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大人想贴贴全文

作者:放虎归山时间:2021-03-04状态:连载中

分类:耽美同人时间:2021-03-04频道:女频

神明大人想贴贴全文

“不用了,还是吾亲自去吧。还有,过几天就到了燕南的星海宴吧。等他醒后,同他一起去金黎那里缝制几套衣服吧。”金弥站起身吩咐着,走进里间取了一套黑色的长袍穿上。“什么?”金时诧异不已,“星海宴只是鸟族与人鱼族的交流盛宴,出席的都是燕南首脑,都是一些难搞的家伙。况且都没有过人类参与的先例。您这么做到底…”“金时,不必忧心。”金弥回过身认真解释道,“吾渡劫成功定居燕南的消息肯定就会在明天传遍街头巷尾,毕竟吾的气息无法掩盖。那群老家伙们肯定又要聚在一起出谋划策商讨着如何提防吾。毕竟吾来到这,他们的地位就彻底不保了。”金时恍然大悟,“那您是想…”

详细描述

“不用了,还是吾亲自去吧。还有,过几天就到了燕南的星海宴吧。等他醒后,同他一起去金黎那里缝制几套衣服吧。”金弥站起身吩咐着,走进里间取了一套黑色的长袍穿上。“什么?”金时诧异不已,“星海宴只是鸟族与人鱼族的交流盛宴,出席的都是燕南首脑,都是一些难搞的家伙。况且都没有过人类参与的先例。您这么做到底…”“金时,不必忧心。”金弥回过身认真解释道,“吾渡劫成功定居燕南的消息肯定就会在明天传遍街头巷尾,毕竟吾的气息无法掩盖。那群老家伙们肯定又要聚在一起出谋划策商讨着如何提防吾。毕竟吾来到这,他们的地位就彻底不保了。”金时恍然大悟,“那您是想…”

神明大人想贴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那么汝会懂吗?虽然人类与兽人的生命不过短短几十年,但你们会拥有至亲,重要的同伴或爱人。爱也好,悔恨也罢。这些鲜活的情感,不正是活着的证明吗。但吾是神明,被扶桑神殿禁锢的吾,只不过是一具空壳罢。感谢这具并不健全的肉体可以让吾感觉到痛楚。”

  金弥的视线直勾勾又平静地望着知醉的睡颜,床头的烛光摇曳,被橘色暖光笼罩的知醉让金弥心头一暖,这一幕似曾相识。

  金时一时哑然,只好无奈苦笑摇头。他走上前轻拍了拍金弥的肩膀决定转移话题,只见他似笑非笑着试探着问道,“金弥大人,这瓷娃娃一时半会不会醒的。倒不如我现在比较感兴趣的是您为什么会带着一个人类回来。不愧是金弥大人。长得如此精致又可爱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和燕北国里那些矮胖无礼的人简直大相径庭哦。”

  这一刹那,金时感觉到凝重的气氛缓和下来。许是被旁敲侧击的肯定了神明金乌大人的审美观了吧,金乌大人,果然还是喜欢被人夸奖呢。金时这么想着瞟一瞟金弥。

  “嗯,他是吾的恩人,”金弥眉眼微弯,笑意灿然。“这个啊,说来话长...”

  金弥模糊的记得坠落之后的事——

  就算活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结束生命也不错吧,就可以再次见到兄长们了吧。也不会有人注意一具坠地的鸟类尸体吧。

  严重的摔伤和天劫让金弥一坠地就丢了大半条命。并不安稳的魂魄浮在肉体里随时都有魂飞魄散的危险。连他自己都已然绝望,任由无边无际的黑暗将他吞没。但光明到来的措不及防,那道光芒如此微弱,像萤火虫发出的点点星光,一点点的拉扯着牵引着沉沦的金弥。

  ——那是冰凉的,柔软的指尖,带着清苦的草药味道。一次又一次温柔地抚过金弥干裂的唇角和身体,只要被他碰触过的地方,痛感仿佛也减轻许多。一定是上天听到了吾的祈祷吧,让吾最后再看看他的样子吧,他可能是这世间,最后一个在乎自己的人了。看完再消逝也不迟吧。终于在昏迷几天后,虚弱的金弥靠着最后的这个信念奇迹般的在深夜睁开双眼。眼前却是一片朦胧的白,所有的一切都看的虚无缥缈的不真切。无尽的纯白中点了一盏灯火,暖橘的烛光笼罩着神秘男人的轮廓。金弥呆着他纤长的手指伸了过来慢慢靠近再一次润湿自己唇瓣。再一次模糊变暗的视线里那个男人渐渐暗淡了下来,金弥微张着唇瓣却发现喉间嘶哑的发不出声音。他感觉到了死亡来临前的寒冷,他的身体僵硬如石头已经不能动弹,就算睁着眼也看不见任何光亮了——这是灵魂破碎离体的前兆。

  “少爷,这个鸟类兽人恐怕..救不回来了。”

  “左护卫,把旁边的药液端给我。”

  金弥在最后的弥留之际被一个吻牵引着拉回了神智。他感受到柔软的嫩舌在他口中顶动,一口又一口苦涩的药液通过冰冷的唇瓣渡了过来。最开始的几口根本喂不入嘴中,药液都顺着金弥的嘴角淌下来,知醉锲而不舍的继续喂,直至一整碗药液全部喂完。

  “少爷,为何要做到如此地步?”

  “不让他就这样死去。”

  金弥没告诉过知醉,其实那一晚喂的草药对于自己的伤势根本毫无帮助罢了。真正救回自己的,还是那带着清苦的草药味道的唇瓣,说来可笑,活了几千年的生命,居然会被一个吻夺走心肠。

  那天的深夜金弥做了个美梦,梦中的红枫漫山遍野,他站在不远处,穿着一身红衣,面容就如同想象的那般美丽。只见他朝自己伸出手,目光含情。梦境中的这个男人是如此温柔,让金弥不禁想靠近他,不禁想要重新变回幼年,变回那个被呵护的,傻里傻气的自己。只要他陪着身旁,总能做到的吧。

  兄长说,神明爱世人。那么,世人又爱自己吗?

  “总有一天,汝会遇见的,最爱你的那一个。”

  燕南的天与燕北不同,没有天寒地冻,没有冷雨也没有风沙,这里的夜晚星辰漫天,月光如水,空气也沁人心脾。

  “对了,金时,”金弥回过神来,“有件事……”

  金时抱臂不解的看着欲言又止的金弥,“怎么了金弥大人?”

  “不用了,还是吾亲自去吧。还有,过几天就到了燕南的星海宴吧。等他醒后,同他一起去金黎那里缝制几套衣服吧。”金弥站起身吩咐着,走进里间取了一套黑色的长袍穿上。

  “什么?”金时诧异不已,“星海宴只是鸟族与人鱼族的交流盛宴,出席的都是燕南首脑,都是一些难搞的家伙。况且都没有过人类参与的先例。您这么做到底…”

  “金时,不必忧心。”金弥回过身认真解释道,“吾渡劫成功定居燕南的消息肯定就会在明天传遍街头巷尾,毕竟吾的气息无法掩盖。那群老家伙们肯定又要聚在一起出谋划策商讨着如何提防吾。毕竟吾来到这,他们的地位就彻底不保了。”

  金时恍然大悟,“那您是想…”

  “嗯,到时还得劳烦汝当个恶人了。”

  金弥勾唇一笑向门外走去,“吾出去一趟,他就先留给汝照顾了。”

  啊……还真的是任性的神明金乌呢,这么多年了,他根本没有长大吧。看着歇息不到片刻就一转眼飞走的金弥,金时只能叹气。

  知醉是在第二天正午幽幽转醒的,他一觉醒来,感到全身都前所未有的舒畅。他从柔软的羽毛床铺上小心翼翼走下来环顾四周打量着与原来的房间截然不同的屋子,除了自己空无一人。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漫上心头。直至端着一碗热粥的金时进来之前,他都在望着墙壁上一副奇怪的油画发愣。

  “是叫知醉吧。金弥大人告诉过我了。身体好些了吗?我叫金时,是和金弥大人相识的朋友。”金时走近屋子见人醒了便笑着问候道,“坐下吧,先喝些热粥补补身体,这是我特意让一个人类朋友帮忙熬制的,尝一下合不合你胃口。”

  “麻烦您了。”知醉轻轻鞠了躬后面色无波的坐了下来,拿起勺子浅尝了几口后放回原处。

  金时也算见多识广的鸟类了,对于立马冷清下来的气氛也不感到尴尬,只是不合时宜的在想这种高冷的小美人才是最合金弥大人胃口的吗?

  “那个……”知醉轻声开口,“金弥……”

  “啊,您是说金弥大人啊,金弥大人说了,您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说啊……”金时笑眯眯地翘起二郎腿托着下巴看着知醉,刻意放缓了语调把句子说的字正腔圆,“——您得对他负责。”

  本来心头还蛮有负罪感的知醉瞬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一头雾水的望向金时,“负责?”

  “对啊,”金时换了姿势放下腿半瘫在靠背上开始叫苦连天,“您也知道,他坠落受伤后劳您悉心照料才捡回一条老命。他的喉咙发不出声音了,也回想不起来坠落之前发生的事情。”金时眯起眼往知醉的方向瞥了一眼,摆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继续说道,“虽然翅膀的伤势痊愈了,但毕竟伤势严重伤筋动骨,鸟类的翅膀极其重要也极其脆弱,更何况他又抱着您飞了几百公里……有些事情的内幕……相信您比我了解的更清楚。”

  “……”知醉想起先前在庭院时金弥呆傻的模样,一时无言,的确如此,句句属实,而且他也不敢对金时说实话,救下金弥自己其实另有所图的这个事实。

  “金弥现在在哪?”

  现如今,自己也无处可去,只能应下了。

  “我怕他叨扰您休息,让他去街上采购日常生活需要的用品了,看这时间,应该快回来了。”金时抹一把脸,扫眼窗外天空,果不其然一个熟悉的身影由远至近。

  “金弥大人回来了,这就交给您了。别忘了您答应的事哦。”金时笑着摆摆手迈着优雅的步伐慢慢悠悠上楼进卧室关门歇着了。

  “啊—啊——”

  是属于金弥熟悉的低哑的唤声,知醉走到门前将金弥迎进来。只见归来的金弥风尘仆仆,翅膀上身体上甚至金色的睫羽上都沾满了燕北国最北端雪山上永不融化的冰雪。

  金弥一见知醉气色恢复不少,瞬间喜笑颜开。进了屋脱下衣袍抖落着身上的雪花,抖干净了又从背后神秘兮兮的掏出一朵硕大洁白的雪莲花。

  “这是雪莲?你飞那么远就为了这一朵花吗?”知醉知道雪莲,小时曾听知小姐说过,传闻雪莲花只长在燕北最为严寒气候最为恶劣的地区,是罕见的奇珍异宝。在世界各地都流传着这样一句浪漫的传闻,——雪莲代表的是爱人忠贞不渝的心。所以多年以来无数痴情人趋之若鹜,最后都被瑟瑟风雪冻死在雪山之中。

  知醉低头看看被金弥捧抱在手心中的花朵,美的纯粹。再看看蹲在自己身旁抬起头凝视着自己的金弥,金色睫毛眨啊眨,亮晶晶的金色瞳孔也像被纯粹的花瓣洗涤过一般干净清澈,他乐呵呵的弯眼笑起来,轻轻用脑袋顶着知醉垂下的掌心,空出一只手在知醉手心写下,

  “你比花美。”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