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穿成太子的小毛团整篇免费阅读

作者:容千丝时间:2020-04-06状态:连载中

分类:耽美同人时间:2020-04-06频道:女频

每晚穿成太子的小毛团整篇免费阅读

但众仆侍为他栉发戴冠、更换公服、加配玉带的声音,则尽收耳内。等他洗漱完入宫临朝,晴容乖乖补眠,直到午后,才苏醒在卧房的雕花榻上。

详细描述

但众仆侍为他栉发戴冠、更换公服、加配玉带的声音,则尽收耳内。等他洗漱完入宫临朝,晴容乖乖补眠,直到午后,才苏醒在卧房的雕花榻上。

每晚穿成太子的小毛团在线阅读

  夜色深浓,晴容反复确认玉笺上墨迹已干透,才谨慎折入信封内,以火漆封缄。

  

  “菀柳,我原想拜访乐云公主,又恐冒昧登门,过于失礼。你先将这信连先前备的礼一道送去,最好求得面呈机会,转达我拜会的诚意,记住,礼貌客气些。”

  

  菀柳搁下汤药,接转信件,面有惶色:“您不是和嘉月公主……?”

  

  晴容迟疑少顷,无法坦言自身梦中见过魏王,且从太子口中获悉传言,只好含糊其辞:“嘉月公主待人热忱,盛情难却,可我不能因此疏远乐云公主。圣意未定,两方皆不可得罪。”

  

  菀柳侍奉她不到两载,但聪慧尤甚,只需半句提点,便领会其深意,应声退下。

  

  晴容叼了颗甜香药丸,唇齿间苦涩淡去,心绪浮沉于此前东府那一幕。

  

  彼时,夏暄用膳完毕,亲自引她回栖鹤园,态度彬彬有礼,如像对待老朋友。

  

  踏着稀疏月影,丹顶·晴容·鹤随他行至院门,犹豫是否要来段“鹤舞”作别,人却被行馆侍女唤醒。

  

  鸟语花香消失无形,微妙落空感持续至此时此刻。

  

  她趁四下无人,铺开崭新宣纸,细细研墨,提笔作画。

  

  写意笔法下,大片淡墨流云,残阳如血;左下方为楼台之巅,檐角如鸟斯革,立着相望的丹顶鹤与白衣男子,寥寥几笔,只占画面一角。

  

  她不作题跋,未落款印,连同往日所绘的花林画师、炸毛大猫存放在带锁密匣内。

  

  有些人,有些事,不可望,不可及。

  

  ···

  

  上半夜,晴容睡得颇沉。

  

  可到了寅时,缓解数日的咳喘去而复返,折磨得她痛苦不堪。

  

  好不容易熬到清晨入眠,她迷迷糊糊成了小奶猫,半睁眼瞥见一素白寝衣的青年慢吞吞掀帘而出。

  

  乌发披散,宽肩窄腰,边伸懒腰边哈欠连连,正是刚起床的夏暄。

  

  唔……惺忪迷离,神态倦憨,太子殿下大梦初醒的样子,跟懒猫没差别嘛!

  

  当夏暄解下寝衣带子,露出一截光滑的浅铜色肩膀,她猫脸发热,小心脏乱跳,赶忙用小爪爪捂住脸。

  

  但众仆侍为他栉发戴冠、更换公服、加配玉带的声音,则尽收耳内。

  

  等他洗漱完入宫临朝,晴容乖乖补眠,直到午后,才苏醒在卧房的雕花榻上。

  

  梳妆更衣,自觉气息不畅,她正欲让桑柔到隔壁通知余叔,改日再约,不料余叔已推来一把木轮椅。

  

  “小晴容,叔带你去长庆楼吃套四宝、鲤鱼龙须面,脆炸玉兰球、肉泥豆腐球、海鲜兜子……好不好呀?”

  

  晴容目视他灿烂如孩童的笑容,心意动摇;再听那串听起来很美味的菜名,只觉腹中馋虫蠕动,悄然吞了口唾沫。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