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青林人未眠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小妮宝时间:2020-04-06状态:连载中

分类:耽美同人时间:2020-04-06频道:女频

月上青林人未眠章节在线阅读

陆长青孤身置于险境已有两日,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竟还保有意识,只不过此时的意识于他而言算不得良善之物,人之将死,伤痛缠身,意识大约只能算是惩戒吧。惩戒他不知好歹,惩戒他背恩忘义,告诫他不得善终。不过这样也好,他不惜跋涉千里又赔上旁人的性命,不正是想再见她一面么,有意识才能有希望,有希望才能维系心灯不灭...只是,所得皆所愿这等好事并不会应在他身上,陆长青早该知道,此间不过一梦,是梦终有醒时,不过没想到,他竟是被疼醒的。

详细描述

陆长青孤身置于险境已有两日,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竟还保有意识,只不过此时的意识于他而言算不得良善之物,人之将死,伤痛缠身,意识大约只能算是惩戒吧。惩戒他不知好歹,惩戒他背恩忘义,告诫他不得善终。不过这样也好,他不惜跋涉千里又赔上旁人的性命,不正是想再见她一面么,有意识才能有希望,有希望才能维系心灯不灭...只是,所得皆所愿这等好事并不会应在他身上,陆长青早该知道,此间不过一梦,是梦终有醒时,不过没想到,他竟是被疼醒的。

月上青林人未眠精彩章节

  大雨应该是从破晓时分开始下的,她虽看不见却也晓得,日月交替之际正是除魔诛仙的好时候,四处散逸的魔气被天水净化后幻成缕缕轻烟依附在结界之上,偶有凝成巨大人形的魔气窜出也仅仅是挣扎片刻便溃散泯灭。

  跪坐在结界之中的少女眼神澄亮却是看不见的,所以也谈不上能有何种见识,她只是觉得仅凭一场雨便能渡化万魔,那这术法该是顶顶厉害的,她很是想学,也很想亲眼瞧上一瞧,毕竟胜景如斯,只能靠感知和想象着实遗憾了些。

  可怕的嘶吼之声不绝于耳,可少女仍旧从中分辨出了脆铃音,她喜不自胜的往前挪了几步,直至碰到那只滚烫的手,他的手似与往常不同,可替她擦去污垢和血迹的轻柔却与往常并无不同,少女心中一喜就又蹭着往前挪了一些,不知是她挪蹭的动作太过笨拙,还是寻他衣衫的摸索过程太过有趣,竟是惹来男子一阵轻笑。

  那轻笑的声音比之脆铃还要悦耳,少女自是更加欢喜了...

  “小蝴蝶。”男子忽然叫她一声。

  “嗯。”少女笑着点点头,还就着男子手掌蹭了蹭。

  “想看看我么?”男子问。

  “嗯!”少女眼中一亮将身子挺的笔直,她不但想看看男子,还想看看这惊天地泣鬼神的除魔之术。

  “好。”

  滚烫的手掌从少女的侧脸拿开而后蒙上了她的双眼,光华褪尽,少女眼中的澄亮也跟着褪尽了,那双妙目所映出来的光色比之男子的脸色还要苍白。

  怪不得他的手温与往常不同,怪不得那天水会滚烫如斯,苍茫天际飘落下来的根本就不是雨水而是他的血!

  为什么会这样?

  她瞎了千年等了千年盼了千年,可不是为了睁眼瞧一瞧他用鲜血渡化万魔的!

  “做什么要哭。”男子叹息一声替她拭去血泪,“无需担忧,我睡一阵子便好,此间你好好修行再不可偷懒了。”

  =======

  峻岭万重山万重,迷雾万簇雪万丛。

  陆长青孤身置于险境已有两日,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竟还保有意识,只不过此时的意识于他而言算不得良善之物,人之将死,伤痛缠身,意识大约只能算是惩戒吧。

  惩戒他不知好歹,惩戒他背恩忘义,告诫他不得善终。

  不过这样也好,他不惜跋涉千里又赔上旁人的性命,不正是想再见她一面么,有意识才能有希望,有希望才能维系心灯不灭...

  只是,所得皆所愿这等好事并不会应在他身上,陆长青早该知道,此间不过一梦,是梦终有醒时,不过没想到,他竟是被疼醒的。

  陆长青默数了一遍,全身上下大约有三十一根银针,这银针扎的他目不能视口不能言全身麻木形同废人,唯有耳力还在,却在此时听到了白芯蕊的声音,她说,“请老夫人放心,没有您授意,陆小将军定走不出这军营。”

  他何止是走不出军营,他连床榻都下不去!白芯蕊此番留他耳力怕不是要活活将他气死吧,只是此时不是生闲气的时候,眼下被最为要紧的亲人算计,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何种大事需将他以废人之姿困于军营内?

  难道与那梦境有关?

  梦中的他虽被白雪淹没,但整个身子几乎可以用千疮百孔来形容,他早前一直在伤怀却是忘了究其原因,他何以会伤成那般模样。

  是南蛮攻了过来么?

  三年前,他随师父回到陆家时,正是战事最为吃紧的时候,陆老夫人已是年过半百却要带着不足十三岁的陆长静奔赴战场,此等惨境又叫陆长青这个陆家仅存的男丁如何撒手不管自去逍遥?

  他毅然决然的拜别师父留下与陆家共进退,可笑师父带他回来本是要斩断尘缘的,却被他快刀斩了仙缘。

  这一斩便是三年,三年来他一直驻守此地,虽再没有大的战事,但从祖母处得知,她欲带尚未及笄的陆长静随军出征,全因他们陆家一门几乎全折在了这,南蛮之军最为可怕的并非骁勇,而是他们善毒善蛊善巫,这样的大军让普通凡者如何应对。

  陆长青越想越怕,越怕越急,他勉励汇聚一丝灵气想要试着冲开银针,却听到白芯蕊在旁悠然道,“我知你修习的道法不是凡尘之法,但人终究要被脉络和穴位支配,你若想冲破这缠丝针,至少得舍了七成经络,而经络一损气血定然不畅,十成功力剩下三成不到,即是走出军帐又有何用。”

  “......”

  “我知你已转醒,也晓得你听得见,我既应下了老夫人的话,必然不会放你走,你且好好养着别再折腾了。”

  “......”

  白芯蕊所言不假,寻常之法就连汇聚灵力都难,更何况要在满是荆棘的经脉中将这些灵力循环运作起来,可他所修之法毕竟与凡间武学不同,凡间武学多以招式见长,运气不过是辅助,而仙法道术多以灵力支撑方能施展,所以运气乃是根本,既是根本自然会有遇到各种限制时的应对之法,白芯蕊只封他要穴确实困不住他,怕只怕灵力在体内乱窜有爆体而亡的风险。

  风险不敢涉,但虚张声势他还是敢的,白芯蕊留他耳识定然不是为了唬他几句,过个嘴瘾办好玩的,他若铁了心的自损白芯蕊也不会由着他,不过盏茶功夫,白芯蕊果然急了,“你是嫌命太长了么?!”

  “......”陆长青不能言语,但初见成效,他有些得意。

  “你们陆家...当真好骨气。”白芯蕊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是憋出了一框眼泪,他虽不甚了解陆长青的脾性,但对陆家其他人的脾性还是很熟悉的,对于连万分之一希望都敢去闯一闯的陆家男儿来讲,损上七成功力确实不算什么,可她答应了陆老夫人护他无虞,也不能由他自损而后带着一身的伤奔赴敌营。

  白芯蕊手持银针再一次扎在了陆长青的身上,一针封耳识,两针封神识,只是她终究慢了一步,陆长青在昏睡前优先夺得了话语权,“你这名字里足足有四个心,不成想竟是个缺心眼。”

  “......”举在半空的银针一个没捏稳,竟直直插在了陆长青的脸上,陆长青深吸一口气差点没吐出血来。

  “赶紧给我撤针。”

  “你方才说什么。”

  “我让你撤针,我说你缺心眼。”

  “你说的对,我却然是缺些心眼的,从前也有人这般说过。”

  “我三叔说的吧,这次又得了什么消息,让我祖母不惜困住我也要去涉险。”

  白芯蕊一愣随后问道,“你怎知...”

  “我怎会不知,若有战事军营不该如此安静,而且陆家一门也不怕战死疆场,祖母此番不是为了阻我而是怕我阻挠她,可我又能阻挠她什么呢?自然是涉不必要的险。”

  “不错,但你既然猜到了,我更不会放你走。”

  “所以,你就让我已然五十九岁的祖母去,那可是你自己的爱人,你为何不自己去寻去闯去跋山涉水去赴汤蹈火而后闹个天下大乱呢?”

  “是我没本事。”一滴清泪混了多少悔恨,可陆长青却是看不见的,他仍旧声色俱厉地说,“你本事大的很,留下耳识和神识不就是为了让我帮上一帮么?若提前将我弄晕过去,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你且说来听听,去与不去我自己判断。。”

  “......”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