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的小哭包是摄政王(沈渊莫仲越)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作者:委鬼时间:2021-03-04状态:连载中

分类:短篇小说时间:2021-03-04频道:女频

我捡的小哭包是摄政王(沈渊莫仲越)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为了不再刺激这白团子,沈渊索性放弃了,由得他流泪,只是紧咬了牙,绝不许他哭出声响来。过了好一会儿,莫仲越终于停下来了,沈渊才吸了口气,抬手捂了捂脸,扭头就见赵献安一脸复杂探究的表情看着自己,顿时心里一突,有种想立时死去的感觉。“呃……我……我方才眼里进了沙,太痛了……”还能不能挽救一下?赵献安当然不相信,但是江湖人最懂的便是不多问,于是他故作关心的说了句:“打斗中扬沙迷眼,确实扰人,沈少侠可要取些清水去洗一洗?”哭得鼻涕都要出来了,还是洗一洗比较好吧……

详细描述

为了不再刺激这白团子,沈渊索性放弃了,由得他流泪,只是紧咬了牙,绝不许他哭出声响来。过了好一会儿,莫仲越终于停下来了,沈渊才吸了口气,抬手捂了捂脸,扭头就见赵献安一脸复杂探究的表情看着自己,顿时心里一突,有种想立时死去的感觉。“呃……我……我方才眼里进了沙,太痛了……”还能不能挽救一下?赵献安当然不相信,但是江湖人最懂的便是不多问,于是他故作关心的说了句:“打斗中扬沙迷眼,确实扰人,沈少侠可要取些清水去洗一洗?”哭得鼻涕都要出来了,还是洗一洗比较好吧……

我捡的小哭包是摄政王(沈渊莫仲越)免费章节阅读

“说了不许乱用我的身体做奇怪的事!”

“我……我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啊……呜~~我只是太高兴了!”

“你……不要哭了!!!”

赵献安令人将焦平绑了,准备回京就送官,待将货物都归整好之后,回头去看那“沈少侠”,却发现他正躲在一旁的屋檐下抹眼泪,十七八岁的少年,打架的时候那股好似小狼一般凶猛劲这会儿荡然无存,只见他眼角鼻尖都泛着红,眉头紧皱,一手拎着包袱一手一个劲的抹泪,看起来很伤心的模样。

赵献安莫名,见他这样又不好上前打扰,于是只能远远站着,看这少年一边抹泪,一边自言自语,说的话却又让人听不懂……

“我忍不住就……就是想哭……”

“你……”

沈渊觉得自己让莫仲越附在自己身上实在是个错误的决定,但是现在这“魂”住都住进来了,总不好就这样把人赶出去,只好道:“你控制一下你自己。”

莫仲越抹着泪:“对不起,我……我一会儿就好了……我从小就……就……只要一激动就容易哭,我……我会改的……”

沈渊一边抬着手给自己抹泪,一边叹气,这都什么毛病?!

为了不再刺激这白团子,沈渊索性放弃了,由得他流泪,只是紧咬了牙,绝不许他哭出声响来。

过了好一会儿,莫仲越终于停下来了,沈渊才吸了口气,抬手捂了捂脸,扭头就见赵献安一脸复杂探究的表情看着自己,顿时心里一突,有种想立时死去的感觉。

“呃……我……我方才眼里进了沙,太痛了……”还能不能挽救一下?

赵献安当然不相信,但是江湖人最懂的便是不多问,于是他故作关心的说了句:“打斗中扬沙迷眼,确实扰人,沈少侠可要取些清水去洗一洗?”哭得鼻涕都要出来了,还是洗一洗比较好吧……

沈渊尴尬非常,但好歹对方给了台阶,连忙顺势点头道:“多谢,有劳了!”

镖车队大多为安全起见走远路时会自备清水,赵献安让人取了一只水囊递给沈渊,后者接过来,挺不好意思的到一旁倒了点水洗了把脸,主要是用清凉的水将眼鼻上的潮红镇下去,折腾完了之后,赵献安才道:“行镖有期限,今日耽搁了,我们即刻就要出发,你还跟我们同行么?”他以为沈渊是特意与自己镖队相遇的,此间事了,一般江湖侠士往往便会自行离开,但又见沈渊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便有此一问。

沈渊眨眨眼,道:“哦,我要去进京,自然还是与诸位同路的,还望赵大哥不要嫌弃小子累赘。”

竟然还真的是要进京的吗?

赵献安有些意外,但又觉得若这是京里那位大人请来的能人,与自己一道同行,自家镖局这趟倒是赚了的,于是也就点头,招呼车队准备上路了。

走出了那处院落,众人才发现劫匪将他们掳到了苍龙山脚下的一处废弃的粮仓,从这边到凤都反而更近了,但此地也隐蔽,若是他们全部死在这里,粮仓后面便是个义庄,直接抛尸的话,说不定一年半载都不会有人知晓,想想便令人头皮发麻。

车队再次上路后,赵献安便不再坐在牛车上,而是让沈渊坐了上去,虽说牛车上堆满了货物,坐着也不见得有多舒服,但比起在路上走还是轻松许多。

沈渊推辞不得,只好坐在牛车上,任赵献安带着人赶车前进。

赵献安走在沈渊旁边,他是走镖的,遇上江湖上的高手总难免想要结交一番,于是边走边搭讪:“方才见沈少侠出手不凡,敢问是出自哪门哪派?”

沈渊一愣,不好回答,便把莫仲越推了出去,眨眼间壳子里便换了人,莫仲越回道:“家学。”

赵献安听这回答便不多问,这种回答通常意味着对方并不想透露来历,他是懂规矩的。

“赵……大哥,我有一事不明。”莫仲越顶着沈渊的身子问道。

赵献安点头道:“沈少侠只管问,只要赵某知晓的,必不讳言。”

“京中……如今,怎样了?”他问得含糊不清,赵献安却神色微变。

赵献安和沈渊本就在车队最前边的一辆牛车上下,众镖师都跟在后面,相距较远,赵献安往后看了一眼,才低声道:“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那位大人称病不出,今上突然宣布临朝新政,我等收到密报,这才急急将那物送进京中。”

莫仲越听着,神色不动,内心却既茫然,又焦灼起来。

因共同一个身体,沈渊又是本魂,因而对于附身者的情绪极其敏感,沈渊感觉到莫仲越好像又要哭,连忙在心头叫他:“你打听这些做什么?你知道他说的那位大人是谁?”

莫仲越沉默良久,才在内里对沈渊道:“我觉得我应该知道……可是我想不起来!”

赵献安见沈渊不说话,不知想到什么,又道:“大人吉人自有天相,沈少侠不必太担心。”

莫仲越沉吟半晌道:“陛下登基多年,要临朝亲政也是常情。”

赵献安一怔,神色有些不赞同地道:“朝中之事我等江湖中人不宜多谈,少侠若到王府可千万莫轻易提及此事。”他是好心提点后辈少年,却不知沈渊这壳子里的两个魂魄都惊异非常。

“王府?”沈渊惊讶的是没想到自己沾上的事竟然跟那么高贵的门第相关,毕竟他不过是个乡村小农出身的学子,这辈子接触过最高的门第也不过就是县太爷而已,那还是拜当初附身夺舍的那位所赐,博了个“神童”的虚名,惹得县太爷好奇,将他请到家中考较了些学问,只是当时他身上的那位已然被俚术士给清除了,所以他也就只是表现得如普通四岁孩童一样平平无奇,县太爷问了几句觉得挺失望,将他送回去之后也就淡忘了。

沈渊觉得自己就算封候拜相,那也是不知道多少年以后的事了,说不定一辈子也不可能实现,如今突然就跟某个王爷搭上了关系,对于沈渊来说有喜亦有忧,一时间心情复杂至极。

而莫仲越则更是吃惊:“王府?皇上是先帝独子,哪里来的王爷?”

沈渊听得莫仲越在脑海里说的这句话,更混乱了——这白团子为何好像对皇家的事十分了解,是了,他说他是京城人士,大约是哪家高官的子弟,只是,若如他所言,这王爷又是什么来路呢?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