器的话,就一定是绫了。”

  马连山点点头,说道:“不错,我们押运的宝物,正是绫。”

  雪飘飘说道:“看来皇上想借着绫的锐气,祈求宋军百战百胜吧。”

  黄正直不禁问道:“绫怎么会在大内侍卫手里的呢?难道十五年前郎北归的消失与此事有关?”

  马连山摇了摇头,说道:“此事极为复杂,我也不得而知。”

  雪飘飘低头想了一想,自言自语道:“看来此事牵涉颇多,非是我等小人物所理会得了的。而且当今国难当头、天下大乱,谁还顾得了这些。”

  马连山看了看二人,问道:“你们二人做捕快有多长时间了?”

  雪飘飘想了一想,说道:“已经有六年了,我们十六岁那年就跟着剪翔总捕头四处追缉恶人。”

  马连山点点头,说道:“看你们二人的身手功底,确实是练过了几年的功夫。”

  黄正直笑了笑,说道:“我们一直深得剪总捕头的真传,习武多年终有小成。我早年师从医圣赵无治,学了几手易容等奇门异术和治病解毒的本事,现在还算有点用。”

  “你是医圣赵无治的弟子?那个无所不治的赵无治?”马连山有些惊讶。

  “不错,赵无治正是为师。可惜,现在他人已经不在了。”黄正直有些伤神地说。

  “赵神医怎么会离去的呢?”马连山追门道。

  “好些年前,元宋两军在太原开战,因为伤源不断,于是皇上急招天下郎中前往前线为伤兵疗伤,我师父与师兄们皆被诏往了太原。而我是师傅门下最年轻的弟子,本事也最小,所以才逃过此劫。”

  马连山叹了一口气,说道:“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啊。”

  雪飘飘笑了一笑,说道:“天下间幸福的人都是一样,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

  黄正直对雪飘飘说道:“你还好啊,还有个妹妹做伴。我就惨了,孤家寡人一个。”

  雪飘飘说道:“你此言差矣。我还想一个人清静呢,多了一个妹妹,整天得为她的事操心,烦死了。”

  黄正直笑道:“你妹妹如今也已是十六岁的大姑娘家了,真是天姿国色,倾国倾城啊,上次我到你家见到她时,就已经被她迷住了。”

  雪飘飘冷冷一笑,答道:“你这家伙,敢打我妹妹的主意,我一定饶不了你。”

  黄正直刚想回两句,突然发现情况不对,赶忙说道:“不好,有人来了。”

  马连山和雪飘飘马上警觉起来,细细地听着周围的动静。

  黄正直说道:“刚才就地休息前,我在四周布满了响声粉,只要人前来,不管脚步多轻,必然会发出声响的。”

  雪飘飘和马连山细细一听,果然,一阵急促而轻柔的脚步声传进他们耳朵,而且是四下包围而来,显然是有刺客要突袭他们。雪飘飘赶忙手持两颗小石子,掷向翦翔那一边。翦翔及其他的捕快听到雪飘飘发来信号,马上持兵器在手,做好准备。

  这时马连山轻声说道:“来者杀气极重,而且皆武艺非常,看来来者不善。”

  黄正直不禁偷偷说道:“怪了,我们走如此隐蔽的路线,怎么可能被人发现呢?”

  雪飘飘持弓箭在手,轻声答道:“不管那么多了,既然来犯,那我们就先下手为强。”说完拉弓满月,细听着来者的脚步声,跟准了一人,一箭射去,只听一声流星霹雳,不远处马上传来了一声惨叫,接着轰的一声一人倒了下去。

  随即一声长啸,四周窜出了数十个黑色的人影,一身黑衣掩饰了他们的身份,但手中利刃在月光下耀出的寒光尽显杀气。

  翦翔见刺客已经动手,一声喝令,众捕快也飞身而出,迎上敌人。

  马连山飞身而出,抢住一人,大战十余回合,双方一掌对上,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马连山被震退十余尺之外。

  跟在马连山身后的雪飘飘和黄正直看到敌人战力如此之强,连马连山此等大内高手也不是对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各自退后了数步。

  马连山接了对方一掌,感觉到了对方那如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与战力,那一掌有如石破天惊势不可挡,心中渐感情况不妙,于是对雪飘飘和黄正直说道:“快去,保护宝剑,我来拖住此人。”

  此时已有两名刺客接近马车了,雪飘飘和黄正直顾不上多想,急驰而去。那两名刺客刚想打开箱子的盖子,只听一阵疾响,一人中箭倒下,另一人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闻到了一股清香,随即倒地。

  雪飘飘和黄正直守在箱子两侧,这时敌人渐渐逼近,于是雪飘飘收好弓箭,黄正直收起药囊,拔出佩剑,誓死不让敌人夺走宝剑。

  混战中,二人看着敌人越围越多,己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马连山已经不知到哪去了,心中知道大事不妙。

  原先缠着马连山的黑衣人大喝一声跃上前,一记重掌向二人打来。二人知道此掌之力度是绝不可阻挡的,当下急忙闪开。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掌气正击中装着宝剑的箱子,将箱子轰得个粉碎。雪飘飘和黄正直二人正庆幸还好躲得快,不然就死无全尸了,猛然间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寻声看去,只见一把红色的剑落在地上。

  “绫!”众人一阵惊呼。

  这时一人抢到二人身前,敌住刺客,对二人大喝道:“快走,带上宝剑快走!”

  二人看去,正是翦翔,此时他已经是伤痕累累,已余不多的战力了。

  雪飘飘想没敢多想,抱起绫准备撤退。突然他大叫一声,又把剑掷回到地上,叫道:“好烫啊!”

  翦翔回头叫道:“别闹了,快走,这里由我拖住他们!”

  雪飘飘脱下外套,把绫包了几层,才抱得起来。黄正直手持几枚弹丸,掷于地上,顿时炸出一阵浓烟。二人借着这一浓烟,向北杀出了一条血路。

  没跑多远,便听到身后传来了翦翔的惨叫声。雪飘飘心头一阵刺痛,想回头去救翦翔,这时黄正直急忙拽住他,说道:“快走,保护好宝剑,不能让总捕头白白牺牲。”

  雪飘飘点点头,洒泪迈步向前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