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的小哭包是摄政王(沈渊莫仲越)免费在线阅读

作者:委鬼时间:2021-03-04状态:连载中

分类:职场小说时间:2021-03-04频道:女频

我捡的小哭包是摄政王(沈渊莫仲越)免费在线阅读

莫仲越没理他,径自在表面上跟小二点着吃食,一口气点了三四样点心,又要了一壶雀舌茶,小二喜上眉梢,正点头哈腰准备到后头去应单,突然见这小书生脸色一变,满面尴尬的摸了摸衣袖,脸色乍青又红,羞涩道:“哎呀!我出来时忘了带银两,对不住了小二哥,麻烦将刚刚点的都退了,我……我就……”小书生一指对面那中年书生面前的,“就跟他一样便好。”店小二都懵了,前一刻还要点雀舌的主儿,转眼就只要清水了?然而到底是开门迎客的,小二僵硬着笑脸转身走了,沈渊心里还有气,低头冲着身体里的白团子说道:“你看过他们挂的菜单了吗?一份点心要六文钱!我刚刚看了人家桌上的,一份就两个,还没我巴掌大!最离谱的是茶,你看我像是点得起雀舌这样的茶的人么?”莫仲越愣了愣,才仿佛醒悟过来似的道了声:“哦……”情绪居然有些委屈,末了又道:“我以前来都是点雀舌的……”

详细描述

莫仲越没理他,径自在表面上跟小二点着吃食,一口气点了三四样点心,又要了一壶雀舌茶,小二喜上眉梢,正点头哈腰准备到后头去应单,突然见这小书生脸色一变,满面尴尬的摸了摸衣袖,脸色乍青又红,羞涩道:“哎呀!我出来时忘了带银两,对不住了小二哥,麻烦将刚刚点的都退了,我……我就……”小书生一指对面那中年书生面前的,“就跟他一样便好。”店小二都懵了,前一刻还要点雀舌的主儿,转眼就只要清水了?然而到底是开门迎客的,小二僵硬着笑脸转身走了,沈渊心里还有气,低头冲着身体里的白团子说道:“你看过他们挂的菜单了吗?一份点心要六文钱!我刚刚看了人家桌上的,一份就两个,还没我巴掌大!最离谱的是茶,你看我像是点得起雀舌这样的茶的人么?”莫仲越愣了愣,才仿佛醒悟过来似的道了声:“哦……”情绪居然有些委屈,末了又道:“我以前来都是点雀舌的……”

我捡的小哭包是摄政王(沈渊莫仲越)精彩试读

摄政王殁了。

整个文远阁内所有的考生们都在议论着这件事,沈渊怔了怔,突然想起来摄政王可能是莫仲越的家人,只怕他知道这消息立时又要哭了吧?连忙在心里叫了一声:“小莫?莫仲越?!”

莫仲越没有哭,也没有激动,情绪平静得令沈渊怀疑他是不是根本跟摄政王没有任何关系……

良久,因为时值晌午,屋舍内的考生们都结伴出去进餐,顺便也谈摄政王亡故的事。沈渊新来,与屋内众人都不熟,自然也没有人招呼他,很快屋内便只剩下他一个人。

沈渊又等了片刻,几乎以为莫仲越就要这么沉默下去了的时候,才听到莫仲越终于有了反应,他说:“去吃午饭吧。”

沈渊愣了一下,他张了张口道:“你……”话到嘴边,却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啧!”莫仲越不耐烦的道:“去外面的茶楼,随便买点什么……算了,我自己来吧。”说完,自己迈腿往外走。

沈渊想他心中大约也不痛快,便也没拦着,只是忍不住道:“你不要随便用我的身体,好歹跟我说一声。”

莫仲越敷衍地哦了一声,出了文远阁。

这学林巷自然也有茶楼酒馆供住在这附近的考生们吃喝交际,沈渊并不识路,但是莫仲越却相当熟门熟路地走进了一家叫倚月的茶楼。

茶楼和酒馆不同,卖的是茶点小食,宽敞的一楼还有个台子,午时正是客人多的时候,有说书人在这里说书,这说书并非只说话本段子,时事趣闻,名人逸事都是有人愿意听的。

沈渊被莫仲越带着进了茶楼,此时已经客满,门口招揽客人的店小二都已经进店招呼客人去了,见有客进来,便是手中还端着茶水也还是笑着唱喏道:“公子里边请~”

莫仲越看了一眼几乎满座的茶楼,问了声:“有座吗?”

小二麻溜地将手里的茶水递到一桌客人面前,扭头过来招呼他:“公子见笑了,小店这会儿单独的座儿是没有了,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小的领您跟人拼个桌成么?”

莫仲越点点头,状似无意的随口道:“今日来说书的可是畅生斋的何先生?”

小二一愣,打量了眼前这少年书生一眼,有些惊讶地道:“哟!公子竟然知道何先生?不过何先生已经好几年不上台了,他年纪大了,前几年就不说了。”小二虽然叫小二,但年纪并不小,看起来其实有三十多岁的模样,见这书生一脸惊讶又无措的模样,连忙又笑道:“不过,如今在这儿说书的是何先生的儿子,也算是子承父业,小何先生说的也不差,公子不妨听听。”

莫仲越点点头,任那小二带路,到了靠近门边的一桌,这桌上已经坐了人,四十多岁,穿着也是书生打扮面前只有一杯清水和一小碟炒豆子。

小二也没问这人愿不愿意拼桌,似这等穷酸小气的书生若是还要霸着一张桌,小二的嘴可是开了刃的。

所以那书生也没敢有异议,由着莫仲越坐下,甚至还朝他点了点头。

此时,台上已经站着个三十出头的皂衣男子,一手拿着把折扇,一手拈起桌上的醒木来,啪地一响,茶楼里的声响便是一静,这男子也就是先前小二口中所说的小何先生便开始说了起来。

“列位久等了,小何今日不说本子,且说方才那两声钟响。”

此话一出,茶楼里的人便骚动起来……

沈渊在心中道:“京师重地,竟敢如此妄论朝臣,难道就不怕……”

莫仲越没理他,径自在表面上跟小二点着吃食,一口气点了三四样点心,又要了一壶雀舌茶,小二喜上眉梢,正点头哈腰准备到后头去应单,突然见这小书生脸色一变,满面尴尬的摸了摸衣袖,脸色乍青又红,羞涩道:“哎呀!我出来时忘了带银两,对不住了小二哥,麻烦将刚刚点的都退了,我……我就……”小书生一指对面那中年书生面前的,“就跟他一样便好。”

店小二都懵了,前一刻还要点雀舌的主儿,转眼就只要清水了?

然而到底是开门迎客的,小二僵硬着笑脸转身走了,沈渊心里还有气,低头冲着身体里的白团子说道:“你看过他们挂的菜单了吗?一份点心要六文钱!我刚刚看了人家桌上的,一份就两个,还没我巴掌大!最离谱的是茶,你看我像是点得起雀舌这样的茶的人么?”

莫仲越愣了愣,才仿佛醒悟过来似的道了声:“哦……”情绪居然有些委屈,末了又道:“我以前来都是点雀舌的……”

“以前?”沈渊注意到了他的话,“你想起来什么了?”

莫仲越道:“迷迷糊糊有点印象,这茶楼以前好像常来……可是又好像不太一样……”

沈渊轻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哪里不一样,毕竟十二年过去了啊!少年在世时大约常来这茶楼喝茶听书,而后不知为何客死异乡,在那山神庙里困了多年,直到如今才回来,若是这么算来,刚刚去世的那位摄政王难道竟是他的父兄?

此时小二已经将清水和炒豆端了上来,沈渊看着,心里感受到团子莫名低落的心情,于心不忍地又唤住小二,道:“方才说的点心还是要了吧。”虽然贵,但还是花得起的,那名茶是真的吃不消。

小二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些,应声下去了。

此时台上的小何先生正与人状似闲聊,实则讲述着摄政王的事迹。

“话说咱们这位摄政王大家伙都不陌生,咱们百姓这么叫他,但其实人家的封号是威宁,这封号最初是他的将军衔……他也是承凤年间唯一的一位王爷,而且还是异姓王爷,可见得当年圣宠隆昌……”

“威宁王姓莫,名峻,字仲越,莫氏自四百年前从龙开天至今,世代将才辈出,江湖上至今还流传着佣兵王莫氏的名声,家传武学深不可测,威宁王本人更是出类拔萃,一十四岁便随其父,当年的镇威将军出征武海,与那边的海寇争战,十六岁战事大捷,镇威军伏龙与岸,威宁王亲手斩龙首,带回凤京献于承凤帝,君心大悦,赏赐无数财宝,更封其为异姓王侯……”

喝着清水,吃着炒豆的的穷书生正听着,忽然见坐在自己对面的那少年书生不知何时呆呆的,泪水流了满面。

“原……原来你就是摄政王?!不对,你才十六岁……所以说事实上真正的你早在大捷那日就已经死了?那今日死的又是谁?难道说你与我一样,当年被人夺舍了?!”沈渊已经顾不得表相上的狼狈,惊诧的在心底里叫道。

“不,他说的不对……”莫仲越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喃喃地低语。

沈渊突然说不出话,他感觉到这少年给他的感觉突然变了,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但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变化,就仿佛阳光突然消失,这个灵魂中只剩下一片阴冷与黑暗……沈渊大骇,莫仲越怎么了?!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