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昭(迟陌1)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迟陌1时间:2019-08-14状态:连载中

分类:武侠仙侠时间:2019-08-14频道:女频

彼昭(迟陌1)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等彼昭与苏衍回到宫女的居所时,还有一个时辰,刘邦的宴会就要开始了。居所大门敞开,光亮透了出来,照亮了幽深的甬道,踏入房庭中,扑鼻而来的是一股馝馞的花香,有各种胭脂水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伴随着挥之不去的甜腻。一时间,彼昭竟然有了一丝眩晕感,胃里翻山倒海;她马上意识到:胭脂水粉里有问题!便立刻屏住气息,凝神聚气后,只见一个个宫女们都兴致勃勃地画着妆:或在她们自己房中,或在庭院前,或在进房的台阶上,一个个脸上都挂着媚笑,嘴角上扬,笑眼,秋波迷离。呵,看来今天的宴请必定不会太平!彼昭侧目,冷笑。“朝筚,你在想什么呢!快梳妆!”苏衍随手找出一面铜镜,一边用红木

详细描述

彼昭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这是一本好看的仙侠小说类小说,作者是迟陌1,独家小说《彼昭》是迟陌1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小说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什么是爱?” 当一个灵魂徘徊在黄泉,四周沉浸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它便陷入了生死无门的绝望和茕然独立的无助。 “还好,在我山穷水尽,以为陷入了万劫不复、永不超生的深渊时,我遇到你,届时,世界有了彼岸的指引,有了光明的昭示,有了爱。” “爱是通往彼岸的希望。” 我想告诉你的,都在《彼昭》里了。

彼昭小说精彩阅读

等彼昭与苏衍回到宫女的居所时,还有一个时辰,刘邦的宴会就要开始了。
居所大门敞开,光亮透了出来,照亮了幽深的甬道,踏入房庭中,扑鼻而来的是一股馝馞的花香,有各种胭脂水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伴随着挥之不去的甜腻。
一时间,彼昭竟然有了一丝眩晕感,胃里翻山倒海;她马上意识到:胭脂水粉里有问题!便立刻屏住气息,凝神聚气后,只见一个个宫女们都兴致勃勃地画着妆:或在她们自己房中,或在庭院前,或在进房的台阶上,一个个脸上都挂着媚笑,嘴角上扬,笑眼,秋波迷离。
呵,看来今天的宴请必定不会太平!彼昭侧目,冷笑。
“朝筚,你在想什么呢!快梳妆!”苏衍随手找出一面铜镜,一边用红木梳子梳理着前额的鬓发,一边着急的对彼昭说道。而彼昭眼中的苏衍,正对着镜子,得意洋洋地轻抚着鬓发,期待着某位皇亲贵族看上她,这对许多宫女来说,的确是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如今,有人利用这点让她们变成了棋子。
毕竟,现在想从刘邦身上下手已经不太可能了,你以为刘家和仙族会那么傻?
对进入汉宫的胭脂下人间狐族特有的迷情粉,无色无味,混在花香中,扰乱人的心智,激发许多宫女想飞上枝头的野心,今日,许多品阶高点的宫女都会上殿或进酒,或随时伺候,又或布菜伴舞,刘邦一高兴,赏给朝臣这些被下了药的宫女,到时,狐族的人可以借机以狐族灵力控制这些宫女,甚至学当年的妲己也未尝不可,借狐族特有媚术以魅惑朝臣,霍乱朝纲,到时人间统治阶级内部乱起来,一不小心战火燃起,逼得百姓必揭竿而起,天界各族为了人间的主导权,必出手平叛,或者借此讨点好处。
此时,天族自无暇在人间作乱的狐族,说不定狐族还能借机称霸人间,一石二鸟。
不过,已然满目疮痍的九州人间不知道还能承受多少?想维持三分之势的又何止地冥?
望着这些正自顾自打扮的宫女。彼昭眼皮微扬,眸中凌厉,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暗忖: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狐族说不定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谁又知道,把胭脂水粉涂在脸上的,是否还有天界之人,或者冥族。
亦或者,狐族太小看刘邦身边的一众朝臣了。
自上古以来,各族剑戈不休,且我们都渐渐认识到:人族势力必争。
然而,对于生命力脆弱、一心向往长生不老的人族说,修仙为上计,于是,天族利用这一点扩大势力,在人间成立了愈多修仙的门派,如日益强大,为天界利器的永怀,愈多凡人飞升成仙,如今,大义凛然的“仙人”,保人间太平,就是在维护天界的统治,人间定,仙族才能腾出手来压着天界各族。
许多新起之秀,像夏侯临,萧延都曾在永怀学习过仙法,特别是夏侯临,是夏侯婴的义子,战乱之年,被夏侯婴救下,身手了得,深得刘邦宠信,据说是一个很精明的人物,办事得力。利用他的身份作掩护的确容易暴露,但是,彼昭却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只有一半冥族血统的她,长期呆在凡间,稍加隐藏气息,便像个凡人一样。
不入虎,焉得虎子。在这各族争纷的时代,利用已经不为人不齿了吧。
彼昭并没有如何特地梳妆,只是把撒了彼岸花粉的白手绢塞进了袖里。
此时的汉宫,几乎所用人都在为这场生辰宴谋划。
原本夜紧森严,此刻却有许多宫人,四处游荡在汉宫中,处处点起了蜡烛,宫女们提着灯笼,烛光透过灯笼上五颜六色的纸帛,几乎与长安万家灯火,照亮了半边天;御厨房的宫人们都紧张地预备着宴饮的山珍海味,各式不迭,除了做菜的烟火声外,还夹杂着不能名其来源的指挥声、催促声,光是御厨房的人就来来往往,进进出出。
几乎所有人都涌向一个地方——长乐宫——刘邦大宴的宫殿。
毕竟还有宫规,基本秩序也不因热闹喜庆打乱,彼昭只跟随者着进酒宫女的队伍,低着头,步履匆匆地走着。
于时,悠扬的奏乐声传入她的耳朵,清亮的击磬声,浑厚的吹竽声,飘扬的琴声,交织得美轮美奂。彼昭抬头,望向前方的长乐宫——宴会开始了。
“你们,切记,进酒也是一门学问,你们已经是上等的细活儿宫女,可以进正殿进酒,要是你们谁被那个皇亲国戚看上了,那是你们的福气,只是,到时侯,可以的话别忘了我。”行至长乐宫百余步时,教习的老嬷嬷最后再次嘱咐,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金碧辉煌的大殿,也许,她也曾有过这样的机会,可她没把握好,她脸上布满的皱纹,也许也是悔恨。
人人都说夏侯家的临公子在他十一岁尚在永怀修习时,夏侯婴就给他立了门户——临即院,夏侯婴这些年前前后后也才建了三座别院,分别坐落于长安东、西、南三郊,分别是临即院、临惜院、临依院其中夏侯临独立门户于临即院;而夏侯婴的亲生儿子夏侯社足足长了夏侯临十几岁,曾经,不曾在意。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彼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部分精彩内容,关注薄荷小说,阅读更多精彩。

免费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